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宋郁大陆行勾起两岸情 老台胞在台思乡情更切

2005-07-28 10:51:09
华夏经纬网

  “嘟、嘟、嘟”25日9时刚过,喀左县台办的电话急促响起,“澳”!00886……,是台湾打过来的。喂,是喀左县台办吗?是傅小姐吗?我是刘化民呀!这些日子,我从电视里收看到连宋郁访问大陆的报道,更加想家了,有好多心里话要说给您听呀!耳朵有些背,听不清别人说的话,你不用回答我,光听我讲好了!

  两个多月了,我天天收看电视,抽空还看报纸,从中了解到祖国大陆翻天覆地的变化,各地方人们生活详和美好,高兴的我呀,掉了好几次眼泪呢?看到连战、宋楚瑜和郁慕明寻根祭祖,拜咱皇帝陵,勾起我对家乡的思念,搅得我吃不好、睡不香,恨不得一下子飞回老家去,可是这两年腿脚不方便,两岸又没有直航,绕道香港路途太远了,我经不起折腾呀!想来想去,还是跟您唠唠吧,也许心情会好受一些呀!

  我呀,是47来台湾的,跟随国民党部队撤退过来的。离家时,抛下年轻妻子和未满周岁的女儿。到了这边,我天天都思念她们娘俩,想家呀!国民党不允许探亲,可管住我的身,却管不住我的心。到台湾后,我一直没结婚,就盼着有朝一日能回去,与她们娘俩团聚,这一盼就是40年啊!1988年4月2日这个日子我一直记在心里,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回故乡的日子,我也是喀左县当年来台湾的近百人中第一个回家的人。当年,我听到允许回大陆探亲的消息时,高兴极了,迫不及待,不顾一切地办好探亲证件就回来了。在公营子下火车,是县台办白先生带着我的女儿来接我,父女俩见面,抱头大哭,那情景,让围观的人都跟着落泪呀!回到家才知道妻子已离开人世,她因为想我哭瞎了双眼。站在妻子遗像前,我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多亏女儿劝说,我才慢慢平静下来。看到女儿,我心中又燃起了希望,这一次,我住了23天,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家乡县的领导和台办的人对我那么亲热,根本就不像台湾当局宣传的那样,他们说“大陆是毫无人道的地方,见着台湾回来的人就抓,就批斗。说实话,当时,真是很害怕,一路上,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是福是祸,到了以后,是台办的人让我彻底放下了戒心。那段日子,台办为我安排的太周到了,关心备致。当天晚上,县政府领导为我接风,设宴款待,记得赵县长对我说:刘先生,您是蒙古族,离家四十年了,一定很想吃蒙古馅饼和粘火勺吧!今天都准备了,你尝尝看,是不是小时候的味道?感动得我呀忍不住哭起来。从第二天开始,台办的人陪着我走亲访友,祭祀扫墓、观光游玩,我想办的事都实现了。我亲眼看到家乡社会稳定,市场繁荣,乡亲们生活的有滋有味。越看越心花怒放,越发热爱家乡了。

  还记得,我回家的消息一传开,那些有亲人在台湾的台属们,从四面八方赶来,围着我问东问西,托我捎信、捎照片、寻亲的,太多了,我没有辜负大家信任,当成自己的事认认真真的办,共为两岸亲友捎书信26封,代为寻亲7人,陪同台胞回乡探亲6次,大家都称我为两岸信使和架桥人。我为所做的这些事感到高兴,这是我一生中做得最有价值的事,也是值得骄傲的事了。

  从打88年开始,每隔一、二年我就回一次老家,算起来已有13次了。家乡的变化,可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呀!每次都有新的感受,改革开放后,那变化就更大了,2003年,我回去时,看到县城的变化让我都认不出了,以为到了哪个大城市。街宽了,路阔了,楼多了,到了晚上,全城灯火通明,如同白天,广场上锣鼓喧天,人们欢快的扭着东北大秧歌,真是太平盛世呀!我女儿住上了120平米的楼房,宽敞明亮,生活改善的可真快呀!

  我每次回到台湾,见到认识的人就讲家乡的事,每次讲起来我都感到挺自豪,这也成了我心灵的寄托。

   这回好了,连宋郁争相访问大陆,真是“相逢一笑泯恩愁”呀!两岸政党关闭60年的大门打开了,两岸往来更加畅通了。我看到江丙坤、郁慕明还到咱们辽宁的沈阳、大连访问,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呀!胡连会、胡宋会、胡郁会我都看了,太激动人心了,所达成的共识,所讲的事,都是从台湾人民利益着想呀!送给台湾大熊猫,开放农产品进大陆,还有开放旅游等,送那么多大礼,让台湾人好感动!两岸这样亲和的场面,几十年没有出现了,真让人欢乐开怀,更让人对两岸和平发展前景充满希望呀!我多么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祖国统一,两岸一家亲,不然,到死也难闭上眼睛的。

  嗳!这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呀,看看手表我已讲了40多分钟了,您听累了吧?我孤身一人,漂泊在孤岛几十年,心中的辛酸、思念和盼望,就是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哪!好了,不说了,现在心情轻松多了,真得感谢您听我唠叨呢!我老了,再来回飞,力不从心了,我正在办理回乡定居的事,叶落为根嘛,准备回到女儿身边安度晚年。最后我用一首打油诗结束今天的谈话吧:乡心新岁独潜然,少小离家老未还,夜静风清愁肠满,游人独自度华年。好了,谢谢,祝您吉祥,万事如意,再见!

   我放下手中的话筒,心情却不能平静,刘老先生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心中涌现几多感慨。是啊!两岸多年隔绝,经受这样背景离乡,亲人相望不相见,有家难回,悲惨境况的又何止是刘先生一个人!“胡马依北风,越鸟朝南枝”禽畜尚且恋厩巢,何况有灵性的人呢!这狭窄的海峡,不知要隔绝两岸亲人要多久?我真诚企盼,赶快结束这非人性的悲剧吧,两岸快些撤掉樊篱,让亲人间自由往来。毕竟都是华夏子孙,本是同根生的两岸人民应该拥有一个和平共荣的家呀!连宋郁大陆行,让人们领悟到:龙的传人血脉隔不断,祖国统一是早晚的事,少数“台独”分子是阻挡不住历史车轮前进的。(傅彩金)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