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绿江旅游拉动丹东发展的"首席"产业

2003-09-15 09:42:06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915日讯:据北国网报道,还记得2002年的初春吧,电视剧《刘老根》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那之后,该剧的拍摄现场丹东五龙山和河口度假村在全国名声大振。各地的游客纷纷涌来,都要亲眼看看《刘老根》的拍摄现场究竟是个什么样。特别是到了“五一”黄金周,全国各地100多家旅行社前来联系旅游事宜,哈尔滨一家旅行社7天里每天发一个200人的旅游团来五龙山。最火的时候,五龙山风景区没了住的地方,就连附近老百姓家都住满了游客。

 

  “刘老根”让丹东的旅游业着实火了一把,但对丹东来说这并不是结果。这其中的深刻意义还在于,“老根效应”激发起了丹东人的创造力,让他们领悟到“品牌”对丹东旅游业的发展所能起到的巨大推动作用。于是,丹东人开始奋起。

 

  先“听景”后“观景”

 

  中国有句老话:观景不如听景。

 

  本来,丹东有众多的旅游风景区,而且各旅游风景区的景色都完全可以和国内任何一处旅游胜地一比高低。比如,凤凰山的险峻,天华山的秀丽,青山沟的清秀。但是,在一段时间里,这些旅游风景区真是个“养在深山待人识”,并不为外人所熟知。接触很多外地人,他们对丹东的了解程度也只是停留在顺口说出个鸭绿江的水平上。

 

  丹东人自己也承认,丹东的旅游风景区走不出去,是因为宣传的不够。你丹东人自己都说不清楚丹东有多少个旅游风景区,各旅游风景区都有什么特点,怎么就能寄希望于外人了解呢?丹东的很多旅行社在向外地人推销丹东的旅游风景区时,大多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被拒绝的。

 

  这事怨不得人家,没听说过,当然就不会来“观景”了。有一组数字是一个很好的证明。同样是名山大川,冰峪沟、千山一年的门票收入超过3000万元,而凤凰山一年的门票收入仅是人家的十分之一。

 

  客观地说,这个结果也是必然的。旅游风景区、旅行社就如一对既分不开又合不了的“情人”,说宣传的重要性,谁都承认;说拿钱搞宣传,又都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追究责任,谁又都挨不到板子。怨,只能怨管理体制上的毛病。尽管旅游风景区、旅行社是同在丹东旅游业这盘棋上的两个棋子,但归口管理却政出多门,这就必然出现各自经营自己的小天地,谁也管不着谁的局面。管理体制的改变需要一个过程,但丹东旅游业的发展却不能等,因为市场不容你等待。丹东人在寻找突破口。

 

  政府做媒推销丹东

 

  首先动作起来的是宽甸满族自治县。

 

  《刘老根》电视剧火爆的势头一出现,宽甸县政府就立刻行动起来,紧紧抓住“老根效应”之机,到吉林省召开旅游说明会,宣传拍摄现场五龙山和河口度假村的风情、风貌,邀请吉林的游客到宽甸来参观《刘老根》的拍摄现场。这一招很管用,长春市旅游局和他们签订了运送游客两万人的协议。

 

  尝到了“老根效应”甜头的宽甸,一发而不可收,随后又搞起了“到宽甸去寻找刘老根的根”的宣传活动。他们把全县其他的旅游风景区和五龙山、河口度假村穿成了串,整体包装宽甸旅游形象,借助“刘老根”的名气,大力造势,向外界推销。结果,仅省内有就近20家旅行社增设这一新旅游线路。

 

  当然,政府的目标还是要把旅游风景区、旅行社引导到市场竞争上来,让他们自觉转变观念,增强宣传促销意识。跟着政府走南闯北搞宣传促销,逼也逼出了新观念,学也学来了几招。于是,一些旅游风景区、旅行社开始走出去,向宣传要客户,向促销要效益。他们打出“住农家院,吃农家饭,摘丰收果,当山里人”、“千位老人游丹东”等旅游品牌项目,自己到市场上宣传推销自己。

