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台属网上撰文真情悼念逝去的台胞大伯

2007-04-09 13:05:10
华夏经纬网

47,辽宁省东港市一位台属,在《东港网》上撰文,真情悼念逝去的台胞大伯。现将该文撷录于下,以飨读者——

 

    “一位八十多岁的长者——丈夫的大伯(我该称其大伯)在2006年去世,当时由于工作的关系我没能去给他送葬,感到有点遗憾。今天恰逢清明时节写一篇文章表达一下对大伯的追思。

 

大伯是个经历了生和死的特殊老人,他一生没有结婚。他是经历了几十年的漂泊后从台湾归来的命运坎坷的老人。大伯的家住在东港的海边上,是个鱼米之乡。大伯在21岁的时候同村里的几个年轻人一起参军,与家里失去了联系,从此就杳无音信。后来,一个同去的老乡告诉奶奶婆说大伯让炮炸死了,奶奶婆想大伯天天流泪,最后两眼失明了。从此凡是认识大伯的人都认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几十年,最后奶奶婆带着思念离开了人世。后来我丈夫有病,大小医院走遍了得不到确诊和医治。婆婆着急就在乡间找个能看事的人看,说家有横死的需要在祖坟茔地修个坟,人们自然就想到了大伯是死在战场上,所以我们就给大伯建了一个衣冠坟。时间在平淡中悄悄的划过,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当家族人已经忘却了大伯的时候,一封台湾寻亲的来信,经历了戏剧性的机缘巧合转到了公公的手中,信中附有照片,并简单的叙述了当年离家的过程等,并说他现在生活在台湾,照片上的人让家里人想到了死去的奶奶婆,相片上的人太像奶奶婆了,一家人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几经通信联系,最后确定就是我们的亲人了,1997年大伯踏上了回家的路。

 

大伯讲,在台湾他同许许多多老兵一样,终身没有结婚。他们生活在老人院里,思念着家中的父老乡亲,想着回家的路,云山阻断,崎岖漫长,从此他在离愁别恨中煎熬;叶落归根这些老兵无时无刻的不在盘算着回家的归期,大伯也不例外。大伯回到了生养他的家乡,走时生龙活虎的小伙子回来已是步履蹒跚的台湾老兵,令人好伤感啊!大伯说在台湾有许多的‘孤家寡人’的单身老兵,他们都企盼着叶落归根。对于这些已日薄西山的台湾老兵而言,故乡往事的记忆并未被岁月消磨殆尽,反而清晰如昨。当时大伯谈起过去,就发出了一阵阵的无奈与感伤。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这是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名篇,用来形容大伯的归来是最贴切不过了。误认为作古的大伯又活转过来,他的兄弟姐妹们高兴,侄孙们更高兴的围在左右尽孝,照顾着老人安度晚年。

 

现在老人已驾鹤归去,落叶终于归了根了,他可以到天堂去同那里的亲人见面了,我祝大伯天堂里有快乐,同天堂里的亲人幸福的团聚。”(孙晓红)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