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飞FBC-7A新飞豹诞生记

2005-04-25 10:25:07
华夏经纬网

 
最新FBC-7A飞豹战斗轰炸机

  自主创新开先河

  某型飞机的研制国家给定的周期只有常规进度的一半,而飞机的战技性能指标要求之高,技术难度跨越之大,对研制部门来说前所未有!

  党中央相信这支队伍能够创造这个奇迹,也盼望他们创造奇迹!历史已经无数次的证
明他们是一只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队伍,因为根本的原因,在于这支队伍战斗序列的各个层次、环节中,都有一群特殊材料制成的人,这群人的名字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有了他们,这支队伍就有了一副钢筋铁骨,就能支撑起任何困难,挑起任何重担。

  设计、制造、试飞三家的领导班子、全体党员干部立下军令状: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为了不负党和人民的重托,一定以临战的姿态和钢铁的意志,背水一战,坚决打赢这场型号攻坚战。大家喊出了响亮的誓言:苦干实干科学干,拼命也要拿下这一重点工程。

  此时摆在设计部门面前的形势异常严峻,因为按照传统的研制办法,拼体力、拼时间,也保不住节点目标,更无法实现高性能战技指标。共产党员、中国一航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院长黄强和共产党员、总设计师唐长红为首的行政、总师系统果断决策,提出打破常规,走超越创新之路:采用全机三维数字化设计、数字化装配;独立研制拥有中国人自主知识产权的综合航电系统。

  实际上,选择这条超越创新之路充满了挑战和风险,因为中国航空工业还从没有过全机数字化三维设计。

  共产党员、总设计师唐长红坚定地说:“挑战和风险算得了什么?奇迹的产生在于战胜自我,我们就是要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我们的目标不光是完成任务,我们还要与国际先进设计试验手段接轨。”

  敢拼善战多谋,创新求实坚韧。好一个新时期共产党员的风范。

  一场设计手段的革命开始了……

  风萧萧兮渭水寒,壮士创业不畏难。年仅30岁的共产党员闫崇年临危受命,担任了三维数字化设计攻关组组长,带领着和他同样年轻的十几个“拼命三郎”,开始了没日没夜的设计手段革命。

  那些攻关的日子,那些研制的岁月,每一天都像倾注着心血的诗句,吟咏着创业者的艰辛和欢乐。

  由于三维数字设计在国内只在小部件上尝试过,现在要在计算机中设计五万多个飞机零部件、十几个系统,并在计算机上实现全机数字化装配,其难度可想而知。一飞院率先采用国际最新的计算机软件——CATIA V5,在高档微机上实现全机三维数字化设计。相较美国、西方等先进国家使用V4成熟版本软件在工作站上设计飞机,不但节省了大量经费,并且让自己创新的脚步走在了波音、空客的前面,但新版软件的不成熟,使“吃第一只螃蟹”的攻关组成员尝尽了苦头,有时真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闫崇年鼓励攻关组成员:“面对困难,我们的腰杆要挺起来,骨头要硬起来,咬着牙向前冲。”

  四十天攻关的期限,每一天的任务按小时排节点。闫崇年要求大家,不管是谁,也不管正在热恋还是家里孩子小,只要当天的任务没完,哪怕熬通宵也不能回家。作为党员,小闫更是率先垂范,吃住在攻关现场。党员的行动是无声的命令,攻关组的成员不约而同选择了同样的工作生活模式。家,近在咫尺,却没回过一次,没有时间洗澡,连胡子也任由它疯长,每天休息时间往往只有两个小时,实在撑不住了,就轮流在沙发上打个盹儿。“拼命三郎”们发起了狠:“拼了!我们就不信美国人能干成的事儿,中国人干不成?!”

  科研楼值勤的民警说,他们确实辛苦,半夜两三点,下楼抽支烟、透透气,再上楼继续攻关。

  闫崇年3岁的儿子发起了高烧,孩子十几天没见过爸爸了,住院时睡梦中喊:“爸爸,我要爸爸。”他的妻子和岳父怕给他分心,孩子住院期间硬是没给他打过一个电话。攻关结束后,阎崇年兴冲冲地赶回家中,想亲一亲久别的儿子时,小家伙儿却躲进母亲的怀中,不理他这个“陌生”的爸爸了。

