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指挥艺术威震海峡 老将笑谈台海空战

2004-07-02 09:32:29
华夏经纬网

    “和台湾,我们早已较量过。一次次实战表明:陆地上,它不行;天上打,它还是不行。民族要统一不要分裂,这是最强大的力量。”在50周年国庆前夕,当年指挥和参与对台空军作战的四位退役老将军,欣然接受《大地》杂志记者的独家采访。老将军回眸台海空战,豪情 四溢,“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令人振奋不已。

人物资料

  刘玉堤 192310月出生,河北省沧县人。193810月志愿入伍。193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八路军战士、班长、副排长、参谋。194612月入东北老航校,19489月毕业,历任飞行教员、飞行员。1950年以后,历任空军第4混成旅中队长、副大队长,空3师大队长、师空战射击主任、空军指挥员训练班团长,空9师副师长、师长,空7军副军长、军长,北空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空司令员。1988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参加了抗美援朝空战和国土防空 空战,击落击伤敌机9架,荣立特头功、一等功各1次,荣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二级国旗勋章和二级自由独立勋章。出席了1987年全军英模代表会议。中共十一大代表,第三、四、六、七、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八届全国政协委员。

  徐登昆 192411月出生,山东省宁津县人。19385月志愿入伍,1941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八路军战士、班长、警卫员。194512月入东北老航校,19489月毕业。任区队长、飞行员。19502月入空军第4航空学校,19505月毕业,任4航校学员队队长,空军第4混成旅大队长,空2师副团长、团长、副师长,空24师副师长、代理师长、师长,空军晋江指挥所副主任,空8军副军长、军长,兰空副司令员,北空副司令员,兰空司令员,空军学术委员会副主任。1955年被授予上校军衔。参加了抗美援朝空战和国土防空空战。江西省第二届人大代表,第6届全国人大代表。

  耀先 19274月出生,曾用名魏耀先,河北省玉田县人。19456月参加革命工作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82月入伍。19486月入东北老航校,194911月毕业,转空军第4航空学校,19505月毕业,任空军第4混成旅飞行员,空4师飞行员、中队长、副大队长、大队长、副团长、团长、副师长、师长,空3军副军长,北空副司令员,兰空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兼北空司令员。1988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参加了抗美援朝空战和国土防空空战。击落敌机1架,击伤2架,荣立大功、一等功各1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荣获“二级模范”荣誉称号。辽宁省人大代表。

  韩明阳 19283月出生,山东省荣成市(现为威海市)人。19454月志愿入伍,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12月入东北老航校,19489月毕业,任北平军管会航空处军事代表组组长,东北老航校飞行员、飞行教员。194912月入空军第一航空学校,19505月毕业,任空军第4混成旅飞行员,空8师大队长、师飞行技术检查主任、副团长、代理团长、团长、副师长,空10军团副参谋长,国家体委军体局长,北空副参谋长,司令部顾问。1961年被授于中校军衔。参加了抗美援朝空战,曾率领轰炸机大队对美、李情报机构盘踞

的大、小和岛实施轰炸,摧毁了目标,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各一次,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军功章。现为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航空、航天科普作家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空军)航空博物馆高级研究员、中国航空史研究会副会长、《航空知识》杂志编委。每年发表作品约15万字左右。

来一架打一架,来两架打一双

  刘玉堤:在19588月福建前线“万炮轰金门”前后,蒋介石叫嚣反攻大陆,美国则企图“划峡而治”。他们多次派飞机飞窜大陆进行骚扰。国民党用美军B17轰炸机改装成的侦察机,叫RB17P2V,晚上飞过来,飞到包头,撒传单,搞破坏。他们自认为高明,有好几次都被我们打下来了,跳伞的国民党空军驾驶员成了我们的俘虏。

