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台两地失散亲人电话中哽咽相聚

2006-02-17 09:37:23
华夏经纬网

 

日日思,夜夜想,盼啊盼,终于得到来自海峡彼岸亲人的消息!2月15日,在皇姑区三台子一间普通民宅里,67岁的老人赵英兰与台湾阔别半个多世纪的亲人通上电话,一声声问候,一段段回忆,一行行热泪,融成血浓于水的亲情缓缓流淌……

 

正月十五刚回来

 

  当日,本报刊发了《三台子赵女士,台湾的亲人找你呢》的报道,中午12时30分,记者接到一个电话:“我就是赵女士!他们正是我找了半个多世纪的亲人!”话筒那端传来一名老人颤抖的声音:“我刚从外地回沈,刚刚看到《沈阳晚报》!

  记者立即赶往皇姑区三台子附近某居民小区。在12栋楼5单元3楼,敲开了赵女士的家门。“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我看到贵报刊发的照片及文字后,我一眼就认出了坐在中间的大表姐!她实在与我姨长得太像啦!”

 

  67岁的赵英兰告诉记者,她和老伴春节去湖南过的,正月十五才回沈。当天上午她外出串门,老伴有天天读晚报的习惯,就给她打电话,让她在街上买张沈阳晚报,这才得知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姐妹多辈分弄错了

 

“其实,我和高源先生的母亲是表姐妹,周裕芬是我的三表姐!”赵英兰老人解释称,由于当时家族人员较多,母亲家兄弟姐妹4个,称谓关系比较复杂。因此,老人特别为记者捋顺了亲属关系:周裕芳(即台商高源先生母亲)是大姨大女儿(排老二),而周裕民排老大(即大哥),周裕芬是三女儿,周裕玲(小名“小顺子”)是小女儿。因此,赵女士与上述人属于表姐(兄)妹关系。由于台湾那边后辈们对当时这些关系没捋顺,因此将同辈人理解成隔辈人关系。“这不能怪孩子们,我家那时人丁兴旺,再加上我的年龄与表姐们相差十几岁,弄错是可以理解的事儿!”赵女士说。

 

天津沈阳一线牵

 

  赵女士称,自己家中也有4个兄弟:大哥、二哥、四弟,她在家排行老三。解放前夕,大姨一家住在天津,家境殷实,相比之下,当时的沈阳战火纷飞,百姓生活较贫困,因此,1946年,赵女士母亲带着她和大哥赴沪投奔大姨一家,在天津住了两年多。

 

  “我还清晰记得当时大姨家的地址:天津租界马厂道新武官胡同1号!”赵女士回忆往事说,当时,大表姐周裕芳经常带她出去玩,还有最小的表姐小顺子(周裕玲)当时十三四岁,而赵女士那时仅五六岁,两人形影不离。

 

  1948年,赵女士母亲带她回到沈阳。从此,赵女士一家与亲人们彻底失去联系。

 

  母亲去世前留遗愿

 

  “自半个世纪前分离后,我们一刻也没中断对亲人们的思念!”赵女士称,由于“文革”特殊历史时期,母亲手中惟一一张与亲姐姐在天津老宅前的合影,被烧毁了。此后,关于大姨的容貌,赵女士只能凭隐约记忆回想起来。“当日一看到晚报登的照片,我眼前一亮,中间那个老太与我记忆中的大姨长得一模一样!”

 

  赵英兰现已退休,原在沈城一家医院做护士、大夫;她的老伴叫姚定国,今年69岁,原是市建筑设计院一名高级工程师。老两口只有一个女儿,今年33岁,是一名设计工程师,如今与父母住在一起,生活过得挺好。

 

“真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找到亲人们,这不仅圆了我的梦,也圆了我母亲的梦啊!”她回忆,1985年,母亲赵那氏因病去世时,嘴里不停嘟囔着姐姐等亲人们的名字,赵英兰下定决心要为母亲找到亲人。几十年来,虽费尽周折几经寻找一直未果。“做梦也想不到,《沈阳晚报》帮我们全家圆了这个跨世纪的梦!”

 

期盼亲人团圆

 

  当天,赵英兰按照记者提供的号码拨通了电话,对方是周裕芳的儿子高源。简短的对话后,电话两端的人都无语哽咽,“踏破铁鞋无觅处!我们终于通话了!”

 

  不久,赵女士家的电话又响起来,她颤抖地接过电话,只听得话筒传来一句问候:“你是小凤(赵女士的小名)吗?”“是!我是小凤!”老人激动得说不出话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滚落。原来,打电话的正是她的大表姐周裕芳!自1948年分别,已阔别58年!

 

  通过电话,赵女士了解到,大表哥周裕民、大表姐周裕芳、小表姐周裕玲3家人都在台湾省的台中、台北市落户。周裕民移民美国,10年前因病去世,他的几个孩子如今都在美国;而两位表姐都健在,在台湾过着晚年。

 

58年以来,他们也一刻未停止过寻找亲人,没想到《沈阳晚报》成为红娘,帮全家圆了梦想。“我们一定要尽快相见团圆!”这是两岸一家人共同的心愿。

(唐葵阳 81060851)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