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的秋叶

2006-10-30 14:07:12
华夏经纬网

(一)《辽河上》

 

1948年,祖籍鞍山的白明殿来到台湾,从此开始了40年的飘泊人生(白明殿1948年离开大陆,1988年重返大陆)。初到台湾,白明殿年仅18,尚不知这一动荡对其一生的影响,唯有无尽的乡愁挥之不去。

 

40年,留给白明殿的是四个永远无法祢补的遗憾。一是没有为父母尽孝,养育之恩无以为报;二是发妻误悉其阵亡,苦守九年之后改嫁,终身愧疚;三是在其离家16天后出生的儿子白显普于其返乡的前一年(1987年)病逝,父子未谋一面而终身遗憾;四是为身在台湾为大陆人,身在大陆为台湾人而无奈。

 

40年,留给白明殿的还有飘泊异乡的苦楚。40年,伴随白明殿的是流亡三步曲中的《松花江上》,其凄婉的旋律没有抚慰独在他乡为异客的伤感,却平添许多思绪,唱着唱着,白明殿不由自主随这曲调倒出了自己心中的苦愁。《松花江上》也由此变成了《辽河上》。我的家在东北大辽河上,那里有钢铁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梁-------哪年哪月,才能回到我可爱的家乡!爹娘啊!妻子啊!哪年哪月,才能欢聚一堂!对白明殿来说,《辽河上》是不同于《松花江上》的,《松花江上》苦难是异族的侵略造成,《辽河上》上的苦难却是兄弟相残造成。没有背井离乡的经历怎能理解其中的辛酸和无奈。

 

(二)返乡感怀

 

盼呀盼,盼呀盼,盼望回到亲人身边,白明殿终于盼来了这一时刻。1987年,是两岸人民值得记住的一年,经过两地人民和各种民间团体的不懈努力,台湾当局终于答应解禁,开放探亲。

 

初闻此讯,白明殿悲喜交加,又心有忐忑,因为受台湾当局宣传的影响,一时还没有决心回乡。直到1988年,有个同乡带来了家乡的消息,白明殿再也无法控制自己返乡的冲动,于1988918日搭乘飞机返乡。

 

鞍山市千山区谷首峪因为白明殿的归来而有了一个不眠夜,全村的父老乡亲举家前来看望。一时间,唏嘘、感叹、关切、询问、哭泣把最真实的乡情呈现给了归来的游子。嫂嫂和侄女喜极而泣,哥哥却为世间的悲欢离合倍感沧桑,眼见此情此景,却无以言表。

 

扫墓祭祖时白明殿看到的是更为伤心的一幕,祖坟已夷为平地,举目看到的却是三座孤零零的坟冢。上首是父母,下首是儿子,中间的是刻着白明殿的衣冠冢,而自己活生生站在这里。白明殿立时呆立当场,人间悲剧莫过如此。众乡亲陪在白明殿两侧安慰道:这毕竟是历史造成的,起码你回到了家乡,见到了亲人。白明殿认真而激动地说:这不该是历史,历史是人造成的。因为,人造成这样的历史,历史才造成这样的人间悲剧,但愿这样的悲剧不再重演。(张戈)

 

(三)一抹乡愁

 

岁月在无情地流去,40年,壮士已暮年。伴随白明殿度过这40年时光除了年轻时的追求,留下的只有淡淡的忧伤,孤独地品尝着飘零的感觉。

 

曾问过白明殿,40年身在台湾,最深的记忆是什么?一句话竟使遍尝苍桑的白明殿涕泗横流,哽咽着说:我只能引用鲁迅先生追忆故人的一段话,“我自己觉得我的记忆好象刀刮过的鱼鳞,有些还留在身上,有些是掉在水里了,将水一搅,有几片还会翻腾,然而中间混着血丝。”家乡老房子院中的老井,井旁结满黄橙橙南果梨的梨树,骑着秸杆互相追赶的玩伴是仅有的儿时记忆。匆匆离去,来不及告别的高堂、即将临盆的发妻和没有见过面的儿子是梦中影子。挺拔的白杨树、清澈的溪水、金灿灿的田野,还有家乡那似曾相识的气息,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出现在脑海里,但也逐渐由清晰变得模糊,尚在的,仅仅是一抹乡愁。

 

