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建成国内最大公益性殡葬服务网站

2005-04-04 00:51:30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辽宁日报报道,清明将近,作为二十四节气之一的清明,带有清洁明净,万物复苏的意思。从周代以后,清明又逐渐演化成了一个我国传统节日,也是最重要的祭祀节日。然而古人“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的诗句,还是揭示了这一时节里人们的好心情。

 

    不过,查阅一下近年来清明相关资料,人们的心情却很难轻松起来,因为与清明联系最为紧密的词语往往是“火灾”和“陈规陋习”。社会现实已经迫使人们不得不进行这样的思考,在现代社会中如何采取科学、文明的方式,以祭奠故人。

 

    近年来随着各种网上祭奠活动的不断丰富和发展,我省民政部门投入资金和力量,建成了目前我国最大的一个提供网上在线祭奠活动空间的公益性网站,开始了这方面的积极探索。

 

    □网上祭奠

 

    实现亲情互动

 

    对于网上祭奠活动,无论是有关专家,还是网站的管理人员都无一例外地认为年龄是影响人们接受这种现代方式的最大阻碍。然而多少有些出乎记者的意料,同意接受记者采访的还恰恰是人们印象当中的应该属于“网盲”年龄的人群,他们一位年已古稀,另一位也是过了知命之年。

 

    现已内退在家的李燕妮话音里不自觉地流露出知识女性的恬静与沉稳,谈起为父亲申请建立网上纪念馆的事,她说:“这种方式更适合我们家吧,因为我的侄子们还有妹妹都在国外留学、进修。老人走的时候,他们很多都不能赶回来,有了这个网上纪念馆,我觉得方便了很多。”

 

    不过她认为网上祭奠活动的作用还不只是这些:“网上纪念馆里也可以上香、献花、点歌、祭酒,同时亲人们还可以写一些纪念文章,或者写下一段对亲人思念的话。我经常到馆里去看,看到我的侄子写下自己近来的表现,还有对爷爷如何的思念。其他亲人也常留言,我觉得这样的纪念活动,更能了解亲人的内心感受,实现亲情互动。”

 

    李燕妮为她父亲申请的网上纪念馆就建在由辽宁省民政厅主办的大型门户型网站上。

 

    对于网上纪念馆的影响力,记者也是在网上感受到的。那是南方一家媒体的同行英年早逝的消息发布后,一些网页链接了对他的网上纪念活动,记者在网上献花的同时,注意到在那个纪念馆里,同一天里有全国各地的数十万人用不同方式表达了对他的悼念之情。

 

    说到辽宁殡葬信息服务网的建立,省殡葬协会副秘书长周游说:“应该说这也是殡葬改革不断发展的产物。”

 

    据介绍,我省在殡葬改革方面一直走在全国的前列,其中有一些事件记录着我省在殡葬改革方面所做出的超前探索。

 

    39日,省政府办公厅正式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以铁路和主要公路沿线两侧为重点平(迁)坟工作的通知》,在已有工作基础上,将平坟工作向纵深领域拓展。几年来累计平坟94.7万座,还林、还田9495亩,既解决了乱埋滥葬问题,又保护了土地资源,也净化了公共环境。

 

    去年7月,《辽宁省殡葬行业行为规范》正式出台,这是国内第一个对行政区域内从事殡葬经营活动单位和个人的经营行为进行约束的行为规范,从而巩固了我省多年来在提高殡葬经营单位的软硬件设施建设和文明服务方面所取得的成果。

 

    去年10月,我省成功举办了全国第一个殡葬礼仪师培训班,现在20名经过培训的拥有大专以上学历的殡葬礼仪师已经在殡葬服务企业正式上岗,将现代科学的祭奠方式同传统的祭祀礼仪结合起来,破除封建的陈规陋习成为他们的一个重要职责,而且已经开始了积极的探索。

 

    据了解,同样在全国带有领先性质的殡葬职工职业资格认证制度也已经纳入到了议事日程当中。

 

    周游告诉记者,提出建设辽宁殡葬信息服务网也主要是借鉴了一些南方商业网站的做法。经过紧张的设备安装,软件编定、栏目设计工作后,在去年3月份正式向社会推出,这是目前我国国内最大的一家公益性的殡葬服务网站。

 

