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航空兵部队 为何迟迟没有"空一师"

2007-05-29 08:51:55
华夏经纬网

    在人民解放军空军建立很长一段时间里,航空兵部队不断发展壮大,但一直没有空军“第一师”这个番号。为什么长时间空缺此番号?它是什么时候有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其中有鲜为人知的故事。
   
    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番号由“一”变成“四”,缘于刘亚楼一番话
   
    新中国成立不久,为了加强华东地区的防空力量,抗击退居台湾的国民党空军对上海等大城市和华东沿海地区的轰炸,并为解放台湾作准备,党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在华东地区组建人民解放军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
   
    1950年4月的一天,时任空军第二航空学校政委的李世安,突然接到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电话,要他马上到北京来谈话。
   
    见面后,刘亚楼对李世安说:军委决定调你去华东地区组建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你当政治委员,方强同志任旅长(未到职)。李当即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刘紧接着问他:新组建的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你看是叫第一旅好呢,还是叫第四旅好?李世安说:数一个数,编一个序列,都是从一开始的,新组建的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当然是叫第一旅好。刘亚楼笑了笑说:我已考虑了很久,还是叫四旅好。叫“第一”容易产生“老子天下第一”骄傲自满情绪。我们要效仿毛主席的做法,他在井冈山创建第一支中国工农红军部队时,开始就叫红四军,没有叫红一军嘛!我看应叫空军第四旅,这里有一个继承和发扬红军光荣传统的问题,这样有利于这支部队的建设。
   
    李世安听了刘亚楼的一席话,深受启发,回答说:司令员讲得好,我没有考虑这么多,没有想到还有个继承和发扬红军光荣传统的问题,这样叫意义就更大了。
   
    刘亚楼说:这个部队是由4个机种混合组编而成的,来我国的苏联巴基斯基空军部队叫混成集团军,因此,我们这支部队的名称也可叫做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混成旅。这个名称是我与总政罗荣桓主任一起研究确定的(该旅当时对外代号称“中国人民解放军太平洋部队”)。
   
    由此,人民解放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的番号就定了下来。
   
    1950年6月19日,混成第四旅在南京正式成立。旅部以第三野战军第三十军九十师师部为基础,加上空军司令部和华东航空处抽调的100多名干部,共300多人组成。先驻南京,后转驻上海龙华机场。华东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兼任旅长,李世安任政治委员,刘善本等3人为副旅长。旅机关设有司令部,辖作战、侦察、通信、管理、机要5个科;政治部,辖组织、宣传、保卫3个科和1个翻译室;后勤供应处和航空工程处。旅下辖4个团和4个供应大队(也是团级单位),全旅共有3500多人。
   
    当时,混成第四旅是解放军唯一的一支航空兵部队,全国的战斗机几乎全都集中到这支部队来了,机型五花八门:有歼击机,有强击机,还有轰炸机;有喷气式的,也有螺旋桨式的。有的机种数量多达几十架,有的只有几架,可以说是我国当时所有战斗机的大汇集,是各型号战斗机的“大拼盘”。如:十团装备乌拉-9飞机3架,雅克-17飞机4架,米格-15飞机38架,这是解放军空军第一个装备喷气式歼击机的战斗团;十一团装备乌拉-9飞机4架,拉-11飞机39架;十二团装备飞机39架,均为杜-2轰炸机;十三团装备的飞机均为强击机,其中接收苏军的伊尔-10飞机25架,原有乌伊尔-10飞机3架。
   
    混成第四旅几经演变,但番号一直为“第四”
   
