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超级王牌部队揭秘

2004-06-25 15:52:25
华夏经纬网

在广空部队采访,只要你提到“霹雳中队”,那绝对是名声响亮。这支曾被空军和国防部授予“霹雳中队”和“航空兵英雄中队”荣誉称号的现某航空兵师飞行一大队,在抗美援朝和国土防空的生命撕杀场上以其“神速、勇猛、顽强”的霹雳战斗作风,先后击落击伤敌机14架,自己无一伤亡;在其中一次空战中,更是在2分半钟内打出了个“30”,创造了中国空军空战的典范战例。

 凑巧的是,当记者来到“霹雳中队”所在的航空兵师,得知师长王春海大校竟然就是该大队的第十六任大队长。一说到“霹雳中队”,王师长抑制不住的自豪。

记者:“王师长,您作为一名从一大队成长起来的飞行员,今天又是一大队所属部队的师长,您能不能给我们谈一谈飞行一大队是如何提高他们的空中打击能力的?” 王师长:“近年来,我们飞行一大队在上级的正确领导下,以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为统揽,努力做好军事斗争准备,不断提高战术技术水平,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纵观近几场战争的过程和结局,一大队的飞行员清醒地认识到,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空军是克敌制胜的关键力量。因此,他们把‘首战用我,全程用我,用我必胜’看作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奋斗目标,在飞行训练中,不断提高训练难度,加大训练强度,先后组织了一大批高难科目训练,使一大队的综合作战能力有了新的提高。” 作为一支30多年没有打过仗的飞行部队,如何能确保在未来的高科技战场上能继续立于不败之地,这对于一大队的官兵来说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记者来到这个大队采访时正赶上一个星期天,部队正常休息,军营里一片轻松的假日气氛。突然,指挥所命令:“临时接到上级紧急任务,20分钟内赶到机场!”只见所有的飞行员立即换上飞行服,抓好战备包奔出宿舍,赶到几公里外的外场值班室,一看,比规定时间提前8分钟。 象这样的战备转进,对一大队的飞行员来说,已经习以为常。战斗值班转进,即从拉响战备警报,到飞行员穿好抗荷服、跑离值班室、直奔飞机旁、爬上飞行梯、跨进座舱,再到穿降落伞、戴头盔、关座舱盖、打开十几个电门、做好战斗起飞准备,飞行一大队的飞行员硬是个个比空军战斗条令规定的时间缩短一半。另外,如练空中目视搜索目标,飞行员们只要听到飞机响,不管多大太阳,都不约而同地在太阳底下“望”飞机,直到飞机融入天际。每次出返航,双层使用空域和飞机航迹交叉时,飞行员都有意识地进行搜索。现在,飞行一大队飞行员的目视搜索发现目标距离,都是上级规定优秀标准的200%,最远的达到260%

“双机同时发射导弹”的高技术战术试验 随着科技练兵的逐步深入,一大队的官兵认识到,光在训练大纲规定的领域里有所突破是不够的,因为现代战争已经对传统的训练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 今年初,一大队爆出一条新闻:几名指挥员和教员未能通过综合考核,被取消指挥员和任教资格。

飞行教训是最讲究竞争,因而也是最有活力的一个领域。未来的空中作战,说到底是人才与高技术的角逐。只有在平时的训练中建立起能者上、庸者下的公平竞争机制,才能创造军事训练生龙活虎的良好局面,从而为实现“打赢”准备一支充足的人才队伍。正如一大队现任大队长崔武松所说: “‘名师出高徒’,没有一支高素质的‘指教长’队伍,就培养不出高水平的飞行员。近年来,我们有计划地选拔、培养飞行指挥员。采用集中培养、大胆使用、以老带新等方法,给新指挥员压担子,交任务,促使其尽快成长。同时加大战斗机技术提高训练的力度,每年组织教员进行短期的技术整训和提高训练等方法,提高了‘指教长’队伍的建设水平。” 能上能下的训练机制,使大家都有一种不甘落伍的紧迫感。

目前,一大队胜任单独指挥任教的四种气象指挥员、教员已占到飞行员总数的80%,所有长机全都具备昼、夜间双机课目带队的能力,能随时遂行全方位作战任务。 一九九六年,一大队受命入闽参加了举世瞩目的东南沿海联合军事演习。也就是在此期间,他们还接受了上级交给的“双机同时发射导弹”的试验任务。 在当时,“双机同时发射导弹”对于中国空军来说还是一个全新的课题。时任大队长方玉满回忆说: “当时那个时候我是一大队大队长。任务下达以后,一没有资料,二没有实践经验,我带领全大队人员进行技术研究、论证、地面演练、空中试飞,觉得这个方案可行,经过不断的地面演练和空中试飞,都是成功的。” 在导弹试射的那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 方玉满带领双机起飞,并准时到达了预定攻击区域。一经发现目标,双机立刻爬升到预定高度,转向攻击航线,并摆开队形,紧紧锁定了靶机。 “发射!” 只见两枚导弹拖着耀眼的火光直扑靶机,并把它打得凌空开花。又一项中国空军的记录诞生了!(汤白云) (海峡之声网)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