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用飞机海外服役史(组图)

2005-11-11 08:58:25
华夏经纬网

 
巴基斯坦空军的歼6飞机,携带了“响尾蛇”导弹

中国鹰翱翔海外:中国军用飞机海外服役史(组图)

巴基斯坦空军的歼7P战斗机

  一,巴基斯坦

  1,巴基斯坦空军的歼-6

  1965年印巴战争以后,美国对巴基斯坦采取了包括武器禁运在内的制裁。巴基斯坦的国防决策者因此选择了歼-6作为巴空军新一代的主力战机。1965年12月20日,第一架歼-6交
付给巴基斯坦空军,从此拉开了歼-6在巴基斯坦服役的历史。在长达三十四年的时间里,巴基斯坦空军总共接收了253架歼-6战斗机,巴基斯坦空军曾有十个战斗机中队同时装备这种战机。

  巴基斯坦空军的飞行员很快就熟悉了歼-6并掌握了驾驶它的诀窍。1968年3月9日,为了欢迎来访的伊朗国王巴列维,巴基斯坦空军在白沙瓦附近的贾姆鲁德靶场安排了一次实弹打靶表演,歼-6的优异表现给国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69年,巴基斯坦空军组成了一支飞行表演队,由四架全机身涂成黑色的歼-6组成,飞行表演队的名字叫作“绝顶经典”。1969年3月14日,“绝顶经典”为来访的苏联国防部长格列琴科元帅进行了一次精彩绝伦的表演。

  在飞行员们逐渐熟悉歼-6的同时,巴基斯坦空军的工程师和技工们也在研究这种战斗机。根据巴基斯坦空军的需求,以及南亚次大陆作战环境的特点,巴基斯坦工程师对歼-6进行了很多“本地化”改进以增强其战力。最主要的改进是将这种源于苏制米格-19的战斗机与西方的作战系统进行整合,将西方的航电系统、马丁贝克弹射座椅、美制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法制68毫米火箭发射器、机翼下副油箱、机腹油箱以及一种特殊的可以缩短起飞时间和起飞距离的起飞助推装置。

  巴基斯坦空军的歼-6很快就接受了实战的考验,在1971年的印巴战争中,三个歼-6空军中队——第11、第23和第25战斗机中队——表现异常出色,交出了一份几近完美的答卷。他们总共出动945架次,累计飞行时间735小时,在近距对地攻击作战中摧毁了大量印军的坦克、装甲车以及野战炮。在空战中,歼-6击落了八架印度战斗机,其中包括一架先进的米格-21,另外还击伤了五架印军战机。一下是歼-6的空战击落记录:

  12月4日,第23战斗机中队的贾夫德.拉迪夫上尉击落了一架苏-7战斗轰炸机,当时这架苏-7正在空袭里萨勒瓦拉的巴基斯坦空军机场,苏-7的飞行员哈文德尔.辛格上尉战死。

  同日,第25中队的卡兹.贾夫德中尉击落了一架正在轰炸米巴空军安瓦里机场的“猎人”式战斗轰炸机。“猎人”的飞行员维德雅.达.尚卡上尉战死。

  12月5日,第25中队的中队长萨阿德.A.哈塔米中校和他的僚机沙希德.拉兹上尉在空战中追逐两架“猎人”式战斗轰炸机,并在萨克萨尔地区附近将它们击落。两名印度飞行员G.S.拉易上尉和K.L.马尔卡尼上尉战死。

  12月7日,第11中队的阿提克.苏飞上尉在萨姆巴前线附近的一次空战中击落一架苏-7,印度飞行员吉瓦.辛格上尉战死。

  12月8日,第23中队的中队长S.M.哈希米中校击落一架正在空袭里萨勒瓦拉机场的苏-7。

  12月14日,第11中队的阿玛尔.A.沙里夫上尉咬住了一架米格-21,经过一场堪称经典的空战,沙里夫上尉在尼安克特地区附近击落了这架米格-21。

  这三个装备歼-6的战斗机中队都取得了击落记录,其中三名飞行员更是荣获“勇敢勋章”。

  目前,巴基斯坦空军已经将所有的歼-6退役,为了纪念这种为保卫领空做出重大贡献的战斗机,巴基斯坦将部分歼-6制成模型纪念碑,树立在飞行学院的门前。时至今日,仍然有少部分歼教-6教练机在巴空军教练机中队中服役,为巴基斯坦空军培养未来的王牌飞行员。

  2,巴基斯坦空军的歼-7

  进入80年代以后,巴基斯坦空军的歼-6机群逐渐老化,虽然巴空军的工程师们对它们的机载设备进行了多次的升级,但这批歼-6的机身部分寿命已经接近了使用年限,于是巴基斯坦空军的决策者们开始寻找新式战斗机以替换它们的位置。

