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媒体镜头将对准申遗路上的牛河梁

2006-02-20 09:22:30
华夏经纬网

2006年1月,台湾中天电视台一行四人专程来辽宁采访拍摄“台湾脚逛大陆”专题片。一路上记者们日夜兼程,马不停蹄。收入镜头的是一幅幅奇特壮观的东北冰雪世界、充满历史厚重与积淀的沈阳故宫、令人垂涎三尺的风味小吃、独特而淳朴的东北民风……在行将结束采访时,记者们慨叹不虚此行,但也表示出些许遗憾,那就是没能采访到辽宁的牛河梁古文化遗址。不过没有关系,记者们的“台湾脚”还未踏上归途,就表示于今年下半年将专程前来揭开牛河梁古文化遗址的神秘面纱,穿越时空隧道,与台湾观众一道重拾人类久远的记忆。

就在记者们为此跃跃欲试之时,在今年1月召开的省政协九届四次会议上,省九三学社提交了《关于加速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建议》的提案,呼吁加速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建议把牛河梁遗址建成史前遗址公园。在提案尚未交付朝阳市政府和省文化厅办理之前,我们不妨对牛河梁申遗有个全面而清楚的认识。

  牛河梁遗址是国宝!

  "牛河梁遗址是国宝!其价值是无法衡量的。"文物专家这样评价。

  牛河梁遗址属于红山文化晚期,距今5500年至5000年,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境内的凌源市与建平县交界处,在努鲁儿虎山谷间漫延十余公里的几道黄土山梁上。牛河梁遗址的保护范围为56.25平方公里,建设控制地带为34平方公里。在东西约10000米,南北约5000米连绵起伏的山岗上,有规律地分布着女神庙、祭坛和积石冢群,组成了一个独立于居住区以外规模宏大的史前祭祀遗址群。

  对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综合科学研究认为,从神庙的写实女神塑像可以看出红山先民已从自然崇拜、图腾崇拜进入到较高级的祖先崇拜,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神权观念;积石冢的大小和位置排序,反映出当时社会的等级观念;积石冢中心大墓和随葬品,反映出当时社会"一人独尊"的王权观念;祭坛和大型祭祀活动,反映出当时社会的宗教观念;玉葬之礼反映出当时社会的文化观念和中国传统的礼制观念。所有这些都证明:原始氏族部落制的发展已达到基于公社又凌驾于公社之上的高一级组织形式即"古国"阶段。这一阶段正是传说的三皇五帝时代,而这个时代的代表人物之一正是黄帝。据史载"黄帝迁徙往来无常处",证明当时的黄帝时代尚带有浓厚的北方游牧和渔猎民族的习俗。黄帝战蚩尤于涿鹿之野,其地在今河北省西北部。周武王封黄帝之后于蓟,其地在今燕山南麓长城脚下,与辽西相邻。考古界权威人士把牛河梁考古发现与古史传说联系起来,指出"黄帝时代的活动中心,只有红山文化时空框架可以与之相应"。因此,牛河梁红山文化坛庙冢遗址群和大量玉器的发现,以确凿而丰富的考古资料证明,早在5000年前在这一地区就已存在一个具有国家雏型的原始文明社会,她为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史提供了有力的物证,对中国上古时代的社会发展史、传统文化史、思想史、宗教史、建筑史、美术史的研究都将产生重大的影响。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确是华夏民族寻祖问源的圣地、东方文明的曙光。正如原全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先生在分析牛河梁女神像时所说:"她是红山人的女祖,也就是中华民族的共祖"。

  牛河梁,早已举世瞩目!

  牛河粱遗址以其"中华文明发祥地、华夏民族寻祖问源的圣地、东方文明的曙光"的普遍价值,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发现以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各大媒体都作过专题报道;被中国考古界评为中国二十世纪全国百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在国家组织的建国五十年来全国重大考古发现精品海外巡回展中,牛河梁遗址大型图片和精品文物作为首选入展;2003年第十六地点的发掘被评为年度全国十大考古发现;2004年牛河粱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全国三十个大遗址之一重点保护;1995年牛河梁遗址等28处中国文化遗产被世界遗产中心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04年在苏州召开的第二十八届世界遗产委员会大会上,国家文物局举办了中国文化遗产大型图片展,第一版就是牛河梁遗址;2002年出版的由世界一流考古学专家编写的《世界100次考古大发现》的后记中写到:"本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平实简约的文字,介绍了世界考古史上100例最典型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考古发现",其中远东部分就有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正是牛河梁遗址的巨大影响,使她得到了世界的瞩目。

  申遗,有很现实的意义!

