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龙城遗址神秘面纱 影响朝、日文化形成

2004-11-24 10:06:07
华夏经纬网

    涉及中国东北边疆历史主线,影响朝鲜半岛、日本列岛文化形成

    揭开朝阳“龙城遗址”神秘面纱

 

    据时代商报报道,阅读提示:龙城,对于考古学界来说,曾经只是个历史文献中的名词,三燕古都只是书本中东北亚的中心城市。至于古城的实际情况究竟如何,此前从未有过实物证实。然而,经过辽宁省考古队1年多来对朝阳市北大街4万多平方米地表面积的勘探和发掘,龙城古城,从沉睡的历史中渐渐清晰起来。

 

    为了保护龙城宫城遗址,朝阳市政府放慢了已经开工的老城区改造的脚步,并给予考古工作以极大支持。最终,这座沉睡了1600年的龙城宫城城门得以重见天日。

 

史料记载:一座古老而神秘的都城

 

    读过金庸小说《天龙八部》的人应该都还记得慕容世家,他们虽身居江南,却世代谋划复国大计,他们的国家就是“燕国”。金庸先生的这一小说情节绝非凭空杜撰,历史上的三燕古国正是慕容鲜卑部建立的国家。

 

    东汉末年始,中原战乱频繁,百姓流离失所。鲜卑慕容部占据辽西,发展经济,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区,吸引了大批中原流民。逃往辽西的中原流民,为鲜卑慕容部带来了先进的思想文化和农业生产技术,加速了鲜卑慕容部的汉化进程,壮大了力量,使其不仅统一了东北,而且进一步争雄中原。龙城作为前燕、后燕、北燕的都城,逐渐成为当时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三燕文化对北朝、隋唐以及朝鲜半岛、日本列岛文化的形成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兴建前燕定都龙城公元333年,慕容(皇光)以平北将军、平州刺史统帅慕容鲜卑,公元337年称王,国号燕,定都棘城,也就是前燕。公元341年,慕容皇命人于龙山筑龙城。当时的东晋成帝正式承认慕容皇为燕王。公元342年,前燕正式将都城迁入龙城。经过征战,前燕大军打败了高句丽等其他部族,成为东北霸主。前燕在向四周用兵的同时,大规模构筑龙城,龙城附近人口猛增,龙城的城市规模不断扩大,逐渐成为了东北的中心城市。

 

    繁华后燕大兴土木公元360年,由于内部纷争,前燕灭亡。后燕慕容惜在位期间,势力依然开始衰退,高句丽、契丹等东北少数民族乘机扩张势力。慕容惜多次率军攻打高句丽、契丹,最后都以劳民伤财、损兵折将而告终。与此同时,慕容惜宠爱妻妾,为取悦她们,在龙城大兴土木。慕容惜的穷奢极欲给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灾难,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龙城这座东北最大的都城却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发展,不仅成为东北的中心城市,而且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对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损毁北燕一场大火公元409年,拓跋被慕容鲜卑拥立为王,仍以龙城为都城,是为北燕。

 

    拓跋即位后,吸取了后燕亡国的教训,采取了一些有利于社会稳定、发展的措施,使北燕国力得到恢复。拓跋统治后期,北燕连年干旱少雨,而且又发生地震,宫内因皇位继承问题又发生内乱,国力逐渐走向下坡路。拓跋死后,公元436年,北魏大军攻打北燕,高句丽乘机攻入龙城,将龙城府库掳掠一空,又放火焚毁了龙城宫殿。

 

考古发现:一座清晰而庞大的城市

 

    据辽宁省考古研究所专家介绍,此次考古发掘最重要的发现就是一座古城城门遗址。城门遗址位于朝阳北塔东南300米,包括大型夯土城门墩台、石砌门道、向南北两侧延伸的石子大路、砖路和东西两侧的城墙。城门墩台由两个东西对称的大型夯土台基构成。

 

    三门道证明这是座都城通过考古发掘,发现“龙城宫城”正门先后经过前燕、后燕、北魏、唐、辽五个时代的建设。第一期门址有三个门道,两侧有向东西延伸的城墙,门址和城墙都用纯净黄土夯筑,质地坚实,夯层清晰,夯层厚810厘米。按中国古建筑的等级制度,只有都城的城门才允许开设三门道,据此推测,第一期门址当为前燕始建龙城时所筑,是龙城宫城的南门。第二期门址在一期门址基础上改、扩建而成,仍为三门道,推测二期门址建于后燕,毁于北燕灭亡时。

 