  1958年,我们部队驻长沙,我那时是广州空军9师师长。有一天晚上,北京来了一个京剧团,在部队驻地慰问演出。这时候,国民党一架P2V侦察机低空窜进大陆,飞到长沙上空。当时,我们师里只有 三个人能在夜间复杂气象飞行。我说,你们替我指挥,我上去揍他狗日的。我驾驶的是米格15型歼击机,飞上天去没找着,它飞到武汉去了。空军司令刘亚楼电令我率领一个飞行团赶到井冈山旁边的江西新城机场。我们当天到那里,当天就试航。没几天,就与国民党飞机在海峡上空打一仗,击伤了一架F84喷气式侦察机,给台湾当局迎头痛击。第二次炮轰金门,我部奉命从新城飞到福建漳洲,国民党飞机在空中骚扰了几次,他一来我们就打,把他打怕了。

  徐登昆:那时我是空24师师长,也到福建前线接防,刘司令在空9师。

  韩明阳:他们几个老大哥飞小的歼击机,我飞的是大的轰炸机。那时我在混成412团,驻在南京。我们处于一级战备状态,穿着飞行服坐在机仓里待命,挂着大炸弹随时起飞。南京是大火炉,手碰着机仓都快烤熟了。我方的轰炸机群,常常在歼击机群的护卫下实施行动。我有时听听声音,看看飞行动作,也能猜出谁在和我们并肩作战。1951年抗美援朝轰炸大和岛,我们升空之后,有战斗机护卫着我们。那时,我常看见刘司令员驾机飞在我的头顶上空。不用通话,看飞机动作,我就知道四七年在东北老航校与我一同学飞行的老战友刘司令飞过来了。我们协同配合,给反动派以狠狠的打击。

美军顾问望洋兴叹,我空战艺术出神入化

  徐登昆:盘踞台湾的国民党能支撑到今天,主要靠的是美国。美国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控制住太平洋上不沉的航空母舰台湾,继续把国民党军队武装到了牙齿。蒋介石也就认为有了耀武扬威的本钱,不断骚扰大陆。事实一再证明,他们打错了算盘。今天的李登辉也一样,自以为买了些美国飞机就来同我们叫嚣。

  韩明阳:美国插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刚刚徐司令提到我们空军入朝作战的事,那时美韩出动1200架飞机,全中国能打仗的飞机不到200架。他们的飞机先进,但面对的是我们这样的中国军人,他们是占不了便宜的!

  徐登昆:不管在朝鲜战场还是后来的越南战争,美国并没有讨到便宜,在台湾的空战中也是如此。在美国的支持下,国民党的飞机白天飞窜过来,被我们用飞机、高射炮打下他一些。他改变策略,晚上来,又被我们揍了下来。他高空来,美国U2型飞机飞得很高,这种飞机据说在世界范围内打下7架,被我们打下的就有五架。美军顾问一看不行,后来改由性能较好的RF101RF104侦察机来捣乱。这种敌机的速度比我们快,我们追不上,但是我们改变了战术还是把敌机打掉了。我们利用自己飞机的性能优势去克敌制胜。那些年,美国军方想尽一切办法让派遣的蒋机避开我方的飞机、雷达、高炮、导弹,可说是机关用尽,依旧逃脱不了被打得落花流水的败局。

  刘玉堤:我军指挥艺术可说是威震台湾海峡。

  徐登昆:我部在福建前线参战的时候,其他兄弟空军部队也分期分批上前线,这叫轮战,让更多部队在实践中增长才干,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我在空军晋江指挥所担任副主任,与刘司令、耀先司令等部有接触,我感到,我们的空军特别能战斗,是不怕任何入侵之敌的。

  耀先:1960年我部也驻守在福建前线,在连城,叫二线。我们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掩护兄弟部队进攻,没有与敌机正面接触。前方的捷报让我们欢欣鼓舞。不管是前线的后方还是后方的前线,我们在军委的统一指挥下,联合作战,一次又一次地粉碎了美蒋骚扰我内陆的阴谋,打得它闻风丧胆。

我们都是中国人,相逢一笑泯恩仇

  徐登昆: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刘司令员一级战斗英雄。他的战斗风格就是勇、猛、艰。他在空9师当副师长,自己驾机升空揍美蒋飞机。蒋机窜到江西,他飞上去迎战,蒋机仓皇而逃,他紧追不舍。地面指挥部怕他油不够,逼他立即返回基地,不要再打了。在这种情况 下,他还是抓住机会把敌机打伤了。按他的脾气,他一定要把敌机打下来不可。那架飞机上的蒋军飞行员捡了一条命回到台湾,后来退役到了美国,在美国经商。去年,这个人从美国来到中国,在广州打听到了当年打伤他飞机的刘司令员,托人捎话,希望能见见面。

