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发民警"皇粮"根治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

2005-05-09 00:57:53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辽沈晚报报道,核心提示

 

    全省县区公安民警将由财政部门每人每年划拨2万余元经费;

 

    省财政厅和省公安厅制定下发的全省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保障标准本月开始实施;

 

    省公安厅强调,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出台,是为了根治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的问题,这决非是在优待警察,而是要让警察得到一项正常的待遇,并希望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

 

    组建50年来,辽宁省公安厅首次组织新闻采访组,主动披露生活在辽宁西北部贫困地区的一批警察的生存及工作状态

 

    组建50年来,辽宁省公安厅第一次主动披露出生活在辽宁西北部贫困地区的一批警察的生存及工作状态。“走西北,看公安”新闻采访组,于今年五一前夕走访朝阳、铁岭等地。

 

    事实上,我们还是无法深入真正意义上的“最艰苦”之地。因为,到达那里,必须从公路的终点弃车步行100公里,那里的警察一般只有两个人。他们只是在开会和办案的时候,才能抽空回一次家。一旦下雪,他们需要在派出所逗留一个冬天,围着炉子取暖,时刻防备煤烟中毒。

 

    事实上,在警察这个职业中,他们很多人在大多数人眼里并不显得出众。因为艰苦往往意味着“乏味”和缺少机会: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只是在干裂之地,过着基本与世隔绝的生活,只是日复一日地办理身份证,调解婆媳争吵,寻找村民走失的牛。

 

    警察,法制的捍卫者和公众的保卫者,对于广大的公民而言,他们的生活状态多少显得遥不可及。在这次被辽宁省公安厅称之为“历史性采访”之中,我们会在这里结识他们当中的几个人,了解他们承受的压力和痛苦,付出的鲜血和汗水,以及他们非常希望享受到的荣誉。

 

    优秀警员因“赊钱办案”面临调离

 

    如果没有外力干扰,那么朝阳警察刘兴满将于近期离岗。他没有受到居民的投诉,没有被纪委找去谈话,没有接到督查的质询。事实上,他多年来一直很狂热地投入工作。他的同事说,他的离岗是因为他“太热情”。

 

    朝阳县东大屯派出所指导员刘兴满,为了抓捕逃犯,先后垫付3万多元现金。这些钱都是他以个人名义,从当地供销社借出来的。经过反复协调,朝阳当地通过多种渠道为他报销了部分经费,但至今还有4000多元挂在供销社的账上。

 

    剩下的这笔钱,对于月收入不到800元的刘兴满,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当地于近期展开公务员清理欠贷款活动,供销社找到刘兴满,表示拖欠太久,若再不归还,就要动用法律手段。按规定,刘兴满必须离开警察队伍。

 

    这名警察站在糊着窗纸、墙壁脱灰的办公室里,挥着磨得发亮的警服袖口,说那将是一个让他更痛苦的事情。他和其他三名同事一样,只有一套警服,是自己掏腰包花钱买的。他羞涩地解开上衣领,指着里面与警用衬衣酷似的灰色衬衣——那也是自己花钱买的。衬衣是不发放的,他们必须从商店找到与警用衬衣相似的衬衣,以达到标准着装。

 

    刘兴满在领到新式警服的第一天,就跑到商店,精心逃选衬衣。他对自己从事的职业充满虔诚。自1996年入警至今,他先后抓捕了10多名涉嫌杀人、强奸的逃犯。在经济困窘的朝阳,和辽宁省大部分的公安机构一样,追逃没有专项经费支持。在朝阳,抓逃只意味着负责办理案件的警察四处借钱。

 

    不过,有的抓捕活动不用花太多的钱,只需要忍受饥渴和连续几个晚上不睡觉。一旦不用为经费牵肠挂肚,刘兴满就会以更高的热情投入到那些不用太花钱的抓捕活动中去。“我干起活来很卖力的,我就是喜欢这个工作”。

 

     2004510的抓捕活动,本应是一次“低成本”的任务。一名朱姓男子持刀杀死了女邻居和她的儿子,跑进了深山。刘兴满和其他警察一道出警。他们看到了凶手在现场遗留的纸条,那张纸条排列了一个名单,他扬言要杀死更多的人。警察开始在当地布防、搜山。

 

    第二天晚上,天下起了小雨,渐渐凶猛,变成一场瓢泼大雨,连下几天也没有停下来。按照安排,刘兴满负责居民区某个区域的布防。他冒着雨,挨家挨户敲门,叮嘱居民不要出屋,“不要把脚印模糊了”。他估计凶手当晚一定会下山寻找食物和水。

 

    第三天晚上,他在一户人家的玉米堆边和衣而眠。

 