    龙城确毁于一场大火第三期门址形制发生了较大变化,主要是把东、西两门道的南端用夯土堵死,中门道继续使用。两侧门道未堵的空间填满了堆积土,出土有北魏莲花瓦当和隋五铢钱。第三期门址当为北魏时期所建,沿用到隋代。第四期门址在北魏基础之上进行了大规模的扩建,门墩的南北两端和城墙南端都进行了增补。门墩平面呈长方形,底部东西长34米,南北宽23米,门墩南北两侧均有包砖。门道长4米,其北部发现一条南北走向砖道,残存25米。根据夯土外包砖的形制和层位关系判断,第

 

    据中国古代建筑的等级制度,只有都城才能修建三门道城门。朝阳龙城城门遗址就发掘出了三门道。专家分析,这座始建于前燕时期的古老都城,是1600年前中原文化、东亚文化、草原丝绸之路的汇集地。据悉,已于1年前开始发掘的朝阳“龙城遗址”,很有可能成为本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四期门址当建于唐代。第五期门址的方向和格局都依唐代之旧,但范围有所缩小。门墩底部东西长约32米,南北宽20.5米。门墩外围均用砖石包砌。门道宽5米,长20.5米,地面用大石板铺砌,两壁包镶木板,其下置础石,上承木柱,门道内堆积了大量的被烧成木炭的粗大立柱和红烧土块等,表明此建筑最终毁于一场大火。推测第五期门址始建于辽代,沿用至金元,废弃之后没再重建。

 

    众多文物显示古城的繁华在此次发掘中出土了建筑构件、陶器、瓷器、骨器、石佛造像、陶佛造像、石夯锤、玉器、铁器、铜器、铜钱等遗物。在七号地点发现了多件刻有北燕“太平”年款和制作工匠姓名的陶瓮。此外,在朝阳南塔北侧50米、双塔街南口还发现了一座辽代藏佛舍利石宫。石宫平面呈长方形,由大石板砌成石室,外面包砖。石室内藏一长方形石函,石函内外均施彩绘,函内藏有佛舍利、鎏金佛像、银钵、银菩提树、白瓷净瓶、白瓷香炉等物。石函旁立一长方形石碑,刻《佛舍利铭记》,时为辽圣宗统和二年,即公元984年。

 

    令人惊奇的是,作为“三燕故都”的内城门道,修筑已相当讲究。早期的门道地面铺一层黄沙土;中期唐代的门道又发展了一步,道中间铺了2米宽的砖路;而晚期的门道更气势恢宏,不但路宽拓展到5米,还全部以200厘米长、80厘米宽的长方形大石块对缝铺设,排列整齐。当时这座城市的繁华,由此可见一斑。

 

    意义重大:东北亚文化的汇聚之地

 

    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认为,朝阳老城区的考古发现极为重要,属都城级别,国内目前发现的都城遗址都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十六国时期整个中国北半部都为鲜卑族所统治,当属民族大融合时期,至唐代达到一个高峰,成为世界顶尖级文化。从公元3世纪到8世纪的500多年间,朝阳一直为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所在。中原王朝经营东北地区,联系、安抚东北少数民族都是以朝阳为重心和中介实现的。因此对三燕都城遗址考古,价值非同一般。原有文献对龙城载之甚少,现在所发现的宫城遗址,使人们看到了三燕都城的规则,意义重大。

 

    更值得关注的是,历史上的龙城,曾是中原文化、东北亚文化、草原丝绸之路的汇聚之地。因此,如果能把这部分资源发掘出来,其文化价值非常高。专家认为,此次突破性的考古发现,即使在国际考古界也将产生深远影响。中国考古学会常务理事、著名考古专家郭大顺认为,根据龙城在当时的位置,中原文化正是通过这里向东北及朝鲜半岛、日本列岛进行传播。他表示,此次新发现涉及到中国东北边疆历史的主线,事关重大。

 

    前景乐观:世人期待古城复活

 

    发掘领队田立坤展示了一张绘于解放前的朝阳地图,据他介绍,朝阳市的基本地貌并没有很大变化,发现龙城的北大街正在进行大规模的建设。正是因为工程指挥部在动工过程中及时和考古队联系,使许多遗址和遗物得以完好地呈现出来。

 

    记者从省考古研究所了解到,目前龙城的考古发掘只是刚刚起步,专家们都对未来的考古发现抱有很大的期望:“龙城遗址肯定具有申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资格,我们也希望能在下一步考古发现中得到更大的惊喜。”由于朝阳市政府对此次考古非常支持,因此,省考古研究所也对未来的考古发掘工作表现出非常乐观的态度。

 

目前,省市有关方面正积极努力,将“龙城宫城”遗址申报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参加200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据有关方面的权威人士分析,其成功性很大。

 

来源:新华网辽宁频道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