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5年的中美空战 相距29米时美机被打爆

2007-06-08 10:59:30
华夏经纬网


    F-104C型战斗机
    

  歼-6战斗机

    上世纪60年代,随着美国侵略越南北方的战火日益扩大,中国南部边境的安全遭到严重威胁,美国海军舰只频繁在中国南海游弋,与此同时各类战斗机也不断侵犯中国领空,甚至袭击中方商船和渔船,并扬言要同中国来一次“较量”,在亚洲大陆“再打一场地面战争”。面对挑衅,中央军委命令海军航空兵组织部队赴海南参战,下决心打击一下美国人的嚣张气焰。
   
    歼-6VsF-104C1965年9月20日上午10时左右,美国一架F-104C型战斗机飞临海南岛西岸,向北移动,随后在白马井以西海域上空忽进忽出,擦边挑衅。
   
    10时47分,海南岛我军指挥所突然接到海岸警戒雷达的报告:“发现敌机1架,正西90公里,高度4000米,时速1150公里,航向15度!”很快,一张画着细细蓝线的航线图,展现在了指挥员的眼前。这条蓝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美国一架F-104C型(“星”式)战斗轰炸机正紧临海南岛的西岸向北移动,并迅速接近我领海。敌机的行动,很快使指挥员得出这样的结论:敌机正寻找机会侵犯我领空。
   
    “高翔双机出击”,指挥员果断地下达了命令,同时指指航线图,对领航员说:“把它们引导到这个空域待机!”
   
    高翔,海军航空兵第4师第10团第2大队大队长,是7天前奉命率队从青岛飞至海南岛的。在到达海岛几天里,高翔听了战友关于美机屡屡挑衅的情况介绍,十分气愤,憋着劲要狠狠教训教训不可一世的美国佬。
   
    他在日记中写道:“先烈热血洒神州,我等后辈有何求;沿着革命道路走,誓为理想抛我头。”高翔还下定决心:“如果打不下敌机,撞也要把它撞下来。”今天他终于逮到这个机会了。
   
    高翔迅速和僚机黄凤生驾着歼-6歼击机,飞到指定空域。他俩低头望去,下面就是自己熟悉的巍巍五指山。他俩很快明白了指挥员的用心,在这里待机,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最佳的航线,突然出现在入侵的敌机面前,还有,击中的敌机,可以坠落在我岛上或领海线内——这样美国佬就抵赖不了!
   
    高翔和黄凤生双机在五指山10000米上空来回地运动着。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高翔就着急了。“敌机在哪里?怎么不叫出击?”
   
    其实,地面指挥员何尝不希望一口吞下入侵的美国飞机呢?但是,他正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打击最能奏效。他密切注意着航行图上蓝线的移动。突然,蓝线向我领海线迅速接近,可是又马上伸向外海。这样时入时出,一连几次,指挥员进一步判断了敌机的意图:可能利用北部湾的加油线佯动飞行,乘我不备突然窜入,使我来不及截击。
   
    根据这个新情况,地面指挥员叫领航员把我机引导到加来地区上空,待机出击。11时19分,敌机再次入侵,直窜雷州半岛。
“出击!”正在加来地区上空巡逻机动的高翔,一听到地面指挥员命令,马上回答;“明白!”高翔双机以1300公里的时速,风驰电掣般地飞向作战空域。
   
    在地面指挥所的引导下,高翔飞快地向着敌机接近。高翔注意着每一朵擦机而过的白云,却连一只鸟也没有看到。这时,高翔提醒后面的黄凤生,说,“没关系,慢慢看。”
   
    其实,这句话高翔也是对自己说的。他睁圆双眼,紧蹙浓眉,以极大的努力使自己的心情保持平静,不放过一个可疑目标。突然,高翔眼睛一亮,发现右前方有一个小白点,再接近一看,正是美国的F-104C型战斗轰炸机!从300米到29米F-104C型飞机,是一种单座超高速喷气战斗机,由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设计制造,是美国当时速度最快的战斗机之一,最大时速达2400公里。
   
