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再"欺骗"妻子的成功男人

2007-10-11 00:59:53
华夏经纬网

2001825,星期六。台湾大成东北亚集团执行副总裁陈福狮一早起来就去公司加班。为了能让妻子多睡一会不被打扰,陈福狮出门前,悄悄地看了看妻子,然后把房门关上。可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眼的回眸,居然成为了他和妻子的最后的告别。

  陈福狮:我早上起来,洗完脸,吃过饭,然后就到公司去开会。开会到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看不到她下来。然后我就上楼。我们住在二楼。我上楼以后,她在床上睡,我想她生病了,我喊了她两声,她都没有应答。走进去,走到她身边的时候,让我很惊讶,等于说摇不醒,我就喊我们的同事来帮忙。那时候就把她送到炮台的医院,那时候才抢救,抢救已经…后来医生跟我说她死了。我那时候真的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怎么会这样呢?我那时候就认为这个医生可能弄错了,她不会的。后来我把她转到另外一家医院去,也是没有办法。我还是不相信她就这样走了。后来再送到大连的医科大学医院,还是没有办法。

  妻子的离去,陈福狮的身心似乎被彻底的击垮了。孤独的陈福狮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床边,手捧着妻子的照片,他万万没有想到,本以为能和妻子在大连快快乐乐地生活,能领着妻子去看看祖国的山山水水,可是这一切,他都无法实现了,在他的心里留下的,只有对妻子无限的哀思和愧疚。到底是什么让陈福狮觉得如此愧对妻子黄孟云呢?我们的故事还要从陈福狮刚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说起。

  陈福狮步入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是当一名普普通通的饲料推销员。工资只有4800元新台币,相当于1200元人民币。这在当时的台湾只能算是低收入阶层。可就是这1200元人民币,陈福狮不仅要负担自己的生活费用,还要照顾没有工作的妻子。为了生活,陈福狮每天骑着摩托车,到农户家里去推销饲料。从早上六点一直干到晚上七点,陈福狮希望通过努力获得加薪的机会,来改善家庭的生活状况。

  采访陈福狮:薪水多了,当然能够改善家庭生活,因为我家里也没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什么横产,所以只能从工作中去学习,努力去工作,到了一定程度,公司一定会提拔我。

  然而,任凭陈福狮怎么推销饲料,他的销售业绩却丝毫没有长进,陈福狮不是没有努力,每次推销产品时,他都滔滔不绝地大谈饲料知识。可是,找他买饲料的人还是寥寥无几。陈福狮得到最多的,就是无情的拒绝。为什么付出这么多的努力,销售业绩却始终没有提高呢?在一次拜访客户的过程中,陈福狮才找到了答案。

  采访:陈福狮:所以我去到客户那边,就把我这个饲料管理的经验,防疫的经验,跟客户做一个沟通跟分享。我这年轻人比较爱说话,就不断的说。后来到一个时间,这个客户他就问了我说,先生,你养过鸡没有。我那时一下楞了,脑筋一片空白。我知道我说多了,而且又没有实践经验

  在当时的推销员中,绝大多数人都和陈福狮一样,从来没有养过鸡。推销饲料时只会生搬硬套书本上的知识。 “你养过鸡没有”。客户的一句话,深深地震动了陈福狮。做为一个推销鸡饲料的人,对养鸡一窍不通。凭什么让客户相信你。

  采访陈福狮:后来我回来以后,我就下定决心,自己要体验一下养鸡的经验。后来找我们两位同事,大家利用业余的时间去养鸡,我们租了一个养鸡厂,大约一千平方米,一批鸡可以养一万只。

  很快,陈福狮养鸡的事情就传开了,一名饲料推销员,不仅没有把饲料推销给客户,反而买了客户养的鸡。一时间,陈福狮成了一些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对于他人的冷嘲热讽,陈福狮并没有在意。白天他依旧正常上班,去推销饲料。靠那点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到了晚上,陈福狮便一头钻进鸡舍里,研究起如何养鸡。一干就是大半夜。家里的重担全压在了妻子黄孟云一个人身上。

  采访陈福狮:那时候我的太太身体不好,因为我太太小时候有先天性的心脏不好。她体重只有35公斤36公斤。其实我是算满狠心的,就把孩子等于说交给她管。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有点狠心。

  白天在公司工作,晚上进鸡舍养鸡。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陈福狮一干就是3年。通过养鸡,陈福狮学到了许多书本上没有的知识。也明白了许多和饲料相关的知识,说起养鸡,陈福狮甚至比一些专业的养鸡户还要精通。

  采访陈福狮:我们那时候也养过白鸡,也养过土鸡,大陆叫柴鸡,它的野性比较强,它比较好斗。那它的嘴巴又很尖,所以在小的时候,就必须把它的嘴,尖尖的地方把它,等于说把那个剪短,然后用这金属片,等于插电然后发红的金属片,然后一方面剪下去,一方面把它烙上,这样的话,它的嘴巴就不会这么尖。往后长大的时候,彼此之间就不会斗来斗去。

