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阜新900米深处的生死救援

2006-02-24 08:43:49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223日消息(记者 王炳坤 郭大岳)222日清晨,曾在900米地底深处,受困长达57个小时,终于获救的7名矿工,已经在病房里平静地度过了24小时。主治医生向记者传达出令人振奋的消息:他们没有生命危险,有望在一周之内基本恢复健康。

 

    为了营救这7名矿工兄弟,有"煤城"之称的阜新全城动员,上千人迅速聚集,开始了一场与死神的奋力搏斗。

 

    "我们不愿意离开艾友矿一步,只想亲眼看着他们都活着出来。"

 

"我们不愿意离开艾友矿一步,只想亲眼看着他们都活着出来。"刚刚在井下奋战了十几个小时,升井上来的阜矿集团安监局总工程师张明一见到记者,就说出饱含深情的一句话。

 

2181945分,阜新矿业集团艾友煤矿一个掘进巷道发生冒顶,7名正在作业的矿工被困。事故一发生,从阜矿集团和辽宁省迅速赶来的专家入井实地调查,初步认为,7名矿工应该没有被冒落物埋压,他们被困的地点也具备生存基本条件。

 

"7名兄弟很可能还活着!"激动人心的信息激励着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每个人的心。

 

辽宁省、阜新市和阜矿集团公司赶来的领导、专家迅速组成救援指挥部,马上制定救援方案;阜矿集团实行紧急状态,对全公司的人力、物资统一调配;阜矿集团所有煤矿都在最短时间内向艾友矿出人、出力。

 

阜矿集团地质勘测处处长王启文19日晚8时得知事故消息,还没等集团公司调度室来电话,就在半个小时内找到3名地勘专家,赶赴出事矿井查看地质资料,分析被困矿工所处位置。第二天一早,地质勘测处又送来用于打钻的9个不同规格钻头,并加派了3名技术精良的焊工。乌龙矿接到集团公司指令,只用1个多小时就送来了31个单体液压支架。海州立井送来了29件井下运输设备,集团矿山救护队整装待命……

 

煤矿专家出主意,安检人员保安全,掘进队伍抢挖救人通道,井下机电、运输人员全力协助,地面的后勤、卫生、信息人员搞好保障……上千人就这样被事故救援指挥部组织起来,营救工作紧张而有序地展开。

 

"时间就是生命",对于阜矿集团生产技术处副处长宛兴利来说,第一次觉得井下时间过得太快。在准备队工人迅速抢修出一条专门的运输通道后,宛兴利带领近100名掘进队员钻进井下,开始挖掘通向被困矿工"生命通道"

 

    抢挖工作异常艰难。放炮工先要钻出炮眼,装上炸药,撤退炮响后,另一组掏煤工冲上,将炸出的煤块和矸石掏出运走;每新开一小段巷道,负责加固的队员要向巷道顶部和两端打锚杆,织金属网,以防新挖巷道发生冒落。就这样,从1912时开始,百余名救援人员以每小时前进一米的速度,不间断掘进。

 

    "里面有敲击声,7个人全都活着!"

 

"里面有敲击声!"20日上午8时许,一支向被堵巷道钻孔的救援队伍发现这一重大信息,并迅速传递到地面。

 

艾友矿打钻抽放队队长曹玉国和工友们用钻头在向被堵巷道打了25米多之后,发现钻机不再返水,钻孔已被打通。随后,钻孔那头传来了模糊的敲击声。"里面有人敲管子!",这是救援人员首次确认有生还者。

 

营救先行,救护跟上,这几乎成了每次煤矿事故救援行动中"铁律",而这次救护,在医护人员眼里心里却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20日下午340分,已经在艾友矿连续待命42小时的阜矿集团总医院卫生处副处长单怡红,一边认真清点着每一件救护用品一边告诉记者,他们的救护预案都是按被困矿工全部生还准备的。从救护车、担架、氧气袋、急救药品,到工人上井时因为害怕光亮而要用的蒙眼布,他们都准备了7份。卫生队还把21名从集团总院和各分院抽调来的精干医师分成7组,每个小组对应负责1名矿工。"当他们从被堵巷道内救出的第一时间,卫生人员就要介入。"单怡红肯定地说。