    □网上纪念馆

 

    信息存真永久

 

    与省殡葬协会在同一处办公的辽宁省殡葬信息服务网的网络技术部目前略显得有些清静,现在这里管理着100多个网上纪念馆。除在线纪念活动外,他们的网站还承担着国内外同行交流的平台、殡葬行业和行业管理信息发布的基地、殡葬企业风采的展示窗口、电子商务的中心、殡葬知识学习的教室、殡葬改革的宣传基地的职能。

 

    打开辽宁殡葬信息服务网,一如其他网站,人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到网页中的“政策法规”、“殡服机构”、“网上公墓”、“海葬”、“殡服指南”、“殡葬文化”等栏目。

 

    网络技术部的负责人关林针对记者采访的内容特别详细地介绍了网上公墓的情况。

 

    网上纪念馆与其他信息内容有所不同,人们对信息的安全性、永久性有更高的要求。为了保障信息安全,省民政厅为辽宁殡葬信息服务网提供专门的服务器,配备了10兆光纤宽带。在信息储存系统中,借助现代科学技术,采用了先进的磁盘震裂保护系统,也就是说遇到了意料外的物理性破坏,信息资料仍能得到安全保存和读取。

 

    此外,在网站的软件防护措施中,他们也采取了相关的手段,并且对储存数据全部进行备份。关林说:“真实的纪念馆可能要经过风吹雨淋终究会被腐蚀,而网上的纪念馆却可以做到信息保存真实到永久。”

 

    针对在线纪念活动的特点,他们在网上公墓中设立了普通馆、高级馆和个性馆三个馆区,在每个馆区,只要点击“最新建馆”一栏,就可以浏览馆区内的纪念馆情况。

 

    据介绍,具体到每个纪念馆,他们都以申请人自己管理为主,为申请人设立专门的管理员入口,管理人可以对馆内的图片、留言、纪念活动的记录以及纪念文章进行修改、管理。

 

    在纪念馆中,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可以献花、点歌、上香、点烛、祭酒,一如我国传统的祭奠活动中的仪式。考虑到不同用户的需求,他们在高级馆中还设立有网上墓园,设计者为墓园提供了各种墓园的图片或者申请人自己提供的墓园图片,同时运用信息技术为墓园提供了多种备选的背景图案和可以自由拖动的祭品,如花圈、花束、香炉、祭酒、几案、蜡烛等,参加纪念活动的人可以在电脑上利用鼠标自由选定祭品的数量和摆放图案,完成一次非常个性化的在线纪念活动。

 

    这是馆中一个普通家庭中的女儿写给逝去父亲的一段话:“今天是大年三十,再过一个小时就是鸡年了,在这辞旧迎新、阖家团聚的时刻,女儿为您点燃灯火,请您回家看一看。看一看您留恋的家和您喜爱的春节晚会。”荧荧烛光、绵绵深情,人们从中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民族精神的脉动。

 

    □祭祀方式

 

    摒弃陈腐倡导文明

 

    不要说远古时代,就是近百年来,祭奠的方式也发生了巨大变化。省殡葬协会副秘书长周游随口可以举出很多这样的例子。小的祭品如用电灯代替蜡烛,用黑纱代替披麻戴孝;活动方式上如用鞠躬礼来代替过去的跪拜磕头等等,仪式变化了,祭奠活动的精神内核发生变化了吗?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记者有幸联系到了省民俗协会副秘书长齐守成和省社科院实习研究员齐心,从民俗的发展角度来探讨这一问题的发展脉络。

 

    齐心说,如果从祭祀的角度来看待我国民俗中对祖先的态度,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山顶洞人时期,那时有一种“祖灵”说,而数千年来,我国人民一直把祭祖的时间安排在大年初一,也反映了对祖先的重视程度。人们祭祖,一方面是从祖上的光辉业绩吸取精神力量,另外也希望能够得到祖先的保佑。单纯从祭祀的方面说,大年初一的祭祀活动较清明节要重要得多。

 

    而就清明节的扫墓活动而言,从民俗发展来看,扫墓活动的出现要远远晚于清明节的其他活动。齐守成说,清明本身就有清洁明净的意思,在这个时节人们终于可以从关了一冬天的房子里走出来,可以开窗,可以去踏青,可以去郊游。由这些活动又演化出许多清明时节的娱乐活动,如荡秋千、蹴鞠、放风筝等等。

