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台商故事》讲述沈阳台商梳子王

2007-08-07 10:51:12
华夏经纬网

图:1梳子王的故事

    7月28日,中央电视台第4频道,《台商故事》播放了对沈阳台商王作敏先生的专题采访。王作敏先生是在沈资深台商,现任沈阳台商副会长,经营着沈阳冠品木器公司,专业生产高品质木质发梳。王作敏先生初到沈阳时、人地两生,但是在市区两级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其本人的不断努力下,沈阳冠品木器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不断成长,书写传奇发展史。前年,王作敏先生一家人还作为台胞代表,参加了辽宁省沈阳市纪念“九一八”撞钟警世活动。

    王作敏先生在沈阳的投资兴业历程,引起了央视《台商故事》关注。7月上旬,该栏目摄制组专程来沈采访。现将该节目文字内容报道如下:

    您能想得到吗? 这么多的不同绚丽的发型,居然都是用不同大小的发梳做出来的。在许多人的眼里,梳子给人的印象大多是平面的,直板的齿梳,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审美观念的变化,梳子也变得五花八门。大的小的,圆的扁的。木头的 塑料的。价格也从几元人民币到几十元人民币不等。然而,记者在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家梳子工厂里看到了几乎接近天价的发梳。

    采访:(现场采访)王作敏:你看这种小梳子,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起眼。但是呢这个梳子呢在美国零售市场可以卖五六十、六七十美金。

    六十、七十美元一把发梳,这要是换成人民币那就是500元到600元。为什么这么小的一把发梳会卖得着如此昂贵呢?奥妙全部都在这些梳子齿上。这些梳子齿用手摸起来,比用其他原料做成的梳子齿还要硬,而且弹性好,不易折断。再仔细一看,这些梳子齿居然都是用动物的毛发做成的。这家工厂的主人告诉记者,这些发梳齿都是用猪颈后面的毛做成的。这些毛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猪鬃。

    采访:(现场采访)

    一般这种梳子它要求猪鬃是怎么样的呢,每一根猪鬃都要达到0.4毫米。要达到这个硬度才行,这个直径才能用在这上面。我这一个,一大把猪鬃,这个毛里面呢,我大概就能选出做一只的量。选这个最起码要两天,一根一根的选,选够0.4毫米的,我才把它选出来做这个。所以它贵是有原因的,另外再加上行销商他们自己的包装,所以在店里面都要花六七十块钱美金买这么一只梳子。

    猪鬃是生长在猪的后颈上的鬃毛,毛粗又长。别看猪鬃不起眼,它的价格却相当的高。一公斤的猪鬃,在目前的市场售价就要在280元到300元人民币之间。懂得猪鬃的人都管它叫黑金。早在20世纪70年代,在欧美的许多家庭中,许多人就以拥有一把用猪鬃做成的发梳为荣。因为用猪鬃做成的发梳,不但美观实用。而且,对人的头发还起到很好的保护发质,防止静电的作用。

    采访:

    王作敏:尤其欧美他们对这个猪鬃非常重视,因为猪鬃它是动物的鬃毛,对梳理头发它有很多的优点。第一个梳理头发的时候,比较梳理的好。第二个它又起到一个按摩的作用。还有一个就是你经常用这个猪鬃梳子梳头发的话,头发会光亮。

    用猪鬃做成的发梳除了有很多的保健功能外,不同大小,不同型号的发梳还可以做出许多不一样的发式。而且,许多的好莱坞明星们,都选用猪鬃做成的发梳,来做出各种发型引领潮流。并且,在欧美国家中,几乎每一户家庭都拥有一把用猪鬃做成的发梳。因此,这种用猪鬃做成的发梳,在国际市场上的销量非常的大。早在40年前,这家工厂的主人王作敏就已经发现了,用猪鬃为原料生产的发梳的市场潜力很大。那时,还在台湾从事美容美发产品贸易商的王作敏,经常到世界各地参加美容美发产品的展销会。当他看到各种精美发梳的时候,便萌生了,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发梳工厂的冲动。

    采访:

    王作敏:不止一次,因为有的时候你会看到他们做的东西,真的太漂亮了。自己感觉说,像这种东西能在台湾做的话,不知道该多好。

    可是,要想在台湾开办一家工厂,对于那时的王作敏来说是相当困难的。他除了要支付高昂的土地费用外,还要建厂房,买设备。并且,支付台湾工人的工资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王作敏想要拥有一家自己的发梳工厂的梦想始终无法实现。直到1993年,王作敏才真正的看到了希望。

    1993年,一直作为贸易商的王作敏,在辽宁省的沈阳市建立了一家木器工厂,这是他第一次拥有一家自己的工厂,然而就在开业的第一天,王作敏就遇到一件棘手的事情。

    采访

    王作敏:我以前差不多十几年的时间,我都在各种梳子工厂,几乎每天都在这些工厂里。我认为对这些机器,我应该有了解。等到我把机器从台湾进口来了以后,我才发觉我找不到一个木工,一个做木器的人,能来运转这部机器。所以这个时候呢,我就发觉问题很大。

