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台游记--太鲁阁

2007-04-03 10:41:09
华夏经纬网

我们乘车从台北出发,沿东海岸澳花公路向花莲驶去,沿途风光旖旎。左侧是海天一色的太平洋,右侧是巍峨起伏的雪山山脉。我左顾右盼,赏海观山,一路上悠然自得,已没有了旅途倦意。而到了太鲁阁则是另一番景象,刚才的平静被刹那间的紧张所代替。太鲁阁其景之奇、其势之险、其路之曲、其水之急,让我们惊心动魄。


     太鲁阁国家公园横跨花莲、南投、台中三县,是台湾第二大公园,由一连串的景观组成,尤以幽深的峡谷闻名遐迩。太鲁阁是高山族语,即山峦绵延之意。我虽没到过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也没去过埃塞俄比亚的东非大裂谷,想象不出这些峡谷有多么的惊世骇俗,但是太鲁阁却让我领略到了峡谷的雄奇与险峻。


     车过燕子口便峰回路转,险象环生。我们沿立雾溪逆流而上,山势陡峭嶙峋,水流急湍咆哮,一条在崖际凿出的山间公路蜿蜒曲折,斗折蛇行。雨不知什么时候淅沥地下了起来,山间的雾气飘浮不定,诡秘莫测。忽倏间,天色暗了下来,我们在忽明忽暗中小心地行驶,已全然体会不到燕鸣啾啾飞燕鸣谷那种恬静和幽谧了。


     九曲洞是太鲁阁的精华所在,有如肠之回,如河之曲之称。我们先乘车到洞的尽头,再沿人车分流的步道折回。步道由一连串的山间隧道组成,隧道有封闭完整的,也有半封闭的,随形就势。由于刚下过雨,水滴从隧道的岩石缝隙中渗出,滴答往下落,我们全然不顾,已经完全被面前的奇异景观慑住了。


     横向连绵的山体壁立千仞,陡直雄奇,裸露的大理石岩棱角分明,刀削一般,纹理清晰,灰白相杂,越往下看越有纵深感和神秘感。石间裂隙,杂生树木,似点染一般,顽强地生长着。谷底水流翻滚奔腾,声吼如雷。可能是夹杂着大量结晶石灰岩成份,水色灰暗浑浊,与山体色融为一体。水顺势而下,山依水而立。这里,水作刀,切出了险峻雄伟;石为料,呈现着深邃壮丽,完全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造化。


     太鲁阁峡谷的形成是有其成因的。二亿五千年前,由于地壳板块运动,这里形成了以碳酸钙为主要成分的海洋生物遗骸,受上部岩层压力胶结和再结晶作用,成为石灰岩,而后石灰岩再经变质作用而成大理石。大理石岩再经千万年的地壳隆起,河流下切和沉积而形成了峡谷。


     峡谷的形成体现了大自然的神奇威力,而中横公路的修建则体现了人工的伟大创造。我们步行到九曲洞的尽头,便见到了长春祠长春祠是为纪念半个世纪前,在修建这条公路中而殉职的200多名荣民而建的祠堂。长春祠紧临溪崖,黄白相间的祠堂旁是一蓝一黄两个亭子,在绿树掩映中显得格外显眼,居中的蓝亭前面是一座白桥,从桥孔下涌出一帘瀑布,洁白如练,溅若银珠,汇入到立雾溪中……


     王安石在《游褒禅山记》中感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太鲁阁是大自然的杰作,可是我想,倘若没有中横公路的贯通,我们是无论如何也见不到如此景观的。我们在感喟大自然恩赐的同时,也惊叹人所创造的奇迹。


     得山水清气,极天地大观,太鲁阁震撼了我,也感动了我。  (孙维林)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