 

    到了两千多年以前的春秋时代才有了寒食节一说。据载当年晋国公子重耳逃亡在外,生活艰苦,跟随他的介子推不惜从自己的腿上割下一块肉让他充饥。后来,重耳回到晋国,做了国君,也就是晋文公。他大肆封赏所有跟随他流亡在外的随从,惟独介子推拒绝接受封赏,他带了母亲隐居绵山,不肯出来,晋文公无计可施,只好放火烧山,他想,介子推孝顺母亲,一定会带着老母出来。谁知这场大火却把介子推母子烧死了。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每年的这一天,禁止生火,家家户户只能吃生冷的食物,这就是寒食节的由来。

 

    寒食节是在清明节的前一天,而清明扫墓是和丧葬礼俗有关的民俗。古代“墓而不坟”,就是说只打墓坑,不筑坟丘,所以祭扫就不见于载籍。后来“墓而且坟”,祭扫之俗便依托。再后来古人常把寒食节的活动延续到清明,久而久之,人们便将寒食与清明合而为一。拜介子推的习俗,也变成清明扫墓的习俗了。到了秦汉时代,墓祭已成为不可或缺的民俗活动。

 

    在这个漫长的发展进程中,祭奠方式发生很大的变化,但是抛却外在的形式,人们不难发现贯穿这一过程始终的孝的观念和亲情观念。

 

    齐守成说,这种可贵的民俗在封建社会发展进程中也被统治者加以利用,为了对百姓实施精神控制,唐朝以后统治者大力渲染鬼神文化。这种精神控制工具到宋代达到顶峰,并在明清时期得到了巩固,使人们由对图腾的崇拜,对死人的崇拜,发展到对死人的畏惧,沿着这条线以至于发展成了“厚葬薄养”的陈腐习俗。

 

    专家们指出,由此看来,在祭奠活动中纪念逝去亲人的业绩,传达彼此间的骨肉亲情不仅是现代文明社会发展的标志,它也是在我国数千年文明发展进程中,通过各种各样的祭奠活动流传下来的一笔重要精神财富。

 

    沈阳工程学院社会学教授李彪近年来在专业科目研究之余,投入相当精力对殡葬文化进行一定的研究,他认为,就这一精神发展脉络而言,网上在线祭奠活动的文祭、情祭方式,应该说更隆重,也更久远。

 

    □烈士纪念馆

 

    纪念亲人教育后人

 

    联系廖品永烈士纪念馆的申办人廖品三,老人很痛快地答应了采访要求,而且觉得电话里很难一下子说清楚,他邀记者面谈。

 

    到廖老家之前,对年已七十的老人对待电脑、网络是一个什么态度,记者脑子里不自觉地冒出各种各样自己认为并不奇怪的设想。因为说到网上在线祭奠活动的发展,人们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年龄。在各种想法中,记者认为最好的也不过是老人身边有一个孙辈的帮手,只不过老人不会对他们的网上行为过于反感而已。

 

    进到廖老家,出乎自己意料,并没有年轻人,只有老夫妇二人,而且老人将记者直接领到了属于他自己的电脑前,并且给记者打印了一份穿插有彩色图片的纪念文章。那篇文章记者行前已经看过,是一篇饱含手足亲情的文字。

 

    老廖告诉记者,现在他每天都上网,并且觉得上网这种活动远胜于打麻将、打扑克。由于行前已经对老人设立纪念馆的情况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记者尽可能不去触动老人的情感,然而看得出,老人还是十分激动。

 

    廖品三一共兄弟姐妹七人,廖品永是廖品三的二哥,他在高中还未毕业的时候就参加了革命,不幸在四川省攀枝花市会理地区的一次剿匪战斗中牺牲。

 

    老人拿出地图指给记者看那里在四川所处的位置,是在四川的最南端,靠近云南省的一个小县。2002年廖品三的一位在四川省交通部门工作的妹夫到会理去察看公路建设情况,意外地发现当地群众不仅很好地安葬了烈士,而且还修建了烈士陵园。这一发现促动廖品三在2002年赶到了那里,找回50多年前的记忆,祭奠逝去的亲人。

 