    第四天凌晨4时,他在雨中醒来,叫上另外一个警察,开始查寻脚印,一边走,一边将自己的脚印抹掉。他们速度很慢,12个小时之后,他们高兴地看到了一对新鲜的脚印,跟着脚印走下去。

 

    凶手下山找到一些食物和水,又上山了。刘兴满跟着脚印进了山,其间,足迹几度中断,幸运的是,他们总能在断点的不远处,找到新的痕迹。天黑时,他们确定了凶手隐藏的大致范围。他们一边请求支援,一边继续搜寻。

 

    深夜1140分,刘兴满听到响动,循声看去,一处草垛子隐约有人影,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我大叫一声,出来吧,看见你了。”月光下,一个男人应声从草垛中跳了出来,一手拿着石头,一手提着刀。凶手朱某与刘兴满打了个照面,立刻向山下跑去。刘兴满掏出手枪,紧跟在他后面。

 

    此时,另外两名警察从山下围拢过来。凶手被迫折回,举着刀向刘兴满刺去。刘兴满闪躲,举枪示警。凶手没有放弃反抗,不断猛刺。雨下得很大,地面泥泞,刘兴满被一块石子绊倒,倒地后,他向那个男人的腿部开了一枪,凶手负伤倒地,挣扎着掉转刀把,向自己的小腹扎去。刘兴满从地上爬起来,猛力压住那个男人的手,给他戴上手铐。

 

    这并不是一次完美的抓捕:警察们抬着凶手下山,送入医院抢救。刘兴满的一枪,让抓捕的成本急剧增加。当然,没有同事因此指责刘兴满。这个警察摇摇头,无奈地笑了:“在医院里,我们花了很多钱,本来可以给车加油的。”

 

    说完这些,刘兴满邀请来访者到他家坐一坐。他的妻子和孩子住在距离派出所10公里的地方。因为只能徒步返家,他一般一个星期回一次家。回家总是让人心情愉快的,阳光高照,晴空万里,他哼着歌走到一条小河旁,脱去鞋袜,趟水上岸。

 

    他的妻子和女儿显得很意外,但马上又兴奋起来。这是一个平常的农户,一台黑白电视摆在立柜上,墙壁上到处张贴着风景画和美女照。他的妻子务农。这是辽宁西北部一个普通警察之家最常见的生活场景,平均800多元的工资,是他们每个家庭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在朝阳县,在东大屯乡,警察这个职业,拥有多重象征,这是一份稳定、“有身份”的工作,也是一份极为辛苦的工作。刘兴满把这个职业当成了一项终生为之奋斗的事业。他是朝阳县公安局公认的一员“虎将”,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二次,个人嘉奖二次。两次被评为市、县追逃能手。

 

    他的同事们说,他是个优秀的警察。这个优秀的警察,每当谈起将因欠款被解职的危险,面部便会浮现出一点恐慌,他说:“我也不会干别的啊!”

 

    朝阳县八成派出所无警车可用

 

    为了给持刀杀死两人归案的朱某治疗腿部枪伤和腹部刀伤,东大屯派出所支付了一万多元医药费。东大屯派出所所长李成海说,一万元钱,是派出所全年正常经费的两倍。

 

    李成海48岁,从警25年,他满脸皱纹,一脸微笑,说:“这个职业经常让人有精神上的满足感。”但是,他也有忧虑,派出所每年可得经费6000元,而支出的保守数字高达6万元。

 

    为了弥补这个巨大的缺口,李成海必须以个人魄力和能力加以解决。几乎每个早上,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思量开动警车的油票,追逃时购买方便面的费用,以及派出所唯一一部办公电话的话费,等等。他必须殚精竭虑,尽可能满足纷至沓来的各种需要,主动协调掐电、停电话等突发情况,从而开动这个由4名警察组成的小小而强大的“打击机器”。

 

     “经费的解决有时要靠人情”。派出所所长李成海,有时会转变身份成为一个社会活动家,他不喜欢这种角色的转变,但是——“你一天不加油行吗,你追逃总得带方便面吧,你车坏得修吧,所以,你要对别人笑”。

 

    这些困难,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李成海履行职责。“三年来,我保证了一方的平安。我处理的60多起治安案件,没有一起积压,没有一起被申诉和复议,我们没有一个警员违法违纪的。三年来,所有的重大杀人案都告破了”。

 

    他曾经向同事,包括刘兴满交流过自己的精神支柱:“你是一个警察。你不能看不起自己,你得硬气。因为你是正义的。”刘兴满说,他永远记着所长讲过的这些话。

 