  1986年,巴基斯坦空军制定了发展计划,根据这个计划,巴空军将购买113架F-16战斗机和55架歼-7M战斗机,如果这个计划顺利完成的话,巴空军将会拥有九个F-16战斗机中队和两个歼-7M战斗机中队。歼-7M战斗机是歼-7II的外贸增强型号,相对于主要歼-7II-A,主要的改进包括加装了英国马可尼公司的平视显示器和武器瞄准计算机以及换装了寿命延长的涡喷-7乙(WP-7BM)发动机。

  1987年初,中国方面将歼-7M交付巴基斯坦。首批歼-7M被部署在白沙瓦和马苏罗尔两地,巴空军开始对它们进行空对空以及空对地作战性能评估。根据评估的结果,巴基斯坦方面提出了改装要求,包括换装马丁-贝克MK-10L零零弹射座椅;改装武器系统,以使其能够使用AIM-9L“响尾蛇”空空导弹及其他巴空军使用的西方武器弹药;安装雷达告警接收器等等。最终有44架歼-7M按照巴方的要求进行了改装。

  此时,由于受到预算等其他因素的影响,巴基斯坦对先前的购机计划作出了一些调整,他们决定增加低价格/高性能战斗机的购买比例。调整后的购买计划为:95架改进型歼-7M(即歼-7P)加上71架F-16。

  3,卡吉尔战争中的歼-7

  在1999年的印巴卡吉尔战争中,某一天,印度空军一架米格-27“鞭挞者”战斗轰炸机出发攻击巴陆军地面目标,为它护航的是一架米格-29“支点”战斗机。这两架印度战斗机刚刚飞过实际控制线,巴基斯坦空军就发现了它们,并从前线机场起飞一架歼-7P战斗机进行拦截。双方战斗机的速度都很快,瞬间就纠缠到了一起,歼-7P没有理会米格-29,径直向米格-27扑去。“鞭挞者”一边闪避,一边向米格-29呼救。米格-29义不容辞地飞了过来,挡在了歼-7P和米格-27的中间。歼-7P和米格-29展开了激烈的缠斗,在近距离上互相追逐,抢占优势开火位置。而此时米格-27则趁机溜走了,米格-29看到自己护航的对象远去了,也就无心恋战,跟着歼-7P飞了几圈就也就离开了战场。就这样,双方在没有开火的情况下结束了这次惊险的空中较量。

  关于这次空中较量,最初是一位名叫阿布杜尔的巴基斯坦人在网络上披露的,他自称他的一个表兄弟当时在巴基斯坦空军中服役。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分析一下这个战例。

  在1999年卡吉尔战争爆发前,巴基斯坦空军至少有两个空军中队装备了歼-7P:第17中队和第23中队,这两个中队都隶属于巴空军南方司令部。而当时的巴空军北方司令部,情况则稍有不同,至少有两个中队装备了歼-7P战斗机,他们是驻在卡马拉的第15中队和驻在米那瓦里的第19中队。必须指出的是,这只是战前的部署情况,在战争爆发以后,可以预计巴空军必然会将一些战斗机中队转移至前线,当然也有可能将一些中队转入二线作为预备队。

  现在让我们回到战术层面的讨论上来。卡吉尔地区是一片崎岖的山地,这种地形决定了交战双方都不可能建立完全覆盖全部战场地区的雷达网络;另外在当时无论是印度还是巴基斯坦,哪一方也还都没有AWACS(机载报警与控制系统);而具体到作战机型,必须注意到,印度空军的米格-29在作战性能上远逊于苏-27/30系列战斗机,根本不具备后视雷达。这三方面情况综合起来,结果就是双方都没有完全掌握战场空域的把握,而这也是印度拼命也到得到以色列“费尔康”的原因。

  既然双方都无法完全掌握战场空域,那么可以依靠的只有远距大功率雷达了。这种雷达虽然功率强大,但即便是最先进的型号,也只能显示战场上空两万英尺以上空域的情况,对于低空它是无能为力的。1999年,在与卡吉尔地形地貌比较相似的塞尔维亚南部山地地区,北约空军也遇到了类似的问题,他们的解决方法是用F-15C、F-16AM、海鹞F/A.2以及F-14的机载雷达来帮助监控那些AWACS监测不到的“盲点”地区。

巴基斯坦空军歼7P编队飞行

  没有地面雷达的保障,而且机载雷达性能又不佳,在这种情况下印度战斗机单独出击的可能性似乎不大。再加上在近十年的空战史中,除了南斯拉夫空军的米格-29以外,似乎其他国家的战斗机总是以长僚机配合的方式出击作战。因此我们可以大胆推测,当时的情况很有可能是印度空军两架米格-29对巴基斯坦空军的两架歼-7P。

  当时的战况很可能是这个模式:巴空军的两架歼-7P在地面控制拦截雷达的指引下悄悄
地接近在高空飞行的两架米格-29战斗机编队(由于害怕巴基斯坦FIM-92“毒刺”导弹的威胁,印度空军的战斗机一般只是在三万英尺以上的高空飞行)。因为N-109M雷达性能有限,因此米格-29不大有可能发现从低空袭来的歼-7P。歼-7P编队在群山中低空飞行,悄悄接近后突然加速爬升,在米格战斗机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咬住对手。对于巴基斯坦飞行员来说,除了需要具有在群山中低空高速飞行的熟练驾驶技巧以外,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也是相当大的:在接近对手的时候,米格-29极有可能发现他们,然后掉过头来发射导弹将他们击落!