  四十天后的一个凌晨,难关终于按节点攻克了。攻关组顿时沸腾了,大家欢呼在一起,流下了激动的热泪。03段的攻关成功,给飞机设计师们以极大鼓舞,仅仅几个月时间,一飞院就设计成功中国第一架全机三维数字样机。更为难能可贵的是,这架数字样机起到了样板和标兵的带头作用,为各重点飞机型号工程的研制适时地提供了技术支持,为保证型号任务的完成起到了关键的作用,解燃眉之急。该项技术使两年半的设计周期缩短为一年,使工程更改单由常规的六、七千张减少至1082张。该成果荣获了2003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因为付出了太多太多的代价,攻关将士激动的心情简直无以言表:这不光意味着一次难关的攻克,更重要的是标志着中国人飞机设计手段有了质的飞跃。

  2000年9月6日,设计好的三维数模通过计算机网络直接传到了西飞公司,按三维数模直接加工出的第一个零件——一个1米多长的关键部件,经检测,百分之百合格,可以直接装机,它标志着国内无纸设计网络传输生产诞生了!

  2004年,胡锦涛总书记到飞机城视察,当他看到一飞院具有国际化、数字化的先进设计手段和计算机屏幕前那一张张充满青春朝气的面庞时,总书记感到很振奋,他说:“有这么多年轻的设计师,你们很有希望。应该感谢你们,你们正在为国家做着贡献!”

  什么是新时期的共产党员?时任原六○三所党委书记的沈长河,在庆祝七一建党表彰会上,掷地有声的讲到:“新时期的共产党员就是‘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践行者,就是敢于创新,敢于领先,有危险先上,有责任先担的开拓者。”

  综合航电系统的全新研制,依然是共产党员挂帅领先。年仅40岁的共产党员、副总设计师陈骊醒担任攻关组组长,32岁的硕士研究生、共产党员尤伍担任副组长。他们带领一批更年轻的勇士在国外技术严密封锁的情况下,在不明究竟、不知深浅、暗无天日的技术隧道里左冲右突。

  综合航电系统是什么?打个形象的比喻,它是飞机的脑袋,指挥着飞机的神经系统。而一飞院在这方面的技术基础是什么?不夸张地讲,几乎等于零。共产党员陈骊醒对攻关成员说:“进!我们凭什么?光凭一腔热血决不会轻易迈过高科技的门槛。型号干砸了,我们将粉身碎骨,成为历史的罪人!退!我们一万个不甘心,被困难吓倒,不是我们的人格。从来就没有救世主,解决问题必须靠我们自己!”他们从详细设计、机载软件编写开始,一步步向既定目标进发。在行业内外都认为几乎不可能的短时间里,他们攻克一道道难关,取得了综合航电设计的突破性进展。

  2001年2月,攻关的战场转移到上海。在上海的50天,作为攻关组的负责人之一——尤伍承受着巨大的工作和精神压力。尤伍个头不高,不善言谈,但他那双锐利的眼神又总是会让人记住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单位任务不饱满,感到报国无门的尤伍焦急如焚,他找到领导,说:“让我走吧,不是收入的问题,关键再这样下去我的专业就要荒废了!如果我能到一家可以接触到专业前沿的单位,我还能做好技术储备,一旦需要我,我就回来。”尤伍去了一家大型民营企业,并拿上了高薪。可一旦获知型号开始研制的消息,这位年轻的共产党员毅然选择了放弃优厚待遇,回到研究院报效国家。他说:“个人的利益和国家民族的利益比较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到了。能把个人的生涯和祖国的复兴、历史的嬗变融会到一起,这是我的幸运,也是我的梦想。”

  此刻,在上海这个陌生的环境、在不熟悉的硬件上,调试自己编制的机载软件,尤五和攻关组成员的心理和生理都承受着极限的考验,用尤伍的话讲,那时每天都想到没人的地方大吼几声。在攻关最紧张的时候,尤伍的爱人刚好出差到上海。尤伍和攻关组的几个人一连7天,不分昼夜,团结拼搏,办公楼都未曾下过,更不可能陪爱人逛街了。反倒是妻子不忍心,过去帮他把换洗的衣服洗了。事后说起这事,尤伍觉得挺对不住爱人的。已经上小学的儿子,尤伍有两三年都没有接送过他,班主任以为小孩的爸爸在外地工作。

  为了心中的信念、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陈骊醒、尤伍和攻关组成员知难而进,永不服输,凭着满腔的赤诚,凭着过硬的技术和顽强的意志,不依靠“洋拐棍”,研制成功了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综合航电系统。