    它的机身轻,飞行高度可达21000米,最大航程约1750公里,续航时间(带4个副油箱)可飞3小时20分,能够在空中加油。武器装备也强,有一门20毫米六管联装机关炮、2~4枚“响尾蛇”空对空导弹。不带副油箱时,还可载炸弹。它既可以担任战斗轰炸任务,也可以担任防空拦击任务。但是,它也有个很大的弱点:水平机动性能差,转弯半径大,不灵活:机翼太薄、太短,低空性能不好,着陆时很容易失事。
   
    1965年4月上旬,美国从本土调了一个中队24架F-104C型战机来亚洲,进驻台湾公馆基地,其中12架又于4月19日调到南越岘港机场。这次入侵我国海南岛的F-104C型飞机,就是从那里起飞的。
   
    高翔一见F-104C型飞机,马上呼叫黄凤生:“准备攻击!”随后他加大速度猛扑上去。美机也发现了他,来了个右转弯,高翔机灵地左右扫视了一下,紧跟着来了个向右转,紧紧咬住敌机。此刻,地面指挥所及时告诉他:“左面没有情况,放心打!”黄凤生也呼喊他:“后面有我,放心打!”高翔感到浑身都是力量,继续向敌机扑去。
   
    敌机已经进入有效射程了,高翔却暗暗叮嘱自己:“近些,再近些,打它个空中开花!”敌机已经被清晰地套入了光环,高翔才把右手伸向电钮,但又马上缩回来,对自己说:“沉着一些,再沉着一些!”
   
    直到距敌机仅300米时,高翔才一边猛力按动大小炮钮,一边继续向敌机猛扑,“嘭嘭嘭”只见一串火光连续不断地穿透美机的机体,一直打到距离29米,这架敌机凌空爆炸,高翔才停止了发炮。
   
    由于射击距离太近,高翔的飞机也被美机爆炸的碎片击伤13处,一台发动机也因剧烈震动而停车。他依靠另一台发动机工作,靠着熟练的驾驶技术坚持把战机开回了机场。
就在高翔双机安全返航的时候,跳伞逃生的美国飞行员也被当地的渔民抓获。这个美国飞行员名叫菲利普·史密斯,军号是4360。
   
    在随后的交谈中,史密斯告诉新华社记者,自己是在20日上午10点多钟从南越岘港起飞,根本没有料到,上天才一个多小时就被揍下来,更没有想到,这么快就当了中国民兵的俘虏。同时他还心有余悸地说:“在这样近的距离开炮,太可怕了。这是一次我看也不敢看,想也不敢想的战斗。我很荣幸,上帝没有抛弃我。”
   
    就在史密斯说着这番话的时候,美国电台惊呼,这样先进的飞机被中国击落,政府“感到震惊”,军方“感到不可理解”。
   
    一些第三世界的通讯社也纷纷发表评论说,中国人民是“不可惹的”,警告美国“要清醒一点”!如何对待侵略者,“中国是我们的榜样”。
   
    为表彰高翔在此战中所表现出来的沉着和勇敢,海军司令部授予他一等功。他敢于驾机在空中“拼刺刀”的美名,也在全军传开了。
   
    获悉歼-6战机打掉了美国最先进的F-104C,海军司令员肖劲光也破例派专机将高翔和他的战友接到北京,参加国庆观礼团。10月3日,百忙中的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亲切地接见了他们。
   
    1989年10月,当年被高翔击落后跳伞并被俘的美机飞行员史密斯来中国访问,提出一定要见见把他从天上打下来的中国同行。10月18日,在上海锦江饭店,两位老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史密斯幽默地说:“我要感谢你,若不是你把我打下来,或许我就死在越南了。”
   
    值得特别说明的是,从1965年到1968年,海军航空兵奉命在海南岛上空抗击入侵美机,以劣势装备对抗优势装备,先后击落美机7架,击伤1架,己方却无一伤亡,创造了8∶0的辉煌战绩。(摘自《军事文摘》 转自:河南报业网)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