  以上的推测虽然只是推测而已,但是在一定程度上还是有其现实性的。首先,米格-29的RD-33发动机非常糟糕,在飞行中喷出的尾烟非常浓重,在天气晴朗的情况下,目视从十英里外就可以发现米格-29的踪迹。而歼-7P的发动机则很清洁,飞行中基本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痕迹,再加上其可以随光线变化自动调整颜色的“幽灵灰”涂装,天气晴朗的情况下,通过目视,敌人只有在小于四英里的距离上才有可能发现它。

  让我们在推测时再大胆一些:巴基斯坦空军的地面雷达发现了印度战斗机,立即起飞三个歼-7P双机编队进行拦截。其中两个歼-7P双机编队以大弧线机动接近米格机,而另外两架歼-7P则留在低空。米格-29很快发现了前两对歼-7,马上掉头接战。但是印度人在集中精力对付眼前敌人的同时恐怕就很难再顾及在他们下方的潜在威胁了。于是巴基斯坦地面指挥拦截雷达就得以从容不迫地指挥第三个歼-7P双机编队饶到后方解决敌人。

  当然米格-29也很有可能及时发现所有三个歼-7P编队,然后迅速占领有利战地,发射导弹击落其中的一架或者几架。这种情况并不是不可能发生,但是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因为必须考虑到米格-29的“超视距作战能力”。米格-29在空战中的表现一向不佳,在埃塞俄比亚-厄立特里亚战争中,厄立特里亚的米格-29多次在视距外的空战中被苏-27击落,值得注意的是驾驶这些米格-29的还是富有经验的前苏联战斗机飞行员。

  但是一旦米格-29与歼-7P的空战进入近距缠斗阶段,那么一切推断就都失去了意义。无论是米格-29也好,歼-7P也好,都是以高机动性能闻名于世的战斗机,在这样势均力敌的战斗中,起决定作用的只有发起攻击时的突然性、空战时双方的位置、飞行员的技术以及一点点运气。(千龙网编者按:米格-29是为了取代米格-21而研制的轻型战斗机,其机动性和近距离空战能力远好于米格21,也强于歼7飞机。说歼7P以高机动性闻名于世有点牵强。该战例疑点太多,仅供读者参考。)

  除了这次遭遇战以外,关于在卡吉尔战争中歼-7P战斗机的表现还有另外一则传言:印度空军两架米格-27和两架幻影-2000组成的编队越过了实际控制线,巴基斯坦空军立即起飞两架歼-7P和一架F-16进行拦截,当歼-7P的AIM-9“响尾蛇”空空导弹锁定米格战斗机之后,印度战斗机迅速退出了战场。

  必须指出的是,以上这两个战例实际上都仅仅只是传言,没有得到任何官方的确认。关于卡吉尔战争中双方空军战机的损失情况,目前可以确认的是巴基斯坦使用“毒刺”防空导弹击落了印度空军一架米格-21、一架米格-27和一架米-8。

  4,巴基斯坦空军的最新计划

  近几个月来,关于美国政府决定向巴基斯坦出售F-16战斗机的消息一直不断,而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卡利姆.萨达特上将也宣布说“(巴基斯坦空军将购买)75架先进型号的F-16“战隼”,其中50至55架必须是F-16C及F-16D,其余的20架可以是升级后的二手机”。那么在巴空军军费开支有限的情况下,这一购买计划是否会对巴购买JF-17产生影响呢?

  答案是否定的,根据最近的消息,巴基斯坦购买F-16的经费很大一部分将从美国对巴的经济援助中支出,而剩余部分巴方将通过贷款以及分期支付的方式解决。而巴基斯坦空军不愿放弃JF-17的最重要一点原因是在过去的三十年中,巴基斯坦频遭西方世界的武器禁运,吃尽了在装备上受制于人的苦头,因此他们绝对不会放弃JF-17“雷鸣”这一自力更生的国防计划。

  无论关于F-16交易最终是否能够完成,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对于巴基斯坦空军的发展蓝图,巴空军高层显然已经有了新的打算。综合各方面的消息来看,在2010年前后,巴基斯坦空军战斗机部队的构成情况应该是:118架F-16(包括新购买的以及经过中期延寿改装的旧机在内),150架JF-17“雷鸣”,100架幻影-III ROSE改进型以及50架歼-7PG,总数保持在400架左右。这400架战斗机与巴空军高素质的飞行员相结合,将足以保卫巴基斯坦的领空,并有能力在战争中为地面部队提供近战空中火力支援,在与强邻的对抗中丝毫不落下风。