  在组织攻关的同时,研制部门按照倒排进度的办法,根据节点网络图,有条不紊地推进设计、生产、试飞工作的并行工程。在上级机关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下,阎良三家和众多配套厂所的参研人员在科研和保障条件建设两条“火线”顽强拼搏,实行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十小时,除此之外才算加班,工作晚餐送到现场的“战时工作制度”。

  科技发展部型号办副主任、共产党员陈婉萍,分管机械系统技术管理及内外的成品技术协调工作。别看她瘦弱,工作起来却风风火火、利利索索。根据多年的经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她设计和赶制了100份成品协议书。在研制最困难的时候,陈婉萍集中对西安、成都、上海等地30多个主要成品厂家的研制工作逐一进行检查,确保成品按期交付。多年来,成品厂家都把她当成自己的贴心人。

  长期超负荷工作,她的胃病又犯了。经常在办公室吃下一大把一大把的药片后,又投入工作。瘦弱的她多次晕倒在工作现场,领导和同事们劝她回家休息,她总是说:“工作这么重,大家这么忙,我怎么歇得住,只有在办公室干活,心里才觉得踏实。”经过她和同事们精心筹备,大型成品技术协调会终于如期召开了。可就在此时,陈婉萍老毛病犯了,她就带着中药和药锅到西安开会。陈婉萍的工作精神,感动了宾馆的厨师,他们说,没见过工作这么拼命的。

  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抖擞精神,也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寻求创新的脚步不曾停歇。在设计、试制、试飞和保障的各个环节,始终拥有着这样一种力量,我们把这种力量称作“飞豹精神”。这种精神就是“航空报国,追求第一”的集团理念,在型号研制的各个环节最直接最具体的体现。

  让我们向拥有着这种精神的勇士们致敬吧!因为勇士们的心中把国家民族的利益放在首位,他们是真正值得敬仰的人。

  我们也向可爱的孩子致敬吧!正需要父母关心照顾的时候,深夜里她只能一个人在家,父母的身影此刻正在攻关的现场。

  我这里有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中学生写的一篇日记。她叫王汉平。小姑娘在日记里这样写道:不知是窗外的鸟鸣声还是枕边的闹铃声,把我从睡梦中唤醒。顺手拿起闹钟一看,星期天,八点十分。我想今天总可以和爸爸妈妈一起好好吃顿饭了吧。我赶紧起床走出卧室,不料妈妈已经等在厅里,她轻声对我说:“我吃过早饭了,要去加班。你爸爸昨晚写报告四点多才回来,别吵醒他,十点还要开会,你到时把他叫醒,饭在锅里。”还没等我说什么,妈妈已经走出了大门。我呆呆地站在那儿,心里非常失望。

  刷过牙,洗完脸,看了昨晚刚答过的高考模拟试卷,我轻轻地走到爸爸的床边,看见他睡得正香,我真不忍心叫醒他,可是已经九点多了,只好用力把他推醒。他用手揉了揉布满血丝的眼睛,立即就起床了。望着他的背影,我真想问一句:“爸爸,您不累吗?”你们一直加班加点,回到家里还查资料、写报告,工作是越来越忙,节假日都没有了。家里的房子越搬越大,电视机也越换越大,可我跟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却越来越少。

  空洞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平时有多少次放学后我自己泡方便面吃,又有多少次晚自习回家,家里漆黑一片,还有多少次在睡梦中被那熟悉的脚步声惊醒。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平静。爸爸妈妈都是入党二十多年的共产党员,在多年的工作中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在接受繁重任务考验的时候,他们只会以更加饱满的热情、顽强的作风,去拼搏、去奋斗!

  多么可爱的孩子,多让人敬佩的父母啊!让我们记住他们的名字:王开科、苏红莲。

  其实,要记住的名字何止这些,詹孟权、姚兰英、石耀武、高万忠、杜兵、弓玉杰……要记住的名字太多太多,要一一讲述这些共产党员的故事又会太久太久!只是我们知道:重点型号研制中,党的旗帜始终迎风漫卷。

  有着许许多多特殊材料制成的人,有着激情似火的“飞豹精神”,以国家和民族的名义,我想,我们将何难不克,何功不遂!

