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战"9?18"遗址抒怀:历史是绝对不能够忘记的!

2005-10-17 13:26:35
华夏经纬网

  中新社沈阳十月十五日电 
  题:连战沈阳“九·一八”遗址抒怀
        
  今天下午,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一行来到沈阳“九·一八”事变遗址。站在“勿忘‘九·一八’”五个青铜大字前面,连战先生神情严肃地对围在身边的记者们说:“历史是绝对不能够忘记的!”

  走进遗址旁的“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后,连战先生始终面色凝重,一直认真地倾听讲解员的每一段讲解。他非常熟悉的《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那凄惨悲凉的旋律,也一直在博物馆内轻轻地回荡。

  “九·一八”,对于连战先生来说,是刻骨铭心的。因为,“九·一八”,不仅与中华民族那段悲惨屈辱的历史相连,也与连战先生的家事紧紧相关,正是“九·一八”,使他的母亲流落异乡,有家不能回,造成了母亲时至今日的遗憾。

  连战先生一到沈阳,就对人说:我的家母是沈阳大西关人,所以,我从小讲到沈阳就非常亲切。我们是来代母亲回乡探旧访亲的,这个来探旧访亲相隔恐怕七十多年了,超过了我的岁数。

  他告诉身旁的人:我母亲出生在民国之前两年,“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刚刚二十岁的她,正孤身一人在北京读书求学,回不了家了。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再也没能回到家乡。所以,小时侯一听到《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就感到那是我母亲经历的真实写照。

  说着,连战先生动情地一字一句地背诵出那凄婉的歌词:

  “我的家,在东北的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就再也见不到我的家乡,就再也见不到我的爹娘,流浪、流浪,哪年哪月,才能够再回到我的家乡?哪年哪月,才能够再见到我的爹娘?”

  连战说,一想起这首歌,就想起了我的母亲。现在有机会能够回来了,她老人家却年事已高,这是她的遗憾,也是我们家族的遗憾。回想我母亲的历史,这何尝不是我们大家共同的历史。那积贫积弱的历史,那战火不断的历史,是人民最大的不幸。

  走出博物馆时,连战先生对同行的朋友说:很沉痛啊!在留言簿上,他提笔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收拾历史的凛凛风寒,翼护江山的涓涓春暖。

  站在博物馆的台阶上,他感慨地对记者们说,我们民族的苦难,不仅是“九·一八”,从甲午战争、马关条约到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都是受害国。就是因为闭关锁国、没有发奋图强,才造成了中国的积贫积弱,以致我们民族遭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和苦难。

  说到这里,连战先生不禁语调激昂起来:现在,正是中国人福国利民、千载难逢的一个机会,这已经不是一个希望而已,是一个通过努力可以得到的结果;我们大家一定抓住这个机会,全心全力,以一时争千秋,和平、合作、双赢,大家合起来走向世界,这有什么不好?!

  听到这里,记者们不禁热烈鼓起掌来。

  走出博物馆,站在灿烂的阳光里,眼前的城市,高楼林立,车水马龙。闻讯围拢过来的沈阳市民,笑容满面地向连战先生鼓掌致意——这些人,都是他母亲的乡亲,也都是他的乡亲。见此情景,连战先生高兴地挥手,不断地致礼,连声说:谢谢!谢谢!

  今天,连战先生一行还参观了沈阳故宫和张氏帅府以及沈阳城市规划展示馆。(中新社记者 金果林)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