  省九三学社成员杜铁光是提案的起草人之一,他告诉记者,为了拿出有分量的提案,去年省九三学社专门组织人员到朝阳进行了调研,深入了解牛河梁遗址的情况,提出这个建议。他认为申遗对朝阳、对辽宁都有很现实的意义!

  朝阳是我国历史文化名城,文化资源丰富。这里有古人类遗址--"鸽子洞",证明早在10多万年前就有人类祖先在朝阳大地繁衍生息;这里有三燕古都文化,朝阳城始建于公元341年,称龙城,是十六国时期三燕的都城,前后共经历了前燕、后燕、北燕、北魏、唐、辽、金、元等时期的建筑和改建,历时1000余年,这在我国城市考古中是极为罕见的发现。历代都城在一个位置上建设,叠压在一起,在全国这是唯一的一个;这里有凤凰山佛教文化,包括辽代的北塔和康熙赐建的佑顺寺等;这里曾是东方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是到达日本和朝鲜的必经之地,朝阳人昙无杰西天取经要比唐僧早200多年。恰巧牛河梁遗址也在朝阳,更增添了朝阳古文化的深邃魅力。加上近年来在朝阳地区发掘出大量一亿三千万年前的古生物化石,填补了世界生物进化研究的一项空白,包括中华龙鸟和中华古果,被誉为世界上第一只鸟飞起的地方,第一枝花绽开的地方。这一切,为朝阳市大力发展旅游业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正因此,朝阳市正在积极努力把朝阳建设成为历史文化名城和优秀旅游城市。

  提案认为,如果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我省的世界文化遗产的数量将达到7个,而且从西到东贯穿辽宁全境,形成西有朝阳牛河梁、绥中九门口,中有沈阳一宫二陵,东有抚顺永陵和桓仁五女山的一个完整的世界文化遗产链条,不仅对保护和利用牛河梁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而且对发展朝阳市乃至全省的旅游事业都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我省著名考古专家郭大顺也肯定了牛河梁遗址如果申遗成功将对朝阳的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他说,已经开工的"京四"高速公路将通过牛河梁地区,届时,这里的交通将非常便捷,这一世界级的文物遗址必将扩大朝阳的知名度并有力地推动当地的旅游业。

  提案敦促加大牛河梁遗址保护力度

  省九三学社在征求有关专家意见后,在提案中指出,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有两个,一个是环境问题,一个是展示问题。

  世界遗产中心要求,遗产周边的环境要与遗产本身达到和谐相处、和谐统一。在牛河梁遗址的地下储藏着大量的铁矿石,过去在这里曾有两个较大型的铁矿和一些小铁矿。现在为了保护牛河梁遗址,两个大型铁矿已经搬迁,但一些小铁矿的偷采现象仍时有发生,已对遗址周围的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和影响,需要加强保护和治理。而且是在牛河梁遗址保护范围内目前还有3个大的和若干小的废弃矿坑没有回填,总计有15000立方米。另外,废弃矿坑回填后和已搬迁企业的旧址上需要恢复植被,总计面积达20000平方米。

  世界遗产中心要求,世界遗产要具有可看性和观赏性。现在的情况是,女神庙只有一个简陋的防雨棚,既不利于保护,更不便于观看;积石冢发掘出来后,长期暴露极易遭到破坏,需要把真迹复原,再在地面上建一个复制品供人参观。首先是女神庙需要建一个500平方米的集保护、展示与研究于一体的展示大厅,既可以对遗址起到保护的作用,同时使遗址具备了可供游人参观的条件。其次,第二地点、第十六地点的积石冢要在保护的前提下部分复原展示。再就是应该建一个牛河梁遗址博物馆。到目前为止,已在牛河梁遗址发掘出大量的石器、陶器和玉器,这些珍贵的文物既需要保护好,也需要有一个供人们参观的场所。

  环境问题和展示问题,说到底是资金短缺问题,这是制约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关键所在。对此,提案提出四点希望:首先要提高对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重要意义的认识,其次要进一步完善牛河梁遗址申报工作的总体设计和各项工作的安排,同时要加大对牛河梁遗址申遗工作的政策倾斜力度,再就是搞好牛河梁遗址开发利用的总体设计和配套工程的建设,合理开发利用牛河梁遗址,尽快把牛河梁遗址建设成史前遗址公园,建成祭祀华夏女祖的圣地。

  牛河梁,一直按申遗要求在保护

  据了解,牛河梁遗址多年来一直按照申遗的标准在进行保护。2003年,省文化厅和朝阳市政府在北京召开了《牛河梁遗址保护规划》专家论证会,国家文物局组织专家组讨论并原则通过,并于2004年批准实施。

  作为申遗的主体,朝阳市为了制止在遗址保护范围内的采矿等破坏文物和环境风貌的违法活动,发布了《朝阳市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保护管理规定》和《关于保护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通告》。2002年7月还在遗址成立了公安值勤室。并对重点遗址点,如女神庙、2号积石冢、16号积石冢进行重点看护,24小时值班。