  拼搏奉献谱新篇

  研制的列车一路轰鸣着、奔驰着驶入中国一航西安飞机工业(集团)公司早已沸腾的厂区,那风驰电掣的呼啸,猛烈撞击着每个人的神经。型号研制生产时间紧、任务急、困难大,后墙不倒的要求,使广大干部职工感觉像是坐到了火山口上。

  飞机零部件生产配套是整机生产的关键。面对骤增的任务总量,西飞公司打破工作常规,在重点单位实行6天工作制,在关键岗位和环节推行两班倒、四班三运转等应急措施。广大共产党员身先士卒、冲锋在前,一线计时工人党员平均每月完成工时超出群众30%以上,人力和设备的潜能得到了有效发挥。

  在机加总厂35厂,平尾大轴的生产成为当务之急。若用普通机床加工,根本无法按计划配套。怎么办?35厂领导班子果断决策:上数控!

  是的,必须上数控,也只有上数控才有希望。要完成高水准的研制任务,光靠“老爷”设备怎么能行?但是,常规加工转数控也非易事,程序编制、工艺准备、人员素质等等都是一道道难关,35厂领导班子面临着空前压力。常言道,开弓没有回头箭!他们在新数控设备进行开机调试的同时,对工艺人员及操作工人的培训同步展开,技术攻关随之跟上。经过半年努力,曙光初现,新数控机床终于加工出了合格的产品,工效一下子提高一倍以上——先进生产力为重点型号研制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研制的列车,就这样,在行进中提速,在提速中行进。

  西飞公司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钣金总厂24厂闸压工张军虎,这天早上刚刚做完开工准备,工长贺青坤就拿着工艺规程和图纸走了过来。

  “‘虎子’,又来任务了,是重点型号上的急件,没有工装,只有图纸和板料。下班前必须赶出来。”工长不再多言,放下工件就走了。“虎子”是车间人对张军虎的简称,不单单因他有一副虎背熊腰的身板,也因他干起活来虎虎有威。在领导的眼中,共产党员张军虎是他们手中的一张“王牌”,无论生产任务有多难、有多急,只要交到他手里,连轴转、不休息,直到干完为止。

  在对零件图纸做完分析后,张军虎发现,零件加工的最大难点,在于缺少专用工装,零件成型完全凭借个人的经验与技术。他选好代用模胎,启动了闸压床,在徒弟雷建斌的配合下,张军虎凭着多年的经验,时而翻挪、时而旋转,硕大的合金料在他手中温顺地改变着形状,逐渐成型。

  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背部袭来,与此同时,左腿也开始发麻。转眼间,豆大的汗滴开始从他过早谢顶的前额滚落下来。张军虎心中暗暗叫苦,腰椎间盘突出的病根子又发作了。徒弟雷建斌赶紧从背后将师傅搀住,让他静静站立着休息片刻。

  任务不等人啊!张军虎强忍着疼痛,将榔头艰难地举起,落下;落下,又举起,动作虽然有所减缓,但依然是那样的执着、有力。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那一定是人的意志。正是在这种意志的支撑下,他战胜了疾病,战胜了自我,在下班前完成了零件的最终成型。难怪车间里的工友们带着敬佩和爱怜戏称,张军虎是一个难得的“三突出”人物,即技术突出、贡献突出外加腰椎间盘突出。

    复合材料部件加工难度大、技术要求高,长期以来,废品率居高不下,成为该产品实施批生产的瓶颈。中国一航技术能手、陕航局优秀共产党员、非金属总厂48厂复材工徐世普临危受命,接下了攻关重任,强烈的工作责任感使他寝食不安、煞费苦心。

  偌大的工段里,时常看到徐世普孤零零的身影在忙碌——从玻璃布蜂窝的制作、浸胶抓起,经层贴、固化,直至内外蒙皮的胶接,他每道工序,不厌其烦地都要尝试多种操作方
法,并将结果详细记录,反复进行比较和分析。

  日子在期盼和焦灼中一天天过去,历经几十次试验,徐世普终于获得了最佳工艺参数,干出的复合材料产品质量稳定、外观达标,转入批生产,合格率达到100%。一向挑剔的检验人员和一丝不苟的军代表,紧握他的手颔首称赞。

  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啊!长年从事复合材料生产,徐世普的双手早已因为过敏严重,手心手背布满疙疙瘩瘩,近乎榆树皮状,加之玻璃纤维粉尘的刺激,时常奇痒无比。好心的工友劝他换个工种,厂领导也因他工作出色想提他当干部,面对工友和领导的关心,徐世普婉言谢绝了。他说:“让我就在这儿干吧,我的心脏每分钟跳动68下,浑身血液流畅,有股使不完的劲儿,我自信我还能为国防建设再干上三十年。”

