首页
/
当前位置:首页 >>荆州史话>>三国看荆州>>三国文化论坛
   
学者新解:刘备昧心参与剿杀关羽五方行动
2010-11-10 16:13:44 华夏经纬网

中新网119日电 近日,著名学者汪宏华重评《三国演义》,揭秘华容道与走麦城之谜。他认为华容道生擒曹操是刘备唯一成功的机会,但由于诸葛亮、关羽另怀心思,曹操被放,三足鼎立形成。

诸葛亮希望在三足鼎立中实现与哥哥诸葛瑾的联吴抗曹,创立诸葛天下;关羽希望在三足鼎立中甩开心存异志的哥哥,与关平、廖化独立打天下,匡复汉室;刘备也希望在三国鼎立中除掉威胁阿斗继承权的关羽、关平和刘封,建立自家嫡传天下。汪宏华还认为关公在麦城表面上受到孙曹两处夹击,实则还有司马氏、诸葛兄弟和刘备三方的暗中参与,五方缺少任何一方都难以扳倒强大的关公。

原文详证如下:

一、华容道活捉曹操是刘备称霸的唯一机会,但三个和尚没水吃

曾经有人问我,《三国演义》中刘备与其子刘禅到底错失了多少次统一天下的机会?我说,看上去很多,实际只有一次,那就是华容道!此后的机会都不是机会,作者为了政治上迎合正统,情节上精彩好看而故作惊险并抱憾。

假设关羽在华容道不杀不放曹操,而是生擒曹操,情况会如何?刘备将复制刘邦垓下的逆转,在赤壁一战成功。接下来就只需要边挟曹操以令诸侯,边诱逼刘协禅让了。但一旦拖入三足鼎立,刘备就被动了,人家东吴只会在你弱小的时候联合,稍许强大就会提防,他们不能让联合成为陪太子读书的事情——诸葛亮因此失败。反之,如果不联合,就会是这样的情况:1、关羽以忠汉之名伐强魏防弱吴,失败;2、刘备以重义名义吞弱吴拒强魏,失败。可见,错过华容道之后,刘蜀无论如何挣扎,都是死路一条。小说的本质就是要证明这个道理,揭示这个事实。

我们就该追问了,后面他们各逞个人英雄的失败可以理解,为何当初三剑客齐聚一堂也会坐失良机呢?原来,世上不只有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三个诸葛亮赛过张子房,还可能三个和尚没水喝。人们常说,曹操得天时,孙权得地利,刘备得人和,但赤壁大战收官之时,刘备恰恰在人和上出了问题,三人已然同床异梦,各怀心思。

二、诸葛亮和关羽在华容道同时背弃刘备,但用意有别

首先我们来分析诸葛亮。他本该意识到联合东吴在理论和实践上的不确定性,赤壁大战前,他可是冒着生命危险拜见孙权、周瑜,好不容易舌战群儒才求得了孙刘联合。但他为什么仍要坚持打持久战,豪赌孙刘会长期联合呢?我在此前的文章中已解读过,他的隆中对是主观为自家兄弟,客观为刘备兄弟,他相信诸葛瑾在东吴为内应,联合有保障。他们的战策是先促成三足鼎立,再让诸葛瑾将荆州之兵以向宛、洛,自己身率益州之众以出秦川。诚如是,则大业可成,诸葛天下可兴矣。所以,隆中对的第一步是双赢,第二步是零和,是刘备的噩梦。诸葛要在这一步中灭除他和关羽。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诸葛亮没想到江山代有才人出,东吴陆逊及时取代了诸葛瑾,曹魏司马懿之神算更是高出了自己两个数量级。(其背后推手是司马徽。)诸葛亮在失去兄弟帮助之后,还曾炫耀自己智力之外的大仁大义大勇,结果六败祁山。不能客观认识自己的优点和不足,是诸葛亮败北的内因。

其次来分析关羽。按说关羽深研《春秋》,完全懂得在放曹与杀曹之间,还有一条中庸之道——擒曹——可以选择。既可确保刘备胜券在握,又能报答曹操昔日之恩情,上马一提金下马一提银,依样偿还就是。忠义两全。但就像昔日降汉不降曹一样,关羽此时也忠汉不忠备了。当初他与刘备结义,为的是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而非扶刘备称帝。在东汉尚未灭亡之前,任何人想称帝都是大逆不道。刘备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故而总是躲躲闪闪。但他的韬晦之术能瞒过曹操,却骗不过关羽的丹凤眼,他从几件事情看出了兄长的异志。

