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鹰呼啸展示大礼和风采

2005-07-29 10:06:04
华夏经纬网

    1978年,永载史册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改革开放”为我国的基本国策。

  然而,中国军队的开放起步得更早,它始于1955年。

  长久以来,西方人只能通过战争来认识中国军队和中国军人。当朝鲜战争的硝烟渐渐散去,外军和我军接触的渠道关闭了。

  毛泽东敏锐地意识到封闭必将落后,必须组建一支让世界了解中国军队、认识年轻中国的迎外“窗口”部队。

  伟人的大笔一挥,中国人民解放军步兵某师,这支驻扎在天津杨村的第一个正规化训练战备值班师成为“开放第一师”。

  开放的潮流从此滚滚向前。

  《2004国防白皮书》的撰写者、军事科学院陈舟大校说:“中国军队的开放是一种愿望,是一种姿态,是一种威慑,更是一种自信!”

  50年后的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陆海空军全部都有了对外开放的部队。

  和平年代,迎外部队成为展示中国武装力量精神面貌、武器装备和训练水平的重要窗口。

  “八一”前夕,记者来到空军驻浙航空兵某师采访,正赶上他们为第二天的外事活动进行挂装弹展示预演。来自甘肃张掖的带队干部唐明练过美声,声音雄浑有力,外形威风凛凛。

  唐明话音刚落,参加演练的7名官兵雷厉风行,推着装弹车,迅速进入战位。分工明晰、动作利落、井然有序,4枚250公斤的炸弹、14枚火箭弹、200发航空炮弹准确地装挂在了战机机身的各个装挂弹点。

  记者看看表:40秒!

  被弹药武装了全身的战机,蓄势待发,让人不寒而栗。

  这项飞机挂弹表演显示的是空军部队快速出动能力。该师师长王国敬告诉记者:“我们已经达到战机从降落到再次起飞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的保障能力。”

  挂弹表演所在的江南某机场历史悠久,这里是中国空军的诞生地,国民党中央航空学校就创建于此。1937年8月14日在这里发生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上首次空战,中国空军一举击落了日寇3架战机。“8·14”空战被载入史册。

  如今的空战原址,驻扎着新一代的人民空军某师。多次出色完成陆海空三军联合军事作战、演习,使这片隐蔽在茂密的樟树林里的部队成为外军关注的焦点。

  1987年,中央军委正式批准该师对外开放,至今他们已经接待了100多个国家的200多个军事代表团。

  “外宾到访,最感兴趣的就是希望能够看到中国战斗机飞行员驾驶战机一展风采。”政委康子中告诉记者,“因为从此,他们可以集中地看出中国空军的战斗力水平,乃至整个国家军队的实力,所以压力很大啊。”

  该师是一支迎外表演的“非专业队伍”,除了迎外,他们更重要的是担负着作战、防空任务。

  所以,他们既要完成好“鸽”的使命,还要锻造“鹰”的翅膀。

  师长王国敬是一位有着3000多小时飞行纪录的特级飞行员,早年曾多次在迎外表演活动中担任空中长机。跟记者谈起迎外展示的招牌动作,他如数家珍:“密集队形超低空通场是我们逾越的第一道天险。这个动作,原先两机前后相距三五十米,后来变成间隔只有十米,高度差只有一米。飞机以500公里至800公里的时速飞行,最大障碍就是涡流和尾流对飞机的影响,编队间隔不好把握,后面的飞机容易进入前面飞机喷出的尾流,要么被掀翻,要么造成空中停车,后果不堪设想。”

  难度还不限于此,短间隙对地面目标实施攻击则需要使用实弹,机群连续对目标实施攻击,如果距离太近,爆炸激起的冲击波和弹片容易误伤后面的飞机,如果相隔太远,实战中则会降低打击效果。所有这一切都需要靠飞行员的顽强意志、超人胆识和娴熟技术。

  2000年6月,数十个国家的驻华武官以及军事代表聚集在该师的某机场。

  上午11时,四机编队升空。天空中,他们一会儿跃升,一会儿俯冲,一会儿半滚侧转,一会儿翻转筋斗。一连数十个优美而又惊险的空中特技动作博得地面如潮般的掌声。

  难度最大的超低空飞行开始了。强大的机群仿佛贴着地皮呼啸而过,地面在颤抖,两耳在轰鸣,惊心动魄,热血沸腾。战鹰迅速消失在远方的山坳里,或许是飞得太低了,抑或是太惊险了,高倍望远镜后面外宾们的眼睛似乎未能看清楚飞机是怎样通过观礼台的。

