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导弹部队"英雄营" 箭啸长空威震八方

2004-07-27 13:18:38
华夏经纬网

    今日神箭在手

    去年初冬,燕山腹地,寒风刺骨,大雪纷飞。一支特型车队在茫茫雪野中逶迤前行,到达某山坳后迅速占领阵地,撕去伪装,一枚枚神箭昂首指天,蓄势待发。一场近似实战的演练在燕山脚下拉开帷幕。

    “敌”机从不同方向、不同高度多批次向阵地袭来,只见自动化指挥方舱计算机系统将目标的所有相关数据展现在显示屏上。营长王立新按照最佳射击条件下达发射命令。5枚导弹全部击落目标。

    这支部队就是战功卓著的空军地空导弹某师“英雄营”。

    历史不会忘记:组建于1958年底的地空导弹兵某部二营曾在防空作战中击落美蒋高空侦察机5架,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例。19646 6日,它被国防部授予“英雄营”称号;曾3次荣立集体一等功,受到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三代领导核心的接见和检阅;曾有5位元帅先后到这个部队视察。

    在“英雄营”命名40周年的今天,顶着灼人的热浪,笔者走进驻守京郊的这支英雄部队,探究它积极投身中国特色军事变革的最新动态。

    B 4年前,“英雄营”盼来新型装备。

    10个月后,军列载着“英雄营”热血男儿风雨兼程,来到戈壁大漠深处,进行新装备列装后的首次实战演练。

    这天深夜,已进入梦乡的“英雄营”官兵被一声尖厉的警报声惊起。

    “紧急转移,占领阵地,准备抗‘敌’。”“英雄营”接到上级命令。官兵们像离弦之箭,飞奔阵地。

    兵车隆隆。浓浓夜色中,载着导弹的车辆在灯火管制下分小群多路出发。戈壁滩上狂风漫卷,沙尘遮天蔽月,能见度只有两米。但见“英雄营”官兵在营长孙柱和车管助理的指挥下,凭借平时练就的夜间驾驶本领,迅速到达指定地域。

    展开兵器、架设天线、开机、调试,一切准备就绪。

    夜沉沉,心切切。目标指示雷达像捕猎者,警惕地搜寻着“猎物”。

    夜空中,雷达发现了第一批目标。“敌”机进入“英雄营”火力范围。

    5432……”

    且慢!正当营长孙柱准备根据显示屏信号喊“发射”时,上级突然命令“英雄营”放弃目标,准备打击后续目标。原来,为了考验“英雄营”临战的心理素质,上级临时决定给“英雄营”加设障碍。

    两分钟后,“英雄营”迅速恢复战斗状态。又一架“敌”机在“英雄营”雷达的静默跟踪下进入火力范围。

    “敌”机通过警戒系统发现有雷达跟踪,调转机头想逃。

    “哪里逃?”孙营长一声令下,“发射!”

    大地震颤,火龙腾起,一枚导弹呼啸而出。瞬间“敌”机折戟沉沙。

    “英雄营”官兵沉浸在初战告捷的喜悦中。然而,来不及欢呼,第3架“敌” 机再次闯入“英雄营”的空域。这架“敌”机不但加装了警戒系统,还能释放干扰,使真假目标难辨。

    孙营长及时调整战法战术,命令跟踪员转为手控跟踪。跟踪员利用平时练就的火眼金睛,迅速识别出真假信号,将各个射击数据提供给营长。

    “放!”就在手动再次转入自动跟踪的一刹那,孙营长一声令下,另一枚导弹在夜空中画出一条灼眼弹弧。“轰”的一声,“敌”机灰飞烟灭。

    战斗仍没有结束。730分,不甘心失败的“敌”方突然用“某远程导弹”进行报复。

    不过,“敌”方这套把戏已在我方意料之中。“英雄营”指战员早就作好了应战准备,一举将目标撕个粉碎。

 

    C 从配发新装备到这次戈壁试身手,仅仅只有10个月的时间,“英雄营”便有如此上佳的表现,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当你看到下面的文字,就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了。

    ———新装备一到“英雄营”,一场改装培训的战斗随即打响。尽管这套装备像一条难以驯服的“巨龙”,驾驭它所需要的计算机和光电知识是不少官兵很少接触过的,但他们通过超强度的学习训练,愣是啃下了一块块“硬骨头”,仅用45天就完成了按规定3个月才能完成的改装培训任务。