 

为了得到被困矿工的更多信息,从20日中午1225分起,艾友矿安检处长刘田力带领一支打钻队,在已打通钻孔的旁边开钻,打起了第二条钻孔。晚上6时,这条32米长的钻孔也打透了。一个小时后,工人们向这条钻孔里面伸入一根直径大约1寸的塑料管,加大了向被堵巷道送水、送风量。刘田力对着管道使劲喊话:"里面人员都怎么样了?你们先不要动,我们正在全力营救你们!"

 

    管道那头马上有了回音,"7个人全都活着,就是感觉到巷道里面闷热,已经饥饿难当了。"听说7位矿工兄弟安然无恙,给地面更多悬着的心很大安慰。

 

    "不论有多大困难,我们从来都没有失去信心!

 

50个小时过去了,20日晚825分,人们终于看到最后一批下井救援人员登上升降机时自信的微笑。

 

经过艾友矿掘进1队、2队和200多名外单位支援的工人轮番掘进,两处救人通道中进展最快的一条只剩下最后五六米就能打通了!指挥部命令救援人员,携带担架、氧气袋、糖盐水等救护物品下井待命。

 

一直关注救援工作的辽宁省委、省政府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要询问进展情况。当被困7名矿工全都活着的信息上报后,辽宁省省长张文岳迅速做出批示,要求最后的救援工作万无一失,并就保证救援人员安全提出细致的指导意见。

 

阜矿集团安监局总工程师张明说,省长的批示让他们更能平下心来,做好最后的工作。由于巷道最后几米距离被困工人太近,放炮可能崩伤他们,挖掘人员只能用不易产生火花的铜锤、铜斧,一块一块将煤层抠出来。加上被堵巷道打通的一瞬间还可能涌出大量瓦斯或有毒气体,指挥部加派了瓦斯监测人员,矿山救护队员还背上了可以防毒气的呼吸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在地面连续守候了两天两夜的阜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陈必成说。

 

21日凌晨2时,守候在艾友矿办公楼内打起瞌睡的记者,听到阜矿集团党委副书记李军给他爱人单怡红打电话的声音:"人就要上来了,你们救护车里的空调打开了吗?"李军向单怡红叮嘱,外面北风呼响,被困矿工刚从温度较高的井下抬入救护车,"本来身体很虚弱了,要千万当心他们感冒呀。"打完电话,李军笑着告诉记者,这样的"细活"只有一家人才想得到。每次发生事故,他们两口子总是要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一个负责救援地面指挥,一个组织卫生救护。"这种场合下我们更像一对战友!"李军说。

 

夜幕中的艾友矿区灯火通明,21日凌晨4时刚过,艾友矿的出井口就被闻讯赶来的煤矿干部、职工、家属围得严严实实,上百人在寒风中守候着,盼望分享最后的喜悦。

 

450分,升降机启动了,4分钟后,人们看到了救护队员坚毅的面庞和赤裸的胳膊,在他们身边,7个担架上躺着7名蒙着眼睛的矿工,他们刚刚在井下与死神搏斗了57个小时。"艾友矿团结一心,救援胜利了!"--标语打出来了,噼哩啪啦的鞭炮声也放响了,人们眼中噙着泪水,跟随救护车跑出很远。

 

7台呼啸的救护车驶入阜矿集团总医院时,这里等待已久的医护人员忙碌起来。医护人员在15分钟内剪开并脱掉了矿工的矿衣,用温水为矿工擦干净身体,送入重症监护病房。21日下午,参与救治的脑外科副主任孙晓伟介绍,部分患者入院时由于高温脱水,表现意识混乱,昏迷等症状。但是由于他们平时身体状况良好,尽管表现虚弱,但都没有危险。

 

    负责地面指挥工作的阜矿集团党委副书记李军认真地说,"其实我们一直坚信困在井底的兄弟们都活着,不论有多大困难,我们从来都没有失去信心!"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