  巴基斯坦空军参谋长卡利姆.萨达特上将在不久前对记者说的一句话可以作为巴空军雄心的注解,他是这样说的,“我们并不是在与印度进行军备竞赛,巴基斯坦希望给和平一个机会,但这个机会决不会因为巴基斯坦的软弱而到来,我们必须足够强大,和平的机会才能到来。”

  二, 伊朗和伊拉克

  1,伊拉克的歼-7

  在两伊战争中,通过不同的途径,伊拉克总共得到了80至120架歼-7B战斗机,关于这些歼-7B的作战情况一直没有更多的资料,唯一确定的资料显示伊拉克空军曾将法制R.550“魔术I”空空导弹整合到歼-7B上。另外就是伊拉克经常将这些歼-7B用于前线对地近距火力支援。到1999年,经历了两伊战争和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还有32到34架歼-7B在伊拉克空军中服役,装备两个战斗机中队。由于服役时间太长,这些歼-7B不再担任作战任务,而是主要被用于对飞行员进行基础训练。在2003年2月中旬,就在第二次海湾战争爆发之前,美国和英国的侦察机还经常能够发现伊拉克空军频繁使用歼-7B进行模拟空战和对地攻击的训练。第二次海湾战争结束之后,美军在伊拉克空军的塔穆兹空军基地和哈比尼亚空军基地发现了许多幸存下来的歼-7B。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歼-7,美军仍然抱有很大的兴趣,就在完全占领巴格达之后的一周内,美军的运输机就将至少两架歼-7B、六架米格-25以及其他一些苏制/法制武器运回了国内。

  2,伊朗的歼-7

  伊朗直到两伊战争末期才得到歼-7战斗机。他们对这种战斗机的认识来源于实战。在与伊拉克空军的长期空战中,伊朗空军中包括F-14A“雄猫”飞行员在内的各型一线战斗机飞行员都反映说米格-21是一个非常难对付的敌人,虽然没有米格-25的高空高速优势,但是却“非常灵活”。根据这些报告,伊朗空军决定引进一些歼-7,而促使伊朗下决心引进歼-7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战争的消耗,到了两伊战争后期,伊朗空军所有的主战机型都损耗严重,除了一部分在战斗中损失以外,多数战机由于缺少零配件而无法起飞作战,而那些能够升空作战的战机只能频繁出动以弥补战机数量上的不足,伊朗迫切需要引进一种新的主力制空战斗机。1987年,伊朗引进了36架歼-7N,最初这些战机被配属给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空军使用,但是在使用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被转给了伊朗伊斯兰空军。这批歼-7N运抵伊朗时,两伊战争已经接近结束,因此它们没有得到实战的机会。但是这批歼-7N仍然为伊朗训练出了大量优秀的飞行员,并且至今仍然是伊朗空军中不可缺少的一员。根据一些专门研究伊朗军事的评论家的研究结果,现在伊朗伊斯兰空军主要将歼-7N用于训练新飞行员,轻便灵巧的歼-7N有助于让那些刚刚结束螺旋桨初级教练机课程的菜鸟飞行员们尽快地熟悉喷气式战斗机,另外歼-7N也被用于武器使用的训练课程。在不久前伊朗电视台播出的一段关于伊朗空军对地攻击训练的录像中,歼-7N率先出场,准确无误地命中了地面的目标靶,然后F-14A、F-4、F-5、苏-24才陆续出场演练。

伊朗机场上的J-7战斗机
 

在伊朗和伊拉克服役的中国歼七战机(组图)

电影中的伊朗歼7战斗机

  有趣的是,歼-7N还在伊朗过了一次明星瘾,在伊朗电影《Hamle on H-3》(《空袭H-3》)中,歼-7N负责扮演它的表兄弟——伊拉克空军的米格-21MF。《空袭H-3》是一部写实的影片,描述了1981年4月4日伊朗伊斯兰空军对位于约旦/伊拉克边境的伊拉克空军H-3空军基地的传奇式空袭。在这部总长度95分钟的片子中,居然有长达60分钟之久的战争场面。

  关于伊朗歼-7N与米格-21的不解之缘,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为了保证武器来源的多
元化,伊朗于1989年向东德订购了一批二手的米格-21PF。然而就在这批米格-21PF经过翻修,准备装船运往伊朗之际,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了,东德不复存在,与伊朗达成的合同也随之作废。这批米格-21PF被留了下来,其中一架编号为3-0914,机身上涂有伊朗空军标志的米格-21PF后来被送到意大利的一家专门收集东欧国家战斗机的博物馆收藏。就这样,歼-7N失去了与它的表兄弟一齐并肩作战的机会。