  朝阳市还投资30万元,在女神庙搭建了临时保护棚,并于2004年在50平方公里的保护范围内埋设界桩,决定在保护范围内不再审批影响文物和环境风貌的任何项目。

  牛河梁遗址位于万亩松林中,自然环境很好,但由于历史原因,在50平方公里范围内,一些采矿点和选矿厂的存在威胁中遗址安全。为加强保护,朝阳市决定对建平县和凌源市境内遗址保护范围内所有的碎石场和采矿点一律停产,企业建筑物、构筑物全部拆除,并搞好地貌恢复,严防死灰复燃。为此,建平县和凌源市投入资金近500万元,直接经济损失近千万元,每年减少税收近800万元。

  高速公路在牛河梁绕了一道弯

  2005年,"京四"高速公路经过牛河梁遗址路段遇到工程难题,省交通厅为了保护这一世界珍贵文化遗址,在规划设计时5易方案,增加3亿元投资初步解决了技术难题。

  据介绍,省交通部门研究"京四"高速公路工程设计方案时,对公路如何通过牛河梁一带,提出了两个方案,一是先修铁岭阜新段将朝阳段暂时搁置;一是撇开建平县,从喀左公营子直奔凌源到承德。这条高速公路对朝阳的经济发展十分重要,这两个方案对朝阳都不利,为此,朝阳市会同有关部门请国内一流文物考古专家来牛河梁实地考察,文物考古专家经过研究论证,提出了可行的公路通过保护区的方案。

  这一方案是公路避开遗址区内已经知道的16处发掘点,从牛河梁南部边缘丘陵地带的山谷中穿过。距高速路最近的遗址地点也有约2公里,从遗址保护区穿行的距离由10公里减少到4公里,其中有1.2公里在山中隧道穿过,这一方案使修路成本增加近3亿元。

  不过,记者最近从有关部门了解到,这一方案最近也遇到了麻烦。去年这条线路划定后,文物部门马上组织考古队伍对路线经过地带进行抢救性发掘,结果在元旦前发现这一带还有两个遗冢,具体价值还不清楚,需要等到今年4月进行深入发掘才能确定。如果这两个遗冢价值非常大,高速公路的线路恐怕还是麻烦。

  看来,遗产保护好事多磨。"即使不考虑申遗的事情,以牛河梁目前作为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身份,我们也必须这么做!"文物管理部门的话掷地有声。

  《凯恩斯决议》才是申遗的拦路虎

  省文物局的领导和专家对牛河梁遗址能否在近期申遗成功并不乐观,他们承认牛河梁遗址在文物价值和科学价值上绝对够得上世界遗产,但《凯恩斯决议》让牛河梁遗址近期申遗成功的希望非常渺茫。

  世界遗产委员会在2000年澳大利亚凯恩斯会议上,通过了《凯恩斯决议》:即限制每年申报总数,已有景观入选的缔约国每年只能推荐1个提名地,而没有景观入选的国家可以推荐3个。这一决议显然对拥有文化遗产较多、但申报世界遗产较晚的中国最为不利,在我国努力下,2004年世界遗产委员会苏州会议修订了《凯恩斯决议》:每个国家每年可申报两项,但其中至少有一项为自然遗产。

  《凯恩斯决议》一下子使中国申遗高歌猛进的态势戛然而止,后备大军不得不在独木桥前耐心等待,希望能够熬到一个珍贵的名额。这就像最辉煌时期的中国乒乓球运动,虽然包揽了世界排名的前几位,但由于名额限制,仍然有世界顶尖的高手无缘参加奥运会。

  牛河梁在申遗路上遭遇的正是这种尴尬局面。

  在我国申遗项目的100个预备清单里,包括牛河梁遗址,在曾经一度调整为40个项目的清单里,也包括牛河梁遗址。不过进清单并不等于胜利在即--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的郭旃很直接地说如果考虑"凯恩斯决议"规定,中国的申遗大队已排到下世纪的门槛。

  还有一个客观现实就是,2004年7月1日,在苏州召开的第二十八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辽宁"一宫三陵一山"等5个项目(一个独立项目、四个扩展项目)同时成为世界遗产,一跃成为世界遗产大省。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能否在近几年内考虑给辽宁申遗名额,还是个未知数。

  早在2004年,我国的申遗项目已经排好先后顺序:澳门历史建筑群、广东开平碉楼、福建土楼、河南安阳殷墟、云南哈尼梯田跻身预备队。2005年7月,澳门历史建筑群申遗成功,列为中国第31处世界遗产。今年,河南安阳商代遗址--殷墟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候选项目,将在第三十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接受评审。令我们遗憾的是,牛河梁遗址并没有进入申遗项目的第一梯队。