    回到沈阳以后,老人先是用了半个月时间写下了祭奠亲人的经过,并连同当时拍的照片一起寄给全国各地的亲人。他拿出一张合影告诉记者,他的大哥、二姐现在居住在成都,他的三姐住在山西榆次,他的大妹住在长沙,他的小妹住在西安,而他的子侄辈、孙辈更是分布在全国很多地方工作,怎么能让亲人们在他们想念烈士的时候表达一下哀思,怎么能让后人了解烈士的事迹,从中受到教育,在那以后就一直是老人的挂心事。

 

    就在这个时候,省民政厅开通了辽宁殡葬信息服务网,老人马上就去为自己的二哥建立了一个网上纪念馆。他告诉记者:“现在家里所有的亲人都知道有这个网上纪念馆,他们都来看过。”

 

    老人说:“年岁越来越大,行动也越来越不便,孤身一人远在他乡免不了有孤独感,在这个网上纪念馆里,写下一些文字,和亲人们进行一下交流,对精神也是一个重要安慰。”

 

    不过老人觉得现在纪念馆的功能还有待完善,例如是不是可以有在线提示,有点击次数记录,另外是不是可以开通语音、视频功能,清明节到了,全国各地的亲人们可以在这里共同交流一下等等。

 

    □个性祭奠

 

    珍爱亲情创新方法

 

    今年清明节又要到了,李燕妮正在尝试一种更好的纪念亲人的方式。她告诉记者,在整理父亲物品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老人生前整理出来的手稿,还有一些文章。当时就觉得完成老人的这一夙愿,将老人的文章和其他纪念文章编辑出版不仅是对老人的最好纪念,而且可以让后人能够更加了解老人一生的奋斗历程,从而激励和教育后人。

 

    现在书稿已经大体完成,这部名为《光辉忘我奋斗的一生———怀念李剑云同志》的书籍就要在清明前后正式出版,李燕妮说:“出书用的钱可能要远远超过通常的纪念方式,但我觉得这样会更有意义。”

 

    省民俗协会副秘书长齐守成说,科学发展到今天,真的有那么多人还相信那些带封建色彩的东西吗?不见得,在民俗上有一种说法,叫做从众心理。就是你这么干,我也这么干,甚至互相攀比。把清明扫墓活动搞成封建色彩浓重,讲排场、比阔气实际上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

 

    他说,有多少时候,一些人一边在大办丧事,一边却在打麻将、吃喝玩乐。在这样的殡葬活动中,不仅不是对逝者的悼念,反而应该说是对逝者的一种玷污。

 

    正是针对这种现象,我国从中央到地方,从1983年以来印发了一系列文件、通知,倡导移风易俗,树立科学、文明丧葬风气,并且使得海葬、树葬、火葬等殡葬方式迅速为人们所接受。然而在具体祭奠方式方法上,反对什么说得很多,支持什么说得相对少一些,这也是一个现实问题。

 

    省殡葬协会副秘书长周游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说,这仍然同重视生,不重视死这一民俗有关。据了解,目前国内对殡葬文化研究有一定造诣的专家屈指可数。近年来开始进入这一研究领域的沈阳工程学院教授李彪对这种现象做了进一步解释:且不说受传统文化影响会不会有人涉足这一研究领域了,就是有,那么他的研究成果出来了,谁会给他去认定,哪里会给他发表?人的年龄有限,谁会愿意把时间花在注定没有结果的研究当中去?

 

    为改变这种状况,省殡葬协会正在寻求科研合作对象,开展深入的殡葬文化研究,周游说:“必要的时候我们可以投入科研资金。”

 

    提及通过出书来纪念逝去亲人的这种方式,李彪说,其实不管多么普通的人,他的一生对家庭、对社会,他的为人处世方式都有值得人们,最起码是亲人纪念的地方,网上在线祭奠亲人的方式应该说是一种最为贴近从精神上纪念亲人的方法了。这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当人们对逝者的祭奠由注重外在形式,转而向精神上的怀念、对亲人的思念转变或者回归的话,那么,也许网上在线祭奠会受到这样因素、那样因素的制约不一定为所有的人接受,但是人们肯定会创造出更适合他们的祭奠方法来,历史的发展已经为我们证明了这一点。(郭平 齐明志)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