  3,两伊战争中的轰-6和C-601

  在两伊战争中,伊拉克空军总共获得了四架轰-6和大约三十枚左右的C-601反舰导弹。这些轰-6的涂装很有特色:机身被涂成暗绿色,机腹部则被涂成浅灰色以适应波斯湾地区的作战环境。C-601反舰导弹的国内编号是鹰击-6,北约编号CSA-1“北海巨妖”,其平飞速度0.9马赫,有效射程120公里。C-601最显著的特点是有一个威力强大的弹头,足以击毁大型战舰以及超巨型油轮,1987年12月,伊拉克空军接收轰-6之后,立即将它们部署到伊拉克西部和约旦的空军基地进行集中训练,不久之后就将其用于与伊朗的袭船战之中,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轰-6使用C-601总计击毁击伤了六艘油/货轮。

  轰-6虽然威力强大,但也有一个比较明显的弱点,那就是自卫能力较差。针对这个弱点,伊拉克空军发展了一种独特的战术。在接收轰-6后不久,伊拉克空军的技术人员就将苏制UPAZ空中加油吊舱整合到两架轰-6的机身上。在轰-6深入波斯湾执行远距反舰任务时,伊拉克空军总是会出动两架幻影F.1战斗机为其护航,在护航过程中幻影F.1的燃油不足时,由轰-6使用UPAZ空中加油吊舱为幻影战斗机空中加油,伊拉克人就是通过这个方法来保护轰-6的安全的。(千龙编者按:此说法需要考证,中国的轰油6飞机是将机腹弹舱改为油箱,实现空中加油能力,暂且不说伊拉克是否具备这样的改装能力,如果考虑到只使用轰6飞机自身的油箱,那么其油量很难实现给战斗机加油。)

  1991年,在海湾战争爆发的第一夜美军对伊拉克的第一波空袭中,停在机场上的两架轰-6被美军炸毁。

  伊朗也获得了数目不详的C-601反舰导弹,但是与伊拉克空军不同,伊朗人将C-601部署在海岸作为岸基反舰导弹使用。1988年4月18日早晨九时整,美国海军对伊朗海军设施发起攻击,“螳螂行动”开始。在这次攻击行动中,伊朗海军的“萨汉德”号护卫舰被从美国海军“企业”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A-6和A-7攻击机击沉,作为报复,伊朗立即向美国海军“杰克.威廉姆斯”号护卫舰(FFG-24)发射了至少五枚C-601反舰导弹。当时“杰克.威廉姆斯”号护卫舰的正向霍尔穆兹海峡以西行驶,位置恰好处于伊朗C-601岸基反舰导弹的射程之内。“杰克.威廉姆斯”急忙进行紧急闪避机动,并放出了所有的干扰箔条。五枚导弹都没能命中美舰。

  在这之前,美国曾经正式警告过伊朗:如果伊朗的岸基反舰导弹对美国舰船做出敌意表示的话,美军将毫不犹豫地摧毁其发射阵地。然而,这次C-601攻击以后,美国居然一声不吭,这件事最后就不了了之了。究其原因,可能是美国人担心如果对伊朗内陆的反舰导弹阵地发起攻击的话,会引起美国与伊朗的全面战争的缘故。

  4,伊朗的红旗-2

  在两伊战争中,国产武器同样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左右了战局的发展。

  苏制米格-25“狐蝠”战斗机是世界上飞得最高最快的战斗机,在伊朗巴列维国王在位期间,苏联空军的米格-25曾经多次入侵伊朗领空执行侦察任务。而当时皇家伊朗空军所装备的最先进的F-4“鬼怪”式战斗机对“狐蝠”一点办法也没有。这让当过飞行员的巴列维国王大为恼火,责成空军负责人拿出解决的办法了,最后的结果众所周知,最终皇家伊朗空军购买了美国的F-14A“雄猫”战斗机,伊朗空军的F-14A威力强大,不仅在两伊战争中大放异彩,至今仍然是伊朗空军依仗的王牌。

  然而即便是F-14A,在两伊战争中仍然无法完全压制伊拉克空军的米格-25“狐蝠”,虽然也曾在空战中击落过几架米格-25,但是飞行速度奇快的“狐蝠”一直是伊朗空军挥之不去的噩梦。在与伊朗空军中各种美制战斗机的对决中,米格-25也屡有斩,伊拉克空军著名的王牌飞行员“天隼”雷耶尔就曾经驾驶米格-25击落过包括F-14A、F-4、F-5在内的多架伊朗战斗机。虽然无法在空中击败“狐蝠”,伊朗人还有别的办法,那就是红旗-2防空导弹。

