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起源辽河??破解“龙城”之谜

2004-11-15 10:40:34
华夏经纬网

    探访老祖宗

 

    00四年,将是中国考古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中国考古界在这一年的重大发现和行动甚至震惊了世界。

 

    五月七日,在位于陕西省岐山县城西北十五华里的凤凰山南麓这个风光秀丽的小地方,一个举世震惊的消息从这里发出———中国考古史上第一座最高等级墓葬群被发现。中华文明的最早成型,是在周朝,但关于周朝的历史留给我们的却是大段大段的空白,周公庙墓葬的发掘,会是揭开那些千古之谜的一把钥匙吗?

 

    十月九日,隆隆的机器声打破了北京西南龙骨山下的周口店的宁静,这里因上世纪20年代出土了较为完整的北京猿人化石而闻名于世。为进一步探明周口店潜在的科学价值,中法两国联合进行的钻探在这一天开始,美丽、神奇的周口店或也许因此掀开新的一页。

 

    七百多年前一代天骄成吉思汗撒手人寰,由于实行“秘葬”,成吉思汗墓墓址为后人留下长久谜团。最近,一条爆炸性新闻在国内媒体出现:日本和蒙古联合考古队宣布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附近发现了成吉思汗的墓地。随后,成吉思汗第三十四代嫡孙称曾被认为是衣冠冢的位于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的成吉思汗陵里其实有人骨,灵棺里藏着很多秘密。这些,再一次勾起了人们对这个谜团的更多猜测。

 

    十一月初,“龙城”这个曾经只是历史文献中的名词,在确切的考古发掘成果的印证下渐渐从沉睡中醒来,曾为中原文化、东北亚文化、草原丝绸之路的汇聚之地的三燕故都朝阳,还在进行的发掘可能将给我们更大的惊喜。

 

    这些正在进行中的考古发掘和猜想,激发了我们探索发现的天性,让我们对消失在历史中的一切充满了渴望。为了零距离感受历史遗存给我们的每一个信息,并把它传递开来,本报倾力推出“2004考古中国———本报记者赴朝阳龙城宫城遗址、陕西周公庙遗址、周口店北京猿人遗址、成吉思汗陵四大考古热点探秘之旅”特别报道。本报记者李振村历时半个多月,全程探访二00四年的四个考古热点地带带来的鲜活文字,相关专家的详尽解读,将让我们无限接近现场、无限接近历史。

 

    探秘缘起

 

    116日,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外宣布:朝阳市北大街改造工程考古发掘取得重大成果———通过对内城正门(南门)的发掘,确定了始建于1600多年前的三燕故都“龙城”的所在。这一成果是辽宁乃至东北城市考古的突破,填补了我国边疆地区城市考古的空白。辽宁省文物保护专家组组长郭大顺介绍说,龙城具体位置的确定再一次证明了中华文明发源自辽河流域这一推断,堪称近几年辽宁最重大的考古发现。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成员徐光冀也称这次考古发现具有里程碑意义,遗址肯定是具有申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资格。

 

    传说中的城池千年来就在脚下

 

    1110日,朝阳老城区,几天前向外公布的重大发现成果好像对这里的发掘工作没有一点影响,一切还在有条不紊地继续。

 

    通往龙城宫城城门遗址的路不好走,因为几乎已经没有路,这里正在进行老城区改造工程,望不到头的工地,处处都是被翻弄的土地、站在泥里的工人和庞大的铲车。记者放眼所见,先看到了巍巍的北塔,看到了塔前的楼,看到了高高的起重机,然后就是连绵的土堆,最后终于看到了那曾经湮没在地下的城门,没有顶,只有一字排开的几个厚重的长长的墙墩。从上面往下看,在周围废墟的映衬下,城门遗址显得很整齐庄重。还留在城门遗址继续工作的省考古研究所的吴正说:“你脚下踩的就是城墙的位置。”脚下的土地与身后的废墟连成了一片,这里还没有进行发掘。他说现在只发掘了龙城宫城的城门,至于城有多大,是什么形状,城内是什么布局等等还是埋在地下的未解之谜。

 

 “戏剧性”的发现

 

    跳到坑里,从正面看城门遗址,才感到了它的气势,感到了4000平方米挖掘面积的宽阔。残留的城门墩大约都有2米高,四个大墩间就是三条门道。中间的门道还铺着整齐的石板,是辽代的遗留。整个城门墩东西宽有30多米,南北长20多米,而当时城门的高度就不得而知了。

 

