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河区广宜街一处工地发现罕见辽代古墓

2003-06-18 00:00:00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6月18日讯:据沈阳晚报报道,沈河区广宜街、市府路路口西北角,是一片空地。辽宁普臣房屋开发有限公司正在这里施工,建设“乐购超市二部”。6月17日早晨,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勘探队队长刘焕民,给记者打来电话:“广宜街出现了罕见制式的辽墓!”记者立即赶到考古发掘现场——文物勘探区域。1997年,沈阳市政府在市区内,确定了21片“文物勘探区域”,广宜街、市府路路口西北角的这片工地,便是21片“文物勘探区域”之一。根据市政府有关规定,在21片“文物勘探区域”内进行施工建设之前,必须向文物管理部门申请,待考古人员进行文物勘探后,才准许施工建设。因此,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勘探队考古人员,在该工地破土动工的同时,进入现场进行文物勘探,监护施工单位土方施工,以免破坏地下文物。早在1965年,这个地区就曾出土过辽代墓葬。所以,这次文物勘探时,勘探队队长刘焕民格外仔细,惟恐遗漏了地下文物。工地施工挖土方时,考古人员们昼夜在现场监护。6月16日晚上,考古人员眼前一亮:青砖!楔形青砖!“停!马上停工!发现文物了!”刘焕民队长一声大喊,制止住正在作业的挖掘机械。施工单位有关人员听说发现文物,立即主动配合,马上停止施工。沈河区公安分局朱剪炉公安派出所、巡警二中队的民警们,火速赶到现场实施安全保卫。由于天色渐黑,不便发掘,考古人员们便在工地上守候了一夜,以防文物发生意外。青砖墓葬现身6月17日上午,考古人员小心翼翼地在发现青砖处清理沙土。渐渐地,一座青砖堆砌的墓葬,显露在大家的面前。经过测量,青砖墓葬长142厘米、宽128厘米、残高60厘米,除去铺底青砖外,共8层青砖;墓葬顶部距地表3米左右。 考古人员初步断定:这是一座辽代的“石棺墓葬”。令人大惑不解的是,“石棺墓葬”上的每块青砖,都印着清晰的手印,手印不大,形状清秀,状若女人之手,深深印在青砖上。只有在汉代前后墓葬中出现的楔形青砖,却破天荒地出现在这座辽墓中,尤其是楔形青砖上也有手印,排除了辽代契丹人利用汉砖砌筑墓葬的可能,令考古人员啧啧称奇,一致认为是首次在沈阳发现。汉代墓葬的楔形青砖,一般作为“封顶砖”使用,即砌筑完墓室券顶后,将楔形青砖大头朝上、小头朝下,竖着插进券顶正中,实行“封顶”。而这座辽代“石棺墓葬”顶部的楔形青砖,却平着铺设,每两块楔形青砖一颠一倒对在一起,则形成长34厘米、宽30厘米、厚6厘米,接近正方形的青砖;砌筑墓葬四周的青砖,均为长34厘米、宽17厘米、厚6厘米。 考古人员开始给青砖依次编号,准备开墓取棺。开墓探取石棺听说要开墓取棺,附近居民们争先恐后地前来观看,人山人海,将考古发掘现场围得水泄不通。为了维持秩序、保护文物,沈河区公安分局巡警二中队、朱剪炉派出所出动了30名民警,适时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考古人员介绍说,辽代契丹人死后,一般不时兴火化,而是实行土葬。早期辽代墓葬的墓室为方形;中期辽代墓葬,则出现了六角形、八角形墓室;而到了晚期辽代墓葬,便大多为圆形墓室了。即将开启的这座辽代墓葬,葬式十分简单,仅仅用青砖砌筑四周,里面置放盛有骨灰的石棺而已。辽代晚期,受佛教影响,契丹人开始时兴火化,大多用罐子盛放骨灰。以此推断,这座辽代墓葬的主人,定与佛教有关,采用石棺盛放骨灰,也是受到佛教的影响。考古人员认定:该墓葬为辽代晚期,即辽代晚期天祚年间的墓葬,墓主人应为平民百姓。当天下午14时许,考古人员清除掉墓葬顶端的沙土,准备开启“石棺墓葬”。