  从1986年12月到1987年1月,伊拉克空军几乎每天出动米格-25RB战斗轰炸机轰炸了伊朗首都德黑兰和伊斯法罕,米格-25RB在两万至两万二千米的高空飞行,当时这两个城市周边的防空武器都无法对其构成威胁。两个城市的人们可以听到“狐蝠”飞行时发出的噪音,在晴朗的日子有时甚至可以看到它,但是就是无法击落它。在几天的空袭中,仅在伊斯法罕一处就至少有45名市民被米格-25RB扔下的炸弹炸死。

  于是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决定将新得到的红旗-2防空导弹部署到伊斯法罕。部署行动花费了两周,其中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在伊斯法罕城周边的沼泽地带选择一个合适的发射阵地上面。在这两周多的时间里,米格-25RB仍然在肆无忌惮地轰炸城市,带来死亡,狂妄的伊拉克“狐蝠”飞行员甚至每天都采取相同的飞行路线和飞行高度,因为他认为伊朗人根本没有办法威胁到他。

  1987年1月14日,“狐蝠”又来了,飞行路线还是不变,速度是2.2马赫,飞行高度是两万二千米。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士兵们静静地等待着,等米格-25RB进入伏击圈以后立即发射了一枚红旗-2,片刻之后又发射了第二枚。两枚导弹螺旋着向米格-25RB飞去。几乎在同时,在伊斯法罕城外设防的伊朗伊斯兰空军的防空部队也向“狐蝠”发射了一枚“霍克”防空导弹。两枚红旗-2和一枚“霍克”几乎在同时击中了“狐蝠”,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全城,米格-25RB被炸成几截,坠落到伊斯法罕城北的田野里。超过一百万名伊斯法罕城亲眼目击了这次防空战,事后,伊斯兰革命卫队和伊斯兰空军都宣称是自己的导弹击落了“狐蝠”,最终经过仔细调查,这个战果还是被判给了伊斯兰革命卫队和他们的红旗-2。

  最后要提一下那个伊拉克“狐蝠”飞行员。在飞机被导弹击中时他及时跳了伞,伊朗伊斯兰空军立即派出直升机去他的着陆地点搜捕。伊拉克飞行员很机灵,他成功地避开了来抓他的直升机,但却在逃亡时慌不择路地一头扎进了伊斯兰革命卫队的阵地。这个倒霉的家伙最后被送到伊朗电视台,在当天晚上的电视节目中公开露面,电视画面中的他还仍然穿着由苏联设计的高空战斗机飞行员抗高G飞行作战服。

  与苏制萨姆-2防空导弹相比,红旗-2具有威力更强的高爆弹头,当命中目标后能形成更多的破片,杀伤半径更大,因此威力也更大。通过实战证明,红旗-2完全有能力击落象米格-25这一级别的重型战斗机。关于这个结论,还有另外一个佐证:在两伊战争后期美国海军发起的旨在教训伊朗的“螳螂行动”中,虽然美国海军战舰和舰载战斗机在波斯湾海面上耀武扬威,但是包括F-14、A-6、A-7在内的舰载战斗攻击机却始终不敢接近并攻击伊朗本土的目标,而只能摧毁几个伊朗的海上石油钻井平台泄愤,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美国人知道伊朗在海岸阵地部署了红旗-2防空导弹。

斯里兰卡空军的歼7战斗机

  三,斯里兰卡

  1991年,斯里兰卡购买了四架歼-7B战斗机,并将它们编入第五战斗机中队,飞机编号从CF704至CF707,基地在卡图纳亚克空军基地。同时还购入了两架歼教-7B教练机。

  1995年,在获得了为数众多的59式坦克和新式步兵战车之后,斯里兰卡政府军开始向
贾夫纳半岛的泰米尔猛虎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歼-7B战斗机首当其冲,与阿根廷制造的IA.58“普卡拉”螺旋桨式攻击机以及米-24武装直升机一起,从空中不同的高度联手对猛虎军在巴提卡罗阿地区的基地展开密集轰炸。这次战争一般被称为第三次伊拉姆战争,斯里兰卡政府军经过五十天的苦战终于攻下了城市,但却没能消灭泰米尔猛虎军的有生力量。

  进入1996年以后,由于长期战争的消耗以及大量引入幼狮、米格-27“鞭挞者”等新型战机,再加上新飞行员的训练进度跟不上,各种原因综合在一起,斯里兰卡空军出现了严重的人员短缺。迫不得已,斯里兰卡空军不得不将装备歼-7的第五战斗机中队停飞,所有飞行员和地勤人员补充给其他中队,而包括歼-7和歼教-7在内的战斗机则全部封存在卡图纳亚克空军基地的机库里。并不是只有歼-7被封存,由于相同的原因,IA.58“普卡拉”螺旋桨式攻击机中队也有同样的遭遇。