  陈福狮:要不然这个鸡的话,假设有一只鸡的背后被啄出血的话,会有其他的鸡攻击这一只鸡,那只鸡可能就会被攻击死掉了。因鸡对这种血的腥味,它会产生攻击的特性。

  渐渐地,陈福狮推销饲料成了一绝,只要他出马,很少有不成功的时候。许多的养鸡户都喜欢和他交流养鸡的经验,从他手上购买饲料,他们认为,从一个懂得养鸡的人手上买饲料,心里比较踏实。陈福狮的销售业绩有了明显的提高.成为了销售人员中的佼佼者,陈福狮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老板的赏识。很快他就被提升为饲料部门的主管。陈福狮从一名普通的员工变成了一个部门的管理者。职位提升了,陈福狮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很大的改善。但是陈福狮并没就此停下脚步,因为他知道,以自己的工作能力他可以做得更好,他在等待着一个机会。然而,陈福狮就是这样的幸运。幸运之神又向他射出了幸运箭。很快一个提升的机会摆在了陈福狮的面前。公司决定提升陈福狮为一家新建工厂的总经理。可是,公司却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他要到大陆工作。这个机会的到来让陈福狮的心情既兴奋又有些不安。

  采访:陈福狮:那公司既然指定我来,我觉得是对我一种肯定,所以我也觉得说,我可以学以致用,把过去10几年累积的这种经验,来这边刚好可以发挥我的所学的这个经验。所以我抱着一个非常兴奋的心情,不过我话说回来,还没有回到家之前,我心里毛毛的,到底家里能不能同意。

  陈福狮的这种忧虑不是没道理的。从养鸡到升为部门的主管,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而妻子的身体情况,两个孩子的学习和生活情况。陈福狮都很少过问。

  采访陈福狮:我的孩子成长的过程中,我早出晚归,回去的时候孩子已经睡觉了,出门的时候,这个孩子还在睡觉。所以只能在床上看看,每天长多长,一段时间长多长,不是看着长多高了。

  所有的这些事情,让陈福狮觉得他对妻子和孩子的愧欠,实在是太多太多。而另一方面,这么好的发展机会如果不能及时抓住,陈福狮不知道又要等多久才能实现他充分展示才能的梦想。也许,他就会只能停留在原地,再也不能向前了。思来想去,陈福狮决定,去大陆发展自己的事业。可是,这个总经理的职务一任就是4年,一年要有300多天在大陆,这些情况,他又该怎么去和妻子说呢?

  采访陈福狮:心里想说,跟太太讲说四年的话,肯定不同意,时间太长了,四年太长了。所以索性就是善意的谎言,反正这个人员随时可以做调整,就跟太太说两年。所以说她认为两年,不会太长,就同意了。

  在两年的时间里,陈福狮把一家不足80人的企业发展到近300人,年销售400万吨饲料的中型企业。当陈福狮到了兑现和妻子承诺的时候,他却并没有实现诺言,忙于事业的他又说了一次善意谎言。

  采访陈福狮:到两年快到的时候,我太太说两年到了,你要回来。我说好。到了以后,我就跟我太太再商量,我说这两年是打基础打好,打江山要坐,不如再等两年。

  两年又两年,陈福狮整整在大陆打拼了4年,此时的陈福狮已经是5家企业的总经理了,大陆广阔的发展空间,让陈福狮喜欢上了大陆,而且,他也意识到今后的事业发展,也必将会是在大陆。在他看来,只要再给他几年的时间,他把公司的规模再扩大一些,让公司平稳的步入轨道,他就可以把妻子接到大连,好好的补偿多年来对妻子的愧欠了。于是,陈福狮第三次骗了他的妻子。

  采访陈福狮:等到四年快到的时候,她跟我说,你这次可不能再延了,你要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我说好好。到了四年的时候,我又跟她再沟通。现在在这里形势一片大好,再过两年,我们那个小儿子,老大已经考上大学了,再过两年,小儿子上大学以后,你就可以来跟我一起住了。也是经过不断的沟通,不断的说好话。后来她也同意我。

  从1990年到1996年,在这6年里,陈福狮把一个80人的企业发展到近万人,公司也从一家发展到了7家。涵盖了饲料生产,生鸡屠宰,鸡肉深加工等一条龙的产业。陈福狮的事业发展了,他也开始筹划起自己的生活,他设想着把妻子接到大连,安置好一个家,希望能领着妻子,游遍祖国的山山水水。让操劳了多年的妻子好好的休息一下。

  19968月,陈福狮把妻子从台湾接到了大连。这回陈福狮终于实现了对妻子的承诺。可是就在陈福狮为他和妻子的生活勾勒美好蓝图的时候,厄运却悄悄的降临到他的头上。

  自从陈福狮的妻子来到大连后,她也喜欢上了这座城市。陈福狮认为,这回他可以好好陪陪妻子,补偿多年来对妻子的愧欠之情了。可是,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陈福狮的预料。2001年的67号,陈福狮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他被告知,工厂所生产的销往日本的产品全部被退货了。

