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旅游届人士忆台湾朋友赠壶情缘

2007-10-31 00:56:04
华夏经纬网

    大连市旅游公司总经理李晓军家书柜里珍藏着10多把实用紫砂壶,其中有一把造型奇特的来自台湾一位朋友赠送的斜盖长嘴提弓壶,说起这段故事,还真情意绵绵,有滋有味呢。

    14年前,李先生从事外事旅游接待工作,在一次招待酒会上,结识了台湾屏东九鼎文化事业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阮信宏先生,他高高的个子,很魁梧,略胖的白脸挂着微笑,说话一板一眼,不紧不慢,清清楚楚,颇像一位绅士,后来他随多位台南经贸客人往返大陆考察,10多次来大连访问,每次李先生都认真按排接送站的车辆,酒店的预定,并陪他们参观游览,给他们做导游,足迹遍及金州、旅顺、鞍山、庄河等地,一来二往,逐渐成为了朋友,闲聊中知道阮先生一直从事民间文化传播策划活动,如演艺企划、音像制作、艺文展览、图书出版,以及发行工作,恰逢与我从事的旅游宣传调研工作有些类似,何况80年代我当过记者,发表过10余篇小说和上百首歌词作品,交谈起来,共同语言甚多,常常情投意合,颇有共感,再加上阮先生极具幽默感,特别亲近人,于是我们成了好友。

  那些年由于常为驻在大连的多位台胞服务,也与他们常聚在一起谈天泡茶,渐渐知道了茶道,并学会了用紫砂壶泡台湾的冻顶乌龙茶,泡大陆的铁观音茶、乌龙茶、黄金桂茶、武夷岩茶、单纵茶,也常在台商面前“露一手”。一次阮先生特别高兴,与李先生唠起茶壶收藏趣闻,并告诉我他有宜兴造壶大师何道红的一把壶,花了近20万台币,相当人民币5万多元,他告诉我那把镶银壶相当好,他一直放在保险柜,轻易不拿出来示人。李先生说,壶是用品,藏起来岂不是资源浪费了?阮先生笑道:“差也,好壶难求,更难存久,一旦损坏,无法补救。你看百年千年留下来的完整无损的瓷盘瓷碗,往往价值连城,为什么?因为物以稀为贵,难以存世,所以才珍贵无比嘛。我那把壶只有存放,不敢使用,怕万一失手呀。”原来如此,李先生明白了,难怪实用壶一般都较普通,很少见到极品,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怎么没想到,后来我也开始收藏茶壶了,阮先生给我讲了许多这方面的经验,使我受益匪浅。

   1998年初夏,阮先生和几位台商再次来大连,住在国际酒店,策划成立有关建筑方面的设备工厂,李先生高兴的向他们表示祝贺,就在那天晚饭后,阮先生从皮箱里取出一只包得严严实实的茶壶,双手递给李先生说:“李哥,多年来受你关照,多谢了,不远万里给你捎来一把壶,这把壶叫斜盖长嘴提弓壶,我用了15年,现在送你。”一看这把壶,眼前一亮,好特别,好新颖啊。“李哥,你要记住,这壶千万不能送人,缺钱时也不能卖了。这是一把有个性的好壶。”从阮先生的叮嘱中,看得出来他恋恋不舍的心情,李先生说:“放心,我会小心保存好,看见它,就会想到你。”阮先生点点头,又把手教李先生用这把壶的特别手式,因为这把壶的壶把与众不同,是一把弯弓。

  回到家,李先生在床上反复拿起放下,右手提壶,食指与中指揭盖,直到熟练了,练时确感到有点难度,但乐在其中,壶底印有陆羽章,陆羽不是中国茶圣吗?何时去了台湾造壶?怪哉,不管它,反正这是一把好壶,你再瞧,壶盖从靠嘴开始向下斜着,有一斜角,不同凡响;壶嘴由壶底直上再弯下头,像鹤颈,也极为少见;那壶把像一根刺破青天的弯弓,一道曲线抛在空中,有力挺拔,手握弯弓又感到极其细腻滑润,轻松愉快,倍觉新奇。不知不觉我爱上了这把壶。

  可你知道吗?这把壶至今李先生都没有用过,即使来了好友,也只是欣赏一下而已,为啥?因为怕万一使用有损,那可就对不起远在台湾的阮先生那片深情了,于是这把壶就一直存放在书柜里,真是一把茶壶一段情缘,看它千遍也不厌倦……

  近期,在天津鼓楼淘宝轩举行的鉴定会上,一件一千多年前的瓷器被鉴定为真品。然而,令持宝人不解的是,尽管年代久远又是真品,几位鉴定专家并没有给出较高的估价。

  淘宝轩的瓷器鉴定专家张宝民先生做出了解释,年代对一件古玩的价值并不起决定作用。“试想如果年代决定一切,那是不是两千年前普通民家的一把小凳子也该价值连城?”张宝民表示,瓷器在收藏领域受到青睐,是因为它除了历史价值之外还有艺术价值,含有当时工匠的精湛技巧所表现出的艺术美感。因此瓷器并不仅仅是作为生活用品存在,更多的是以艺术品的形象出现。

  这件南北朝瓷器年代确实很早,但是已经残破不堪,表面的釉腐蚀得非常严重,上面的花纹更是无法辨认,基本已经不再具备艺术价值了。而且根据器形与做工来判断,这本来就是一件很普通的生活用品,工艺上不具备多少技术含量,在当时来说和现在民家吃饭用的碗没什么区别,就算保存完好恐怕也不会有很高的价值。因此专家建议诸位爱好者,在收藏诸如瓷器之类的古玩时不要执著于年份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更多的还要考虑其艺术价值与保存的完好程度。(李延华)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