    朝阳市副市长、朝阳市公安局长黄维忠,是“走西北,看公安”之行中惟一一个哭泣的警察。他哽咽着说,他的警察兄弟们平均寿命49.1岁,与社会人均寿命相比,低23岁之多。

 

    三年前,辽宁省公安厅在全省对警察身体状况进行抽样调查,得出结论,全省84%的警察患有疾病。

 

    他上任三个月之后,就有一名派出所所长不请自至。深夜10点半,那个55岁的满头白发的警察,叫开宿舍的房门,哭着说,自己已经连续27个月没有领到工资了,妻子不让他进屋。他请求自己的局长帮助解决这件事,“我觉得非常辛酸”。

 

    警察及派出所所长所承受的压力,必定要在他的身上累加。这大概就是他情绪激动的原因。以朝阳县公安局为例,全局31个派出所,4个派出所没有车辆,另有21个所的车无钱修理,基本停用。2000年至2004年,朝阳县就先后有5个派出所因拖欠被告上法庭。

 

    以上事实绝不仅仅存在于辽宁西北。经测算,一起刑事案件平均需要经费1000元,一起治安案件平均需要经费800元左右。因为经费短缺,拘留犯罪嫌疑人需要警察往里搭钱,所以罚款成为既省力又省钱的选择。

 

     2004年,朝阳市公安局共处理了31名违规者。黄维忠说:“我在他们处理的时候,心里很难过,因为我太了解他们的情况。”

 

    公用经费由县级公安局统一调配

 

    一条消息,在朝阳,在铁岭,在阜新,甚至辽南等相对繁华地区的警察之中流传。那些只有一套花自己的钱购买的警服的警察们“奔走相告”:辽宁县区的警察,将由财政部门每人每年划拨2万余元经费。

 

    从本月起,辽宁省财政厅和辽宁省公安厅制定下发的全省县级公安机关经费保障标准,进入实施阶段。辽宁省公安厅强调,2万元的“人头费”,为公用经费,完全由县区公安局统一调配,不会下发到派出所。

 

    据辽宁省公安厅介绍,由于经费紧张,一些基层公安机关仍然存在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的问题。这些行为已经损害了公安机关的形象,影响了党和政府的威信,“在群众中造成了负面影响”。

 

    辽宁省公安厅厅长李文喜表示,此项举措,“标志着多年以来严重影响和制约公安发展的经费保障问题,将得到根本性的解决”,而辽宁省公安将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坚持从严治警的方针。

 

    辽宁省全面实行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保障标准政策依据为,《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公安工作的决定》(中发[2003]13号)、《中共辽宁省委关于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公安工作的决定>的实施意见》(辽委发[2004]5号)、《财政部、公安部<关于制定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意见>的通知》(财行[2004]157号)。

 

    辽宁省公安厅计财装备处副处长杨明山全程参加了策划、组织、调研、制订。他说:“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制定,历经多次严格测算,是一个可以让公安机关维持正常运转的最低标准。”

 

    全省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保障制度已经完成政策层面操作。经辽宁省财政厅和辽宁省公安厅反复研究,并经辽宁省政府同意,计划分三年时间逐步落实。据计划,前两年按照21000元标准执行,2007年将达到23650元。同时,对于已经超过保障线的县,不会降低标准。

 

    即将施行的辽宁省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包括行政经费、公安业务经费等。规定了差旅费、侦查破案费等30余项。全省县级公安机关公用经费最低定额标准为23650元(其中行政经费10151元,业务费等13499元)。各县(含县级市)、区公安机关的经费,由同级财政部门予以保障。对照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测定的财政保障能力,已经尽力尽责仍不达标的,由省、市级财政通过转移方式给予补助。

 

    此项政策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有关领导多次听取了汇报,并要求该政策得到全面贯彻执行。目前这项政策已经进入操作层面,辽宁省公安厅政治部副主任王树卿介绍,“五一”之后将制定出具体落实方案,保障全体公安人员,尤其是偏远落后地区的公安人员享受到经费保障。此前,辽宁省财政厅负责人何明清向辽宁省所有的基层财政部门负责人宣布了方案。辽宁省财政厅将组织检查,督促各级财政部门按照标准安排经费。而辽宁省公安厅将制定相应的激励约束机制。将设立专门体系,对公用经费财务运行进行长期监管。李文喜说,制定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从根本上杜绝“三乱”问题,提高公安机关执法质量。决不能因为有了稳定的经费保障,就出现办人情案、关系案,该罚不罚、该收不收,执法不作为的问题。实行经费保障标准以后,必须要进一步加大执法监督的力度。

 

    辽宁省公安厅说:他们希望得到全社会的理解和支持。公用经费保障标准的出台,决非是在优待警察,而是要让警察得到一项正常的待遇。(记者 张健)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