  徐世普所在的工段,实行的是计时工资制,任务就意味着收入。徐世普的能干、会干是出了名的,但是,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他从不与群众抢工时、争利益。他常讲,我是一名党员,党员要是和群众争利益,你就不像党员了。尽管如此,他仍然月月工时排在工段前茅,群众服气、领导满意。秘密究竟何在?一是,徐世普技术好,难活、急活、重活别人不干他争着干;二是,徐世普从不吝惜在时间上的投入,多年来,他很少休过假日,投入的时间多,干得自然也就多。

  2004年的平安夜,徐世普作为劳模代表,和爱人一道出席了西飞宾馆举办的一场娱乐晚会。晚会进入高潮,主持人宣布,要在现场来宾中抽出一位特等奖,奖品是双人双飞新马泰免费旅游。随着抽奖嘉宾、西飞公司总经理高大成的右手落下、举起,幸运就那么巧地降临到徐世普夫妇的身上,顿时,现场掌声雷动,人们纷纷向徐世普夫妇投去羡叹的目光。几天后,徐世普找到单位领导,不紧不慢地说:“我想把这次平安夜中的奖换成现金捐出去,捐给‘西飞文澜爱心专项资金’”。领导问:“能换成多少现金?”徐世普说:“我问过了,能换8800元。”领导惊讶了,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呀!徐世普的上级领导、西飞国际党委书记宋启正闻讯后,亲自找他谈话:“你们两口子并不富裕,想自费出趟国,也不是件容易的事,这一次机会难得,你们就不要捐了,假不好请,我来做工作。”可是,徐世普依然执着地说:“我还想捐,这对于我,只是放弃一次出国旅游而已,可对一些贫困家庭来说,却可解燃眉之急呀。”在随后举行的捐赠仪式上,徐世普郑重地将8800元现金亲手交到“西飞文澜爱心专项资金”副理事长的手中。

  在重任面前冲锋陷阵,在利益面前先人后己,共产党员徐世普以其无私奉献、先人后己的高尚品德,赢得了群众的交口称赞,成为众人心目中的一个楷模。

  零部件研制生产在紧锣密鼓的大干中渐渐收尾,飞机最后装配以排山倒海之势压向总装厂。

  “狭路相逢勇者胜,背水一战方称雄。”总装厂400多名干部职工早就摩拳擦掌,跃跃欲试!100多名共产党员、25个生产班组接踵写下的决心书,就像一团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向世人传递着永不言败的誓言:战不过挑战是我们的耻辱,经不住考验是我们的无能!

  早上8点上班,7点半党员们就带头上岗了。飞机上、飞机下,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但见一架架飞机,羽翼渐渐丰满。加班饭送到了现场,大师傅把饭勺子敲得山响,飞机上的人好像根本没有听见,迟迟不下飞机。厂长洪伟生急了,下了这架飞机、爬上那架飞机,不由分说地将工人们往下轰赶。与此同时,为确保总装大干,有关工艺、设计人员“电话一响,即到现场”,后方单位更是急一线所急,幼儿园主动延长收班时间,医疗小分队出诊、送药到生产现场……大家只有一个心愿,一定要确保重点型号研制的列车畅通无阻。

  正当重点型号总装生产如火如荼之际,陕西省劳动模范、西飞公司优秀共产党员、总装厂工人姚刚的父亲被确诊为肺癌,住进了医院。平时在厂里、厂外一忙起来就没个头,姚刚很少有时间陪父亲说说话儿,如今父亲在世时间不长了,望着老人家被病魔吞噬时的痛苦表情以及眼睛里流露出的绝望眼神,姚刚只感到寝食难安,他没有力量驱赶死神,只觉得欠父亲的太多太多,强烈的负疚感,使他这个铮铮铁骨的硬汉禁不住泪水盈眶……

  素有“火控专家”之称的姚刚,担负着飞机武器控制系统的安装、调试、试验工作。那一年的八月,一场高水准、大规模的海陆空军事演习在紧张而周密地部署,广西海军某基地奉命参加演习。基地原有的4架旧型号导弹指挥仪必须立即更换,这一严峻的任务,落在了总装厂,落在了姚刚的肩上。