 

  刘玉堤:这个国民党空军叫余建华,后来成了美籍华人。他到大陆来,要求见我,问行不行?我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怎么不能见?鲁迅说过,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我们都是炎黄子孙,应该好好谈谈国家统一的大业问题。我们见面后,互相握手问候,全然不像战场上厮杀过的仇敌。我们很随意地聊天。他问明我当年驾机打他时已经是副师长,非常惊讶,说你当这么大的官还亲自上天,大陆空军了不起。在国民党那边,官至副师长,就不上天了。听说余建华回到美国后,还常在亲朋故旧之间讲述和平统一的问题,宣传我方的对台政策,批评“台独”的主张。

年轻一代空军更加神勇,谁搞“台独”必遭灭顶之灾

  韩明阳:新中国成立50周年了,我们对台湾斗争也有半个世纪了。在座的四个人,你们三个都是我的老大哥,我们也同国民党斗争了50年了。可以说,台湾问题,是国内革命战争的遗留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至于是和平统一还是武力解放,那是依条件而变化的。李登 辉搞“两国论”,只有坚决打击,没有别的出路。你分裂祖国,我就要揍你。

  徐登昆:李登辉搞台独,如果和平解放不了台湾,打也要解放我们神圣的领土。国家是一定要统一的,只是早晚而已。方法问题,当然是和平解放最好。但是,如果台湾搞什么独立,我们必打不可。我们都是老兵,打了一辈子的仗了。李登辉等分裂主义者,不要低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能力和决心。过去能打,现在就不能打?过去打得他龟缩在台湾不敢妄动,现在我们的装备,我们空军的力量比那个时候不知提高了多少倍,你那几架美国飞机,即便是最先进的机型,还 能挡得住人民解放军跨海东征?李登辉如果不自量力搞台独,只有死路一条。

  韩明阳:不错,现在人民军队的力量比过去不知大了多少倍,我们再不用百万雄师过大江坐木船的老办法,我们有飞机,有导弹,有舰艇,装备先进精良,只要党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三军一出动,就把它解决了。我们这一代老兵是炮火中走过来的,那么年轻人呢?能不能打台湾?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年轻人有为,有勇。

  刘玉堤:少年出英雄。

  耀先:我们这几个老同志是从战火中一块走过来的,经历都差不 多。那时我们很年轻。我们是老航校三期的,49年正式上飞机,刘司令当过我的教官。当时的飞机是三无(无无线电、无救生伞、无导航设备),能不能飞上天,完全靠自己,谁也帮不上忙,所以,技术基础学得扎实。1949年毕业后,学习驾驶歼击机。1950年初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当时的飞行时间才110小时,喷气式飞机只飞20多小时。194911月份毕业,到哈尔滨学轰炸,学了5个月,学得很扎实,很实用。我到徐司令那个团参加战斗,才飞了90个小时。

  刘玉堤:我们那时飞得少,就进入实战,现在年轻一代的飞行员,都飞了2000多个小时,什么科目都飞过了,又有文化,素质又高, 什么样的难题都能对付。

  耀先:过去打仗,我们能够在劣势中战胜优势,现在我们处于优势,打台湾不会成为问题。去年抗洪斗争,就显示了我军的力量。

  韩明阳:有那种抗洪精神,对付国民党,对付他的后台,绰绰有余。

  刘玉堤: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台独”是没有好下场的。咱们也愿意和平解决,实在没法的时候,还是要动武喔。

  韩明阳:要想和平,必须有军力作后盾。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是我党军事斗争的胜利。当时,国民党军队一部分消灭在天津,一部分消灭在张家口,剩下傅作义孤军被围困在中间,无路可逃,不得不 投降。对于五十年后的今天来讲,保持中国统一,还是要靠强大的武装力量。(《大地》)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