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评书王田连元 台北倾倒一片

2007-07-18 13:10:20
华夏经纬网

初夏时节,叶绿花红。在这滚烫的日子,台北迎来一位熟悉又陌生的客人——评书表演艺术家田连元。

 

说熟悉,田连元的评书风靡华夏,名振海外;说陌生,台湾观众对大陆的京剧、相声相对了解,对评书却知之甚少。田连元此前从未踏上过宝岛的土地,台湾人也从无缘领略过田连元的风采。

 

越海东飞,田连元还直门儿担心呢——上台湾说评书,行吗?

 

结果却出乎意料。他一登台、一亮相,立刻好评如潮,轰动台北。他的节目导演开始安排压轴,第二天就让他压大轴了。台湾《中国时报》竟在“影艺新闻”版头题位置“编导打拳挥刀都行”的引题下做出了通栏标题:“立体评书王田连元说得绝妙演得更棒”。而此后的演出、讲学,田连元每到一处,得到的除了掌声还是掌声。

 

说起这次台湾之行,田连元一直莫名其妙:正在家中坐呢,突然接到台湾台北曲艺团发来了邀请函,邀请他425513赴台讲学并参加台湾两岸说唱艺术交流活动。而自己与台湾台北曲艺团从无瓜葛,上至团长下至演员无一人熟悉,怎会有此殊荣了呢?

 

其实答案明摆着,你是星、你是腕儿,你是山城人民艺术家、你是中国评书王,你开中国电视评书先河,为了听你的《杨家将》曾造成万人空巷。不请你请谁?

 

田连元虽是首次到台湾说评书,而台湾媒体、观众的热情却表现得异乎寻常。

 

田连元在台北还没坐稳呢,当地的《中国时报》、《申报》、《联合报》就如火如荼地炒起来了:“近年怀旧风复苏,许多人专程飞到北京,穿龙袍拍照,上老舍茶馆喝茶看曲艺。但是台北曲艺团团长郭志杰说,体验复古味可不必出台。他们在红楼剧场重现50年前书场氛围。‘台北大碗茶’除主力演员林文彬、刘增锴排练新段外,民歌手张士能演唱多首动听的民谣,压轴特邀大陆国宝经评书演员田连元演出代表作《杨家将》,展现立体评书绝活。”

 

称田连元为立体评书,因为台湾对评书有自己的诠释:“评书是说唱艺术的一类,台湾又称为讲古,表演者除了故事主述、角色出入外,还须对内容加以评论解释。”所以田连元刚刚谢幕,报纸就撰文称赞其《田连元来台说书“一人演百”》。何谓“一人演百”?就是说他集编导演于一身,短短几分钟内,一人分饰好几个角色。在说《杨志卖刀》时,他时而刚强正直,时而酩酊大醉,进入剧情打斗高潮时,60多岁的他竟打拳、劈掌、挥刀、回旋踢腿,说来就来,令观众惊吧连连。在表演“纪晓岚”的段子时,观众随着他的话语所至,眼前浮现出故事画面,如身临其境。田连元自己也说“评书的声音表情、肢体表演乃至眼神缺一不可”。难怪从新竹专程北上来看田连元演出的小姐这样评价:看田连元的评书“一面笑得满地找牙,一面被其艺术深刻性感动得想哭。”网友也用东北话跟贴:“先生说的很好,入情入理,策划功力很深,表演能力贼拉强。”在母亲节那天,一位96岁的母亲在儿女的搀扶下来看他的演出,对他的表演赞不绝口。

 

在台湾期间,田连元除了在舞台上表演自如,出尽风头,还在大学里口若悬河,倾倒一片。他受邀到台湾艺术大学、台北教育大学等地讲学,讲了评书的发展、历代著名艺人及其代表作,讲评书与古典文学的关系、评书表演的特征,讲自己的评书表演与创作观;并到中央大学、台湾东海大学、台湾开南大学和台湾传统艺术中心等地演出。他的讲学和演出让那些评书迷、大学生为之陶醉,为之赞叹,围着他签名,缠着他合影。台北教育大学语文与创作学系系主任林于弘还给他颁发了感谢状:“兹感谢田连元老师莅临本系担任专题演讲之主讲人,讲题‘久违了!评书!’使本系学生获益良多,特颁此状,以致谢忱。”台湾的《联合报》更是将他和易中天PK,专门在“田、易两人比一比”的栏题下,刊登了他们各自的照片,对他俩评说的文字也平分秋色。说他俩不仅形象相似,而易中天在央视“百家讲坛”节目讲历史的方式,早被指为有如说书。但田连元认为,易中天虽称自己没听过评书,但确实表现出评书风格。“但易中天毕竟是学者,表演成分低。题材上,易中天通常以人物为主,讲的是史料;评书则跟着历史走,强调人物细节、动作刻画,且加入许多野史。”台湾的中视为他播了新闻,汉声广播电台等也对他进行了专访直播。

 

田连元出身于曲艺世家,从7岁开始登台,半个多世纪的演出生涯让他体验到,评书形式上看来简单,内涵却深奥。田连元说,评书与其他艺术家不同,例如歌星,也许只凭一首歌就红几十年;例如戏剧演员,只要专心演好一个角色即可,但评书演员不可能永远用一样的表情,说一样的段子,因此,评书是永远在创作的工作。

 

在台北的演出,人们对他的评价相当的高,《中华时报》记者陈淑英在报道中说:“田连元表演特色独具一格,他不止是‘说’故事,而是把故事‘演’出来。田连元有一个比别人用功的地方,就是考证。他举例说好比古书上会提到用白酒解渴,他说如果是60度的纯酒还得了,经过他考证,知道明代以前的酒不是蒸馏酒,有点像现代的啤酒,喝了不会太醉。因为有这样的认识,也就影响到他对人物的诠释比一般演员精致。

 

田连元在台北说评书,火了!

 

田连元的高超演技,田连元的德艺双馨,让他走到哪里都会得到“立体评书王”、“天才艺术家”的赞誉,而田连元却调侃着说:“千万不要随便叫什么王、什么艺术家的,因为到‘家’就睡着了。”

 

“闹中春意静中参,一角红楼倚碧潭。花影桨声人小立,恍如身在旧江南。”演出间隙,与台湾艺人林文彬等在日月潭游览,作客他乡的田连元不由想起上世纪60年代黄杰老人的诗。是啊,人在大陆,怀想隔海陌生的日月潭;站在日月潭边,又情不自禁忆念家乡的好风景。中华民族是一个整体,台湾——大陆本是一家啊,不该分隔,不该断裂。在台湾,他出入餐馆,徜徉街头,与一些老人交谈,一次次感受到台湾同胞的思乡情结。我们共同呼吸于绵邈博厚的文化传统,有如生活在空气阳光里。

 

田连元的这次赴台,对于推广中国传统评书艺术,拓展台湾民众评书艺术视野,活跃台湾评书艺术,提高台湾民众对祖国大陆评书艺术的欣赏力必会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对增进海峡两岸同胞情谊,促进两岸文化艺术的交流会有着不可低估的重要意义。正像著名作家柯灵说的,终有一天我们会为“海峡两岸——大陆、台湾”一词正名,改为简单明了的“我们中国”,我们是血肉相连的整体!(孙承)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