    解说:

    设备和工人都有了,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操作这些机器。这对于王作敏来说,岂不是等于一座空厂。而此时的200多万元人民币,已经投入到工厂里面了,要想退出那是不可能了。情急之下,王作敏只得向台湾的同行寻求帮助。

    采访:

    王作敏:他们就跟我讲,你来跟我学吧,你学完以后,你再回去教他们(工人)。所以我这个时候就开始一个是木柄、木把。另外第二个是油漆,第三个是植毛,要把毛植在木柄上。一个一个开始我在台湾学,学完了以后,我就回来教给这里的工人。

    为了能让自己的工厂运转起来,已经是50多岁的王作敏,平均每个月都要往返于台湾和大陆之间,去学习如何操作机器。在朋友的工厂,王作敏亲自操作学习如何使用机器。学会了就赶紧跑回沈阳教给自己的工人。即使回到台湾,王作敏也很少回到家里看看自己的亲人。对于那段时间王作敏的女儿王嘉琳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采访:

    王作敏女儿王嘉琳:他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到后来,我们可能有时候三四个月,我们才能见面一次,每次见面的时间都很短。他回去可能也就顶多就是一个礼拜、十天。一年加起来,除了过年那段时间,我们可以比较常见面以外,见面的时间很少。

    经过一年多的培训和训练,王作敏的工厂终于可以生产了,这次王作敏高兴了,因为它的工厂终于可以运转起来了。可是,就在王作敏准备大批量接受订单生产发梳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采访:

    王作敏:有一次我接了一个定单,是200打的,2400只的梳子。我就买了四个立方米的木材以后,我就准备来做这个200打的定单。

    对于王作敏来说,他所买得这4立方米的木料,足足可以生产1万8千只发梳。这对于所需要生产的2400只发梳来说是绰绰有余。并且,这笔定单一但做成,王作敏就能赚到6万4千多人民币的效益。可是谁能想到,王作敏的一次台湾之行,这些木料却不翼而飞了。(加空镜,木料被拿走)

    采访:王作敏

    等到我从台湾待了一个半月回来以后,我看见四个立方米的木材都没了。

    但是木柄也没有,寥寥无几,四个立方米可以做一万多只梳子,我回来了以后,就剩一些次品,剩了一点。木头到哪里去了,不知道。问谁,谁都不敢讲。

    王作敏知道,在他离开工厂的那段时间里,工厂一定是出现了一些状况。可问题到底出在哪呢。然而,对于王作敏来说,找出这些问题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他所首要解决的是找到这些木料,没有木料这2400把梳子就不能按时交货,不能交货,王作敏要就按原定的销售价格双倍赔偿给客户。这样一来,王作敏的损失就会更大。可是上哪里去找这些木料呢。就在王作敏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空镜找到次品)

    采访:

    王作敏:我记得我走的时候,曾经买了两吨的煤,我发觉这个煤还剩的不少,我发觉车间里面有炉子。然后我到炉边我把炉盖打开以后,看看那炉子里面烧的不是煤,因为煤会有煤渣,看的很清楚。而是木材烧完了那个木灰。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不烧煤,烧木头。他说边角料都打出来,没有用的,那就烧了吧,总归要处理。我慢慢想这四个立方米的木材,只做出了一千多把梳子,剩下那一些可能大概就烧火了。(中间插火烧的画面)

    疏于管理这让王作敏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大量的次品被烧毁,王作敏的心跟针扎得一样疼。

    采访:

    王作敏:因为好不容易凑了钱买了四个立方米的木头,自己以为这个可以做一千五百打,一万八千只梳子,结果做了两千只都不到,木头就没有了。那种所谓的北方话说叫揪心的痛。

    心痛是一方面,可对于王作敏来说,不能按时交货那才是更让人痛心的。没办法,王作敏只好再购买木料继续生产剩余的发梳。可是,离交货的日期是越来越近,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继续生产了。情急之下,王作敏只得高价去台湾购买成品,以保证按时交货。然而,手上资金已经被工厂生产所消耗得几乎所剩无几。没有办法,王作敏只得跑回台湾去筹集资金。

    采访:

    王作敏:就是回家去再看看哪里还有钱,当时我记得台湾那时候股票很盛的时候,没有钱卖两张股票,我甚至把我自己在我名下的两个小房子,我都卖了,拿来。所以往后的那几年,家里有点不太高兴,只要我一回去,就要钱。

    采访:王作敏女儿王嘉琳:其实我那时候会觉得爸爸很自私,我会觉得他,因为那个时候,其实妈妈在台湾也很辛苦,她必须一个人扛起所有家里的事情。我们就觉得说爸爸应该可以适可而止,那时候只是很单纯觉得说,你应该要多为我们想一想,要多为妈妈想一想。

    可那时候的王作敏,已经顾不上家人的责难了,他满脑子想的是如何能按时完成这2400只发梳。经过近一个多月的努力,王作敏终于完成了这2400只发梳的定单。这次的木料风波让王作敏意识到,没有合理的管理和高质量的产品,这对于他来说,是等于拿钱往黑洞里丢。