一是在许田打围时,刘备制止关羽杀曹操。当时的情况是,曹操用天子的宝雕弓、金鈚箭射中一只大鹿,群臣以为是天子所为,山呼万岁,曹操却纵马而出,遮于天子之前以迎受之。众皆失色。关羽亦大怒,提刀拍马想斩曹操,却被刘备摇手送目制止了。过后刘备辩解说是怕投鼠忌器,误伤了天子。实际上凭借关羽的功夫,是不可能误伤的。关羽的回答是:今日不杀此贼,后必为祸。他开始明白刘备根本就没有清除王侧、安定国家之心,而是惟恐天下不乱,留着曹操先窃取汉室、祸害黎庶,自己再反夺天下。像刘秀一样实现所谓中兴汉室。这是刘关之间出现的第一次意见分歧。

二是刘备执意聘用诸葛亮为军师,而该军师的战略是怂恿刘备先取代刘表,后取代刘璋。以此类推,最后势必就是三级跳,取代刘协。这些忤逆主张都与关羽的忠义思想格格不入。更可怕的变数是,这位军师能说刘表不久于人世,刘璋暗弱,某一天必然也会找刘备的茬,来个合理禅让。所以,无论是三请之前,还是三请之后,关羽都不喜欢诸葛亮,哪怕是军令状赌输了,也丝毫没有折服之意。这是刘关的第二次分歧。

三是刘备于新野收刘封为义子,关羽当即就质问他:兄长既有子,何必用螟蛉,后必生乱。刘备说:吾待之如子,彼必事吾如父,何乱之有!是啊,若真能待之如子,将来把帝位也传给这位长子,的确不会生乱。但刘备是这样的人吗?关羽不信,故不悦。关公更大的不悦在于刘备的做法是针对关平而来的。因为刘关张既是比亲兄弟还亲的三位一体、情同一人的兄弟,关平也理所当然享有继承资格,他在第二代中年纪居长,德能也强于阿斗。刘备怀疑关羽收关平是不服自己这个老大,进而要争夺下一代的继承权,为提前防范,便收了一位年龄更大的器宇轩昂的义子。(其实关羽并非此意,见下文。)这是刘关的第三次意见分歧。

历次争执,刘备都以老大哥的口气和堂而皇之的大道理占据上风,但关羽也被逼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要来一次总爆发,阻止刘备与诸葛亮合力篡汉。于是我们就看到,关羽在华容道假以还情的名义,大刀一挥放走了曹操。

三、关羽组建自己的班子试图只手补天,但汉朝气数已尽

进一步分析,我们会发觉关羽放曹操也是为了达成三足鼎立,但他的本意与诸葛亮截然不同,是为了匡复汉室。自从许田打猎回来,关羽就不再信任刘备,他决心另起炉灶建立自己的班子,便在千里寻兄的路上明收了义子关平,暗收了江湖好汉廖化,准备将来独立打天下,践履结义时的承诺。独立打天下与联合打天下的区别就在于,可以掌握话语权,可以自己做主将天下交还给献帝,而不必再听凭兄长阳奉阴违、一意孤行。但关羽就是关羽,为了不让世人指责他忠而无义,将原本光明正大的事情做得非常谨慎隐蔽。这大概也是他常看《春秋》的原因——学隐微。《春秋》还时刻提醒他尊儒守仁,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

应当说,关羽的战略也并非梦想,当时魏、吴两地的确没有一人敢与他分庭抗礼。关羽先是通过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让曹操成为了惊弓之鸟,听说关羽来袭,曹操直想着迁都以避其锋;之后又以单刀赴会让鲁肃等东吴文武噤若寒蝉。这些都是关羽在决战之前做的准备和威慑,不可谓不充分。另外,关羽也耐心等到刘备汉中称王,异志不止是个传说之后才兴兵。

