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乡间小路上--记台湾自由撰稿人佟光英

2005-10-20 11:11:09
华夏经纬网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伴着台湾校园歌曲优美的旋律,一个普普通通的台湾人向着北方、向着黑土地一路走来,他用寻常而轻盈的舞步踏访与台湾不同的乡间小路,用真情搭建辽宁与台湾交流与合作的桥梁。他就是本文的主人公——台湾满族协会理事长、两岸环保工作室负责人、自由撰稿人佟光英。

  钟情绿色,倾情大自然

  作为共和国的长子,辽宁曾经源源不断地向全国各地输送着钢铁、煤炭,挺起新中国的脊梁。但是,它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机器轰鸣,钢花四溅、烟囱林立、浓烟滚滚的地方。然而,一望无际的东北平原,大米、大豆、畜牧业、旅游资源丰富却让人有些淡忘。佟光英偏偏对辽宁的自然生态、绿色农业情有独钟。在《乡间小路》、《人间福报》、《中国通》、《两岸双赢》、《联合晚报》、《赢家》等台湾媒体上,我们看到的佟光英以他自己的独特视角,展示给台湾读者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生态辽宁。通过佟光英的笔触,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了解了辽宁的山山水水、自然宝藏。东北珍宝人参、鹿茸、呱呱叫的林蛙,黄澄澄的沙棘果实、液体黄金冰葡萄酒、世界遗产五女山城,够麻够辣的北票辣椒,备受瞩目的中华龙鸟化石、含苞待放的凌源百合花、神秘精深的蒙医蒙药、凌海黄金滩涂养殖基地、中国最北方的妈祖庙、别具风味的喀左蒙古饮食、化土成金的紫砂壁画……

  当一篇篇精彩的文章展现在读者面前,也许很多人会认为他是一名职业新闻记者,甚至有人会认为他是报社的主笔,因为他文笔出众,因为他见解独到,因为他勤奋敬业。不过,他可是一位地道的“个体专业户”—— “自由撰稿人”。这样一份职业在台湾名不见经传,既不是职业记者,又没有载体。几年来,他自掏腰包,穿梭于辽台两地,几乎寻遍了辽宁的山山水水,跑城市、入山乡,用自己的文章向台湾读者展示着辽宁的一草一木。

  乡间小路通向希望的田野

  “辽宁有多大、有多美,光英告诉你”。远隔千山万水的台湾人,谈起辽宁滔滔不绝,对辽宁的一往情深。谈起辽宁的山山水水,生态环保,他如数家珍,讲到精彩之处,连我们本地人都为自己的家乡能有这么多的好东西而感到惊讶。老实说,好多东西连我们这些本省人都自叹弗如。几年来,佟光英的足迹已遍及辽宁的大部分县乡,大量的感性认识让他对辽宁有了更为深入细致的了解。

  两岸新闻交流已开放近十年了,每年到辽宁采访的台湾记者不下数百人次,他们大多数由于时间紧迫,行色匆匆。而且采访重点主要集中在沈阳、大连、鞍山、丹东等大中城市,对于路程较远、经济欠发达的辽西北地区是很少涉足的。在采访中也很少亲自了解,一般是以提供的数据和介绍材料来采写,“蜻蜓点水”、“走马观花”。可佟光英则不同,由于他是“自由撰稿人”,不受新闻单位采访内容和时间的限制,可以沉下心来做详细的参访规划,在辽宁有时可长达一个月,走到哪吃到哪住到哪,随遇而安,不急不躁,笔记本记得密密麻麻,图片、资料、各地招商项目册等将旅行包塞得满满的,回到台湾后,闭门撰稿,接下来就是台湾各种杂志、报纸陆续会出现“佟光英”的署名文章,且属独家新闻,常令职业记者慨叹不已。

  在采访中,他为了更加贴近自然,常常不顾疲惫,连续工作。为了拍摄更好的照片,他会登上很高的山坡,找到最佳的角度。就这样,鞍山、抚顺、本溪、锦州、阜新、凌源、北票、朝阳县、喀左县、建平县,西丰、新宾、桓仁、岫岩、北宁等满族自治县(市)也都留下了他的足迹。很多市、县是台湾记者从来没有涉足的处女地。他在采访过程中,与当地的干部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当地台办干部经常与他保持联系,节假日互致问候。他每次来,当地干部都送他一些土特产作为纪念。有时他就干脆在辽宁度过“五一”、“十一”长假,作深入的采写。有一次他参访朝阳的红山文化,由于这需要省级主管单位特批才可采访,当地台办干部协调相关部门为他的参访提供了很大方便,这令他十分感动,并表示“愿做朝阳在岛内的号手。”每次他的文章在台湾媒体上刊登,他都在第一时间寄给相关的市、县,让大家了解辽宁在台湾岛内的声音,从未失言。在最新出版的台湾《乡间小路》4月号,他用了整整七页、约七千字,共计十九幅彩色照片,以《喀左——塞外绿色希望》为题,介绍位于辽西的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佟光英说:“过去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用这么大的篇幅、这么多图片来介绍一个县,破天荒了。”

  岛内媒体“月月有辽宁”

