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惊现"胎盘宴" 产妇不知胎盘去处

2004-12-01 10:17:02
华夏经纬网

    据半岛晨报报道,在产房里听到宝宝的第一声啼哭,每一名刚当上妈妈的产妇都忘掉了自己的一切痛苦,而其中的大多数人都不会去问问自己身上掉下的另一部分——胎盘哪里去了。记者经一个多月走访调查后发现,在100名产妇中间,只有一两个人会想到要自己的胎盘。这一调查结果得到相关医院的认同,大连市沙河口区妇幼保健院的相关人士说,在该保健院,一个月大概只有一名产妇会要回自己的胎盘。

 

    产妇的行为为胎盘的流失打开了一个缺口,当社会上出现“胎盘宴”的时候,一些人不禁要问:大连产妇的胎盘都到哪儿去了?

 

    市民张书莹“荣升”为妈妈才一个月,她是少有的要走了自己胎盘的人。“我婆婆有讲究,说得把胎盘要回来,埋在树底下或自己家附近。据说这样可以让家里好。”婆婆说这是老辈人传下的规矩。

 

    张书莹虽然对此不确信,但还是尊重了婆婆的意见。她同时说,如果没有婆婆的意见,她是不会主动要胎盘的,她说:“要了都不知道怎么处置。”

 

    像张书莹这样主动要回自己胎盘的产妇很少。以大连市妇幼保健院为例,从去年10月1日到今年9月30日在此生小孩的1278人中,一个月平均只有一个人要自己的胎盘。

 

    一位市民在接受随机采访时说,自己当初生孩子时根本就没有想到要把胎盘带走。“就是到现在,还不知道胎盘是啥样的。”她说。

 

    和张书莹一样,丁涵也在上个月当了妈妈。“当时生下孩子的痛苦和喜悦让我忘了一切,我根本就没想到要自己的胎盘。不过听人说胎盘是大补的东西,有很多人吃它。想到自己的胎盘被别人吃了,心里挺不舒服的。”丁涵表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也想把胎盘带走,自己处置。

 

    丁涵的妈妈说,当初想到把胎盘要回来留着给家里人用,一忙活就忘了。她说:“现在后悔也晚了。”

 

    大多数接受采访的新妈妈们表示,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们愿意把胎盘要回来,因为毕竟是自己的东西。但自己也确实有些忌讳,因为医院没有对此征求意见,一旦自己讨要,怕住院期间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大连市沙河口区妇幼保健院的相关人士说,如果产妇坚持要自己的胎盘,一般会达到目的的,但院方会保证不让有问题的胎盘流出。“一些人是要把胎盘拿来吃,因为作为中药,胎盘有大补的功效。”该人士说。

 

    他介绍说,沙河口区妇幼保健院的胎盘被大连市疾控中心的相关人员收走了。该保健院预防保健科科长证实了他的说法,该科长说,这位来自大连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姓王,经常来收集胎盘,“我们这里还有他们提供的冰箱和包装盒呢。”保健院负责把产妇娩出的胎盘放到冰箱里,到一定时候,该人士会来收走,具体做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

 

    据她所知,这位人士在很多家医疗单位收集胎盘。“当初还是有文件的,但过了这么多年,大家也很少提文件。再说主管这件事的护士长已经换了很多人,现在这项工作都是口口相传,我觉得没有问题。”她说。

 

    大连市妇产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也说出了胎盘的去向:经过严格的检测和生产工艺,胎盘被做成胎盘粉,为病人提供服务。“很少有人要自己的胎盘,包括我们院里的医务人员。因为我们知道这个东西处理不好很麻烦。一些人要去之后只是埋了,造成资源浪费,不如造福更多的人。”该人士说。

 

    据了解,在妇产医院出生的孩子数最低点在一年5000人左右,胎盘的数量可参考这个数字。

 

    因为胎盘的药用价值,一些患有癌症和肝病的患者愿意买来入药。在各医院,通过不太复杂的关系就可以买到胎盘。

 

    那么,这位姓王的人士收集胎盘干什么呢?为什么要这样大量收集呢?

 

    记者致电大连市疾控中心,询问对各医院的胎盘如何管理,这位专门收集胎盘的人士是否是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记者得到的答复让事情变得复杂了。疾控中心相关部门的人士说,目前没有对胎盘的集中管理,更没有这样一个专门收集胎盘的人。

 

    而沙河口区妇幼保健院肯定地说,真有这样一个人,已经和他接触10多年了,当时还看到有关文件。

 

    为了证实该人的存在,她还称以前院里用的一些疫苗,是从他的手里领取的。“当时他说他的单位叫大连市卫生防疫站。”

 

看来问题的焦点就在这位姓“王”的人士身上,他究竟是什么人?他收集的胎盘到哪里去了呢? (辛敏娟)

 

来源:新华网辽宁频道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