    采访:

    王作敏:我是一个做贸易的,从贸易跳出来,要搞一个工厂。虽然自己对这个产品很了解,但是实际到生产的时候,你就会发觉到种种的问题,会缠绕着你。每一个小节你都会发觉有很大的问题。

    为了能提高工厂的管理水平和发梳的产品质量,王作敏真的是费尽了心思。为了验证自己到底有没有决心把工厂办好,王作敏居然把抽了几十年的烟都戒掉了。

    采访:

    王作敏:我为了要测试一下我自己的决心有多大,我自己讲,我说我自己在想,我先把烟戒了,我能戒掉烟,就表示我有这个决心来经营工厂。所以那年的某一天,我突然就不抽烟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王作敏一门心思地扑在自己的工厂上面。经过不懈的努力,王作敏的工厂终于可以成批量的生产发梳了。并且产品的和合格率也大幅度的提升。国外的订单也一张接一张的到来。 可是这些对于王作敏来说,这也只是他漫漫征程的一步。因为他知道,作为生产发梳的制造业来说,如果想在国际市场上不被淘汰,那就要不断的推陈出新。

    采访:

    王作敏:大家都会碰到的一句话,What is new?你有什么好的东西。你有什么新的东西。你要是两年、三年卖的还是那个东西,第四年他就不会到你摊位来了。因为他觉得浪费他的时间,到你这里看不到新的东西。

    自从1994年底,王作敏生产出自己的产品后,他的定单就持续不断。然而,就在1999年的3月12号,王作敏突然收到了一份从美国发来的传真。这份传真的内容让王作敏大吃一惊。原来,这是王作敏的一位美国客户发来的,他希望王作敏能够为他生产出一款巨型发梳。

    现场采访:王作敏:

    要我做一个五英寸大的梳子。他也没有讲说是怎么样做,也没有图纸给我,就告诉我,你给我做一个五英寸大的梳子。我这里有一个尺,这是六英寸的尺,五英寸就是这里,大概这么大。所以这个也是一样,当时的梳子,最大最大的梳子是这么大。一般我们用的梳子大概就是这么大的,所以不成比例。

    这款巨型圆筒发梳的直径,居然是其他普通圆筒发梳直径的3倍大。可是,这么大的一把发梳到底能用来做些什么呢。原来,随着国际发型趋势的不断更新,国际上开始流行一种大波浪型的发式。众多的时尚明星们,为了追求更大的波浪发型,纷纷寻求更大的造型工具。可是 这种巨大发梳却没有一家工厂可以生产,于是,国外的贸易商便主动的找到王作敏,要求他来制作一把巨型圆筒梳。做这么大的一把圆筒梳,王作敏连想都没想过。更别说是去做了。于是,王作敏抱着试试看的太度,生产了一把,可当样品生产出来以后,王作敏被吓了一跳。

    采访王作敏:我慢慢量了一下以后,不得了。那一个木柄大概差不多有将近一公斤的重量。

    原来,王作敏所生产的发梳,手柄都是用木头做成的,如果要生产这么巨大的发梳,手柄自身的重量就要有一公斤重,一公斤的重量拿在手里一,两分钟都会让人觉得很重,那就更别想让美发师长时间的使用了。这样一来,一系列的难题都摆在了王作敏的面前。对于王作敏来说,如果想让美发师,能随意的使用这款巨型圆筒梳,王作敏首要解决的就是减轻发梳自身的重量。

    采访:

    王作敏:所以它一定要把这个重量减轻到最轻。怎么样来减轻到最轻,我就想出很多的一些方法。一个就是说我要把它镂空,我要把它中间完全把它弄出来,要旁边的除了植毛的地方之外,把它完全全部要镂空。

    然而,镂空普通的木料,钻头一下去,木料就碎掉了。没办法,为了却保手柄的的质量,王作敏选择了硬度比较大的枫木,重量减轻了,为了能达到更好的造型效果,王作敏还精选出上好的猪鬃与之相匹配。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这款巨型发梳终于在王作敏的手中诞生了

    这种一个是你可以梳的时候,有一个很个大的面积梳。另外我要想一个发型的话,我可以把它卷起来,这个就是一般板梳都没有办法达到的一个,完了以后,我再吹风,它这中间因为有洞,气体会流通的很顺畅。我也可以把它定型,作出一个大的波浪来。我只是这样示范一下,现在美发师他会很快的作出漂亮的发型。

    这款巨型圆筒发梳不但美观,而且还很实用,这让王作敏在发梳行业中名声大振,同时,王作敏也体会到,要想立于行业中不败的地位,那就要勇于创新,让自己永远处于领跑的地位。如今,已近古稀之年的王作敏希望以他的工厂为龙头,带动周边地区全面的发展,让大陆的东北地区成为发梳的生产基地。为了这一目标王作敏仍旧在继续的努力着。(CCTV4)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