  除了战斗损失以外,泰米尔猛虎军的自杀式攻击也给斯里兰卡带来了重大损失。1997年3月5日,两名猛虎军人员潜入中国湾机场,引爆了身上绑着的炸弹,炸毁了停在机场上的两架运-12运输机。紧接着,埋伏在周围的数百名泰米尔猛虎军战士开始进攻机场,幸亏机场守卫比较警觉,机场及时组织了防御,才避免了更大的损失。

  2000年,为了加强飞行员的训练,斯里兰卡向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总公司购买了一批初教-6初级教练机。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斯里兰卡空军对这批初教-6赞赏有加,因为它坚固耐用,稳定性好,可以在简陋的跑道上起飞,虽然在飞行时比较难以控制,但这正好可以让新飞行员打下坚实的飞行技术基础。

  对初教-6爱不释手的斯里兰卡空军决定购买更多的中国制教练机。2000年11月13日,斯里兰卡空军总参谋长贾亚拉斯.维拉科迪中将在访问巴基斯坦时订购了六架中巴联合研制的K-8“喀喇昆仑”高级教练机。对于斯里兰卡空军来说,K-8首先被用作喷气式高级教练机,但在需要时还被用于对地攻击作战,因为K-8能够携带945公斤的弹药,包括23毫米机炮弹药、火箭发射器以及轻型炸弹,甚至它还能携带霹雳-7空空导弹。根据新闻报道,在2001年4月2日,K-8就执行了一次对地攻击作战任务。

  在初教-6和K-8中队的基础上,斯里兰卡成立了飞行训练学院,作为空军第一飞行训练大队的一部分,其基地设在阿努拉德哈普拉。

  面对斯里兰卡空军的强势发展势头,泰米尔猛虎军的应对方法很简单:派突击队将飞机炸毁在地面上,这以战术最大的成果就是震惊世界的对卡图纳亚克机场的奇袭。

  2001年7月24日凌晨十分,一个泰米尔猛虎军突击小分队身着斯里兰卡军制服潜入了卡图纳亚克机场。当时机场周围有90个岗哨,机场内部还有五百名军人,但都没能阻挡住突击小分队的渗透。奇袭于凌晨四时开始,小分队首先摧毁了机场的变电器,这使整个机场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接着,小分队剪开了分割机场民用部分与军用部分的铁丝网,进入军用机场的停机坪,他们使用携带的各种轻重武器——包括反坦克武器、迫击炮、56式狙击步枪以及RPG火箭等——射击停机坪上的飞机。当时停在机场停机坪上的飞机大多油箱里加满了燃油,因此在突击小分队的攻击中很快爆炸燃烧起来。在几分钟之内,三架幼狮C.2、两架K-8、一架米格-27M、一架米-24V、两架米-17和一架贝尔.412被完全炸毁,另有一架米格-27M被炸成重伤。再加上在民用机场上被炸毁的客机,仅损失的飞机的总价值就达四亿五千万美元之多。

  这次奇袭对斯里兰卡空军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斯里兰卡空军都在努力弥补这次奇袭造成的损失。有消息称,在不久之后斯里兰卡空军领导人对巴基斯坦的一次访问中,曾经询问巴基斯坦能否以优惠价格向斯里兰卡出售或者租赁二手的中国制歼-7战斗机,以补充在奇袭中损失的幼狮C.2和一架米格-27M。

  四,非洲

  1,坦桑尼亚

  实际上,早在七十年代末期,歼-7战斗机就已经在非洲的天空中展现威力了。那是在1978年,当时乌干达独裁者阿明为了消灭躲藏在坦桑尼亚反对派,向这个邻国发起了大规模的入侵。1978年10月10日,乌干达空军出动米格-17和米格-21战斗机,对坦桑尼亚布科巴进行了数次轰炸。紧接着乌干达陆军越过边境线,占领了坦桑尼亚边境小镇克雅卡,并在那里进行了一次血腥的大屠杀,总计杀死约八千名平民。

  面对敌人的入侵,坦桑尼亚人民军迅速动员起来,进入11月份以后,坦桑尼亚人民军已经成功地阻止了乌干达的攻势。12月份,所有的乌干达军队都被赶出了坦桑尼亚,但这并不意味着战争的结束。1979年1月,一万名坦桑尼亚人民军,在59式坦克和歼-6、歼-7B战斗机的支援下进入乌干达境内展开反攻。在坦桑尼亚人民军的强大攻势下,到了3月底,乌干达军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当时驻扎在恩德培的利比亚军队也陷入了坦桑尼亚人民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为了挽回局势,利比亚总统卡扎菲向乌干达派出了两架图-22B“眼罩”轰炸机,4月1日,为了威胁坦桑尼亚,其中一架图-22B出动轰炸了姆万扎,扔下了大量炸弹,但是完全没有命中目标。而坦桑尼亚空军的表现显然要更出色一些,他们的歼-6和歼-7频繁出击,对坎帕拉、金贾和托罗罗进行轰炸,这些轰炸非常有效,除了造成敌人物质上的损失以外,还极大地打击了乌干达军队的士气。遗憾的是,坦桑尼亚空军的歼-7没有遇到拦截图-22B“眼罩”的机会,当然也就没有在实战中击落它的机会了。