(四)拾起的记忆

 

缱绻情怀何堪生离,对亲人的思念、对故土的向往,使得白明殿不得不像候鸟一样往返于绿岛和鞍山,重拾儿时的记忆。

 

家乡的巨变让白明殿猝不及防,儿时的情形已再难重现,早年的土坯砖瓦房全都变成整齐划一农家小院,辘轳井变成了自来水,沟沟坎坎的乡间小路也铺上了柏油路,印象中为生活而愁苦的脸再也看不到了,家家户户充满欢歌笑语,连乡亲的闲谈也从关心家里的存粮变成讨论新闻时事。这还是我离开的家乡吗?白明殿不禁为家乡变化而兴奋起来,也由此开始了两地的奔波,每年都要在家乡住上一段时间,感受重拾的记忆和亲情。

这才是我的家,我属于这里,白明殿为找到了归属的感觉而高兴,每天忙于访亲问友,仿佛要把这幸福感受告诉所有人。

 

独俱乡村风味的农家菜使白明殿想起了母亲的呵呼、亲切的乡音使白明殿想起了儿时的玩伴,飘泊大半生的心终于有了安静的感觉。

 

(五)追忆亲人

 

回忆也许是上了年纪的人特有的一种生活方式,过去的点点滴滴成为丰富现在的最好内容。白明殿往返于两地,虽然忙碌且充实,但难免触景生情,对父母和妻儿的怀念与歉疚使白明殿时常陷入沉思。

 

父亲白玉衡一生充满传奇,虽身居乡野,却天生睿智,文武兼备。因家道殷实,乐善好施,广交朋友,深得乡亲爱戴。只见其义,不见其利的品格至今仍在乡亲们中留有记忆。

 

母亲的印象是最深刻的,年轻时的母亲极为好强,所有的生意基本都由母亲掌管,不仅把家庭管理的井井有条,而且把生意做到辽阳。对子女的管叫也极为严厉,也是大宅门掌门。许是母亲一生操劳事务,老年落下疾病,膝下唯缺小儿尽孝,每每想起,仍要落泪。

 

小儿显普,英年早逝,令人扼腕。回乡方知显普短暂多难的一生。九岁因母改嫁由爷爷奶奶抚养,稍大听说父亲身世,坚信父亲仍在世上,仆仆风尘南到广州、北到黑龙江、西到内蒙。尤在内蒙,路费用尽,得好心人帮助才返回家乡,之后为父立墓,其孝心感天动地。却在父亲真正回家的前一年抑郁而终,怎不叫人伤心欲绝。

 

世间还有多少人骨肉难聚,一道海峡还要造成多少家庭的分离。

 

(六)怀念友人

 

友谊,对于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含义。白明殿首次以台胞身份回大陆探亲感受到的不仅是友谊,还有更浓的亲情、乡情、同胞情。

 

白明殿与于海生的友谊完全产生于邂逅。1988年,白明殿第一次返乡,在飞机上隔窗了望祖国的壮丽河山,无限感慨,显得非常兴奋。与之邻坐的于海生时任沈阳苏家屯区区长,因公务从香港返回,恰好和白明殿坐在一起,于海生见身边这位先生显得非常激动,以为身体有何不适,主动问候方知白明殿激动原因。两人开始热烈攀谈起来,聊起了各自的经历和祖国发展以及家乡的巨大变化,大有相见恨晚之意。时间在这时仿佛过得格外快,转眼飞机抵达沈阳机场,两人谈兴未尽,于海生热情邀请白明殿在沈阳小住,白明殿感动地说道:我离开家乡四十年啦,现在已经到了沈阳,我可是归心似箭哪。海生区长无奈说到:我非常理解你此时此刻的心情,就此别过,待你安定下来我们再聚。海生区长立刻叫来工作人员安排车辆,嘱咐到:要小心开车,注意安全,一定要把白先生送到家,不能有任何差错。两人握手而别。

 

回家的路上,白明殿不禁感慨万千,海生区长听说自己是台胞,离开家乡四十年,像久别的兄弟一样关心照顾,家乡的人这样热情对待归来的游子,看来我早该回来了。

 

