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首个网络脱瘾辅导班成立并开课

2005-04-04 00:51:02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新闻背景  孩子恋网问题一直是本报关注的一件事,也是令家长头疼的一件事,225日,由本报和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联手组建的辽宁省首个网络脱瘾辅导班成立了。 由心理医生来为恋网的孩子做心理辅导,进行一种群体性的干预,帮助迷恋网络的孩子摆脱网瘾,这不仅在辽宁省是首次,在国内也处于探索阶段。经过一个多月的周密准备,昨日,网络脱瘾辅导班正式开班,在100多位报名者中8个孩子幸运地成为了首个辅导班的成员。那么首批入班的8个孩子能否达到预期的目标呢?从现在起,本报将推出《网络脱瘾日记》,对网络脱瘾辅导班的每一堂课进行关注和报道,让所有为恋网孩子心急如焚的家长都能看到希望。

 

    辅导班档案

 

    教室 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咨询室

 

    老师 心理医生曹杨、梁光明

 

    学员 8人。男生6人,女生2人;高中生7人,初中生1人;沈阳市6人,抚顺市2人;重点中学学生3人。课时:共10课时

 

    许多家长关注和盼望已久的网络脱瘾辅导班昨天下午终于在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正式开班了。不曾有过的大胆尝试和前期一直处于保密状态的具体干预方案使得这个网络脱瘾辅导班此前充满了神秘色彩。为此记者前往首个网络脱瘾班探个究竟。

 

    没想到——

 

    开班第一天就是做游戏

 

    看不见“白大褂”,没有任何仪器,十把椅子摆一圈,大家一起做游戏。昨天下午辽宁省首个网络脱瘾班就这么令人意想不到地开班了。

 

    下午不到1点,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的大夫曹杨和梁光明第一次身着便装、微笑着出现在心理咨询室,接着,8个此前素不相识的孩子坐到了一起,并且每人分得一个崭新的卡通水杯。1点整,第一堂辅导课准时开始。

 

    辅导课开始了,两位心理辅导师先是以做游戏的形式让每个人都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又做起了“30秒钟握手”的游戏,即让每个孩子在30秒内尽可能多地与别人边握手边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来自××中学”,于是8个孩子就这么带着一点点难为情相互认识了。接下来的“滚雪球”游戏看上去略带难度。每个孩子在介绍自己之前,必须先重复一下自己前面所有人的情况,最后一个孩子则不得不记住其他所有孩子的姓名。随着这个游戏的进行,掌声和笑声很快弥漫开来。

 

    接着进行的游戏“扔毛线球”令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轻松起来。孩子们一边喊着彼此的真实姓名和网络名字,一边将一个毛线球抛来抛去,很快孩子们之间织出了一张网。紧跟着“成长三部曲”游戏把每个孩子都调动了起来,孩子们分别快乐地扮演着鸡蛋、小鸡、大鸡三个不同的阶段和角色……

 

    下午5点,当夕阳照进窗子的时候孩子们才发现,他们已经做了整整4个小时的游戏,他们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辅导班的第一堂课。

 

    有深意——

 

    “抛毛线球”让每个孩子看到了他们织出的这张网

 

    整个下午,曹杨和梁光明就像两个领着孩子们一起玩的大姐姐,而实际上她们所安排的每个游戏都别有用意,而且她们也在抓住每一个机会启发每一个孩子。

 

    第一堂辅导课结束后曹杨向记者介绍说:“这些对网络依赖的孩子通常都很内向,都很封闭,他们喜欢虚拟的世界,包裹自己的心理很强,不愿暴露自己,因此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与身边的人沟通,愿意与别人交流,而不能一上来就谈网络,那样只能引起他们的反感。”

 

    “例如‘滚雪球’的游戏,它使得每个孩子尽可能地去记住别人的姓名。而‘抛毛线球’让每个孩子在与别人更加熟悉的同时,还让他们看到了他们之间织出的这张网。‘成长三部曲’同样可以引起孩子的思索,他们会发现,成长不是一帆风顺的,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问题和困难。”

 

    曹杨说:“我希望这些有趣的游戏能先将他们吸引住,既能让他们对这个辅导班产生兴趣,又能让他们有所收获和感悟,然后我们才能涉及到实质性的内容。”

 

    不一样——

 

    “我还以为会像老师讲课呢,我觉得这样挺好。”

 

    忙碌了整整一下午,下午5点当曹杨走出辅导班时,脸上依然是往日的那种自信的表情。“还不错,基本上达到了我们预期的效果,孩子们都很配合,也挺投入。”曹杨说,“但是,个别孩子还是有些沉闷,包裹自己的心理很强,不太活跃,需要我们把他拉进来。”

 

    辅导班结束后,一个高三年级的男孩子告诉记者:“挺好,但是和我来之前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没想到竟是在一起做游戏,本来我还挺紧张呢。”另一个男孩子对记者说:“我以为会像老师讲课那样。我觉得这样挺好。” (李文慧)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