  茫然间,飞机再一次切入观礼台上空。机舱内,瞄准镜光环个个牢牢套住靶标。8枚火箭弹拖着火舌从机翼下射出。

  靶心处火光四射,硝烟弥漫。这一回,外宾的高倍望远镜看清楚了,原先完整的靶标被炸得粉碎。

  阅兵是世界公认的国家最隆重的典礼,也是迎送客人最高的礼仪,同时也是展示国威、军威的绝好时机。

  上世纪80年代初期,由18名官兵组成的仪仗队成立。

  仪仗队员有专门的空军礼服,这套礼服里面套上衬衣刚好合身,春夏秋冬都必须如此,所以仪仗队员们向记者开玩笑说,他们夏天要经受高温的考验,冬天要经受严寒的洗礼。

  这套礼服从上至下,分别为帽檐花、绶带、腰带、盾牌臂章、军刀、高筒皮靴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鞘上镶着一条盘绕而上的中国龙的特制军刀。阳光下,刀光闪闪,耀人双目,使人顿时神采倍增。

  2004年10月,法国空军参谋长理查德·沃尔辛斯基上将访问该师。师部迎宾路上,仪仗队队长朱兵一声撼天动地的“敬礼”,随后是娴熟的军刀礼仪动作:上前一步拔刀,刀尖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弧线,然后挥手又飞刀入鞘,整个动作神圣庄严,完美流畅。

  理查德上将在检阅完仪仗队后兴致勃勃地对中方领导说:“这支仪仗队是我看到过的最出色的一支!”

  跟仪仗队队员们聊天,他们给记者讲述了一个关于“眼神”的故事。2004年的一次外事活动,来宾是某国军事官员,由于该国在历史问题上拒不认错,导致两国关系一度紧张。仪仗队队员任军红说:“他很傲慢,头昂得老高。大家一看这架势,站得比平时更直了,表情庄重威严,眼神犀利,最后可能是我们的眼神威慑起了作用,他终于低下高昂的头颅,改为平视了。”

  外事无小事。该师外事办公室主任茅建平经常跟记者重复这句话。

  “做群众工作犯了错误,群众还可以原谅。外事工作就不同,被人家抓住弱点,是有损国家、民族形象的。”康子中政委说。为了确保外事活动万无一失,该师明确要求涉外人员要力争做到既是合格军人又能胜任外交工作。

  2001年4月,来自哥伦比亚的空军司令贝拉斯科将军参观访问该师,临走时他收到了一件意想不到的礼物———几枝杨柳枝。

  原来贝拉斯科将军在参观该师飞行员小区的时候,几次盯住路两旁的柳树,当时正是柳絮飘舞的季节,满天飞舞的柳絮让贝拉斯科眼睛里充满了好奇。这个细节没有逃脱外事参谋吴文良的眼睛,春天的柳树枝最容易插活。在中国人的传统中更有“杨柳依依”、“柳”“留”谐音这样的送别文化。

  于是,外宾临走时,几枝精心包装并带有英文说明种植方法的“特殊礼物”交到了贝拉斯科将军手中,将军先是一惊,随即被中国军人如此真挚的诚意深深感动。

  该师是一支身兼作战和迎外双重任务的部队,如何把握好涉外口径,既达到深化国家间军事领域的友好合作和交流的目的,同时又做好保密工作,在外国友人面前展示出中国军人良好的素质修养,对他们是一种考验。

  2005年春天,西方某国军事代表团来该师访问。按照规矩,这种情况下需要一个武官陪同。可是拿到名单,他们发现这个代表团竟然有各兵种的4名武官随行。

  一个代表团竟跟随这么多武官?外方选择我们这支部队的目的是什么?

  如何既不失大国风范,又严守纪律,他们制定了严密的预案。

  3月4日,代表团如约来访。组织外宾参观时,随行几名武官果然不断地向我方提问。

  问:“贵师是否装备了更先进的飞机?”

  答:“武器装备的更新是每个国家、每支军队发展的方向,在这一方面,我们也在努力。”

  问:“贵部的作战飞机在攻击目标的时候一般出动多少架次?”

  答:“攻击目标时,一般要根据双方的军事实力,兵力的多少,以及敌方的防空、预警、拦截能力和需要攻击的目标的具体情况,来制定出动飞机的数量。”

  问:“你们主要的作战对象是什么?”

  答:“冷战结束后,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旋律。军事战略上最重要的问题已经从谁是敌人转变为什么样的对象才是敌人。我国实行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方针,空军的使命就是与其他军兵种一道维护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并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应有的贡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一个个尖锐的问题后面是一次次精彩巧妙的回答。该师外事接待人员表现出的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谨慎而不拘谨、保密而不神秘的外交原则,使外宾感觉到一种亲切感,同时也体现出一个大国谦虚又不失尊严的胸怀。

  代表团的休斯顿中将离别时握着王国敬师长的手说:“我为您领导着这样一支优秀的部队感到骄傲!”

  (来源:中国青年报;赵飞鹏 颜新文)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