    混成第四旅组建后,由于飞机的机型多,人员新,许多人来自陆军部队,对航空业务非常陌生,给训练带来了很大困难。加之苏联巴基斯基空军部队将于10月回国,中央军委指示:“华东空司应用一切方法保证这一接收和教育之任务圆满完成,利用3个月的时间把苏军同志的技术本领学到手。”刘亚楼明确要求:一定要把部队建设好,带出好作风;要抓紧训练,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成为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于是,在旅成立之初,部队就掀起了突击训练的高潮。从旅领导到每个指战员,都拿出了顽强拼搏的精神,刻苦认真地学习、训练。几乎所有的人白天训练后,到晚上十一二点还在背术语、记数据、练动作,克服了种种困难。通过3个月的紧张训练,100多名飞行员中有91人放了单飞,50人能在昼间简单气象条件下执行单机、双机编队和中队编队的作战任务。另外,还培养了7名能带飞的教员,机场的其他业务工作也基本过了关。

    10月13日至17日,混成第四旅与苏联巴基斯基空军部队正式进行了交接工作。从10月19日零时起,混成第四旅开始单独担负保卫上海的防空任务,成为解放军空军第一支具有作战能力的部队,指战员们终于迈出了从陆军到空军的决定性一步。装备驱逐机、歼击机的十团、十一团担任了战斗值班,装备轰炸机的十二团参加了南京军事学院组织的抗登陆演习。这次演习是解放军空军第一次协同配合陆军部队进行的实战性演习,取得了圆满成功。刘伯承院长在讲评中,赞扬“空军能准时到达,队形严整”。1950年10月1日,十二团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国庆空中受阅。在刘善本的指挥下,19架杜-2飞机和空军独立第一驱逐大队的9架拉-11飞机,以9机编队和3机编队的队形,两次通过天安门上空,获得圆满成功。
   
    混成第四旅作为空军的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由于在部队建设上取得了突出成绩,成为空军部队扩编发展的骨干力量,该旅在编制上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十一团、十二团、十三团以及一些旅领导干部被陆续抽调出去,先后组建起5支航空兵部队(空二师、四师、五师、八师、十师)。旅部机关和第十团于1950年10月底从上海转抵辽阳,准备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此时的混成第四旅,已经变为一支歼击机部队,但番号仍为“第四旅”。
   
    1950年10月31日,经毛泽东批准,空军部队由旅改师。刘亚楼指示,旅改师后,混成第四旅番号序列不变,改称空军第四师。师长为方子翼,政委仍为李世安。
   
    为了参加抗美援朝作战,保卫祖国领空,空军部队加速扩编。1950年10月5日在沈阳成立歼击第三旅后,各机种的航空兵部队如雨后春笋般地不断建立。其扩编大致分五个阶段:1950年11月下旬至12月23日,组建了装备强击机的第五师,装备歼击机的第二、六、七、九、十二师,装备轰炸机的第八师;1951年1月上旬至5月,组建了装备轰炸机的第十师,装备强击机的第十一师,装备运输机的第十三师,装备歼击机的第十四、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师;1951年9月至1952年5月,组建了装备歼击机的第十九、二十一、二十四师,装备轰炸机的第二十、二十三、二十五师,装备强击机的第二十二师和装备侦察机的独立第一、第二团,装备运输机的独立第三团;1952年12月至1953年3月,组建了装备歼击机的第二十六、二十七师,装备强击机的第二十八师,装备轰炸机的独立第四团,同时开始将每师二团制逐步扩编为三团制;1953年底至1954年初,组建了装备歼击机的第二十九师,装备侦察机的独立第三团。至此,解放军空军已有28个航空兵师、70个航空兵团,各型飞机3000多架,形成了一支航空兵种类初步齐全、具有一定战斗力的空中力量,整个空军的建设已初具规模。
   
    此时,虽然空军部队的番号序列已经排到第二十九师,但仍然空缺着“空一师”的番号。
   
    抗美援朝建功勋,“空一师”番号终确定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年轻的人民空军后来以“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的名义奉命参战。初创时期的人民空军,不仅飞行员飞行时间短,驾驶技术不熟练,更没打过空战,而美国空军大都是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飞行员。然而,解放军空军发扬敢打必胜的精神,不畏强敌,奋勇拼搏,取得了辉煌战绩。在两年的时间里,志愿军空军共有10个歼击师21个团、2个轰炸师3个大队参加抗美援朝作战,共起飞2457批26491架次,实战366批4872架次,有373名飞行员向敌机开炮,212名飞行员击落、击伤敌机。共击落美机和参加朝鲜战争的其他国家空军的飞机330架,击伤95架,其中绝大部分是美机。我空军被击落231架,被击伤151架,牺牲116名飞行员,涌现出大批为后人所熟知的战斗英雄。
   
