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探亲

2008-02-21 13:06:37
华夏经纬网

    1月20日是我参访台湾的最后一天,我们下榻在台北,有幸见到了我未曾谋面的亲人三舅。1月的台北细雨绵绵,阴冷潮湿,温度格外的低。我冒雨按着母亲提供的地址和联系方式驱车前往三舅家。车在市区中穿梭,道两旁的摩天高楼,百货商店,使我眼花缭乱,大约半个小时,车子停在一个私家庄园门口,这是一座安静的小院,院内笔直的石板路延伸到院子深处,两侧是绿地和草坪,还有五颜六色的鲜花映衬着,显得格外鲜亮和美丽,走到院子的尽头是一座二层灰白色小楼,尖尖的屋顶在树木的包围下端庄而富贵。

    三舅和家人早就等候在楼前门口迎接我的到来,我健步跨过去双手紧握住他老人家的双手,也许是激动,把我事先想好的话全都忘记了,只是不住的说:“三舅你好!我是从鞍山来看望你老人家呢!你老身体还好吧”,老人家连忙说:“身体好着呢,你母亲好吗,我们一别就是近60年啊,我一直在盼望能早日看到大陆的姐姐、弟弟妹妹啊”,此时我的眼眶潮湿了,眼泪不住地往下流淌,声音哽咽地回答说,“母亲让我向你和家人问好啊”,表弟和表姐牵着我的手问寒问暖,气氛温馨而热烈,仿佛台北冬季阴冷的气温一下子一扫而光。

    我被让进了一楼的客厅,表姐为我沏上乌龙茶,香甜可口,这时我才细细打量着三舅,老人家今年82岁,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腰不弯,稀疏整齐的背发,身着一件休闲西装,尤其是老人家的那双眼睛,在灯光的照射下炯炯有神。听着三舅回忆起当年的往事,心潮起伏,早年他随外公和我母亲往来于台湾和厦门之间,后来为了完成学业,16岁那年便回到老家台南继续深造,这一别就再没回返。毕业后,三舅在台东县政府任职,直到退休才随家人定居在台北。

    每逢中秋和春节之时,老人家总要带着家人去海边,烧上两柱香,遥看海的对面,思念在大陆的亲人,饱受离别的痛苦之情。讲到这里老人家擦拭脸上的泪水。为了不让老人过分的难过,我打断了回忆,谈起我在台湾之行的深切感受和美好印象,希望能有机会陪母亲再回老家台南走走看看,希望两岸的直航会早日到来,亲人骨肉不再分离,合家团聚是两岸同胞共同的愿望。

    三舅全家用丰盛的晚餐热情地招待了我,有台南的小吃、海鲜和家乡菜,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令人难忘。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几个小时,我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和全家道别,老人家走出大门口挥手向我告别,随着车子的远去,我流下幸福的泪水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带着亲人的问候和祝愿回到鞍山。(杨志峰)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