    ———新装备提高战斗力,从跟踪、指挥到发射要靠逼真的演练。能否研制出一套仿真模拟系统,使它可以模拟世界各种型号的先进战机、导弹产生信号,形成逼真的战场环境呢?“英雄营”齐洪林、苏垣生、杨利民等4名学习计算机专业的高材生提出了大胆的假设。他们与空军导弹学院的专家合力攻关,终于研制出空军第一套地空导弹战勤演练综合系统,并装备到了“英雄营”。

    ———新装备火力强、机动性能好、作战范围大,但旧的指挥系统却制约着新装备作战效能的发挥。有好马岂能无好鞍?“英雄营”组织攻关小组,跑院校,访科研院所,借助某科研单位研制的自动化指挥方舱进行嫁接改造,圆了指挥自动化梦。

    ———为了适应各种气候条件下作战,“英雄营”官兵从隆冬的塞北茫茫雪域到盛夏的江南炙热大地,从大漠风口到雷雨实验区,不断挑战训练极限,全面提高部队“撤、走、进、打、藏”的一体化作战能力。

    ……

    D 如何对目标实施连续抗击?如何在干扰条件下发现目标?如何规避敌机的远程轰炸?如何在电磁环境下歼灭敌机?……

    近年来,一道道未来战场上的难题迫使“英雄营”官兵不断挖掘新装备的潜能,不断调整训练方法,改变训练方式。在赋予战术背景的“实战”条件下,他们昨天抗击先进“战机”,今天拦截“某型导弹”,明天打“隐形目标”。他们还创造了新式导弹有效杀伤区的极限数据,填补了新型装备无战斗操作规程的空白,推出了导弹连续准备、连续装填、连续转移发射的“三连续”等17套新训法和9套管法,检验和完善了在信息化条件下抗干扰、反轰炸的5套新战法,具备了全天候快速机动作战的能力。

    要打赢未来战争,人才是决定因素。

近年来,一批批大学生干部陆续补充到“英雄营”技术和指挥岗位。如今,全营有博士研究生1名、硕士研究生9名,连以上主官全部是本科以上学历,全营形成以硕士研究生、本科生为主体的军官队伍和一专多能的士官队伍。

    踏着时代的脚步,“英雄营”续写着昨天的辉煌,谱写着今天更加壮美的乐章。

   “英雄营”历史镜头回放———

    “十年转战风与雪,八万里路云和月”

    1958年底,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重载卡车载着一批特殊军人悄无声息地来到燕山下的一片荒草滩上。

    连绵的群山中,出现了一处孤零零的营区。营房围墙上安装着两米多高的铁丝网,10多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像群雕一样挺立在营区四周,警惕地注意着风吹草动;营区内一座高大的库房在夜色笼罩下神秘而森严,20米开外,赫然画有一条白线,没有特殊证件的官兵不得逾越。

    保卫干事宣布纪律:部队工作性质、驻地不得和任何人讲。我们部队的代号:“543”。不准请假,不准和家人朋友通信……

    这就是中国空军地空导弹兵种子部队之一、后来被国防部命名为“英雄营” 的二营。

    新中国成立后,美蒋高空侦察机凭借其“高空优势”频频对我大陆上空侦察窜扰。我航空兵部队多次出动歼击机升空拦截,却因敌机飞行高度远远大于我机最高升限,只能望“高”兴叹。二营就是在这种特殊的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十年转战风与雪,八万里路云和月”。从1959年至1968年,二营转战大江南北,先后击落台湾空军5架高空侦察机……

    1959107日,刚组建一年的导弹营击落RB-57D高空侦察机;陈毅元帅说: “我们是用竹竿把它捅下来的。”

    1959107日,一个被永远载入世界防空史的日子。

    当天上午,一架RB57D高空侦察机从台北起飞,凭借其高空优势越过沿途我歼击机的层层拦截,肆无忌惮地越徐州、过济南,向北京逼近。

    此刻,距离北京几十公里外的阵地上,二营官兵盘马弯弓,严阵以待。

    导弹装配、启动、通电……3枚导弹发射架缓缓举了起来,昂首随着制导雷达旋转,追踪着天空中肉眼看不到的敌机。

    1204分,敌机飞临距离二营阵地28公里处。营长岳振华果断下达口令:“ 发射!”

    “轰、轰、轰!”3枚导弹拖着长长的火焰先后腾入长空。RB-57D顷刻粉身碎骨。驾机的国民党空军上尉王英钦当即毙命。

    这次战斗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先河。

    喜讯传开,举国欢腾,世界震惊。在外国人眼中依然是“小米加步枪”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何以能击落当时最先进的美制高空侦察机?

