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第一爆"成功落幕,专家揭秘背后新闻

2005-03-31 00:31:12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沈阳晚报报道,329日,“辽宁高楼第一爆”,成功落幕。330日,负责“辽宁高楼第一爆”的沈阳炮兵学校爆破技术研究所所长梁殿军,对本报报道予以高度评价,并对成功爆破后的新闻一一解惑。

 

    解惑一:为何不垂直倒塌?

 

    按照原来的爆破方案,高楼倒塌方向应是西南方向,为何在实际爆破时改向正南方向倒塌呢?

 

    负责此次爆破工程的总设计师、沈阳炮院爆破技术研究所教授张荣璞解释说,在爆破前,爆破后的楼体倒塌方向成为设计中的难点:这座高楼东墙距长江北街仅39米,这意味着,爆破后楼体一旦向东侧塌落,将对长江北街造成破坏性影响;楼体北侧地下,铺设有一根正在使用的自来水供水管线,而楼体爆破后残体落向北侧,将对地下供水管线造成威胁;楼体垂直地面下有地下水泵室,如果采用楼体垂直向下倒塌,水泵室将遭受毁灭性打击,周边居民供水将受影响———鉴于这三点,楼体必须向西南或正南方向倒塌,二者中又选出最佳方案即正南方。

 

    爆破时间为何选择在清晨6时?梁殿军介绍,白天爆破要进行周围街路安全警戒,从而影响交通;夜晚爆破将影响周围居民正常休息,还牵扯爆破之前要停水停气。因此,只有选取清晨时段,才可将爆破带给周围居民的影响减至最低值。

 

    解惑二:爆破时间为何延迟?

 

    “出于经济利益考虑,这座楼原本想人工拆除,但鉴于担心拆迁引发的安全事故,以及人工拆迁所需时间长、对周边环境污染重等因素,我们不惜投入巨资实施定向爆破!”当日,原沈阳电力专科学校教学楼拆迁公司负责人王大明介绍。

 

    原本计划爆破时间为何推迟数天?这位负责人透露,在这座高楼垂直地下1.5米深处,有一处地下水泵室,担负着周围700余户居民的供水任务,而且,高楼南侧地下还有一根近40米长的自来水供水管道。当爆破方案确定之后,拆迁公司将南侧这段自来水管临时改道,绕向楼体北侧,这样就耽误了几天时间,但确保了供水的安全性。

 

    爆破后的高楼残体产生约1万余吨的建筑垃圾,大约需运输四五百卡车才能运清,整个清运工作约10天左右完成。

 

    解惑三:织就起爆“球状蜘蛛网”

 

    当日,多名读者询问此次爆破中的一些技术细节,记者再次采访了高楼爆破总设计师、沈阳炮院爆破技术研究所张荣璞教授。

 

    张教授介绍,此次爆破首度选用世界最先进技术:双循环式爆破网络。通俗地说,整个起爆网络就像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复式网络就是将树形结构的“神经末梢”,即每一片“树叶”连接上,但起爆导索为单方流向;环式网络则是,在复式网络基础上,将“树叶”连接上后,起爆导索为对流式;双循环式,则为“树根”与各分枝及枝杈之间多节点相通,同时,每一片“树叶”上的2枚雷管与其他枝杈上的起爆导索再连接———整个起爆网络不是一张平面网,而是一个球状蜘蛛网,起爆保险系数成倍增强,最大限度上避免了拒爆事故的发生。

 

    爆破中的飞石一直是难点之一,张教授说,在本次爆破前的准备工作中,对楼底座的二层防护、在距楼体10余米距离处再建立体减力防体、距防体20米左右再挖一道减力沟,所有这些措施,实践证明获得了圆满成功:飞石飞溅距离仅15米,比原方案中的30米缩短了一半距离!

 

    解惑四:风险与挑战并存

 

    “一次次的实践证明,现代爆破技术是可靠的,并随着时间而走向成熟。但是,爆破存在风险!”当日,爆破总指挥、沈阳炮兵学院爆破技术研究所所长梁殿军向记者透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

 

    19995月,该所负责沈阳棋盘山内一处建筑基础的爆破拆除工程。爆破取得了圆满成功,但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在场所有人屏住呼吸:由于爆破产生的瞬间地震波,棋盘山顶上一块重数百吨的巨石滚落下来,滑至一处悬崖上。在悬崖下面,就是建筑工地,有数百名工人在施工,如果巨石滚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200110月,“西南第一爆”使得40余人死伤。后经专家调查取证,才揭开了爆破内幕:云南省昆明市爆破一根烟囱时,由于刚下过雨,地面泥泞潮湿,烟囱筒壁触地瞬间引发的飞溅物,其飞散速度与距离是正常情况下的数倍,飞溅最远距离达500余米,引发了悲剧。

 

    “爆破因为不可预见性才具有风险,伴之较大的破坏杀伤力,因此从事爆破工程的人员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梁殿军所长总结说,“但是,较比机械、人工拆除建筑物,由于爆破前需经专家论证、出台设计方案,并有比较严密的行政管理体系做后盾,其安全系数要高出许多。同时,多重、复合安全手段并用,加上每一次爆破过程中同步采集的科学数据,所有这些都使得爆破技术不断走向成熟与完善,因此,现代爆破技术可以做到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 (唐葵阳 王勇)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