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台两地媒体共架寻亲桥

2006-02-16 09:41:49
华夏经纬网

——半世两隔、半年寻亲、骨肉将聚

 

 

 

    中间老太为“大姨”周裕芳,左二为她的丈夫,左一为他们的大儿子,右 一为台商高源先生,右二为高源先生的儿子。

 

 

据《沈阳晚报》2月15日消息:

 

  半年前,本报“沈城隔岸寻亲”系列报道跨越海峡飞向宝岛;半年后,经过两岸好心人的努力,分别半个多世纪的姐姐、如今已是81岁高龄的老人,委托儿子给本报打来越洋电话,想与沈阳市的妹妹团聚。2月14日,这个充满坎坷的寻亲故事终现回音。

 

   长途电话:隔岸寻亲有回音

 

  “真不容易啊!我终于找到贵报的记者啦!”当日一早,记者的办公电话响起,对方自称是一名台商,姓高。本报半年前曾刊发“隔岸寻亲”系列报道,其中一篇报道给他们全家提供了重要线索,他欲通过本报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赵女士一家。

 

  事情是这样的:2005年8月9日至15日,“第四届辽宁台湾周”在沈阳市举办期间,本报发表了一组隔岸寻亲的报道,引起广大市民的关注,本报的寻亲热线电话炙手可热,仅3天时间就接到寻亲电话50多个。8月12日,本报刊发的一篇报道《骨肉亲情岁月难隔,沈城寻亲信息飞向台湾》,其中有一则消息“赵女士寻找台湾的大姨、舅舅”。

 

  赵女士寻亲,要找舅舅和大姨

 

  赵女士家住皇姑区三台子地区,家里共有姐弟四人。舅舅早年当兵,后来没了音讯。大姨和大姨夫去了南方,也和家里失去了联系。直到1946年,家里才知道他们的下落。此时,大姨一家已经落户天津,赵女士和母亲、弟弟辗转来到大姨家。

 

  天津解放前夕,赵女士突然接到消息,大姨一家要到台湾去。之后,除了大姨从香港打来的一个电话外,就再无消息了。“这件事情我母亲一直割舍不下,直到去世前,老人家还嘱咐我,一定要找到大姨一家的下落。”

 

  2002年,赵女士曾到天津去寻找线索:“我只记得他们住在天津租界马厂道新武官胡同1号,希望知情的朋友能帮我一把。”

 

  阴差阳错:迟到半年的线索

 

  “第四届辽宁台湾周”结束后,本报记者多次尝试与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相关人员联系,因台湾同行来沈使用的是临时手机卡,回台湾后电话号码发生了改变。尽管记者费尽周折始终未能如愿,寻亲反馈信息暂时中断了。

 

  “我叫高源,现正在广东省东莞市。我的母亲就是贵报报道‘赵女士要寻找的大姨’!”2月14日一早,记者接到长途电话,对方自称是一名56岁的台商,他通过电子邮件及电话,诉说了一个曲折感人的寻亲故事:2005年秋,台湾无线卫星电视台播放了本报寻亲报道。当时“赵女士的大姨”(即高源先生的母亲)没有收看到。事隔近半年,2006年春节期间,一名亲戚来高源母亲家做客并提及此事,高源通过互联网查到“沈阳晚报”,又从“北方热线”网页上查询到这组寻亲报道,特别是细读了“大姨打过香港长途”原文后,已经81岁高龄的高母热泪盈眶,断定“赵女士”就是自己的外甥女。

 

  好事多磨:反寻沈城赵女士

 

  原来,沈城赵女士的母亲周裕芬(又名周爱华)与高母周裕芳是一母所生的亲姐妹,赵女士的舅舅叫周裕民,是大哥。1949年解放前夕,周裕民、周裕芳兄妹两家去了台湾,因一些特殊原因,事前未来得及与妹妹周裕芬联系,从此他们中断了联系。

 

  “在网上读贵报原文,其中多处细节与我母亲的亲身经历全部能对得上!”高源先生称,舅舅周裕民已于10年前因病去世。目前,母亲周裕芳住在台北市,父亲叫高自强,今年82岁,家中共有4个兄弟,高源先生排行老二。

 

  前不久,高源先生赴广东省东莞市,通过网上留的一个电话号码找到《沈阳晚报》总编室,又辗转问到本报记者电话,最终与记者联系上。

 

  由于事隔半年,本报热线电话记录实在太多,虽经热线部门工作人员的多方努力,记者始终未能查找到赵女士的联系电话。依据当时的回忆,赵女士自称家住皇姑区三台子,在此,希望赵女士或知情者速与本报联系,本报热线电话:22690899。本报对此事将予以关注并报道。(记者唐葵阳:81060851)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