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遗"成功 守陵皇室后裔为保古迹献策

2004-07-06 10:23:53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76日讯:据沈阳日报报道,72日,沈阳故宫、清昭陵、清福陵、清永陵“申遗”成功的消息见诸报端。沈城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一位家住大东区的老人打电话到报社,说她是清代皇族守陵人的孙女,对“一宫三陵”的“申遗”成功兴奋不已。73日下午,记者依约来到这位名叫广庄璘的老人家中,听老人谈起了很多云烟浩渺的往事。老人还语重心长地为保护“申遗”成果献计。“我看到《沈阳日报》上刊登的‘申遗’成功的消息,马上就给你们打了电话。”广庄璘老人兴奋地说。这位88岁高龄的老人,精神健旺,性格开朗。她说:“我们老祖宗留下的这些东西,能够成为全世界的文化遗产,我们子孙后代感到很光荣啊!”

 

  据其家谱记载,广庄璘是努尔哈赤的第14代孙,是努尔哈赤第一子褚英的后人。广庄璘的爷爷名为爱新觉罗·继裕,英年早逝。广庄璘一家便一直同大爷爷、二爷爷生活在一起。而大爷爷、二爷爷都曾是清代皇陵的守陵大臣。广庄璘的大爷爷名叫光裕,是北京清东陵的守陵大臣。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因陵园遭联军践踏,他悲愤地投井殉难。广庄璘的二爷爷名叫德裕,1910年,正是清王朝风雨飘摇之时,德裕被封为盛京副都统,来到当时的盛京----沈阳。

 

  广庄璘隐约听长辈说起过,二爷爷是当时清王朝任命的福陵、昭陵守陵大臣,可惜年代久远,广庄璘自己也不敢确定是否确有其事。不过,从广庄璘记事起,她们全家就随二爷爷生活在永陵,二爷爷守护永陵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当年,永陵前有一片大树林,当地好多乡绅想采伐树木卖钱,还表示在报酬上要给我二爷爷拿大头儿,可都让我二爷爷严厉地拒绝了。”广庄璘老人回忆说。“当时,我二爷爷并不只因为是自家的祖坟才这样做。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树林已成为陵的一部分,是非常宝贵的文物古迹,应该完完整整地留给后人。”

 

  二爷爷的这种珍惜文物古迹的精神,对广庄璘老人影响很大。新中国成立后,广庄璘老人成为当时的民进沈阳市第一届理事会理事,还兼任宣教处副主任。她写过很多回忆文章,对传承历史、延续文明的工作非常重视。现在,她仍然非常关心时事,每天花三小时时间阅读《沈阳日报》。72日上午,正在厨房忙碌着的保姆忽然听见老人在房间里异常开心地“呵呵”大笑,忙跑进屋去看。原来,老人的手里正拿着当天宣布“申遗”成功的报纸笑呢。

 

  “沈阳故宫和‘关外三陵’的建筑非常有特色,引人入胜。咱们沈阳市为‘申遗’下了大力气,花了6亿元啊。以后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这一代人可一定要把这些文物古迹保护好啊。”广庄璘老人语重心长地说。

 

  广庄璘老人对保护古迹有两条建议:一是要把永陵和福陵、昭陵摆在一起考虑,形成一个统一的开发、保护计划,不要简单因为地域的差别而将其割裂开来。二是对文物古迹的保护,要保持其“原汁原味”,千万不要“添枝加叶”,人为造景。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