  在歼-6、歼-7和59式坦克的支援下,坦桑尼亚人民军最终横扫乌干达,阿明被迫出逃沙特阿拉伯,在那里过着流亡生活,一直到去世为止。

  1980年,坦桑尼亚空军再次购买了十架歼-7B战斗机以及两架歼教-7教练机。1997年,他们又向伊朗购买了两架歼-7N,另外还有一些前伊拉克空军的运输机。2004年,在坦桑尼亚人民军四十周年庆典仪式前夕,有目击者在达累斯萨拉姆国际机场的停机坪上看到一架歼-6A战斗机,这架歼-6A的机身上半部份涂成沙黄色、绿色和棕色相间的颜色,下半部分为浅蓝色。看起来这架歼-6A仍然能够飞行,要知道,它的服役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十年!直到今天,仍然有三至四架歼-7在坦桑尼亚空军中服役,保卫着这个东非国家的天空。

  2,津巴布韦

  1986年,津巴布韦空军接收了14架歼-7战斗机,组成了第五战斗机中队,该中队的代号是“箭”。这十四架歼-7包括12架歼-7II及歼-7IIN,以及两架歼教-7BZ教练机。最初,这些歼-7战斗机主要由巴基斯坦飞行员负责驾驶,不久之后,津巴布韦空军就培养出了足够多的有经验的飞行员,从而全面接替了巴基斯坦人。

  1998年,津巴布韦卷入了民主刚果共和国的内战中,出动陆军和空军战斗机支持民主刚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作战。在战斗中歼-7的表现相当活跃。

  目前大约有六架歼-7在津巴布韦空军中服役。

  3,索马里

  1980年,索马里空军接收了24架歼-6和歼教-6,这些歼-6和向巴基斯坦提供的歼-6是同一个批号的产品。在八十年代初期,这些歼-6一直由巴基斯坦飞行员负责驾驶。由于长期的战争消耗以及缺乏零配件,这些歼-6只在索马里空军中服役了短短几年就无法再上天了。1992年,当美国海军陆战队在索马里登陆时,他们在摩加迪沙发现了五至六架歼-6,机身仍然保持完好。

津巴布韦的歼教7飞机
 
在非洲服役的中国歼七战斗机(组图)
 
阿尔巴尼亚的歼7A

  4,苏丹

  1968至1969年间,苏丹获得了两架歼教-2(米格-15UTI的国产型号)。从八十年代年开始,苏丹陆续从中国获得了为数不少的歼-7B、歼-7M和歼-7N战斗机。1981年,第一批歼-7B和歼教-7运抵苏丹;1997年,苏丹又从伊朗得到了第二批22架歼-7N,接着又接收了七架歼-7M和一架歼教-7;1988年,伊朗又给了他们五架歼-7N。直到苏丹引进俄制米格-29SE之前
,歼-7一直是苏丹空军的中坚,在与南部反政府军的长期战争中,苏丹空军的歼-7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五,阿尔巴尼亚

  1972年11月,阿尔巴尼亚购买了12架歼-7A战斗机,它们被部署在阿尔巴尼亚北部靠近南斯拉夫的贾德尔空军基地,这是由于南斯拉夫和阿尔巴尼亚两国之间的关系一直不佳,六十到七十年代间,南斯拉夫空军战机频繁侵入阿尔巴尼亚领空,这就促使阿尔巴尼亚领导层下决心购买先进的歼-7A战斗机,并将其部署到北部边境以对抗南斯拉夫。而相对性能略逊一筹的歼-6和歼教-5则被部署在里纳斯空军基地。

  在阿尔巴尼亚购买的全部12架歼-7A战斗机中,一架于1974年坠毁,第二架于1982年3月29日坠毁,剩下的十架至今仍在服役,其中八架停在贾德尔空军基地的山腹飞机掩体中,两架停在里纳斯空军基地。但是这十架歼-7A现在已经很少上天了,因为阿尔巴尼亚缺乏能飞歼-7的飞行员。目前阿尔巴尼亚还有79架歼-6战斗机。

  根据一些未经证实的消息,1999年,阿尔巴尼亚空军曾经一度卷入了科索沃战争,他们的歼-6和歼-7多次出动,进入南斯拉夫境内执行对地攻击任务。甚至还有消息说,阿尔巴尼亚空军的歼-7曾与塞尔维亚空军的米格-21发生过空战。但是从阿尔巴尼亚空军歼-7机群目前的数量来看,即使真的发生了空战,歼-7也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原文部分内容发于《国际展望》杂志,现将原文完整发出,作者 段亚波 本文转自新浪军事)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