但关公还是没料到岁月会如此无情,自己的身体在走下坡路,后辈关平和廖化跟不上,而东吴一代胜于一代,尤其是鲁肃之后的吕蒙、陆逊,能做到比自己还讲义;曹魏的后生司马懿更是劝曹操不必迁都,设巧计转祸于东吴。如此悬殊,关羽便在取得攻拔襄阳水淹七军的短暂优势后,很快陷入了四面楚歌。实际上这些新人的出现并非偶然,决赛从来就与预赛不同,而且自古乱世出英雄,英雄出少年。更何况关羽所忠实的汉朝已经气数殆尽,成了各路诸侯共同摧枯拉朽的对象。虽然关羽的忠汉不同于董承的维护既得利益,不同于伏皇后的钟爱献帝本人,是出于对大汉盛世的缅怀,是出于对儒家正统的维护,是出于华佗式的医人医国,但彼时东汉毕竟已经腐朽到不可救药了,急需改朝换代了。而在封建社会,没有民主竞选,要做到改革图新,又繁荣安定是不现实的,必须经历足够的混战和分合,才能完成新旧交替。由于关羽誓死拥趸他的大汉王朝,也就不可避免遭到了曹、孙、刘、诸葛、司马五大反汉势力的联手围剿,最终败走麦城。尽管关羽个人能力十分强大,五方缺少任何一方都难以短时间撼倒他,但失败却是注定了的。他身首异处、分葬三地的悲壮结局,便是当时整个大汉的写照——四分五裂。随着这根擎天柱的倾颓,东汉也彻底失去了匡复的希望。

四、刘备丧尽天良谋害关羽、关平和刘封,但阿斗终究扶不起

姜还是老的辣,刘备提前看到关羽父子不具备单打独斗的能力,所以他要收刘封为义子,真正的目的不是继位,而是摆开争位的架势激怒关羽。他知道,关羽这种谁也不服的人一旦被激怒,必将做出脱离组织、独闯天下的事情。俗话说,好汉难敌两双手,何况面对的还是多个庞大的集团呢?关羽父子只能作困兽之斗,死无葬身之地。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刘备明知关羽在荆州起兵,情况十分危急,也不派人相助,只一味在成都与诸葛亮装聋作哑、饮酒作乐。诸葛亮还需要动些脑筋,比如要诸葛瑾给关羽介绍女婿,激化关羽与孙权的矛盾;比如要将心腹孟达安插在刘封身边,阻止刘封可能的相助。而刘备则只需不作为即可。世人心目中的厚重关山,在他不过是一根可以随意掸去的轻飘的羽毛。

但刘备也仅仅在算计兄弟方面有一些阴招,对于华容道决定性的失误,则浑然不觉,甚至也希望看到三足鼎立。原因有三:其一,尽管他幼年之时就有了做天子之志,将大桑树当车盖,实际还存在许多心理障碍,根本没想到幸福会来得这么快。试想,他连篡夺刘表、刘璋都扭扭捏捏,能一下子干出同时挟持天子与曹操的事情吗?胆识决定高度,他需要通过三足鼎立,逐步壮大贼胆。其二,尽管他长了一副帝王相,真正擅长的只是贩屦织席。这种凡心肉胎,就像唐僧,是永远飞不起来的,只能一步一步往上走,从荆州到益州,走到哪里算哪里。能力决定高度,他需要通过三足鼎立,逐步提升贼能。其三,赤壁之战时,刘备认为自己长兄独裁的地位还不稳固,关羽在一旁窥测,继承人也没有安顿好,这可是比自己当皇帝更要紧的事情,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亲生骨肉阿斗成为刘封或关平的臣子吧。胸襟决定高度,他需要通过三足鼎立寻机治死关羽、关平,还有刘封。

厚黑学认为刘备是脸皮厚,我却认为他脸皮薄、心黑,表面上他不好意思取代宗亲刘表、刘璋,实际他连手足兄弟关羽都敢杀;表面上他待义子如己出,实际是要让平封相争,阿斗得利。杀完关羽,他哭得昏死;杀完刘封,他又哭得染病。何其薄黑!事实证明,薄黑学远胜于厚黑学。

    刘备谋害关羽还有另一个原因,为出师东吴正名。刘备毕竟不是蠢瓜,闲来没事也经常咂摸一些奇巧淫技。他将隆中对来了一个斧正:你孙权看我强大了,不联合了,不是吗?我就吃掉你,比联合更可行且等效。不能以忠汉之名吃你吗?我就以重义之名,比扶汉更催人泪下。所以,我们就看到刘表并没有与关羽同年同月同日死,而是有条不紊先于西蜀称帝,再以兄仇煽动国人的义愤,发动伐吴战争,最后还要慢慢统一三国——这就是刘备的誓言,这就是刘备的义气,除了能像席和屦一样编织和贩卖以外,没有任何其它意义。
   
联系地址:湖北省荆州市荆州区荆东路54号
联系电话:0716-8443749 8444922 邮箱地址:jztwswb2007@163.com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