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二哥家过春节

2005-04-26 00:51:15
华夏经纬网

    鸡年春节,对于抚顺台属王桂勤、孙国仁夫妻来说永生难忘。应二哥邀请,他们从深圳经香港到台湾桃园县胞兄家过春节。

    侄女琳琳亲自开车接站。 1月19日从桃园机场下飞机后,二哥家老少三辈五口人在机场迎候。“姑外婆、 姑外公”,9岁的研研银玲般的呼唤,甜得桂勤夫妇心都“醉”了!接过姑姑手中从大陆带来的礼物,琳琳挽着姑姑、国仁挽着二哥的胳臂,走出了机场。

    邻里乡亲视大陆来客为亲人 。

    大陆客人还未到家,乡亲邻里们就过来三番五次地询问:“到了吗?”“咋还没到?”二十分钟后,两抬轿车开到了家门口。人刚进屋尚未站稳,乡亲们便拥门而入。共同的语言、共同的肤色,他们就向久别重逢的老友,说不完的话、道不尽的情,亲情、乡情、友情,溢满室内每个角落。桂勤夫妻早有准备:每家两盒烟、一瓶酒、一支参。接下来,二哥的老友、邻里乡亲一一排号,为桂勤夫妻“接风”。一次,“太太”专请“太太们”聚:20多年前为二哥转信的刘太太,请了十多位姐妹,特地给桂勤夫妻包的海鲜馅水饺。 席间,边吃边唠、连唱带跳…..。饭后,又陪桂勤夫妻去逛市场、购物品。

    一床家乡产的“棉被”,了却二哥思乡的心愿。

    近些年,二哥多次返乡探亲,家乡的一些土特产品,如红蘑、木耳、大红枣等,都已给二哥捎过。这次去台湾二哥家,带点什么礼品?桂勤没了主张。一次,她回忆起二哥探家时曾流露出“很喜欢家乡产的棉花”,顿时有了主意。为此,她专程回河北胶河县,选购了家乡的棉花并亲手为二哥缝制了这床棉被。想起往事,桂勤思绪万千:60年前的一个寒冬腊月,17岁的二哥出外去找活,桂勤和娘送到村口。娘的眼中噙着泪花…..。哪曾想,这一别竟半个多世纪 …..。刚去台湾时,二哥想家、想妈,茶饭不思、肝肠欲断。到了年龄,朋友劝他娶妻成家,可他,想妈想的心里什么也装不下。后来,大陆搞“文化革命”,他才死心,娶了小他几岁的“嫂子”。 二哥呀,您这辈子可真不容易!令人欣慰的是,在老母亲病故前,全家终于团聚了。这次小妹从大陆来,二哥兴奋地当晚就盖上了她亲手逢制的这床棉被。这是亲人的一片心啊!这是故乡的一片情啊!盖在身上、暖在心里,还有什么比这更甜蜜、更幸福的呢!

    婚礼宴上受礼遇。 这次赴台不仅仅是过大年,同时参加侄女琳琳的婚礼。1月22日,800多人的酒席宴上,当主持人宣布:“新娘子的三姑、姑父专程从大陆赶来参加婚礼时,”宴席厅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同时,在场的人纷纷向桂勤夫妇招手致意,桂勤夫妇忙起身、连连点头致谢。

    逛台北夜市与环岛游台湾。

    到二哥家后的第三天,二哥陪桂勤夫妇逛台北夜市尽赏宝岛夜景;又随二哥从桃园出发旅游,来到台湾岛南部的“恳丁公园”,而后沿海边花莲北上,经台北返回。岛内南方景色很美。每到一地,都拍了许多照片。

    听二哥讲“春节团拜”,“老兵们想家”。

    “每逢佳节倍思亲”。正月初一,二哥所居住的某公寓社区,老兵们集聚一起,喝茶、吃糖、品果,聊天,互相拜年、互致问候。听湖南籍一位老兵这样讲:“你知道吗?这些年我们是怎样混过来的?每当想家不能自控时,我们这些人就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有一次相约到一个树林,坐地号哭,‘想家、想家、想家呀!家,家,家…...!!”听了他们的诉说,桂勤眼窝里湿湿的,心同此情,彼此一样,盼着祖国早日统一。(高玉洁)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