 

  效果说明了一切。今年上半年,突如其来的非典虽然让丹东的旅游业损失巨大,但非典一过,全市就迎来了7月份的旅游“黄金月”,仅接待国内旅游人数就达61.2万人次,收入3.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9.3%157%

 

  做大第一品牌

 

  拥有鸭绿江,是丹东人的偏得;用好鸭绿江,是丹东人的本事。认识到了这一点,丹东人对大自然赐予自己的这一宝贵财富就格外珍惜了,把它和丹东旅游业的发展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赋予它新的内涵:鸭绿江———丹东旅游的知名品牌。

 

  以打造鸭绿江品牌为核心,构建大旅游,形成大产业的思路,逐渐成为丹东市发展经济的一个战略重点。再看这个思路的具体内容:充分利用鸭绿江的影响力和辐射作用,将沿岸和附近的旅游景区、景点与鸭绿江融合成为一体,开发、建设鸭绿江百里文化长廊旅游线,使其成为世界级的旅游观光带。这时候的“鸭绿江”就已经不是一条江,或者一个旅游风景区的概念了,它的含义是丹东市的“大旅游”,是丹东市新的品牌。

 

  这是一个浩大的建设工程,需要投入的人力、物力、资金,包括时间,都不是一个小数字。从这些方面讲,丹东市委、市政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困难的情况下,多方筹措资金,新建沿江景观路、改造珍珠乐园和站前广场,并开通市内至虎山的水上航线,初步形成了沿江陆上、水上的两条游览线。同时,开始从大孤山起,经鸭绿江口湿地、东港、浪头到鸭绿江大桥直至虎山长城,建设广场、绿地、雕塑、喷泉等集文化娱乐、观光旅游、休闲度假为一体的沿岸带状花园,使其成为一条世界级的百里旅游观光带。仅去年一年,全市在这项工程的旅游资源开发和环境建设上投入的资金就达3.6亿元。

 

  形成“首席”产业

 

  “鸭绿江”的带动作用很快就显示出来。

 

  围绕“鸭绿江”开发丹东旅游资源,造好更多的小船“借江出海”,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让尽可能多的域外资金和社会闲散资金集中到旅游资源的开发上来。能引来的全引来,能拿来的全拿来,丹东举全社会之力开发自己的旅游资源。

 

  宽甸满族自治县有一个天桥沟国家森林公园,原来隶属于国有黎明林场。由于体制、资金上的问题,天桥沟的旅游资源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开发和利用。丹东旅游业的兴起,鸭绿江品牌的强力推出,使黎明林场受到了启发,他们与丹东一家民营企业联合组建了丹东天桥沟旅游有限公司,联合开发天桥沟旅游资源。公司先后投资2000多万元,新建宾馆、别墅、家庭小木屋和人工湖,把天桥沟建成既能游山又能玩水的著名旅游风景区。这之后,天桥沟就成为丹东旅游景区、景点开发建设的一种模式。

 

  “鸭绿江”的拉动作用同样也是巨大的。在宽甸,连通各旅游风景区的公路已长达500多公里,这不仅使各旅游景区、景点之间实现了游客对流,接待量大增,更让沿途的农民借路生财,办起了“丁香家”、“大辣椒家”之类的饭馆、旅店。

 

在凤城,大梨树村原本是个穷山沟,有山光秃秃,有地不出钱。于无路处想出路,村干部带领全村村民依托绿色资源搞起生态农业观光旅游后,带动了与旅游相关的商饮服务,如小卖店、小饭店、小旅店。短短几年的时间,大梨树村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成为辽东山区脱贫致富的一面旗帜。2002年,全村集体固定资产达1.2亿元,村集体纯收入达到了1000万元,人均收入5000元。赶着花花绿绿的彩棚大马车接送游客的村民最感慨的就是,过去看来游游逛逛的差事,现在成了赚钱的正经生意!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