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工业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论沈阳经济

2004-07-14 11:02:02
华夏经纬网

  华夏经纬网714日讯:据沈阳晚报报道,“前天的上海,昨天的杭州,今天的沈阳----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给沈阳五年、十年的时间,一定会还你另一个新沈阳”。前些天,浙江工业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虞晓芬教授通过对沈阳房地产业现状及走势的调研,信心十足地对沈阳经济迅猛发展之势得出这样的认识与判断。四大机遇汇合沈阳

 

  “经济热点的地区间转移是一种客观规律,其背后是地区间比较优势所发生的改变。从沈阳自身来讲,成为经济热点的条件已经成熟。其行进的步履如果用时间做比喻,那么,纵向来看就是前天的上海,昨天的杭州,今天的沈阳。”

 

  虞晓芬教授的决断来自于四大机遇汇合沈阳的分析。首先,重化工时代来临为沈阳老工业基地腾飞创造了巨大的市场发展空间。大城市是坚持走“三、二、一产业”的发展战略,走“服务型城市”之路、还是谋求强化制造业之路呢?

 

  上海给出了明确答案。前些年,上海靠政府主导投资,靠土地批租、资本运作等形式,筹措资金用于旧区改造和道路、桥梁等市政建设,使经济发展很快,城市很亮丽。但现在上海经济好像跑不动了。上海重新认识“二产”对国民经济的重要意义,提出打造“173计划”,重建工业新高地,这对许多城市都有借鉴意义。沈阳是座典型的重工业城市,拥有众多大型重化工企业,这既是历史负担,又是难得的资源。区域性经济走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存量经济运行状况,2003年沈阳一些大型企业走出困境,经济效益明显好转,正是得益于中国经济的转型。中国进入重化工时代已成事实,这为具有良好重化工业基础的沈阳经济提供了很好的发展舞台,是沈阳振兴的最大机遇。

 

  其次,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孕育着沈阳的新生。实践证明,经济热点的转移也离不开政府的推动。随着振兴东北战略全面启动,中央必定会加大对东北地区的投入,而更重要的是通过区域发展重心转移的引导与一些优惠政策的调整,吸引全国甚至世界投资者关注,完全可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再次,南方资源短缺与商务成本提高迫使部分资本北移。长三角一带经济发展正在面临严重的电力、土地等资源短缺以及商务成本大幅提高的压力。南方经济经过连续十多年两位数增长,以致劳动力和土地两大生产要素的成本迅速上升,企业成本大幅提高,企业发展的空间已受到限制。资金外流、企业外迁已成为一种不争的事实,在这样背景下,拥有资源优势和劳动力价格优势的沈阳,必定对南方企业家产生巨大的吸引力。

 

  第四,世界产业结构转移为沈阳资源配置提供了更大空间。新一轮世界产业转移浪潮,是以装备制造业为主的,这将给具有良好装备制造业基础、低廉劳动力成本的沈阳带来难得的发展机遇。沈阳外资引进的起点较高,部分世界500强企业落户沈阳,就意味着沈阳成为承接新一轮装备制造产业转移的最佳区域之一。

 

  2003年是一个转折点,标志沈阳经济在发生质变

 

  目前,沈阳的经济热点地位已经确立。其表现在经济方面的变化,一是2003年经济增长明显提速,企业效益好转;二是衡量经济热点的重要指标即资本积聚速度明显加快,现在正呈现资本向沈阳积聚的征兆———据初步估计来自温州的民营资本已达300亿元。预计今年固定资产投资额将达到1000亿元,跃居全国城市前列。“经济发展需要三驾马车带动,一个是出口,一个是自身的消费,还有就是投资拉动,哪个地方投资积聚越多,哪个地方发展就越快。

 

  沈阳发展的节奏需要掌控

 

  “每座城市在由旧体制向新机制过渡,通过外资和民营资本的引入来改造其存量经济的时候,肯定都面临一个阵痛期。尽管沈阳也面临很多困难,下岗工人比较多,中低收入者比较多,实际上回头想,上海、杭州、沈阳这三个地区的启动期特质是相同的。虞教授认为,未来三至五年,是沈阳社会经济发展关键期。在她看来,沈阳的振兴应该掌控好节奏。“沈阳首先应积极发展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走强,是沈阳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其次,要资本集聚与人才集聚并重。在开放型市场经济体系中,资本集聚与人才集聚速度是最能反映一个城市吸引力的两个指标,而这两个指标既是城市现实竞争力的反映,更决定城市未来竞争力。一些发达城市已从争夺资本、争夺资本与人才并重发展到以争夺人才为主。再次,要合理规划招商引资项目。另外,沈阳需要改善金融环境,拓宽融资渠道,近期应控制项目推出节奏,提高市本级调控土地市场的能力。在城市建设方面则要集中有限的财力,要打造一片成功一片。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