  八月的南海,太阳把烈焰似的热浪毫无顾忌地倾向机场。飞机经过一天的暴晒,机舱热似蒸笼,人一钻到里面立刻汗流浃背,湿透的工作服紧紧粘贴在人的身上。为了防止中暑,姚刚和他的徒弟十几分钟就得出来透口气儿、喝口水,然后用凉水把全身浇湿,再钻进机舱接着干。一天下来,姚刚又热又累又乏,浑身就像散了架,更糟糕的是,老毛病胃溃疡又犯了,吃饭成了大问题。姚刚是个身高一米八的大汉,可吃起饭来,犹如小鸟啄食,他只能靠大口大口地喝水来充饥。

  平时30天才能完成的工作量,姚刚师徒仅用11天半的时间就保质保量完成,部队首长由衷赞叹:你们的敬业精神是部队学习的榜样!姚刚师徒前脚刚离开,部队就在指战员中发起了向共产党员姚刚学习的活动。

  一天中午,姚刚在医院难得照料父亲吃了顿午饭,上班时间一到,他又匆匆骑上自行车融入上班的人流。自行车骑出去仅仅二三百米远,姚刚只觉得胸口一热,一股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这一幕正好被总装厂生产副厂长胡安民看见,胡厂长立即搀扶着他又返回医院。经检查,医生确诊为过度劳累引发的肺部出血。就这样,姚刚也倒在了病床上。

  或许是冥冥天意,姚刚的病房恰恰与父亲的病房斜对门。一边躺着的是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父亲,一边躺着的是因劳累过度而重病在身的儿子,虽然近在咫尺,父子却难相助。目睹此情此景,医生、护士以及早已熟悉的病友们无不潸然泪下……。

  铁肩担道义,热血写春秋。在重点型号大会战中,像姚刚这样的共产党员、铁血男儿,一如群星闪烁,谁又能数得过来呢?

  当重点型号从总装厂推出时,还称不上是一架严格意义上的战机,等待它的将是另一个关键环节的考验——设计定型试飞。

  试飞铺就通天路

  走进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迎面可见一座被称为“试飞丰碑”的雕塑,上面有异常醒目的七个大字——试飞铺就通天路!

  这七个字,展示了航空人艰辛创业的历程,揭示了航空人追求第一的精神,蕴含着航空战线上共产党员们的高尚情操。重点型号试飞的攻坚战,再一次见证了中国一航先锋战士奉献的足迹!

  型号需要试飞的类型多,技术复杂、难度大,测试参数量也需大幅度增加。

  巨大的压力,变成了巨大的动力和智慧。

  行政管理系统成立了;型号总师系统成立了;课题组成立了;测试组也成立了。

  院长充满信心的动员打动了试飞队员的心:用最新的试飞手段,让几代航空人的梦想和追求在我们手中实现!

  党委书记对各级党组织和共产党员发出了动员令:融入中心,走进一线,以追求第一的精神、勇于创新的气概和宽阔无私的胸怀,为型号铸就坚实的臂膀。

  一场严峻的型号攻坚战全面打响!

  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在个人生命和试飞事业面前,共产党员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事业——

  攀天,他们献骨为梯;铺路,他们炼身为石。他们用生命为中国航空工业的升腾铺路架桥。

  型号试飞队伍是个坚强的集体,试飞总师是年轻的共产党员冯北前,副总师是优秀的共产党员张德元。

  为了试飞,张德元常年坚持在一线组织科研试飞;他敢于创新,勇于实践,连创试飞新纪录。

  张德元说:“为新机研制多争取时间,是我最大的心愿。”同志们说:“张德元从来都是科研第一、任务第一、他人第一。”院领导说:“敢将性能、操稳、飞控、强度、颤振五个项目放在一起搞综合试飞,张德元在试飞技术上创造了第一。”

  张德元创造的第一何止这一个!

  2004年11月初,张德元带领全体参试人员,创造了新机一次留空时间和单机单日飞行时间的两项新记录。

  为了这一个又一个第一,张德元失去了很多:爱人生病做手术,他仅仅在医院待了三天,就将孩子放到同事家里上一线了;父亲患肺癌到了晚期,他直到父亲去世才急急忙忙从外场赶回来……

  张德元说:“共产党员嘛,就得要事事带头,就得是群众的表率。”

  是啊,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在新机研制的战线上,共产党员都是这样的先锋战士!

