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中国时报》东北老工业基地说短论长

2005-10-20 15:03:00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8月17日讯:据中国时报报道,6月10--22日,由台湾《中华日报》、《中国时报》、《中华电视公司》以及《八大电视台》等十一家岛内新闻媒体,十七位有影响的董事长、总经理、发行人、主笔、文字、摄影记者组成的台湾媒体东三省老工业基地改造与振兴采访团,在对黑龙江、吉林、辽宁进行了为期12天的采访。其中台湾《中国时报》评论员王骏写的评论文章颇有见地。文章称:

 东北是满州龙兴之地,一向称为“东三省”,意指黑龙江、吉林、辽宁。抗战胜利后,一度将之区分为东北九省,但为期甚短。中共建政后,经过几阶段调整,又恢复古制东三省。

一九七九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改革开放政策之后,四分之一个世纪过去了。过去二十五年来,中国大陆经济突飞猛进,尤其东南沿海地区,更是一年一个面貌,超英赶美猛向上窜。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硬件建设更是鸟枪换炮,把港、澳、台都比了下去。这一切,看在东北老乡眼里,心里颇不是滋味。

打从一九四零年代中期国共内战开始,东北就是主要人力、物资供应地。一九五一年「抗美援朝」战争,东北继续出人出力。之后,大陆搞计划经济,东北还是出人出力,重工业烟囱日夜不停冒烟,材料运进来,成品运出去,东北人除了流汗以外,基本上,没为自己捞到什么。

现在讲起这段历史,东北人颇不是滋味。记者走访东北三省,都是口径一致,倾诉东北人的悲情:

“东北,是共和国的长子。刚建国的时候,弟弟、妹妹还小,我们东北是老大哥,必须为弟弟妹妹牺牲。中央给我们材料,给我们资金,让我们制造,造出来的成品,中央拿走,给了弟弟妹妹,我们没有话说。现在,改革开放,弟弟妹妹都富了,我们东北老大哥,却是腰也折了,背也驼了,东北真的很疲惫。”

东北三省的领导,口才普遍了得,精于辖区史地背景,尤其熟记各式各样的数据资料,开起记者会,可以滔滔不绝,连续报告超过一个小时。对于东北三省过去的历史,这些干部有些自豪,也有些感伤。

黑龙江会告诉你,北京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用掉了多少黑龙江的原始森林木材;辽宁会告诉你,北京人民代会堂与历史博物馆,用掉了辽宁丹东地区多少珍贵石材。

时序进入二十一世纪,沿着海岸从南往北数,广东、福建、浙江、江苏、山东,基本上都发达了,所差者,程度高低而已。唯独东北与内陆,还是远远落在后面,所以,现在大陆上喊出两句响亮口号:“重建东北老工业基地”,以及“西部大开发”。

 东北三省,从最北边靠近俄罗斯边境的黑龙江伊春市,到辽东半岛南端的大连市,整个东北三省,大街小巷,处处可见“重建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标语、条幅。

对台湾民众而言,中国大陆东北,既遥远又深邃,关于东北的知识,主要得自于地理课本。白山黑水、天寒地冻、深山野林、大黑熊老灰狼,是台湾民众对大陆东北的刻板印象。尤其,台湾人提到东北,总忘不了“东北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这句口诀箴言。

其实,经过大半世纪的开发、透支,今天的东北,早就不是地理课本上所描述的东北。就拿深山老林来说,在一九八零年代以前,东北地区天然原始森林持续大量砍伐,当地原本占世界第一的参天红松木原始林,现在已经所剩不多。

讲到这段历史,黑龙江伊春市的领导干部这样形容:“经建五十年,用掉的木材,有四分之一是由黑龙江提供。黑龙江提供的木材当中,伊春又占了一半。原始森林牺牲之重,木材一根一根连起来,可以从地球连到月球。如果用火车装载,所消耗掉一车一车的原始林木,可以从齐齐哈尔连接到海南岛。”

一九八零年代,大陆改革开放以后,中共政府了解天然资源之宝贵,以具体措施保护黑龙江原始森林,减少伐木,增加植林,开发森林旅游。有意思的是,大陆现在学精了,减少砍伐自家原始森林,打北方邻国俄罗斯主意,向俄罗斯西伯利亚的深山老林买木材。

吃苦吃久了,东北三省现在也努力对外招商,希望像东南沿海各省一样,也跟着发达。台湾传统产业几乎悉数西进大陆,但到东北打天下者,还是寥寥可数。比较大的,就是统一、康师傅两家食品企业,看中的是东北的大豆与面粉。其它东北台商,主要还是炒作房地产,其中不乏因此发迹致富的。

有趣的是,记者在东北几个大城市,所碰到的致富台商,都不太愿意提自己在台湾的往事。不少东北台商,靠炒地皮致富,在当地创造就业机会,缴纳巨额税款,繁荣当地市面,获得当地政府奖励。照理说,锦衣不夜行,在东北功成名就,理应昭告台湾父老,然而,这些台商都颇低调,一方面对自己在东北的成就颇以为荣,但另一方面,又拜托记者,千万别在报纸上写出自己姓名与出处。

在哈尔滨最高级的新开发区,有个台商投资兴建出一整个顶级社区住宅,盈余丰厚,光是去年,就向黑龙江缴纳了税额两亿元人民币。这个台商却不太愿意回顾以前在台湾的事情,这台商私下说得很明白:“以前在台湾混得不太光彩,还有点事情没有了结,如果大名上报,我怕如果以后回台湾,民进党政府以后会找我麻烦。”

