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亲吻宝岛热土

2006-09-18 11:06:23
华夏经纬网

“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岛遥望。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阿里山林涛在耳边震响。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我们日日夜夜把你们挂在心上。”

 

少女和青年时期,这首歌常在我的耳边响起,至今记忆犹新;而立之年以后,我有幸专职从事对台工作。我和我的同事,曾通过多种渠道和方式,为辽宁万余位去台人员亲属,寻找他们在台湾的骨肉亲人。我切身体会并亲眼目睹了两岸分离、骨肉亲人相互思念肝肠欲断的痛楚;也曾怀着同样的思念为他们的子女寻生父、丈夫找发妻.。在台属们找到亲人之时,我又曾与他(她)们共欢喜、同落泪

 

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民众赴祖国大陆探亲后,海峡两岸关系发生了巨大变化。如今,我已年过半百。能有一天到祖国宝岛台湾去走一走、看一看,是我梦寐以求的。

 

200681626日,我随辽宁“抚顺市教育参访团”参观访问了台湾。现在回来已经是一周多的时间了,可我的心绪还没有完全收回来!太多的感动和体会,一时还真不知从何说起。

 

精明、强干的台北导游—先生。816,我们一行6人乘飞机经香港转机于当晚2230分抵达台北国际机场。因为在深圳转机接站时多等了几分钟,所以,此刻我们在台湾,盼望着能够顺顺利利。刚走出“出口处”,正前方一中年男子手持“抚顺市贵宾—苗亚钧先生”举牌出现在眼前。顿时,我们感到十分亲切,便迎了过去。中年男子似乎认出了我们,热情地招呼着:“是抚顺市贵宾吧?”“是,是.。”“好,请跟我来。”

 

他叫林同庆(名字我们已经早知道了),看上去1.75的个儿,有40岁左右。先生把我们领到了机场外的马路边,一辆中巴车等候在那里。他迅速打开车后背箱并帮我们将包裹拎上车。

 

这辆台北市02393号中巴车,刚好6个座位。入座后,林导对我们说:“这10天在台湾就是由本车、本人陪同各位

 

好厉害,连开车再导游,我心想。“林导真能干,既开车又导游”。我情不自禁地说。“习惯了。我刚刚送走了一个团组,也是辽宁的。”他说。

 

同样的肌肤,同样的语言,似乎没什么隔阂,我们几位感觉很好。参访团团员先生感叹地说:“真是一奶同胞哇!

 

24时多点,我们入住台北“国宾大饭店”。林先生帮我们填住卡、取钥匙,交给我们后又叮嘱一句:“明早7.30‘叫早;饭后,9点出发去参观。”之后将我们送至房间。

 

这“国宾大饭店”,整洁、干净,我们感觉休息得不错。 17日早,我们按时起床。早饭是自助餐,中西结合,干稀搭配,合口味,吃得很好。饭后,我们在宾馆总台旁的书架上,看到摆放着不少“旅游导视”以及台湾省地图等资料,是给旅客们准备的,于是我们顺手拿了几份。

 

17日早830分刚过, 先生就已在饭店门前等候。身着整洁的服装,面带着微笑,彬彬有理,显示出对客人的欢迎与尊重。

 

临来台湾前,我的好友、台属王素云求我给她在台湾中坜市的二哥,捎来一个吃火锅用的“鸳鸯盆”和2斤芝麻,还有照片。素云告诉我,中坜与台北开车40分钟即可以到。趁这会儿还没出发,我问问怎么可以找到素云二哥。

 

先生,我有件事求您:这个电话怎么打?林导看了看号码后说:“我来帮你打好了。说着,他用手机联系,接通了。他顺手将手机递给了我。

 

“二哥吗?我是辽宁抚顺您四妹的好友电话里与二哥约定好,晚上6点他到台北我所住的饭店取东西。 谢谢您,先生!我说。“不必客气,这几天在台湾有事要办,尽管找我好啦! 先生回答。

 

时值盛夏,台北“火”一般的烤人。我们上车入座。先生启动车后,正式开始履行他的导游职责:“台北是岛内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今天上午我们去野柳、阳明山;下午到国父纪念堂等地参观

 

每到一景点,他将车停稳后,迅速走在前边给我们做向导。边介绍景点、边招呼我们注意安全,还时常给我们当摄影师

 

我们看到已到不或之年的他,后背已经湿透了。中午,他将我们领进野柳一家饭店,叫水、点菜、上饭,付款,还不停地招呼我们要吃饱,没一刻闲着。

 

在以后的几天里,他每天都这样,不辞辛苦、勤恳敬业,从未懈怠。他每天换一件上衣,很讲究;每天早上我们来到车里会发现,在我们每个人的座位身边,都放有一瓶新矿泉水;车厢内整齐、干净。我们背后说:这“导游”每天给车加油、洗车和收拾车厢内卫生,都是在我们入住休息后再进行,真是很辛苦。我们聊起家常时,林导风趣地说:“我每天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跑得比马快;吃得比猪烂。为了赚够钱,把我的两个孩子送到国外去读书。”

 

先生对大陆来的朋友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我们一位团员,来前不慎把脚崴了。先生热心地帮他买药,并在一路小心照顾;在花莲参访时,我们一位女团员(夜里10点多了)身体不适,先生执意用车将她送到当地医院看医生,真令人好感动。

 

一转眼,9天过去了。我们真的有些恋恋不舍。25日早,我们5点出发乘飞机去香港。早晨见到他时得知,林导担心延误时间,整整一夜没合眼;这天早上,他为我们专门准备了早点;到了台北机场,应我们所求,又领我们到机场免税店,大家购买了宝岛香烟;登机前,先生又亲自帮我们办理了行李托运…。

 

此时,我们深情地看着他并一一与他握手告别,再见,林导游!回到大陆后,只要我们一说起台湾,首先、一定就会想到和说起您!

 

      真心祝福你—林导游!祝您全家、您和您的太太、您的一双儿女幸福平安!(高玉洁)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