    面对外国记者和友人的询问,外交部长陈毅元帅机警而诙谐地说:“我们是用竹竿把它捅下来的。”

    196299日,南昌,伪装成“地质勘测队”的二营首次击落U-2;周恩来总理说:“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1961年,美国将两架U-2型高空侦察机秘密运送到台湾,交付台空军新成立的第35中队。

    U-2飞机是当时世界上飞行高度最高、性能最先进的侦察机。美国凭借它肆意飞到各国领空侦察,并猖狂地吹嘘“U-2不可击”。

    面对U-2的挑战,当时的空军首长作出大胆决策:带着导弹打“游击战”。

    1962829日夜,二营官兵伪装成地质勘测队,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U-2经常窜扰侦察的江西南昌向塘阵地。

    99日,一架U-2经福州、南平,沿鹰厦铁路北进,直飞江西境内。

    敌机飞至距南昌75公里处开始侧飞。岳振华命令雷达不要开天线,以免打草惊蛇。

    832分,距离只有38公里时,岳振华果断下令:“前置法,导弹3发,间隔 6秒,29公里处消灭目标。”

    3枚导弹直插云霄。敌机翻滚着在南昌东南15公里处坠毁。国民党中校飞行员陈怀生虽然跳伞成功,但因伤势过重,当即毙命。

    我军击落U-2飞机的消息再次令世界震惊。它开创了地空导弹“打游击”的世界奇迹。周总理第一个打来电话祝贺:“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美U-2飞机前几天侵入苏联境内,他们只提了抗议,我们却把这种飞机打掉了。”

    1963111日,江西上饶,击落第二架U-2;岳振华再次成为新闻人物,毛主席说:“打下一架飞机,就给他肩上加一颗星。”

    196339月,U-2飞机先后3次飞临我导弹阵地。可不知为什么我制导雷达一开机,敌机就改变航向溜走。原来,美蒋为U-2飞机加装了更为先进的电子告警回避系统。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二营官兵经过反复研究计算,创造出“近快战法”:缩短开天线的时间,让敌机来不及逃窜即被击落。

    1029日,二营转战江西上饶,二下江南设伏。

    111704分,一架U-2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窜入兰州、酒泉侦察照相后,于11时左右经三门峡、信阳、九江,直奔上饶,准备返航。

    距离近了,更近了。当报出距离35公里时,岳振华果断下令打开雷达天线!敌机飞行员叶常棣看到机上预警信号灯亮了,正准备机动规避。说时迟,那时快,岳振华一声喝令:“放!”导弹呼啸而出。一声巨响,敌机解体。叶常棣被甩出飞机,跳伞被我生俘……

    神奇,神奇,真是太神奇了!二营从开天线到击落敌机仅用了8秒!

    岳振华成了共和国的英雄和美蒋空军谈虎色变的神秘人物。毛主席说:“打下一架飞机,就给他肩上加一颗星。”岳振华晋升为大校。人民解放军有了一位十分特殊的大校营长。当时我军授衔规定,营级干部的基准军衔为大尉,最高才是少校。

    196477日,福建漳州,击落第3U-2;毛泽东急切地问周总理:“这支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19645月,二营奉命再次到福建沿海地区设伏。

    77日,台湾两架U-2和一架RF-101A高空侦察机同时从上海、汕头和广州方向入窜。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地空导弹部队的制导雷达始终没有打开。

    1230分,南路一架U-2调转航向向漳州飞行。

    “发现目标!”71公里、55公里……当敌机距我阵地32.5公里时,岳振华命令先使用假重复频率打开制导雷达天线,3秒后改用真重复频率制导。

    “发射!”只见两枚导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直向U-2扑去。敌机飞行员刚接到告警,未等机动转弯,“轰”的一声,敌机折戟沉沙,飞行员当场毙命。此人正是被台湾空军吹嘘为“空中飞虎”、宣称“大陆有飞弹,打不着我”的李南屏。

    当二营再次击落U-2、击毙李南屏的报告送到毛主席手中时,毛主席以急切的声音对周总理说:“这支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723日,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二营干部战士。毛主席走到二营队列前亲切地和大家握手,在合影留念的同时笑着问身边的二营官兵:”你们什么时候再打下一架啊?”

    1968322日,二营官兵果然不负毛泽东所望,由第3任营长陈辉亭指挥,打下了第5架美蒋高空侦察机。毛主席亲自为二营签发了嘉奖令。(尹家骅 王道华 李建文   解放军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