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岭调兵山市600盒骨灰烧出赔偿"第一难"

2005-03-04 10:11:3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辽宁法制报报道,焦黑一片、满目狼藉、哭声凄切、报怨愤懑……缺少合格的工作人员,没有围墙、没有任何消防器材、没有水源、没有报警电话、没有……铁岭调兵山市大明镇一骨灰寄存室莫名失火,烧得六百亡灵的亲属身心俱焚……

 

    2202时左右,铁岭调兵山市大明镇骨灰寄存室火光冲天!在此寄存的600余盒当地农民、矿工的骨灰在熊熊烈火的再一次焚烧中变成了一堆分不清男女、辨不明老幼、你中有我,我中有他的黑乎乎、湿漉漉的一地狼藉。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赶到失火现场时发现,该骨灰寄存室的大部分设施已经烧毁,在此存放的600余个骨灰盒中除40余个尚可辨认外,其余全部被大火无情地毁损,肉眼根本无法辨其归属。事发当日,当地公安机关已经封锁现场,铁岭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队的警员正在对此案进行侦查,失火原因正在调查之中。

 

    昨日,记者再赴调兵山市。失火原因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肇事者是谁还无从知道,但死者家属要求赔偿的呼声已是一浪高过一浪。

 

    痛哭 还我亲人骨灰

 

    “我叫姜桂芬,我母亲的骨灰在这存4年了,每年都如数交寄存钱,一分钱也没差他们的(指收费单位),他们凭什么把我母亲的骨灰说毁就给毁了?我老爹都78岁啦,听说这个事儿后一下子就躺倒了,到现在卧床不起,嘴里一个劲儿地叨咕:咋并骨呀,跟谁并骨啊?老伴儿啊……”

 

    “俺姓刘。我妈66岁去世后她的骨灰寄存在这里还不到一年。你说,我这个做儿子的听到我妈就剩下的这一点点骨灰也叫他们整没了!得急成啥样啊?我妈这一辈子呀,哎,啥也没剩下,只剩下这一把骨灰啦。这是我妈,是我亲妈呀。我想去看一下,可警察硬是拦着,死活不让我进去!我们这些人走到哪儿,警察就撵到哪儿,什么事儿啊?”

 

 

    “我姓李,叫李贞云。我丈夫去世十多年啦。他死后,我自己带着两个女儿苦日子一直过到今天。每一年我都过来看他,都11年啦。我就想等我也有那天儿的时候,让女儿把我和他爸合葬在一起。没想到,呜……呜……我女儿在技校念书,一听说这事儿,吵着要他爸的骨灰。上哪儿要去呀?呜……呜……”

 

    突然失去亲人的骨灰,让活着的人痛不欲生。

 

    痛陈 “集中入殓”不可

 

    220日,大明镇人民政府针对本次事件发布公告:水火无情,出现这种情况是任何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我们深刻理解各位家属的悲痛心情,并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和各位家属的配合,尽快妥善处理好这一意外事件。为了告慰亡者的在天之灵,抚慰家人心灵之痛,大明镇政府决定:

 

    ①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查清火灾发生原因,依法严惩肇事者及有关责任人。

 

    ②为死者建造一个更好的安息环境。由于大多数死者的骨灰已经难以辨认,镇政府拟出资重建一座公墓,四周栽植松柏等长青树,将无法辨认的骨灰集中入殓,并将死者的名字全部刻在墓碑上,供后人瞻仰凭吊。

 

    ③充分尊重死者家属的意愿,重新修缮原骨灰寄存处,对尚能辨认的死者骨灰,或虽无法辨认,如家属要求单设牌位的,可继续在原骨灰寄存处寄存,骨灰盒由镇政府出资提供……

 

    对于大明镇政府的这一公告,相当一部分死者亲属并不买账。他们认为:“集中入殓”的方式,把爷爷辈的、孙子辈的、本族的、外姓的、好人的、坏人的、甚至是毫不相干的男人和女人的骨灰集中入殓(当地百姓认为是合葬,是并骨),让大家瞻仰凭吊!不但严重地违背了死者的意愿,还将形成老辈拜小辈、好人拜坏人等等极其尴尬的局面,有悖于风俗习惯,他们坚决不能接受!

 

    痛处 村级“公墓”漏洞百出

 

    据了解,大明镇骨灰寄存室建于1993年。

 

    记者对事发现场进行了实地考查发现,该骨灰寄存室相当简陋。没有围墙,没有院落,没有一条像样的通道,周围几乎没有树木,满目荒凉,只有一间约几十平方米的水泥平房烟熏火燎地矗在空地之中。若不是水泥平房的外墙上写有“骨灰寄存室”字样,任何人都不会把这间水泥房和供人瞻仰的“公墓”联系在一起。

 

    周边百姓反映,这个被当地干部称之为“公墓”的骨灰寄存室,虽然对在此寄存的每一个骨灰盒收取一年30元寄存费,但缺少必要的骨灰寄存条件。如水、电、环境、寄存档案、合格的工作人员等等。

 

    记者在该“公墓”里里外外走了个遍,也没有看到一般公共殡仪场所必备的任何一件消防设备,哪怕是一件泡沫灭火器。当地政府人员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对该“公墓”存在的诸多问题作如下表述:我们这是村级“公墓”,上边对村级“公墓”的标准,没有规定。

 

    痛求 给俺经济补偿

 

    事件发生后,大多数死者亲属均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要赔偿。要求政府相关部门赔偿他们由此而遭受的精神、物质双重损失。

 

    李姓死者亲属坚信自己要求赔偿的主张合理合法:他们(指政府有关部门)必须给我们补偿。当记者问及他要求赔偿的具体数额时,李某没有正面回答。

 

    针对赔偿问题,记者采访了大明镇政府有关工作人员,他们表示:目前只是尽量做好死者家属的安抚工作,赔偿问题尚未考虑。

 

    法律界专业人士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针对本次事件,就“赔偿”问题发表了几乎是一致的看法:①骨灰寄存单位(大明镇骨灰寄存室)每年收取骨灰寄存人向其缴纳的寄存费,与骨灰寄存人存在着事实上的合同关系;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规定,骨灰寄存单位有义务保证其保存的骨灰完好无损;③骨灰寄存单位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600余盒骨灰已遭涂炭,赔偿的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而怎么赔?赔多少?可能又会引发司法难题。

 

    据说,这是国内首起骨灰在存放室被烧毁事件。死者家属的权益会受到怎样的维护,本报将继续关注。(李树仁)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