    最早参加抗美援朝、战绩最突出的空军部队是“空三师”和“空四师”,两师都受到过毛泽东的亲自嘉勉。“空三师”于1951年10月开始两次轮番参战,是志愿军空军部队中“战绩大、打得好”的一支过硬部队。在历时一年多时间里,共起飞255批3465架次,实战52批776架次,击落敌机87架、击伤27架,涌现出击落、击伤敌机29架的“王海大队”,击落、击伤敌机17架的“赵宝桐中队”等61个立功单位,以及英雄、模范、功臣1113人。1952年2月1日,毛泽东看到该师的情况报告后,亲笔写下了“向空军第三师致祝贺”的批语。
   
    “空四师”是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支参加抗美援朝的部队。参战伊始,刘亚楼司令员为其制定了“慎重初战”,“从实战中锻炼,在战斗中成长”的指导原则。该师按照部队序列,十团二十八大队接受了第一批实战锻炼的任务。

    1951年1月21日,“空四师”迎来了第一次空战。雷达发现,数批敌机在平壤以北沿铁路线活动。苏军出动8机,我二十八大队出动8机迎敌。大队长李汉先于友军接敌,率队迂回到敌机后面,在距敌400米处用固定光环瞄准射击,敌机纷纷向黄海上空逃去。后经射击照相胶卷判定,击伤敌F-84飞机1架。这是“空四师”首战首次击伤敌机,也是志愿军空军第一次取得的空战胜利。空军领导对初次空战的胜利非常重视,专门发来电报指出:这次空战,“证明年轻的中国人民空军是能够作战的,是有战斗力的”。
   
    在初次空战胜利的鼓舞下,二十八大队在23日和29日又取得两次空战的胜利。23日打了一次反封锁反轰炸的较大空战。当日晨,美军30多架F-84轰炸机在几十架F-80战斗机的掩护下,偷袭我新义州阵地的3个机场;10多架F-80战斗机窜到我浪头机场上空,封锁跑道,压制我机起飞。苏联友军和我二十八大队强行起飞,编队尚未集合就将敌机击退,并追到新义州上空,同几十架敌机展开了激烈的空战。空战打了半个多小时,敌我双方均未损失。这次空战之所以称是一次胜利,一是美军空军反应强烈,认为“这是(朝鲜战争中)一次规模最大的空战”,但没占到便宜。二是我方虽无战果,但收获不小,支援了友军,保卫了目标,锻炼了自己,取得了经验。29日,二十八大队起飞迎击在清川江桥地区活动的敌机。李汉率8架飞机利用阳光隐蔽接敌,并展开攻击。在敌机逃散时,李汉咬住敌3号机,距300米开炮将其击落。在机动飞行中又向另一架敌机进行射击,并将其击伤。
   
    二十八大队10天打三仗,取得击落、击伤敌机3架的战绩,实现了空军党委“坚决打好第一仗”的要求,打破了美国空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为后来的作战提供了宝贵经验。
   
    由于我机和友机对敌机敢于打大空战和频繁出击,迫使美机的活动退到平壤以南,清川江以北成为苏制米格飞机的天下。美国空军不得不承认,米格飞机在清川江和鸭绿江之间几乎占据了绝对的统治地位。这一空域被称为“米格走廊”。
   