  田红,最基层的一名共产党员,一个年轻的课题主管,一个漂亮的试飞员妻子。

  初见田红,你会被她娇柔的外表所蒙蔽,根本不可能将她和飞机综合航电系统课题主管划上等号。然而,当2001年她放弃西安高新区外企的优厚待遇,追随试飞员丈夫来到试飞院后,就实实在在地与航电打起了交道。

  田红与丈夫是在西北工业大学上学时认识的,她从外企调到试飞院,是为了照顾飞行任务越来越重的丈夫。然而,“共产党员关键时刻要冲得上去”的使命,让她成了比丈夫还要忙碌的人。

  2003年10月底,一个特殊的原因将田红推上了课题主管的位置。她说当领导找她谈话时,她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说她不知道自己柔弱的肩膀能不能担起这份重担。

  犹豫中,她眼前浮现出几天前在中央电视台“幸运52”演播厅与航天勇士杨利伟同台录制节目的情景:当丈夫向观众介绍自己的妻子是一名“试飞工程师”时,观众席中的年轻人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哇!好了不起呀!”。“试飞员妻子”和“试飞工程师”的双重身份吸引着人们的目光,一种幸福和自豪油然而生。是啊,“试飞工程师”,一个多么神圣的职业啊,我绝不能亵渎这个称号!看着桌子上摆放的“一个党员一面旗”的标牌,她意识到:党考验自己的时候到了。

  考虑到女儿只有两岁,田红向远在宝鸡的母亲求助。为了支持她,母亲竟辞职专门来为她看孩子,使田红全身心地投入了工作。

  田红对共产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和生命、事业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她说,共产党员就得在任务面前从不推脱!在困难面前永不退缩!试飞事业容不得丝毫差错!我们的一点点失误,就可能给飞行员的生命造成威胁;我们的一点点马虎,就可能给新机研制带来危害。

  为了尽快掌握新知识新技能,她向书本资料学,向领导师傅学,向厂所专家学。她着迷般地刻苦钻研,经常在半夜将熟睡的丈夫叫醒,就某个问题追根问底。

  在那段日子里,田红每天面对计算机和5000多页的《总线接口控制文件》,“周旋”于数千个参数中,仔细斟酌每一个参数的接口特性,不断更新、修改、筛选,保证了数据的准确性。

  田红承担的任务被安排在几架飞机上同时进行,田红便不断穿梭于几架飞机之间,经常忙得忘记回家。

  田红有两个习惯,一个是每次做地面试验后,她除了检查数据的准确性外,还要爬上飞机和军械师一起再重新操作一遍,并将每一步操作步骤都记录下来,做成图片,附上文字,在下任务时提供给飞行员做飞行参考。另一个是每当飞机出发之前,她都要拍拍机身,像母亲在送即将进考场的孩子。

  2003年12月1日,为年底完成“三响”打响了第一炮。

  12月24日,试飞总师冯北前立下军令状:不睡觉也要保节点。

  从24日到28日,五天五夜中,田红只睡了一觉,只睡了4个小时。

  28日、29日,试飞相继完成,为重点型号年度科研试飞任务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29日晚,院领导为型号阶段性成果庆功。当主管副院长刘选民过来敬酒时,坚强的田红哭了。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哭得稀里哗啦。她深深地体会到,这庆功酒里,盛满了所有研制单位和部队首长的期望,盛满了所有参试人员的心血。那不眠夜晚中闪烁不停的计算机见证了他们的忠诚;那欢快鸣唱的战鹰述说着他们的激情!

  从沸腾的机场回到家,田红含泪对母亲说:“妈妈,我成功了!”

  看着疲惫的女儿,妈妈心疼地埋怨道:“你呀,女儿生下来就不管了。我呢,女儿都30岁了还得管。”

  田红愧疚地看着母亲,无力再说一句话,倒头便睡。

  她太困了!

  李金星,飞行部机务三大队大队长,一个有着多年党龄的优秀共产党员,一个常年战斗在机务战线上的机务战士。他常说,我们机务手里握着试飞员的生命;我们的工作质量与新机命运息息相关;只要出事故,就是对事业的犯罪。

  严冬的机场有多冷?

  ——手无意中碰到飞机机身,“噌”的一下就会粘掉一层皮。

  盛夏的机场有多热?

  ——地表温度零上65度;脱下的衬衣能拧出过水。

  飞机维护有多累?