    从考古的专业角度,当初是如何确认这块所在就是三燕之都的龙城呢?吴正介绍说,之所以知道这里是当时三燕的都城龙城的宫城,就是因为城门有三个门道。中国古代建筑的等级制度规定,只有都城的城门才允许开设三道门。而且这座门址位于朝阳老城中央偏北处,很可能是龙城宫城正门也就是南门。宫城有几个门,每个门是否都有三个门道,作为都城的外城是否也是三个门道,这些也只有通过继续发掘才能知道答案。

 

    辽宁省考古研究所的万雄飞从20037月末开始就一直在城门遗址挖掘现场工作。他介绍说,最初进行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并没有很明确的目的,只是根据《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在朝阳市老城区改造工程建设范围内进行常规性文物勘探和考古发掘工作。宫城城门遗址处在勘探时发现了地下有熟土,就是说有人类活动的痕迹。当时下探杆也就是用洛阳铲取土样时,以梅花形打孔,孔距2米左右,打了多少那就数不清楚了。从提取的土样中发现了陶片、碳粒和烧土块,于是把这里定为重点挖掘地点。

 

    万雄飞很喜欢用图来辅助他的讲解,他先画了个方块示意是勘测区域,又在上面画个长方形,代表试挖掘的探沟,面积是5米乘25米。一层层地清理,清理了大约2米深的近现代城市堆积之后,出现了熟土时他已经干了半个月了。他说:“对考古者来说,地层就是一本书,得有耐心,要一页页地翻才行。”那天,他就翻到了辽代那页。

 

    他没用“偶然”,没用“幸运”,用了个“戏剧性”这个词,当时挖的探沟正好就在城门墩子上,而且是保存最好的一个门墩子。也许所有巧合都带有戏剧性的成分。他说如果挖偏、没挖对地方的话,可能就会放弃这个地点。有了发现之后,接下来就开始了大面积的发掘工作。

 

    城门现身

 

    大面积的发掘开始后,先发掘出了辽代的城门门址,很讲究,门道铺着整齐的石板,再接着往下一层发掘,就出现了唐代的门址,门道是用砖铺的。唐代的城门很大,体现了盛唐的威名,夯土墙外面也都铺着砖,辽代门址的方向和格局都依唐代之旧,但是范围缩小,门墩的宽度就减少了2米左右。万雄飞还介绍说,当时的城门洞并不是现在影视中的拱形,而是梯形,门洞两边有柱子支撑。画了个图形之后他说,本以为可以一口气挖出三燕故都龙城的,可是再往下面挖就没有了新的遗迹遗物,当时都有些失望。已经是冬天了,他们只能带着很多的疑问暂时停工。

 

    今年,终于有了新的发现。原来更古老的门墩没有在更深的地下,而是被唐代的大门墩给包在了里面。他们在两个唐代大门墩中间又发现了两个门道,他们清理出了三个门道,那就是都城的象征,他们找到了三燕国都龙城的宫城城门,也就找到了龙城。

 

    万雄飞介绍说,清理龙城门道时,他发现了两边各有一个砖槽,这东西他也是第一次见,开始还以为是排水槽,后来才知道是放置城门柱用的,这个就很有地方特色,因为别的城门柱都是用柱础石放置的。他说,他期待着龙城还会有更多新的发现来充实城市考古的空白。

 

“龙城飞将”何在

 

    龙城这个名字的由来,传说中是有出处的。传说前燕的皇帝曾在这里看到有两条龙在争斗,认为是吉祥的征兆,于是在这定都建城,并定名龙城。对这个传说,辽宁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此次发掘工作的领队田立坤却一笑置之。他介绍说,据《晋书》记载,当时前燕是在柳城以北、龙山以西建城,因龙山而得名“龙城”,此地后来是十六国时期的前燕、后燕、北燕的都城。而其地处中原、东北和北方草原的交汇处,一直是东北亚地区的中心城市,这里也是中原文化、东北亚文化、草原丝绸之路的汇聚之地,涉及到中国东北边疆历史的主线。可惜一直以来有史无城,而通过这次历时一年半的挖掘工作终于确定了龙城宫城的具体位置,如果进一步挖掘可以弄清楚古城的城市布局和演变,进而了解东北与中原地区城市的区别以及所受影响,反映与中原的关系。此次发掘的城门遗址,是从三燕一直延续到辽金元时期,历时千年,这在我国城市考古中是极为罕见的发现。

 

    而我们最早接触“龙城”这个名词,还是源于一首家喻户晓的唐诗。王昌龄的《出塞》诗云:“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这首边塞诗被明代诗人李攀龙称为唐人七绝的压卷之作。诗中“飞将”是指汉代百战不封侯、不耻对狱刀笔吏而自刎身亡的名将李广,而龙城所指何方,却莫衷一是,一说在河北,一说在甘肃,可是这几个地方在历史上都没有“龙城”这个地名可考。也许龙城就在李广曾经戍守过征战过的辽西,史书上记载,公元341年,前燕国在朝阳建都称之为“龙城”。但田立坤从考古工作严谨的角度说,诗中的“龙城”并非这次发现的“龙城”,因为龙城的始建要比李广的时代晚上几百年。