  "牛河梁"申遗曾错失良机

  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遗产的动议始于1994年,当时世界银行在辽宁有一个环保项目,其中一个子项目是文化遗产保护,20万美元的经费用到了牛河梁遗址保护上。世界银行项目组曾经组织专家对牛河梁遗址进行考察,认为具有世界遗产的水平。从这时,牛河梁遗址能否成为世界遗产开始引起广泛关注。

  熟悉申遗工作的同志告诉记者,牛河梁遗址曾经非常遗憾地错过了申报世界遗产的最佳机会。上世纪80年代末,全世界都关注着牛河梁重大考古发现,牛河梁遗址是炒得非常火的一个项目。而且当时对于申报单位的要求相对较宽松,况且《凯恩斯决议》尚未诞生,中国的遗产项目大批涌进世界遗产名录,以牛河梁遗址的价值,申遗成功的希望非常大。可以佐证这一说法的是,1999年,国家文物局曾经发函,希望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遗产,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朝阳市并没有申报,而同时接到邀请函的其余5个项目里,已经有3个成为世界遗产。牛河梁,就这样遗憾地与历史的机遇失之交臂。

  现在我们的申遗意识到位了,但是外部环境已经变得不利了--名额限制的一方面,世界遗产的门槛抬高是另一方面。近些年,世界遗产中心对申遗项目在遗址保护和环境整治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比如沈阳为一宫二陵申遗投入的资金数以亿计,而对财力相对薄弱的朝阳来说,的确拿不出如此手笔。

  有人提议,"牛河梁"是否可以与其他项目捆绑抑或是作为扩展项目申报世界遗产?文物部门的专家认为,牛河梁的价值和成就是其他文化遗产所不具备的,这使得它必须以独立项目的身份冲刺世界遗产。况且,一个独立项目申报世界遗产的难度非常大,当初"一宫三陵"也曾考虑过独立申报的问题,但最终还是由于难度过大等原因,改成以扩展项目身份申报。在国内,有的独立项目甚至用了10年才申报成功。

  现实条件决定了牛河梁申遗的道路将孤单而且漫长。

  不过,有个信息或许是个利好。郭大顺告诉记者,从我国世界遗产的结构划分来看,牛河梁是应该被优先考虑申报的--我国的世界遗产多数都是古建筑,不同于西方古建筑以石头砌筑为主,我国古建筑以木制结构为主,难以保存久远,所以现存古建筑多是明清时代的,即使敦煌莫高窟和西安兵马俑也只有一两千年的历史,而我国是有着五千年文明的古国,要证明这久远的文明史,就需要拿出大遗址类的遗产。我国曾经在1994年申报新疆交河古城为世界文化遗产,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挡了回来。此后,我国对大遗址类遗产的申报一直非常慎重,今年申报的殷墟就做了充分的准备,即使这样,也有人提出殷墟虽然有价值,但没什么看头,对此有专家提出:要有看头的,我们有牛河梁啊!所以说,牛河梁既有价值、又有看头、还属于大遗址类,如果我们加大力度,很可能使牛河梁被国家优先考虑申报!

  申遗热是好事 保护更重要

  文物部门通过本报向社会呼吁:大家要冷静看待申遗!申遗热是好事,保护才是首要问题。

  鲜为人知的山西平遥、云南丽江等古城因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身价陡增,使各地意识到"世界遗产"是一块金字招牌,是一张在国际上畅通无阻的"世界名片"。一登龙门,身价百倍,作为无形资产,其潜在价值难以估算。于是,各地蜂拥而起,都对申报"世界遗产"倾注了极大的热情,不少地方都在积极筹备申报,更多的地方则是跃跃欲试,这股热潮方兴未艾。就说我省吧,包括二人转在内,现在提出要申遗的项目就有好几个。

  但"凯恩斯决议"使我国更多地方的申遗梦变得遥遥无期,的确,在这种情况下,举国申遗是不现实的。

  那么,申遗热是否应该降温?有关专家认为申遗热是件好事情,这至少表明了我们对我国悠久的历史文化、优美的锦绣河山的认识水平在提高,对遗产的保护管理水平也在提高。就拿牛河梁来说,原来对它的价值认识不够,管理松懈,使文化和自然遗产的环境甚至遗产本身都遭到了破坏。这些年要申报世界遗产了,那么不仅对遗产本身的价值有深入的认识,还需要把保护管理水平跟上去,与世界管理水平接轨,这难道不是件好事情么?申遗困难大了,我们也要力争,不过更重要的是要提高保护管理水平,把祖先和大自然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保存好。   (廖苔轩  刁新建)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