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亲情岁月难隔 沈城寻亲信息飞向台湾

2005-08-17 11:07:29
华夏经纬网

    “一湾海峡,带不走挥不去的离愁;五十年的隔离,抹不去剪不断的思念。”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寻亲信中这样抒情。8月11日一早,在沈采访的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记者载着沉甸甸的“沈城市民寻亲信息”,乘飞机返台,将在台湾传播沈城人思亲之情……

    自从沈阳晚报刊登《大哥,你在台湾还好吗?》(详情见本报8月9日7版)之后,本报寻亲热线每天都会接到大量的电话,许多读者希望通过本报牵线搭桥,见到阔别多年的亲人。记者做了一下粗略统计,来自全市隔岸寻亲的电话近50个,每一个电话背后都藏着一段曲折辛酸的故事。“我没见过生父的面”

    郭女士家住辽河油田沈阳采油厂。1948年解放前夕,一架飞机带着郭女士的父亲匆匆飞往台湾,从此再没回来。郭女士的父亲名叫高宇驰,祖籍山东,在军校毕业后来到沈阳,任国民党驻沈卫戍团团长。在郭女士舅舅的介绍下,高宇驰结识了郭女士的母亲。婚后,两人的感情很好。谁都没想到他们会天各一方。

    就在郭女士降生两个月后,父亲便接到撤退的命令,火速飞赴台湾。解放后,母亲和父亲原来的下属结为夫妻,郭女士也随继父改姓郭。

    “18岁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继父的亲生女儿。还是姥姥在去世之前告诉我,继父不是我的生身父亲,我的生父已经在解放前到台湾了。”因历史原因,继父把过去的材料付之一炬,郭女士只好把这件事藏在心底。“大姨打过香港长途”

    赵女士家住皇姑区三台子,母亲家里共有姐弟4人。舅舅早年当兵,追随张学良将军入关,从此没了音讯。大姨和大姨夫去了南方,也和家里失去了联系。直到1946年,家里才知道他们的下落。此时,大姨一家已经落户天津。由于当时沈阳粮食紧缺,赵女士便和母亲、弟弟辗转来到大姨家。“我表哥当时是国民党国防二厅东北参谋联络组上校组长,日本投降后,长住长春,很少回家。我只记得他叫周裕民,家里还有三位表姐。”

    天津解放前夕,赵女士突然接到消息,大姨一家要到台湾。之后,除了大姨从香港打来的一个电话,就再无消息。“这件事情我母亲一直割舍不下,直到去世前,老人家还嘱咐我,一定要找到大姨一家的下落。”

    2002年,赵女士曾到天津去寻找线索。“由于时间太长了,我只记得他们住在天津租界马厂道新武官胡同1号,希望知情的朋友能帮我一把。”   寻亲热线:22690899

    (沈阳晚报 唐葵阳 实习生 张子介)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