    在以后的战斗中,“空四师”与美军的空战越打越大,也越打越好。1951年9月25日、26日、27日,连续进行了三天大规模的空战,双方各出动了100多架飞机。此举使美国空军大为震惊,惊呼:“这三天的战斗是历史上最长最大的喷气机战役!”并说:中国志愿军空军“严重地阻碍着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铁路线的活动”,“战斗轰炸机除了扔掉炸弹四处逃命外,别无其他办法”。
   
    10月2日、5日、10日、16日的空战规模更大,双方都出动了近200架次的大机群。尤其是5日和10日,我方分别取得了5∶1和6∶0的战果。
   
    1951年10月2日,毛泽东在看了“空四师”的战报后,欣然亲笔嘉勉:“空四师奋勇作战,甚好甚慰。”
   
    1952年2月10日晨,“空四师”飞行员张积慧在朝鲜秦川上空将美军“空中英雄”、“王牌飞行员”戴维斯驾驶的F-86E飞机击落,戴维斯被击毙。这在美国掀起了轩然大波。戴的妻子向美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美国国会要员为这一失败大发雷霆。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威兰于2月13日发表特别声明,称戴维斯被击毙“是一个悲惨的损失”,“是对美国远东空军的一大打击”,“给在朝鲜的美国喷气机飞行员带来了一片暗淡的气氛”。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的1956年3月30日,根据全军统一编制序列的精神,鉴于“空四师”战功卓著,又曾是解放军空军的第一支部队,空军党委决定,将“空四师”番号改为“空一师”。至此,“空一师”番号在空缺6年后,终于有了该属于它的部队。
   
    继承光荣传统,“空一师”再创辉煌
   
    在国土防空作战中,“空一师”屡建战功

    
    20世纪60年代,美国不断派遣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侵犯我领空,进行侦察摄影,猎取情报资料。前几次来犯,由于敌机机动性强、飞得高,加上我空军自身的原因,都未把它打下来。为此,周恩来曾指示空军:“要千方百计打下一架无人侦察机。”
   
    1964年11月15日黎明,正在熟睡中的飞行员被指挥所的电话铃声惊醒:一架美国147G型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从南海上空侵入我领空。“空一师”飞行中队长徐开通驾歼-6飞机立即起飞,迅速爬升到1.6万米高空,在地面正确引导下,远距离发现了敌机。按照预先研究的作战方案,在追至35度观察角时拉起跃升,从20度跃升角直冲敌机,对准其肚皮,到相距450米时,打出一串炮弹。但由于用力过猛,飞机向左晃动,炮弹从敌机左外侧滑过。徐开通立即修正瞄准,在相距300米时再一次射击。这次由于动作急躁,机头未能拉住,又打低了。此时,两机越来越近,只剩最后一次射击机会了。徐开通沉住气,紧盯住敌机,稳稳地瞄准,第三次猛按炮钮,只见敌机当即起火爆炸。敌机爆炸前,两机相距已经不到100米!待左坡度脱离敌机时,一团火球从我机上方几米的高度一掠而过,场面十分惊险。“空一师”首创打下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的纪录。
   
    事后,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贺龙、叶剑英、罗瑞卿等党和国家、军队的领导人,先后接见了击落敌机的有功人员。徐开通坐在周恩来总理和贺龙元帅中间合影留念。
   
    此后不久,该师副中队长张怀连又击落了两架美国无人驾驶高空侦察机。
   
    粉碎“四人帮”后,该师党委在拨乱反正中以身作则,狠抓整顿,从严治军上,又取得了新的成绩,成为全军学习的典型。该师党委严格要求自己的四句话“学习走在前,工作拼命干,生活不特殊,遵纪做模范”,在当时享誉全军,中央军委曾通报表扬他们,号召全军向他们学习。邓小平在接见该师的领导人员时曾两次提出:“你们这面旗帜不要倒。”
   
    如今的“空一师”,在部队现代化建设上依然保持和发扬着老部队的光荣传统,时刻走在全军的前列,战斗力有了新的提高,各项工作成绩显著,成为战无不胜的“空中铁拳”。 (人民网 赵晓泮)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