这类台商,在整个中国大陆,大有人在,大约和“债留台湾,钱进大陆”,有点关系。

东北人老实,凡事直肠子,讲话不会绕弯,没心眼,不会耍心机,自称“粗、黑、大、傻”。在东北台商眼里,东北老乡憨厚率直,比较欠缺生意眼光。有位台商对记者说:“东北人很老实,同样一件事情,去年这样做,今年也这样做,明年还是这样做,不晓得换个角度看事情,从里面发掘赚钱商机。”

对此,记者也有同感。东三省各省市高干接待台湾新闻界访问团时,台湾人总是根据过去书本上的刻板印象,问东北老乡,乌拉草长的是啥模样?对此,每个省、每个市,所有东北高干都强调,过去极度贫困时期,老百姓穿不起好鞋,只好拿乌拉草垫鞋底保暖,现在生活转好,大家都穿得起厚底鞋,早就不用乌拉草了。

这种对话,有点鸡同鸭讲,台湾人搞不清现况,老是根据书本上的刻板印象,问些不合时宜,已经落伍的问题。而东北人则极力撇清,解释乌拉草是落后时代的落后玩意儿,强调现在东北人日子过得好,生活优渥,早就不用乌拉草这种贫贱东西。

其实,东北老乡如果有点生意头脑,看准台湾人的“愚蠢问题”,大可发展乌拉草观光业,靠乌拉草赚台湾人的钱。这一点,似乎东北人还没有想到。

反过来也一样,东北人讲到台湾,好象每个人都知道日月潭与阿里山。不只东北人如此,大陆其它地方亦然,对台湾的印象,就是阿里山与日月潭。其实,台湾人即便在岛内旅游,日月潭与阿里山早就不是主力景点。不过,由此可见,如果将来全面开放大陆同胞来台观光,日月潭与阿里山必然会繁荣一段时间。

说起来不相信,东北人之老实率直得可爱,记者跑过的几个东北大城,还经常遇到出租车司机客气推让小费的事情。从出租车司机,可以看出一个城市的人情世故,记者几次搭出租车,和司机师傅相谈甚欢,下车后多给小费,司机竟然推让不收,要多劝几句,才肯收下。这种事情,在南方省分,肯定不会发生。

从城市硬件外观而言,东北几个大城的部份建筑,并不逊于台北。就以鸭绿江畔,面对北韩新义州的辽宁省丹东市而言,沿着鸭绿江修建了二点八公里的河滨公园,景色不比台北淡水河畔公园绿带差。鸭绿江两岸,丹东这边连云高楼拔地起,河畔游船密布,人声杂沓;对岸北韩新义州,则是悄无声息,小小几幢平房点缀其间,完全看不到人影与生机。

在“重建老工业基地”的大旗底下,整个东北都在等机会,即令边境城市丹东,都把眼光看到未来,这个边境城市正静静等待对面北韩彻底蜕变。全世界共产党国家,就剩下北韩和古巴,还处于封闭状态,这几年,古巴慢慢走向开放路线,但北韩还是顽强锁国,以至于,拖累了大陆这头的丹东。

丹东市领导干部就说:“如果对面是韩国汉城,而不是朝鲜新义州,我们丹东今天肯定不是这样。但是,我们不急,就我们所知,金正日的几个孩子,都是在欧洲受教育,应该有开放思想,以后北韩会慢慢改变的,我们会等到这一天。”

另一位丹东高干表示,二十年前,鸭绿江两岸正好相反,北韩那边繁荣,中国大陆这边萧索。二十年后,两边地位互换,大陆这头丹东已经崛起。其实,何止丹东崛起,整个东北和二十年前相比,也都换了样,台湾人如果去大连街头逛逛,会讶异相对对后的东北地区,也有如此现代化摩登大城。

和中国大陆其它地区一样,东北三省居民日常生活正急遽都市化,并且,这种趋势方兴未艾,以后还有长远发展空间。然而,在此同时,都市居民生活许多基本功能,仍有待建立。和台湾都市生活机能相较,东北各城市还有广阔开展空间,这当中,就充满了商机。

例如,台湾大小城市到处都是便利商店,以台北市为例,便利商店更发展到平均每隔几百公尺,就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记者跑过哈尔滨、吉林、长春、沈阳、大连等东北城市,基本上,没有发现便利商店。

台湾的便利商店,不但二十四小时出售生活必需品,并且包办代缴各种费用、快递等业务,是提升生活机能的重要机制,大陆东南沿海都会地区,已经陆续出现便利商店,但东北地区大都市,仍是便利商店的处女地。

其它,像是课后辅导班、才艺补习班,东北地区也不多见。都市化之后,城市居民生活紧张,中国人又注重子女教育,不论台湾还是大陆,像是课后辅导班,以及包括英文、珠算、舞蹈、钢琴、小提琴、游泳、计算机、棋艺在内的各式各样才艺班,都有生存空间。

东北人憨直,对于“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思绪逻辑还是围绕着有形的工业、产业打转,眼光焦点还是放在“高新产业”、“科技园区”、“电子信息”等硬件建设,比较没有想到观光、物流、商业等没有厂房、无须工业园区的产业。而这方面的专业技能,则是台湾人的“强项”,对台商而言,东北都会地区仍然是充满无限商机。

不论是东北还是东南,中国大陆许多都会地区的硬件建设已超越台湾,所差者,软件建设还远落在台湾之后。例如,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假冒伪劣”现象,例如,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礼貌、尊重、文明,大陆还落后台湾。不过,假以时日,中国大陆在这两方面能有长足进步,进步到与台湾拉平,进步到台湾人愿意长期逗留中国大陆生活,那么,海峡两岸关系势必发生彻底变化。这种彻底变化,不是任何政治教条、意识形态,所能遏阻。

 (辽宁台办提供)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