  “月月有辽宁”本是我们入岛宣传工作目标,不经意间被佟光英一个人就给实现了。自2003年元月起,差不多每隔半个月,我们都会收到佟光英从宝岛台湾寄来的橘黄色封筒印刷品。对辽宁的宣传报道,他可以说不遗余力,并且提出“在台湾媒体月月有辽宁的报道”。起初,我们还抱有怀疑的想法。但是佟光英给我们最干脆最简短的回答就是行动。望着一摞摞他从台湾寄来的报纸、杂志,我们感叹他的“月月有辽宁”的宣传承诺真的兑现了!这不得不让人肃然起敬。截止目前,我们把他在台湾报刊杂志发表的宣传辽宁的文章都复印下来,竟有厚厚的一大摞。

  他身材高大,为人热情、直率,而且非常讲信用,乍一看,就像地道的东北大汉。可是别看他外表粗犷,心却很细,每登一篇文章都给我们寄来,不仅如此,杂志上他的署名文章用口曲纸粘贴标注、报纸署名文章就用红笔重重地圈上,方便我们查阅。 “抚顺石猴森林公园——神龟镇山”、“水上长城)——九门口”、“盘锦苇海——绿色迷宫”、“辽阳市——中国北方石化加工基地”、“盘锦市——中国石化生态名城”、“营口市中国新兴国际港湾城市”、“中国最北方的妈祖”、“红海滩”、“辽河碑林书法大观园”、“渤海明珠——葫芦岛市”、“中国最大边境城市——丹东市”、“辽西重镇塞外江南锦州市”、“悠游抚顺满族风情”和“钢都鞍山百宝乡”等文章分别刊登于《卓越》、《两岸双赢》、《人间福报》、《联合晚报》等报刊上。

  辽台交流合作架桥人

  佟光英不仅在台湾媒体上宣传辽宁,而且还为促进辽宁与台湾经贸交流与合作甘做架桥人。“我认为辽宁与台湾在绿色农业方面互补性很强,合作的空间还是满大的,我倒是觉得辽宁振兴老工业基地应该农业先行,这方面还是有很多工作值得好好做的……”在第三届辽宁台湾周期间,他谈出了自己的看法。同时,他在文章中也为台湾同胞寻求赴辽宁发展的空间。“台湾近年农业发展受限于土地与劳动力不足,以及人力成本较高等因素,部分农友难免有英雄无用武之地之慨。由于辽西土地开发成本较低,气候适合花卉栽种,台湾花卉业者的栽培改良技术强,懂得大规模生产与经营管理,更重要的是擅长于行销。因此,凌源市或许适合有意发展百合花等花卉产业前来一探……”“近年,台商在中国大陆的养殖渔业,有逐渐呈现北移这趋势。拥有著名“金沙滩”的凌海市,沿海滩涂一望无际,非常适合台湾相关业者前来,发展滩涂沿海渔业养殖……”

  不仅如此,佟光英透过他在岛内的朋友,积极组织相关企业、公会来辽宁进行经贸考察。去年8月,佟光英组织一个台湾农业考察团来到西丰。他们参观了西丰参茸市场,详细了解西丰的概况,对西丰表现了浓厚兴趣,特别对参茸产品和林蛙给予了更多的关注。他们还索要了西丰蚕业、针纺、中草药、鹿业、林蛙等有关的资料、画册和部分产品样品。

  去年,佟光英专门到锦州考察了著名“金沙滩”的凌海市,今年,他将组织一个渔业、农业公会考察团再次来锦州,以渔业、农业为合作的切入点,介绍台湾有关企业来辽宁发展。他还表示将参加锦州“民间文化艺术节”,组织一些岛内相关文化经贸团组到辽宁考察。他说:“今后如果这边有什么经贸、文化活动都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参加,我也愿意带一些台湾朋友过来,寻求合作的商机。”

  就是凭着对两岸交流合作的一份热爱,凭着对自然生态和绿色农业的一份关注,更是凭着作为一名职业撰稿人的敬业精神,佟光英的足迹在辽宁的土地上不断延伸,他的热情也随着辽宁与台湾逐渐热络的交流合作持续高涨。“我真诚地希望辽宁人多去台湾参观考察,寻求更多的经济合作机会。我会全力以赴做好接待工作,有针对性地提供台湾相关企业,更好地促成台湾与辽宁的交流与合作。”

  就在这篇通讯落笔之时,单位收发报刊杂志的于姐又把来自宝岛台湾的邮件放到办公桌上。那是橘黄色的封筒,贴满花花绿绿的邮票,办公室的同事都知道,一准是佟光英寄来的。小心翼翼剪开(有集邮爱好者索要邮票),是台湾3月号《赢家》杂志,顺着佟光英用口曲纸做的记号,《北方华都——凌源蓄势待“花”》、《本溪——林蛙产值呱呱叫》、《北票——辣椒规模够麻辣》、《凌海海赚——金滩涂养殖基地》,别出心裁的题目、大块的文章、靓丽精美的图片跃然纸上,北国迟来的春季里,身在南国的佟光英已开始金秋的收获!(李成山   李雪飞)

(辽宁台办)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