从此,白明殿与海生区长建立起了友谊,每次往返途经沈阳都要与海生区长见上一面,互叙友情。或许老天非要让白明殿尝遍所有的离别,白明殿在大陆第一个认识的知己也离他而去。1992年十月,于海生在任沈阳农业局副局长期间到北京开会,途中突发急性胰腺炎病逝。忽闻挚友离去,白明殿怎么也难接受,45岁,年富力强,正是大展拳脚干一番事业的年纪。每每拿起台胞证,映入眼帘的一行字都让白明殿想起和海生的初识。台胞证首页第一行:“请主管机关对于持证人予以通行的便利和必要的协助”。于海生当时并非“主管机关”而能出于人情给予初次谋面的白明殿诸多帮助,表明的是他的博爱与胸怀,说明他友爱台胞、热爱乡亲,深知游子飘泊的辛酸与乡愁。海生殉职于公务,其公而忘私、国而忘家的精神堪称公务员的典范。

 

叹只叹这世上的悲欢离合并不为人所左右。

 

(七)叶落归根

 

海岛的秋,格外的凉,浪涛击岸的轰鸣,尤如胸中涌动的乡愁无处渲泻,付与礁石。白明殿时常伫立在海边,眺望着北方,感受着异乡的秋意。

 

秋虽悲凉却有期,我心凄苦终无时。正茂年华异乡客,年轮印记风沙留。白明殿望着咫尺之遥的对岸,回忆坎坷的一生,生命的路程已经走过多半,一个人的飘泊带来几家人的不幸,下一程要走向何方。十几次返乡,亲人的惦念,内心的归属,促使白明殿下了决心,树高千尺,落叶归根。带着最后的愿望,白明殿又一次返乡,因为有了希望、有了力量,仿佛年轻重新回到了身上,与亲人的团聚变成了生命的会餐,与朋友的重逢变成了年轻的释放。

 

上次与白明殿一起小聚,他说出了心中的计划。在白明殿的周围,曾经的朋友(台湾老兵)、现在的朋友都能感受到他的喜悦。

 

(八)感受开放德政

 

十次返乡探亲,所见所闻令白明殿十分振奋。尤其家乡鞍山的变化,简直可以说是日新月异,1988年至今十几年的时间,每次回家都有新感受。

 

从思想意识到城市功能、从人们的精神面貌到生活水平,鞍山已经脱胎换骨。当初,一进入鞍山满天的烟雾灰尘、满耳的机器轰鸣、拥挤的公共汽车。如今,鞍山作为辽东半岛一个重要的工业城市,高楼林立,规划整齐,街道绿树成荫、绿草成片,体现现代城市文明的广场、雕塑随处可见,新建的商业区“景子街”、“四隆广场”更是一片繁荣景象,橱窗内、柜台上,只要是叫得出的名牌,在这里都能够找到,人们衣着鲜亮,喜气洋洋,仿佛每天都是节日,选购着自己喜爱的商品。华灯初上之际,在站前25层的旋转餐厅与朋友小酌,可以一边叙着友情一边欣赏盛妆的鞍山,闪烁的霓虹灯如妩媚的少女在眨着眼睛,车流穿梭连起的尾灯如挥舞的彩带在昭示心情的喜悦,立交桥上逶迤的饰灯在诉说着绵绵的温馨,何等的惬意。

 

有幸随台湾考察团参观全国特大型企业鞍钢,终于了却了一个宿愿,钢铁之旅。世界领先的技术、花园式的环境、清新的空气。因为生产技术的先进,以往用钢花飞溅、铁水横流来形容炼钢现场,现在只能温情一点了,感觉到的只有热浪扑面。我些许留下了遗憾,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壮观场面。

 

鞍山的经济也以冲刺的速度发展,经济实力位居全国50强之内。对外开放成果显著,仅引进台资企业已达167家,即使在台湾岛内遥不可及的台塑关系企业、台泥、润泰等世界著名大企业也被鞍山所吸引,落户这里。

 

鞍山的进步让白明殿这位非常欣慰和自豪,常常和家人说,我久居号称亚洲四小龙台湾,经济是繁荣,技术也比较先进,可人并没有这里幸福,在这里我们感觉到的是内心的安宁与和谐,只有家乡的繁荣,家乡的强大,和家人共同生活,人才是最幸福的。这要感谢政府施以德政,让社会和谐、让家庭稳定、让经济繁荣、让环境美丽。(作者:张戈)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