 

    用绳子控制的航拍

 

    在朝阳市博物馆,有一间挂着一把崭新的锁头的库房,里面放置的就是这次老城区考古发掘出来的文物,不少都是同时期不曾发现的。

 

    吴正拿出两个陶片,都是三燕时代的,一个上面刻着字“太平十三年孙龙造、匠潘愿”,刻的是监制和工匠的名字,他介绍说这个应该是宫里用的东西,还有一个上面刻着头像,他说这片还需进一步研究。另外还有一个刚刚黏合的特大陶罐,这也是以前没有出土过的,下面也刻着文字。

 

    吴正说这次城市考古他参加的最后一次大的活动就是航拍,用气球拍摄城门遗址全景。气球是省考古研究所购置的,用的时候就充上氢气,一大一小有两个,大的气球上面拴一个专用杆用来绑定相机,小的会在大气球漏气的情况下起保护作用。一共从气球上垂下四根绳,最粗的一根是控制方向的,要几个年轻力壮的在地面拽。一根最细的绳子一头系在相机快门上,下面的人就拽着这根绳子拍照。还有两根细点的,是起固定作用的,他那天干的就是固定这活,干了大半天。

 

    说到那天的情况,他就想笑,气球不固定,总是左飘右荡的,很难掌握方向,拉粗绳、管方向的几个民工就来来回回地跑,土堆还不平,跌跌绊绊的,没等拍几张就累得不行了。他和另一个同伴一人占一个山头,听着口令一会放绳一会收绳帮助固定气球,放绳的时候气球的力气最大,不用劲的话能被它拽个跟头。有一次放绳的时候,他把绳子踩在了脚下,结果牛筋鞋底被划出了好大的口子,虽然没断,但也穿不了了。由于气球不听话,照了那么多估计能用的不多。他说还没看到照片,但如果给整个龙城拍照的话那么气球可能就不够用了。

 

    “航拍”的城门遗址全景照片还没出来,但关于龙城的范围,依据经验田立坤说,以往考古发现证明北塔南塔之间一带始终是历代古城的中心区,同时依据考古发现确定老城南北长近三里,东西宽一里强。这次找到了宫城的正门,那么据此已可大体确定龙城宫城的范围,而且也可能确定老城的范围。

 

    也就是说,就在为改善老城区居民的居住条件、美化城市面貌而进行的老城区改造工程下,可能就埋着1600年前龙城的宫殿和密密匝匝的百姓人家。在城市发展和遗址文物保护这个选择中如何做到两者兼顾,朝阳市政府正面临着一个难题。

 

    【历史记忆】何谓三燕?

 

    前燕西晋灭亡后,慕容炅自称大单于,在辽河流域建立政权,其子慕容璜嗣位于333年,337年自称燕王,于342年迁都龙城。慕容俊为世子,璜死,嗣位,受东晋穆帝册封,为使持节中外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燕王,350年攻克蓟城而迁都于蓟,352年灭冉闵,同年称帝,后迁都于邺。慕容俊立慕容玮为皇太子,后嗣位,370年十一月,符坚攻入邺城,玮外逃被俘,前燕亡,后被符坚所杀。

 

    后燕盛时有今河北、山东及辽宁、山西、河南大部。历七主,共二十六年。十六国后期中原地区最强盛的一个王国。慕容垂原为前秦大将,符坚惨败于淝水之战后,慕容垂即图恢复燕国,384年,垂自称大将军、大都督、燕王,建元立国,史称后燕。有众二十余万,进围邺城。385年苻丕自邺城撤往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河北之地尽属后燕。386年,垂自立为帝,定都中山。392年消灭割据河南的丁零族翟魏政权,394年灭西燕,基本上恢复了前燕版图。慕容盛398年四月即位,称长乐王,同年十月称帝,400年,去帝号,改称庶民天王,慕容熙401年即位,407年七月,慕容熙死,后燕亡。

 

北燕407年后燕内乱,后燕国王慕容熙被养子高云杀死,自立为王,群臣不服,公推冯跋为主。即位称天王,历史上称北燕。改元太平,时是南朝东安皇帝五年,在位二十一年,跋公因病危,托位于弟冯宏,改元太兴,拒绝北魏招降,成为北方被五胡统治的唯一汉族政权(冯跋是辽西长乐县汉族人)。过了七年,北燕被灭国(立国共二十八年)。(李振村)

 

来源:新华网辽宁频道—辽沈晚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