  采访陈福狮:那时候到67号,日本就片面的宣布,从68号开始,停止中国的禽肉,包括鸡肉、鸭肉出口到日本。这个时候我们就被波及了。我们那时候一个月出口两千多吨。从它68号停止进口,一直到88号恢复进口,这两个也的时间,我大概有四千多吨,在库的已经装船过去,但是还没有进关的这些货又返回来。我记得大概有4000多吨。

  陈福狮的企业出口到日本的这4000多吨鸡肉。足足可以装满40节火车车厢。然而,日本的这次单方面退货,这4000多吨鸡肉就要全部转为内销。出口转内销这几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出口到日本的鸡肉,大部分是经过深加工的去骨的鸡腿肉和鸡胸肉。这种鸡肉在2001年的时候大陆还很少有人问津。

  采访:陈福狮:那时候有些产品都是非常精致的,就是做过深加工的,比较高价值的,有到一吨2万元人民币。结果退回来以后,那一些产品就转为内销。当时的腿肉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外销日本。国内的这个去骨腿肉没有通路。而且这个产品都是按规格切好了,你现在卖给谁,谁也不见得要。

  除了这4000吨鸡肉数量上巨大以外,他们的价格也相当的高, 1吨鸡肉出口到日本能卖2万元人民币,这4000吨鸡肉和在一起,那就是8000万元人民币。8000万元人民币的损失,对于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如果损失这8000万元人民币,陈福狮在大陆的这些年的辛苦打拼就要付之东流。然而,这种事情并非人力所为就能改变的。对陈福狮来说,他只能把损失减少到最低,因为他是公司在大陆地区的最高管理者,这是他的责任和义务。

  采访陈福狮:碰到这种困难,我当然不能把员工扔下来。那时候员工将近一万人,我不能把他们扔下来,拍拍屁股回台湾。这样的话,你拍拍屁股回台湾,人家会笑你,与其回台湾,不如跳台湾海峡。

  这次的退货事件,让本来就很少顾及家里的陈福狮,又一次把妻子留在家中。而陈福狮为了能把这4000吨的鸡肉卖出去,几乎每天都工作近20个小时。困了他就在车上打个盹睡一觉,醒了就继续联络客户推销鸡肉。但是,不论陈福狮如何努力,4000吨的鸡肉还是只卖掉了80%。无奈之下,他只好做出了一个他最不愿做的决定,将剩余的鸡肉作为碎肉,卖给熟食品加工厂作为原料肉。

  陈福狮:就以这个碎肉的方式,卖给熟食品加工厂,那整个价差相当大,一吨差到一万块人民币以上。那整个损失,我记得那时候应该超过2000万人民币。

  解说:

  那一段时间里,陈福狮每天都为了公司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而贤惠的妻子为了让自己的丈夫安心的工作,并没有把患有严重心脏病的事情告诉陈福狮。其实,陈福狮隐隐约约感觉到妻子的心脏病变得有些严重,但公司的事情一直让他无暇顾及妻子,他想等这次的退货事件处理结束后,再领着妻子去医院作一次全面的检查。可是,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他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妻子。

  采访:陈福狮:那这种事情是不能接受的事实。所以我想说,那时候从这里捧着骨灰一直到台湾,到寺庙里安住,我儿子要捧,我说不用,这是我欠她的,我一定捧,一路上都是我捧。

  一天,两天,十天,二十天,陈福狮独自一人挣扎着,思索着。他想放弃职业经理人的事业,回台湾和两个孩子好好的过日子。但是,人不死不能复生,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他把对妻子的愧欠和爱,深深地埋藏在了心里。20019月的一天,陈福狮经过痛苦的挣扎后,终于又回到大陆,重新开始了他的职业经理人的生涯。因为,在他看来,作为职业经理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职业的责任感。

  采访陈福狮: 我觉得既然要来大陆这里闯荡,那本身就要有一种使命感,因为很多人跟着我们在走。我们不能丢下他们,这是一个道德,这是一种责任,也是一种职业使命。

  工作和生活中的创伤,使陈福狮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职业经理人工作上。如今的陈福狮更加成熟了,他的事业也一帆风顺。今天,在陈福狮和他的员工共同努力下,他所在的台湾大成集团,在大陆地区的子公司,已经由原来1990年的1家发展到今天25家,年销往国际市场的鸡肉达到2万吨,屠宰生鸡1.2亿只。年营业额也达到50亿元人民币。陈福狮成功了,可是陈福狮却说,他并没真正的成功。因为,他为了事业失去妻子。如果让他再选择一次,他会在照顾好家庭的前提下,再发展他的事业。只有把事业和家庭合理的兼顾起来,事业才会更成功,才能走得更远。(王京、铁岭市台办)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