当天14时20分,考古人员将青砖一一编号后,开始小心翼翼地挪动墓葬顶端的青砖。15时5分,开始清除第二层墓葬顶端青砖。15时10分,第三层墓葬顶端青砖出现,考古人员们照旧依次给青砖编号,然后像捧鸡蛋般地、蹑手蹑脚搬去墓葬顶部的楔形青砖。15时25分,石棺顶部显露出来。 经过测量,墓葬内壁长110厘米、宽88厘米。石棺居中置放,四周堆放着青砖和楔形青砖,就像包装电视机四周的泡沫塑料,将石棺挤得严严实实。考古人员开始一层层清理石棺四周的青砖、楔形青砖。于是,石棺的尊容,便逐渐展现在人们面前。 首先露出的是石棺的顶盖。石棺顶盖十分考究,为庑殿顶样式,有脊、有坡、有瓦道、有鸱吻。仔细端详,石棺庑殿顶盖上的脊、梁,竟是一只趴在庑殿顶上的怪兽,四肢伸出,形成了四条歇山屋脊;再细看,鸱吻处为两个兽头;4个歇山端头,仍各有一个兽头,可谓“六兽头庑殿顶石棺盖”。清除泥土后发现,石棺是用坚硬的花岗岩制作的。当天15时45分,考古人员开始清理石棺四周的第三层青砖。15时50分,石棺周围的第四层青砖出现。15时55分,第五层青砖显露出来。16时5分,清理第六层青砖。16时25分,开始清除第七层青砖。16时30分,清除最后一层青砖。16时50分,石棺完全显露出来。有趣的是,石棺居于墓葬中的位置,稍微向东南倾斜,经过测量,为北偏东10度。据考古人员介绍,当时的人们有个说法,只有宫殿、庙宇才能坐北朝南;而民居、墓葬,则要向东稍微偏斜一些,所以这个石棺便向东南方向“转身”了。石棺重见天日 石棺出土,令围观群众大饱眼福。勘探队队长刘焕民介绍说,辽代时期,沈阳为“沈州城”,当时就已经十分繁华,许多人在此居住。人们生老病死,自然就埋葬于此。当时,广宜街附近属于城郊地带,人们便在这里埋葬死人。就这个墓葬火化、用石棺盛骨灰等葬式来看,显然是受到了汉人埋葬习俗和佛教的影响,可见当时辽代契丹人与汉民族文化、经济、民俗、宗教等诸方面的紧密融合。这座辽代墓葬的葬式,尤其是手印砖、楔形青砖的出现,为建国以来沈阳首次发现,所以十分珍贵、罕见,为研究辽代晚期的民俗、殡葬形式等,提供了珍稀的实物。当天17时许,民工们进入墓葬里,将石棺抬起,塞进几条粗壮的绳索,然后由4个民工用木杠上肩。随着一声“起”,100多公斤重的石棺,被平稳地抬出了墓葬,装进汽车,运送到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记者有幸随同石棺一道,来到了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与考古人员开棺探秘。 开棺查看端详主持工作的沈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顾罡,兴致勃勃地迎接这个来自1000多年前的“贵客”。石棺名副其实,一头大、一头小,全长50.5厘米,前部宽40厘米、后部宽36厘米,前部高41厘米。“开棺!”顾罡一声令下,民工们小心翼翼地揭开了石棺的盖子,露出了里面的骨灰。但见石棺壁厚5厘米,顶端有槽牙与棺盖吻合。顾罡立即用考古发掘用的小铲子,细心地拨拉、查看骨灰。只见骨灰呈灰白色,焚烧后有敲砸过的痕迹,骨殖碎块大小均匀。突然,顾罡在骨灰中发现了一块金光闪闪的物件。只见该物件约2厘米长,呈三角形,状若蝴蝶,为铜质饰件。细看,铜饰件上有两个细小的钉子,中间有小孔,两侧有波浪形纹饰,做工十分精美。据初步断定,该饰件应为女人用品。从石棺的骨灰中,还发现了一块直径约4厘米、0.8厘米厚的头盖骨。考古人员根据头盖骨的厚度断定,墓主人的年龄应在50岁左右;结合铜饰件分析、推测,墓主人应该是50岁左右的妇女。 石棺出土,令考古人员兴奋不已,顿时忘却了连日来的疲劳,继续清理墓葬青砖、楔形青砖,继续考古发掘工作。他们热切希望,在这块“文物勘探区域”内,再出土一些文物,以印证沈阳悠久的历史、丰厚的文化底蕴。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