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恶意竞拍3600万元"辽宁第一拍"要泡汤

2004-12-28 10:15:26
华夏经纬网

    据辽沈晚报报道,3600万元“辽宁第一拍”掀起轩然大波。昨日,举办此次拍卖会的沈阳市中正拍卖行表示,由于拍卖当日303号竞买者张小姐拍走了95%的拍卖品,加上其当日的举动有恶意竞拍之嫌,因此《岁朝喜庆图》的买主150号竞买者最终能否出资3600万元来购买现在已成了未知数。

    昨天下午,中正拍卖行的总经理何兴利表示,如果303号竞买者在3天内不能支付753万元货款(加佣金)的30%,那么拍卖行将对其进行起诉。而张小姐也在昨天下午5时主动找到各家媒体召开了拍卖事件说明会。“辽宁第一拍”自此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疑问1

    303号是否涉嫌恶意竞拍?

    现场寻证:她的牌子几乎一直举着,别人根本没法买东西

    26日中正拍卖行举办拍卖会的当日,除了150号神秘大买家以3600万元天价买下《岁朝喜庆图》成为全场的“沸点”,303号竞买者张小姐的“风头”绝不亚于150号。“她的牌子几乎一直都举着,只要有人买她就举牌,什么她都买,别人根本没法买东西。”昨天下午,中正拍卖行的总经理(即拍卖当日的拍卖师)何兴利说。

    26日上午的拍卖结束后,当天下午当张小姐再次来到拍卖会时,拍卖行要求其先交纳上午竞拍成功的拍品的30%货款,然后才能继续竞拍。张小姐对此表示强烈不满,于是拍卖师何兴利暂时中断了拍卖,双方在楼上发生了争执。

    何兴利说:“她(张小姐)和同来的另4位男士不让我下楼继续进行竞拍,警察到来后他们才离开了现场。”

    何兴利表示:“按规定,拍卖后3天内她必须交纳30%货款,目前我们正在等待她前来交款,而如果3天后她拒绝交钱的话我们将对其进行起诉。”记者看到,拍卖行的律师已经在准备相关资料,并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疑问2

    拍卖行是否在自我炒作?

    现场寻证:许多买家在此次拍卖会上都没能买到东西

    拍卖行与竞拍人之间是否暗藏默契,也就是说“辽宁第一拍”是否是个策划的产物,这成了中正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疑问。

    昨天下午,面对记者直截了当的提问,拍卖行的总经理何兴利表示:“我们只能坚决否认。”他还说,此次拍卖会拍卖行准备了一年多的时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筹集竞拍品和进行宣传。拍卖会举行前,他们预计成交额可达到3000多万元,但是现在《岁朝喜庆图》的3600万元能否进账已很渺茫,除此外的成交额只有1000多万元,拍卖行可能将面临巨大的损失。同时,来自北京、广州等地的许多买家在此次拍卖会上都没能买到东西,这给拍卖行的形象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拍卖行怎会如此炒作自己?!”

    疑问3

    3600万元“辽宁第一拍”成泡影?

    现场寻证:《岁朝喜庆图》的150号买家开始动摇,有意放弃购买

    据中正拍卖行的总经理何兴利说,拍卖会结束后,由于303号张小姐的恶意竞拍之嫌,《岁朝喜庆图》的150号买家开始动摇,有意放弃购买,“目前这个买家正在观望中”。何兴利说:“如果150号买家放弃购买《岁朝喜庆图》,我们也无可奈何,不想再追究,因为导致这个局面的不是150号买家,150号买家并不是恶意这样做的,现在我们拍卖行只想集中全部精力与303号把这件事弄出个结果,总之就看3033天后来不来交钱了。”如果三天过后303号竞拍人交足30%的钱款,能够正常履行各种手续,那么这件事应当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如果不能交钱,那么将采取法律途径解决此事,将对这样的恶意竞拍者进行民事和刑事的追究。

303号竞买者开口

    我就是想买下拍卖会上全部的东西

    昨天下午5时,303号竞买者张小姐主动找到各家媒体,对拍卖一事进行了说明。张小姐表示她是代人来竞买,她没有透露背后的那位大买家是何许人也,并否认了“恶意竞拍”之说。张小姐说:“我就是想买下拍卖会上全部的东西,这有什么不可以?我们是正常的经营行为,我们是想投资,拍卖行凭什么拒绝我参加下午的拍卖会?现在我们整个的投资计划都被打乱了,我们的损失谁来负责?”

    这个说明会是在金杯大厦一间小会议室内进行的,20多岁的张小姐一个人面对诸位记者,没有律师也没有其他同伴在场。对于是否有支付货款的能力这一质疑,张小姐说:“我们有能力!在必要的时候我可以给你们看支票。”当记者询问其到底想不想买这些东西、是否会在3天内到拍卖行交纳货款时,张小姐回答:“我想买,可是现在不敢买了!我哪还敢买呀,现在闹得谁都知道我要买这么多东西了,我的人身安全怎么保障呀?”

    拍卖行总经理否认

    与竞拍人有“猫腻”属无稽之谈

    没有竞拍人的身份证或其他证明登记就默许其领取牌号进入现场,又允许竞拍人参加了整个上午的书画拍卖以及下午部分瓷器的拍卖,几个关键环节的疏漏使很多人对于拍卖行与竞拍人之间的关系产生怀疑,关于两者之间暗藏默契合作的说法一时传开。昨日,针对这一说法,中正拍卖行的总经理何兴利明确表示这纯属无稽之谈。

    何经理说,在这个环节上他们确实有疏忽之处。持有303号拍卖牌的五个人中,有四个男子和一名女子,他们是在拍卖会开始之前半个小时出现的。当时几个人行色匆匆,当工作人员要求其提供相关证件时,那名女子拿出身份证只给工作人员看一眼就收起来了,随后又留下一个电话号码。对此,何经理认为当时完全出于善意的考虑,为了能让其参加拍卖会就没多想,而且他们将拍卖会的重点人物锁定在来自北京、山东、浙江等地有经济实力的买家身上,对于沈阳的买家没有太在意。

    连锁反应

    担心成国内恶意竞拍典型

3600万元“辽宁第一拍”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多家拍卖行的负责人表示无论是双方暗箱操作,还是一方恶意竞拍,这样的事件有可能造成正在逐年升温的沈阳拍卖市场难以吸引外地有实力的竞买者。某拍卖行的负责人说,此前省内的拍卖行曾经发生过恶性事件,在一场拍卖会上拍卖师和鉴赏专家被人殴打,致使很长一段时间少人光顾沈阳的拍卖市场。如果竞拍者违约,这件事有可能成为国内典型的恶意竞拍案例,相关当事人会受到惩处,而拍卖行损失也相当严重。

来源:新华网辽宁频道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