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客车与火车相撞 6人死亡9人受伤

2005-01-05 08:15:25
华夏经纬网

 

这是火车与大客车相撞后的事故现场(14日摄)。新华社记者任勇摄(新华网供图)

 

这是与火车相撞后严重受损的大客车(14日摄)。新华社记者任勇摄(新华网供图)

 

这是散落在雪地上的大客车座椅和乘客随身物品(14日摄)。新华社记者任勇摄(新华网供图)

  据沈阳今报报道,[新闻导引]  昨天下午135分,在本溪市沈丹铁路线火连寨到石桥子间47公里161米处的有人看守铁路道口,一辆黄海大客在通过火车道口时违章闯杆,撞坏铁路道口栏杆、护桩闯入铁路线,与一辆火车单机发生相撞。

  事故发生后,辽宁省、本溪市、沈阳铁路局各级相关迅速赶到事发现场指挥组织救援工作。据了解,事发时大客车内包括司机、售票员在内共15人,截至本报发稿时,事故共造成6人当场死亡,9人不同程度受伤。

  火车头撞上黄海大客

  昨天下午1点钟,一辆车号为辽E91362的黄海大客从歪头山矿车站始发开往本溪火车站,由于是元旦休假过后的第一天,乘客比往常少一些,只有十多个人。

  304国道五六米宽的道路覆盖着坚冰,坑洼不平且非常滑,大客比平常行驶要慢很多,车上的乘客零零散散分散坐着。在各个站点,不断有乘客上车,也不断有乘客下车。要到石桥子站了,车上只有15个人。

  135分,大客要通过一个火车道口,乘客听见有火车鸣叫的声音,可是大客并没有停下来。“咣——”火车头撞到了大客的侧面,大客车腾空翻了一周,重重摔在了道口旁。在巨大冲撞力作用下,黄海大客支离破碎。

  火车头司机紧急踩下了刹车,一阵巨大且刺耳的声音过后,车头在行驶出100多米后停住,四周一片死静。目睹了事件全过程的道口值班人员大惊失色,拿着对讲机匆忙跑进值班室,向上级部门报告情况。

  各部门积极组织救援

  十几分钟后,消防车、120急救车、交通部门的指挥车相继赶到了现场,积极展开救援。由于黄海大客相撞情况非常严重,车体的钢板已经变形,乘客都被困在座位间。这给救援带来了难度,消防人员迅速用无齿锯锯开车厢,用扩张器加大车厢内的空隙,将伤者抬出来。

  事故当场造成6名乘客死亡,其中51女。其他9人受了伤,被120急救车第一时间送往医院。下午245分,记者赶到现场时,来自辽宁省、本溪市、沈阳铁路局的相关领导正在现场了解情况,处理善后。

  出事的道口是一个有人职守的道口,栏杆、信号灯、警示性标志设施一应惧全。每当火车通过的时候,红色信号灯就会亮起,“红灯停车,灭灯停用,小心火车”的警示语牌子极其醒目。铁路两侧均有在火车通过时放下的栏杆,但是一个栏杆已经被撞折成了几段。

  9名伤者被及时救助

  一个名叫刘林()的四五十岁男子告诉记者,他是大客的车主,跑本溪火车站到歪头山矿这个线已经两年了,出事的司机是他姐夫,叫吴刚()36岁,开车七八年是个老司机,弟弟“小二”跟车负责买票。

  自从跑车就一直都是他和姐夫交替出车,昨天他刚好上班,“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得知出事的消息后,他提心吊胆赶到现场,到处找“小二”和姐夫,可就是没找到。“生死未卜啊!”刘林一边唉声叹气。

  本溪市中心医院共收治了6名伤者,另3名伤者送至本钢总院。记者赶到医院时,伤者已经根据病情分派到各医疗科室进行治疗。在石膏诊察室,记者见到了售票员“小二”,他头部满是鲜血,医护人员正在给他做外伤处理。他神志清醒,病情并不算严重。

