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艺人凌峰在大连畅谈人生经历

2007-06-13 13:23:25
华夏经纬网

17年前,央视春节晚会,一首《小丑》让我们记住了一位脑袋上寸草不生、脸庞上写满沧桑的台湾艺人凌峰。十几年过去,凌峰已娶了大陆妻、生了宝贝女并在老家青岛扎根、定居。同时,他也完成了自己角色的转变,不再是单单的艺人,而成了大学客座教授、云游四方的文化使者,过上了闲云野鹤般的随性生活。  

 

凌峰向记者说起了《小丑》背后的往事及在大陆生活近二十年的幸福时光。 


       
凌峰最初是以歌手的身份进入台湾演艺圈的。唱了很久,凌峰一直不红,远不如孙情大哥、张魁小弟般在舞台上一呼百应,与大哥张帝更是无法比肩。于是,凌峰改去做主持人,没想到,一副丑脸、一张利嘴却迅速得到台湾观众的认可。他与张帝、张魁三人做的节目《神仙·老虎·狗》(张帝——神仙、凌峰——老虎、张魁——狗)成了台湾收视率最高的节目。当时台湾正处在一个转型期,很多人心里很压抑。可能是我的所言加上我的长相让民众有了一个宣泄方式,所以我红了。不过,那也是我自己经过了多少的磨练和多少的眼泪才能站在那里的。在主持界的走红,让凌峰在歌坛上也蹿红起来,他的闽南语歌曲《出外人》成了当时在台湾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也理所当然地成了凌峰的代表作。 

 

   凌峰还称,要是费翔晚两年到大陆,那他一定会把另一位兄弟高凌风的歌《冬天里的一把火》也拿到春晚上演唱,那样,在大陆唱红一把火的人就该是我了。凌峰眯缝着小眼,开心的说着、笑着。 


     
好兄弟孙情都做生意了,你没往这方面打算打算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凌峰很释然。孙情有这方面的才能,而我只想过很随意的生活。我现在大部分时间在各地云游,在上海的同济大学、青岛的几所大学和国内许多所大学里当客座教授,每年还要在全国各地为大学生做报告,还要参加央视等一些电视台节目的录制。现在,我唱歌已经成了玩票,不是主业了。” 


      “
太太忙什么呢?女儿还好吧?当记者把话题转向家庭时,像所有的幸福男人一样,凌峰用高出八度的声音讲了起来。太太忙着给电视台做节目,她做得非常好,偶尔还拍拍广告。小女儿比她妈还要好。才14岁,就已经长到17了,在北京舞蹈学院学芭蕾,比她妈更有舞蹈天赋,又聪明、又漂亮。上次高凌风见到我女儿时,都傻掉了,连夸我女儿太出色了。说这些时,凌峰的脸上放着光,声音自豪得让人嫉妒。(李延华)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