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岛槟榔

2007-06-06 11:08:16
华夏经纬网

五月,飞赴台湾,正是宝岛入夏之时。台湾岛状如卧鱼,中部绵延耸立的高山如同背鳍;苍郁的树木、香馥的花草、碧嫩的农田,则如丰满的鳞羽,把岛屿装点得绿意葱茏,如诗如画,静卧在太平洋西岸。

 

在岛上考察经济发展与合作中,我们接触到的工商界、文化界人士,心向祖国、向往统一,亲切的话语、同源的菜系、遍地地孔圣儒教,彰显华夏文化,同大陆无异,排开人为阻隔,凝聚成骨肉亲情。台湾各界对来自祖国大陆客人的真诚和热情,感人至深,令人难忘。在观光考察中,有关人士引导我们参观日月潭、阿里山、垦丁自然保护区、太鲁格峡谷等胜地,使我感受到浸染成绿色的锦绣大千,领略到太平洋滨岛的遍地宝藏,品味到高山雨前茶的沁人醇香,观赏到具有山野气息的岭原舞蹈。总的体味我由衷地归纳为一句话:台湾真是一个宝岛!

 

对北方人来说,我最感触的是环岛种植的槟榔树,令人觉得新奇而奥秘。那树无枝无杈,一副亭亭玉立的身形,光亮挺直的树干,十数片柔嫩媚秀的扇叶,叶脉下缀着亮碧的小果粒,似椰子树而比之娇小,简直是万绿丛中的美少年。我指着槟榔树问陪同人员:“椰子树有大有小吗?”主人笑着回答说:“那不是椰子树,是台湾槟榔。”

 

没想到台湾有那么多的槟榔树。我们从台北出发环岛而行,1800多公里的行程中,无论是田园平畴,还是高山深谷,都有槟榔林在迎送人们。平地沃土,茁壮的槟榔林随风摇动,煞有阵势;河谷渠畔,成片槟榔田怡然成长,生机旺盛;一两千米的高山坡地,昂扬的槟榔树爬山越岭,上接云端。在台中地区的肥腴地带,槟林密集,迤迤逦逦,不见边沿,无有尽头,简直是“田园皆扇叶,是处有槟榔”。

 

在骋怀悦目的旅行中,一日来到台中地界,这里山野田园尽为槟榔渊薮。车行经过南投县槟树环绕的县镇。镇子人口不太多,但店铺鳞比,最醒目的是槟榔卖店,隔三五十米就有一间。每个小店十几平方米,倚门一位妙龄女郎,着三点式小装,招呼客人。陪同我们的台湾友人下车进了一个店,买来一盒包装精美的口食槟榔,热情地招呼大家说:“各位不是打听槟榔的事吗,请先口尝。吃槟榔只可反复口嚼,不能吃下去。”我依法含嘴一粒,咀嚼起来。乍嚼似是一股薄荷香,继而有点麻辣烫的味道,再嚼下去则回肠荡气,有难以名状的清凉直灌脑际。同行的东北人交换体会,有说清香可口的,有说挺不错的,也有说味道怪不习惯的,共同的感觉是槟榔有亚热带水果的基调味,可能南方人会更熟悉它喜欢它。

 

历经时日,连访问带查找资料,我对槟榔有了更多的了解。大凡世上一物的衍生发展,都有其必然的主客观因素。台湾流行绿槟榔由来已久,是由功用、民俗、市场多因素所致。

 

考古发现2000多年前台湾居民因咀嚼槟榔而引起牙齿磨损的情况,说明其先民们早就酷爱槟榔。台湾等亚热带高山地区潮湿溽热,缺医少药,瘴气流行,槟榔有发热驱瘴、消食醒酒、驱虫祛痰的功效,老百姓把它作为不可缺少的保健药物。史书记载说:“其地多瘴,山谷产槟榔,以老叶蛤灰纳其中而食之,谓之可以化食御瘴。”据槟农介绍,明末清初,大量内地人来台垦殖,不服水土,疫病流行,就是靠服用槟榔保住了许多人的生命。《本草纲目》等许多医书都有关于槟榔入药及功能的说明,槟榔果是我国南药宝库中是重要一味。随着医学的进步发达,槟榔的医药作用相对弱化,异化成了地区性的具有特殊功能的绿色口香糖。槟榔含有槟榔碱和鞣酸,可以激励交感神经,反复嚼食,能达到提神爽气的效果。我国宋代著名文学家苏轼曾用“红潮登颊醉槟榔”的诗句,来描述人们嚼食槟榔的情景。在台湾,不唯原住民喜食槟榔,士农工商皆有“槟榔族”。特别是老年人、体力劳动者,食用者的比例更高些。劳动疲惫,腰酸腿痛,嚼食槟榔,可以爽神,相当一部分人已离不开槟榔。

 

台湾的槟榔热也来自于民俗。自明清以来,台湾槟榔便以爱情的象征介入婚庆之中,至今仍是台湾中南部婚俗的一部分。台南有“槟榔座”的习俗,男女青年相恋,男方用槟榔(每座4枚)作聘,女方家长若同意结亲,就收下写着“两性和婚”的一座,退还另一座。成婚之日,新娘要捧槟榔到男方家认亲叫担槟榔。在台湾民间,槟榔也是财富的象征。在历史的演进中所形成的槟榔崇尚,成为台湾民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以至被有些人称之为“槟榔文化”。

 

由于民俗崇尚和广泛的实用价值,形成了巨大的市场需求和槟榔产业链。据有关分析,每亩槟榔种植收益相当于其他农作物的3倍,全岛总种植面积达5.3万公顷。台中地区出现了许多专业村镇。种植、采摘、加工、包装、销售都成专业化。原材料配方日益多元化。食用槟榔的添加剂不断改善口味,适应大众。我们访问的一位台商,聘用一位自美国回来的酒专家,开发出槟榔酒。在接待我们时他拿出包装精美的尚未公开上市的槟榔酒来款待我们,饮后感到酒香和槟榔的清醇浑然一体,举座喝彩,都认为这着实为槟榔画卷增添了美妙的一笔。槟榔销售业的竞争空前剧烈。大小城市,都满布销售点,槟榔业是台湾一项重要产业,全台湾花在购买槟榔上的费用每天约需3亿台币,槟榔被称之为“绿宝石”。

 

有利于人们的事物总会为更多的人所赏识。我国南方沿海一些地区条件适宜,古来就有种食槟榔的习惯,留下许多有关槟榔的传说、故事和大量诗词。广东、福建、云南一些群众至今也喜欢食槟榔。适应这一需要,台湾槟榔在零关税的导引下,空运到金门再由快艇运往泉州等地。这一新形势,为台湾槟榔业的发展和百姓收入注入了福祉,两岸人民在同唱脍炙人口的《采槟榔》,“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槟榔成为加强两岸物质文化交流的使者。(周玉)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