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野外生存训练揭密

2004-06-25 15:51:32
华夏经纬网

    七月的北国,骄阳似火。大自然在持续几天30多摄氏度的高温闷热天气烘烤下,失去了原有的活力,知了没了鸣叫,动物没有踪迹,就连参天的大树也在烈日炎炎下低下了高贵的头。

  2003811日中午,一场激烈的“空战”在长白山下某森林上空悄然打响。 13时刚过,我200余名遇险跳伞的飞行学员同红白相间的降落伞伞衣一起散落在茫茫林海,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场近似实战的野外生存对抗演练,在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展开。

  下树、收伞、包扎、隐藏……一切都在紧张地进行着。初历险境的飞行学员还未来及熟悉陌生的森林,“敌”反生存部队就循着学员们用光烟信号管发出的红色烟雾求救信号扑了过来。

  某遇险区域,枪声阵阵,突至而来的“敌情”,加快了训练的节奏,也增加了野外生存的难度。与“敌”短兵相接后的飞行学员,顾不上擦去头上的汗水,来不及清理遇险求救的现场,就匆忙携带着救生伞、救生包等救生装备,往另一待救区域转移。此刻,他们不但要时刻防“敌”袭击,还要依据地形、地物和地标,及时确立待救位置,为我营救部队尽可能地争取到时间。

  飞行学员徐卫波:我一遍遍重复着教科书上的生存定律:行进,一定要熟知地图;转移,一定要判定方位……结果:几个小时过去了,地形没辨清、地物没确立、地标没找齐,慌乱中还忽视了边走边定位,犯了按图行进的大忌,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绕着圈。此刻,我曾引以为豪的跳伞救生学、军事地形学等课堂知识,好像突然间对我不适用了。在预想与现实之间巨大的反差面前,我一片茫然,不知所措,孤单、寂寞、恐惧、饥渴和劳累开始不断折磨着我。就在这时,我不慎暴露,被“敌”伏击,当了一回俘虏。

  点评:航空救生勤务室主任李军: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无定律。战场不会因人的意志而改变,也不会按事先的预想去发展。实践出真知,课堂与“战场 ”需要在实践中磨合,书本付诸实战的摔打和锤炼,学以致用、用有所成,才谈得上转化为战斗力。

  地标未找齐,预示着无法确立自己的求救点,也给自己平添了几分危险。为尽快走出困境,初战失利的飞行学员不得不开始取出仅有的、最后关头才敢食用的200克救生干粮、680毫升救生水来补充已近虚脱的体力。

  已是第二天凌晨1时,飞行学员们还在茫茫林海中艰难地行进着。连续12小时高强度的野外生存对抗演练,加速了体力的消耗。而“无人世界”里不时出现的危机、险情和绝境,更使飞行学员经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生理、心理与胆识的洗礼……

  飞行学员王栋:森林,在夜色下更显可怕,白天还鲜绿可人的树,披上黑色的外衣后,立刻面目狰狞起来。那时而一飞冲天的小鸟、时而扑腾穿出的野鸡,更令我阵阵胆寒。紧握着伞刀,辨清每一个奇形怪物后,才敢缓慢前行。屋漏偏逢连阴雨,手电突然坏掉时,一个又红又白的东西又闪现在眼前。我顿时毛骨悚然、头皮发紧、血气上涌、一阵晕眩。我无助地摸出闪光定位器朝那“怪物”狠狠砸去。一声闷哼,我拔腿欲跑。“哎哟”声传来,我才回过神来,伊拉克战争美英联军之间的误伤事件,竟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因为过度紧张,忘记了用来搭建帐篷的降落伞伞衣是红白相间的,误击了战友。

  点评:训练部部长李学锋:驾驭自己才能驾驭战争。新军事变革下的中国空军飞行员,除需要过硬的军事素质外,还需要过硬的战场心理素质,而复杂的生存空间、逼真的生存环境,是必不可少的磨砺途径。多几次紧张和恐惧,多几分无助和绝望,就会减少或避免未来战场上无畏的流血和牺牲。

  时间过得真快,36小时过去了,救生干粮、救生水早已消耗殆尽。虽然采取了很多方法,但遇险飞行学员仍未被我搜救部队发现。在复杂的“敌情”面前,飞行学员尽可能地选择以静制动,巧妙地依托“敌”意想不到的草丛、树杈、棺材板设伏、隐藏。

  第三天凌晨1时,“砰-砰-砰”,几颗红色的信号弹在夜空中聚然升起。白天彩集野菜、露水时留下的痕迹,引来了“敌”反生存部队,飞行学员再次暴露在“敌”面前,与“敌”零距离展开了生存与反生存、袭击与反袭击的对抗、演练,更为凶险的锤炼开始了。

  飞行学员夏楠:“敌情”不断,我“被迫”扒在灌木丛中一动不动10多小时。有生以来第一次被饿得头晕眼花,第一次被咬得满身是包时,我又不得不开始 “逃亡”生涯。翻滚、蛙跳、猫步……这一回,我居然几次成功地从“敌”眼皮底下溜走。我顿感信心倍增,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奋起反击。于是,经过最初的紧张、恐惧之后,按照与“敌”同等对抗、同等演练的野外生存训练要求,我选择了攻“敌”指挥部。凭借野菜、露水和休息的补充,在夜色的掩护下,几次摸到了指挥部的“敌”了望哨下……虽然袭击最后没有成功,我还是收获颇多。在逼真的对抗、演练中,我学会了生存,也学会了自信。

  点评:副院长周支援:“战场”是检验和丰富课堂的舞台,“对抗”是巩固和提高知识的手段,要在未来战争中赢得主动,就必须坚持“战场需求”的原则,摒弃传统的教育理念和讲台式的教学方式,通过课堂打牢基础,通过战场树立信心,通过对抗激发潜能,在近似实战的教学互动中实现跨越。

  设伏、转移、袭击、求救……71313时,经过48小时“无人世界”洗礼的飞行学员,终于听到了我搜救飞机传来的轰鸣声、几经险境的飞行学员兴奋而又艰难地取出光烟信号管、救生电台、信号枪、太阳反光镜等救生装备,谨慎地选择一开阔地带,发出了求救信号。

  烈日,烘烤着森林,也在锤炼着极限生存的飞行学员,33摄氏度的高温,也是森林一年中最热的时候。烈日,对断粮、断水近20小时的飞行学员来说,每一分钟都是那么难熬。为补充体力,飞行学员又一次溶入了茫茫林海……

  飞行学员谢敬雄:几只硕大的蚂蚁吸引了我的视线。蚂蚁有补肾祛虚之功效,城里人想找这么大的蚂蚁还找不到呢。野外生存,挑战的不仅仅是大自然,更是我们自己,我给自己打着气,终于,其中的一只进入了我干渴的嘴里,小东西在舌头上乱爬,我一阵心虚,赶紧放在嘴里就咬,它就没了挣扎的机会。别说,酸酸的、有点像米糖,加上点苦菜,酸味之中含有清苦,“蚁上青山,苦尽酸来 ”,味道还真不错。我终于溶入了森林、溶入了环境。

  点评:院长刘建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适者生存,溶入者强。经历过“ 战争”危机和凶险的磨砺,经受过“战场”困境和绝境的洗礼,知识、智慧、技术、体能临界融合,迸发出惊人战斗力、顽强的战斗意志、无畏的战斗精神和泼辣的战斗作风就能兼收并获。趟过沼泽是坦途,将课堂设置在“战场”,真正置身于战场时,就能坦然面对战场。 (《解放军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