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队"飞天女"--访中国空军女飞行员

2004-06-25 15:49:01
华夏经纬网

    天蓝蓝,魅力就在风里头,蓝天是中国空军女飞行员的理想,是她们的故乡。  

  在中国军队建军七十六周年之际,记者访问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七代女飞行员代表。她们中有中国第一代、参加过女飞行员首次飞越天安门广场的女飞行员,有参加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试验的女飞行员,有打破中国滑翔机留空时间记录的女飞行员,有刚刚在北京被授予空军少将军衔的空军功勋飞行员……   虽然时间已过半个世纪,但谈起当年驾驶飞机飞越天安门广场,中国第一代女飞行员依然记忆犹新:“一九五二年三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四十五分,我们从北京的西郊机场起飞,然后从北京的南面绕到东面,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进入天安门广场上空,在下午一点二十分又回到北京的西郊机场降落。”能成为祖国的首批女飞行员,她们感到无比的光荣。  

  中国第二代女飞行员朱大姐一九五二年进航校,因其驾驶飞机平稳,她驾驶的飞机因此有了“空中轿车”的美誉,而朱大姐也曾两度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岳喜翠是中国空军中第一位由女飞行员成长起来的将军。一九七八年冬,这位中国第三代女飞行员率机组在新疆地区圆满完成中国首次大面积飞机人工降雪试验,填补中国气象史上一项空白。翱翔蓝天三十六年,岳喜翠先后驾驶过五种军用运输机,多次圆满完成紧急空运、科研试飞、军事演习和支援抗险救灾等重大任务,安全飞行六千一百多小时,飞行时间和年龄在中国空军现役女飞行员中名列第一。  

  在中国空军很多夫妻双方都是飞行员,当夫妻两人架机在外面飞行时,只能把孩子留在家里,有时就寄养在邻居家。  

  提及丈夫和孩子,女飞行员们更多的是似水的柔情。当记者问及做为一位母亲又是女飞行员有什么特别时,中国第五代女飞行员,已是十岁孩子母亲的顾大姐说,与其他母亲相比,作为女飞行员的我常常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有时候心里觉得很内疚,在外面飞行时女儿总是一个人在家里。每当听到女儿对我说:“妈妈你真了不起,我长大了也要当飞行员,我感到很欣慰,因为女儿理解我。  

  顾大姐最想对她孩子说的是一句话是“妈妈是爱你的,希望你好好学习,生活中自强、自立。”作为女飞行员的母亲对孩子可能少了一份温存,但更多了一份的牵挂。  

  提及告别蓝天,谢大姐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如果我们能多飞几年就好了。”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语,流露出女飞行员们对蓝天深深的眷恋。  

  据说,女飞行员几乎都是用泪水结束她们的最后一次飞行,最令人感动的一句话是,“我和飞机相处了三十年啊,也许得到时并不感到珍贵,可当我要离开它时,我发现自己是多么地爱飞机,我舍不得走出机舱。”看着熟悉的飞机,女飞行员不禁落下了热泪。  

  在她们依依不舍地告别祖国蓝天时,她们为祖国辽阔的天空总有女飞们的陪伴,而感到坦然。  

  据了解,中国空军女飞行员部队于一九五0年组成,当时有五十五名战士,其中女飞行员十四名。(中新社)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