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意外:乞丐拒绝救助"打的"离开/组图

2005-03-02 00:43:15
华夏经纬网

老巢亲见:乞丐正吃肉饼馄饨菠菜汤 实情自招:组织严密,轮流返乡过年

 

 

 

乞丐们正在吃饭

 

 

 

来到救助站

 

 

 

乞丐们打车离开救助站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沈阳晚报报道,225日、27日,本报分别报道了《定点值守,30条街路齐清乞》、《拎着搪瓷缸,“丐帮”出没西塔街》。沈城的行乞现象再次引起执法、公安等多部门的关注。228日深夜,和平区西塔派出所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邀记者参与当晚开展的“西塔地区清乞午夜行动”。

 

    部署行动

 

    时间:2282230分地点:西塔公安派出所“为何要选在午夜进行清乞行动?因为,近期迫于新闻媒体报道压力,‘丐帮’大多停止了白天行动而改在夜色中行乞,而且,由于西塔地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附近的丐帮们往往分成前半夜、后半夜两个班次出外讨要,午夜时分正是他们最活跃的时候!”派出所高滔所长亲自坐镇,副所长王纯甫、张杰指挥近10名民警,和平公安分局防暴大队增援一辆防暴车,准备投入“战斗”。派出所一面墙上,悬挂着一张“西塔地区街路分布图”,以西塔街、安图街为轴心,围绕敦化东西巷为重点,“午夜清乞行动”部署了一整套详细的方案。

 

    街头现形

 

    时间:2310

 

    地点:西塔街至安图街虽已至深夜,但西塔一条街上霓虹灯闪烁,音乐声不断,饭店、歌厅、夜总会门前人来人往,各种车辆川流不息。“瞧,那门口有一个乞讨女孩!”顺着民警指引的方向,记者看到一个八九岁的女孩,扎着一条粉色围巾,手持搪瓷缸,站在一家夜总会门前磕头讨要。这时,一对情侣走出,女孩立即扑倒在二人脚前不停磕头,女子耳语了几句,男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了女孩。在安图街一家歌厅门前,民警撞见一名讨要女孩正在上演“苦肉计”。见有客人出来,她迅速脱掉鞋袜,赤裸双足坐在地上哭天抹泪。发现客人们不予理睬后,她蹬上鞋撵了上去,抱住其中一名女孩的双腿不放手,女孩赶紧从包里掏出一张钞票,才得以脱身。公安人员将这两名乞讨女孩“请上车”。

 

    直捣老巢

 

    时间:2330分地点:敦化东巷“别跑!快追!”王所长一声令下,几名民警向一名乞丐追上去,记者也拔脚便跑。七拐八拐后,眼前呈现一条黑洞洞的狭窄小巷,里面漆黑一片。左拐右拐后,终于看到一片灯光。推开紧闭的房门,先是一间三四平方米的偏厦。再往里走,是一间六七平方米的小平房,火炕上炉火正旺,两对操着甘肃口音的男女及几个孩子正围坐着吃饭:肉饼、馄饨、菠菜汤。此时,他们穿着较为干净的服装,其中一名中年男子还穿着时髦的休闲西服。屋内绳子上,则挂满破旧褴褛带补丁的各式衣裤。炕头上,摆着一个八成新的大提包,窗台上还放着两只锃亮的手表。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手里拿着一部手机摆弄着。另一个大点的男孩,手持一把仿真手枪对准“不速之客”。经过耐心的思想工作,这一大家子乞讨人员上了110警车。

 

    对话实情

 

    时间:2350分地点:西塔公安派出所“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面对民警的提问,一名扎着绿头巾的女子竟从兜里掏出两张“化验单”,女子辩解说是得急病来沈治病,但化验单的落款却是:“2004817日”,对此女子哑口无言。无意间,记者再次发现了两名女子手腕处的“梅花刺青”,见状,她们承认均来自甘肃省岷县小寨乡的富路村、葫芦村,都是亲戚。孩子最大的14岁,最小的仅4岁。令人惊奇的是,几个孩子都识字,有的还拿笔写出名字和家乡地名。一名女孩道出实情:“我念过两年书,我爸我妈说了,认识字出门在外不被骗!”分头做笔录时,其中一名被疑为“老大”的男子道出实情:家乡约有五六十人在沈乞讨,领头人是两名五十多岁的妇女,大家称“大母”、“二母”,她们通过手机与另外七八名中年妇女联系,每一个“丐帮”约有五六人,每个丐帮中至少有一名男子负责“治安”。他们分布于沈阳市内各区,由于西塔地区特殊性,“西塔帮”成员们分工“值班”,且分白、夜班,夜班中还以午夜12时为分界线,分为前、后半夜两个班。春节前后,“岷县帮”下属各分帮轮流返乡过年,他所在的这个帮是大年初八回沈的,他们每月花300元租下这间平房。然而,对于其他帮的具体窝点,他拒不提供。

 

    有家不回

 

    时间:24时许地点:敦化巷一个6岁小女孩被发现时是只身一人,为了安全起见,民警决定先带她去找父母。然而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问啥也不吱声。没办法,民警用110警车把她载到敦化巷内。“我认识这孩子!她和她弟弟天天在这巷里转悠!”一名中年妇女主动要求带路,一路上,妇女告诉记者,她家在附近开食杂店,每天深更半夜都能看到丐帮们出出入入,有时还打的来往。丐帮小孩子们经常来买小食品,春节前她还亲眼看见一名妇女去邮局汇款。来到敦化东巷11号附近,面对两三条更狭窄的胡同,妇女几进几出,却没有找到女孩的住处。任凭民警及记者苦口婆心相劝,乞讨小女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一问三不知。

 

    拒绝救助

 

    时间:31日零时30分地点:沈阳市救助中心载着5名成人、6名孩子,110警车一路警灯闪烁,开至大南街附近的沈阳市救助中心。“又是你们呀!”救助中心工作人员说,这些面孔他们见过无数次,也曾为这些人买好火车票送上火车,可没多久就又能看见他们重返沈城街头乞讨,或被相关部门送到这里。救助中心对这些乞讨者一一做了详尽的登记,并照了相备案,按照相关规定,工作人员首先问乞讨者:“你们愿意接受救助吗?”11名乞讨者异口同声答道:“我们想回出租房!”———交接工作完毕之后,西塔公安派出所副所长张杰率民警们打道回府。记者悄悄躲到中心大门外角落里以观结果。

 

    打的离去

 

    时间:零时45分地点:救助中心门前果不出所料,十几分钟后,11名乞讨者从救助中心大摇大摆走出来,其中一名小女孩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几名乞讨者登车离去;两分钟后,剩下的乞讨者又拦下一辆出租车离去,记者用相机抢下了这出乎意料的镜头。31日上午,西塔公安派出所民警们再次发现,熟悉的面孔们重新出现在街头……乞讨,清乞,再乞讨,再清乞———这似乎已形成了一个怪圈。在这个怪圈中,执法部门、救助部门大量人力物力被浪费,而乞讨者们,似乎已掌握了反清乞的要领,并“信心十足”摆出要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这场战役,到底谁赢谁输?(唐葵阳 王勇)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