  而在中心医院的5楼手术室里,一场生与死的较量还在继续,大客车司机和另一名乘客由于伤情较严重正在进行手术。手术室外围满了关心他们病情的家属和有关部门领导。

  院方请出了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药品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全部投入到抢救工作当中去,所有的人都期盼重伤者能够平稳度过危险期。

  乘客小马的恐怖13分钟

  特派记者 董永君

  躺在雪地里,耳边传来同车人的呻吟声,小马强打精神拔打了110120的报警电话,电话拔出的时间定格在200514日下午148分。

  他的腿有点不听使唤,但头脑还清醒,他的脑海残留着那节巨大而恐怖的火车头,像一片乌云罩住了他们乘坐的大客车……

  那时是135分。

  闯杆:大客车着了魔

  他侧过头,看到那节撞断他们乘坐的大客车的火车头,正停在离出事路口100多米的铁轨上。

  小马每周都要坐两次这趟客车。1点钟发车后,他看到车上已有了十几名乘客,前面的几排座位已经坐满,他就径直走到客车的右后侧的最后一排坐了下来。

  乘坐这辆客车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丝毫没有感到危险的临近。路上有冰,车速并不太快。一路上,客车要通过4个铁道的路口。135分左右,车要再通过沈丹铁路47公里处铁道口,就可以驶上高速公路,十几分钟后就可以到家了。

  这时,他听到火车的一声声长鸣。但大客车却像着魔了一样,撞开铁道口的横杆,向前冲去。喷着浓烟的火车头出现在客车车体左侧的时候,小马下意识地用手扶住前排座位,头尽量向前倾。

  车厢里传来乘客们的惊呼——“完了,火车!!!”随着尖叫声的提高,客车的前部已冲出了铁轨,火车头便硬硬地切入客车中前部,他觉得整个客车被高高地抛起,自己就晕了过去。

  车毁:铁路恢复运行

  记者赶到现场时看到,一列客车正常通过该铁道路口,铁路营运工作在中断数小时后,已经恢复正常运行。一位路过的司机对记者说,那铁路的横杆离铁轨也太近了,咋不弄得远一点,那样即使出了事故,还有个缓冲的余地。记者看到,横杆的位置距离铁轨有近三米的距离。

  处理现场的铁路工作人员说,他们刚刚接班,对情况不太了解,但他们肯定是将横杆放下的,是客车的司机大意闯杆,造成了严重的事故。

  小马醒来后,听到周围传来一片呻吟声。血从已经看不出形状的车体内流出。有一部分乘客被甩到车外,有几人还被远远地抛到路基下。铁路值守房的玻璃被汽车碎片击碎。

  被肢解的客车,大部分散落在铁路值守的道班房的附近,一部分还留在铁轨的另一侧,火车头已经穿过客车停在不远处。他觉得自己受伤不重,准备站起来,到车内救一些被压住的人,虽然他们并不认识,但都很面熟,走了几步,他再也支撑不住。

  躺下一瞬间,他想明天好多人再也做不了这趟车了。

  死伤:急救争分夺秒

  本溪急救中心的工作人员老纪,是在出事后十几分钟随车赶到现场的。看到那散落的客车零件,他心里说:“车咋撞成这样了,这回完了。”

  一些能够从车体中拉出的乘客,已经被先行赶到的救援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抬到车外,他们救治的重点是那些尚有气息但伤势较重的乘客。第一批4名重伤员被抬进救护车,送往本溪市中心医院急救。其中司机伤势最为严重,头面部一片青紫,已不醒人事。

  有4名乘客被压在车底,已没有呼救的声音。随后赶来的消防队员,用各种设备尽量移开车体,切割压在乘客身上的座椅和车架。第一个被救出车体的乘客还有生命体征,被送往医院急救。另3名乘客被抢救出来后,已经没有生命体征。

小马躺在床上,他的小腿骨折已手术完毕,只是觉得颈椎还不能动。他手里拿着客车发放的临时客运票据说,不知道保险公司会不会赔钱。(文/沈阳今报 记者 董永君 /新华网)

来源:新华网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