  ——只要有飞行,前一天就要准备好飞机;飞行时提前一小时进场,充电、充氧、充冷,检查仪表;飞行后检查飞机状况,按照第二天飞行的要求,做好一切准备;如果飞机有故障,必须马上排除不过夜。因此,一天在机场待十几个小时,对李金星来说是家常便饭。仅2004年一年,他们就加班84天,发现和排除了各类故障300多项。

  然而,他们无怨无悔!他们把自己豪放的笑声融进了飞机的轰鸣……

  李金星是航空维修高级工程师,飞机的任何不适,都逃不出他的眼睛。李金星给自己定了三条原则,那就是:飞行时必须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排故时必须坚持跟踪在现场;检查飞机时必须“刨根问底”、“不放过任何疑点”。这三条原则他坚持多年,使自己成为一个领导信任、职工信服的好队长、好机务。

  2003年3月的一天,机组在飞行准备时发现环控系统引气管变形。他本着“三原则”的要求,不但及时组织对引气管进行了分解检查和排故,而且扩大了检查范围,对整个系统进行了分解检查,在检查中又发现了另外一个重大问题。而后他又组织机组对其它三架飞机的相关部位进行了普查,竟然发现了三架飞机的引气管都有不同程度的裂纹。

  李金星的重要发现,不但保证了当时的飞行安全,而且为型号设计、制造的改进提供了可靠数据。

  试飞员对于新机研制的意义,人们已经太熟悉了,他们的勇敢,他们的智慧,他们的献身精神都历历在目。为原型机的研制献出宝贵生命的试飞员杨晓彬、唐纯文似乎还在眼前。他们是和平时期离死神最近的人,他们将自己对共和国的忠诚写在了祖国的蓝天,他们是中国航空人的骄傲,是新时期最可爱的人。

  在型号试飞中,由共产党员邹建国和陈东顺等9名试飞员组成了一个试飞组,邹建国任飞机主管。

  邹建国是个优秀的试飞员,因14次遭遇空中停车而成功脱险,被人们誉为“空中开车大王”。他除了具备试飞员的各种优秀品格外,还有其独特的过人之处,那就是将自己丰富的试飞经验和驾驶能力以及深厚的理论功底,都毫不保留地教给年轻的试飞员。

  在试飞组中,邹建国主动当配角、补空缺,从人员的培训、培养、分配,到任务、计划的安排,他坚持从型号整体要求出发,主动配合、协调,作出了“型号任务绝不在试飞团卡壳”的保证。

  作为党员,邹建国对先锋模范作用的发挥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说,党员要甘做人梯,让后来者站在自己肩膀上起步。只有把个人的生命融入集体,才能促进事业的不断发展。

  邹建国针对试飞任务量大、参试飞机多、试飞员紧缺的状况,提出了飞行员要能飞各种型号飞机的建议,并亲自带飞、带教,以科研带训练,进行飞行员的改装训练和理论培训。既保证了科研试飞进度,又培养了人才,使年轻试飞员迅速成长,不但圆满完成了试飞任务,也为后继任务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了全身心投入工作,邹建国将孩子转学到老家,托父母照顾。他以敏锐的观察力和空中的切身体会,针对在试飞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现象,召集飞行组成员,同科研人员一道研究问题,把飞行和研究密切结合,解决了试飞中的一个又一个疑难,使飞机在人机界面方面的设计更趋于成熟,为飞机定型做出了特殊的贡献。

  这些普普通通的共产党员,他们在平凡的岗位上实践着自己的入党誓言;他们用生命去追求拼搏的充实、征服的快乐、梦想的实现;他们把自己对家庭的爱、对子女的期望融进了对祖国母亲的热爱和对航空事业的执着;他们用智慧谱写了一曲曲荡气回肠、动人心弦的歌……

  尾 声

  蓝天有情,白云作证。那一个个云破天惊的日子,那一架架鹰击长空的雄鹰,再一次检验了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再一次证明了飞豹研制队伍是一支大勇弥天、无坚不摧的钢铁之师。

  回首昨天,这支队伍无愧使命。展望明天,任重道远。

  今天,让我们以共产党员的名义,再一次重温我们的誓言:为了党和国家的利益,我们愿意,奉献我们的一切!

  (中国航空报  执笔:崔斌峰 吴新芳 张松昆 姚 远 姜丽丽 拓延胜)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