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学家建议沈阳应恢复射箭传统过端午

2006-05-30 08:33:51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辽宁频道讯:据辽沈晚报报道,脸涂雄黄酒、手足缠五彩丝、采插艾叶、打马球、驰马射柳……这才是以往北方人过端午节的庆祝方式。而如今这个传统节日在现代沈阳人的生活中却被淡化甚至遗忘。昨日,著名民俗学家、辽宁大学教授乌丙安提出恢复传统的庆祝端午节的方式的建议。

 

    525日,端午节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而77岁的乌丙安教授是为保护端午节上书文化部长的第一人。每年端午节,湖北屈原故里秭归和湖南岳阳屈原投江地汩罗都要恢复祭龙、祭江、祭屈原的传统习俗,还有大规模的赛龙舟活动。从民间和地方政府准备的情况看,今年两地的端午将盛况空前。相比较,整个北方的端午节越来越淡化。“采艾叶人都越来越少了,除了买两个米粽吃,沈阳就没有什么庆祝活动了。”

 

    乌教授说,在古代北方,每至端午,人们要涂饮雄黄酒,在手足腕处系挂五彩丝。

 

    五彩丝不是五彩缤纷的花色丝线,而是确定了的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的丝线合并成的缕索。清代北方人发辫上及门外屋内各处悬挂荷叶香包,墙上张挂钟馗画像或避邪符印等。“与南方的赛龙舟不同,最具北方特色的是射箭和打马球”。

 

    我国北方各民族从来没有端午节竞渡习俗,更不知道南国汉族还有一位爱国大诗人屈原。但是,在辽、金、清各朝历史上都有端午节契丹族、女真族和以后的八旗将士驰马射柳、打马球的竞技遗俗。

 

    驰马射柳在端午节清晨举行,先将柳树干中上部削去青皮一段,使之露白,作为靶心。然后参赛者依次驰马拈弓射削白处。射断柳干后驰马接断柳在手者为优胜。这种节日竞技相沿成习,直至清末。

 

    乌教授表示,就现在,沈阳可在端午节在中小学恢复独特的射箭庆祝方式。端午节申遗成功,不应再受冷落,沈阳应该早日行动起来,将其作为文化资源,加以保护和利用。

 

    【新闻延伸】我为何上书为端午“申遗”?

 

    作为中国民俗协会名誉理事长、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的乌丙安教授已经知道了端午成“国遗”的消息。

 

    他还透露说,一起申报成功的端午节有4个,除了文化部申报的外,还有苏州端午节习俗和汨罗端午节、秭归端午节。

 

    不申报就谈不上保护

 

    谈起去年轰动全国的“中韩端午申遗之争”,乌丙安教授说,当时之所以给文化部发急件,是出于一种未雨绸缪的心理。

 

    我国当时对端午节等传统节日没有进行过任何申报,甚至连最低一级县级申报都没有,“没有申报,也就谈不上保护”。

 

    其实,尽管“韩国抢先申报的‘江陵端午祭’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但这并不妨碍中国继续申报端午节为世界遗产。”

 

    “因为人类口头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具有共享性,和自然遗产的独有性是有区别的。他国申报了,我们还可以申报。”

 

    端午全民健身才是内涵

 

    乌丙安教授说,关于端午节的来源他认为不是纪念屈原或是伍子胥,而是全民避瘟驱毒、防疫祛病。

 

    “早在苏州端午节之前,全国各地就已有了这个多民族的民俗大节。”

 

    “端午就是指节令,‘端’为最初的意思,‘午’为午之日的意思,端午也就是指五月最初的午之日。因为五和午同音,后来才定为每年农历的五月五日为端午节。”

 

    这个季节,正是阴气下降,阳气猛然上升时,也是人易生病之时,古人便采集艾叶等草药,希望驱除所有的灾疫邪祟。此后端午节就以祛除病瘟的节日形式传承下来。乌丙安教授说,端午节需要正本清源,任何地区性局部历史文化的延伸都不能取代全民性的民俗大节。

 

    过分强调端午节的地方性内容,夸大其政治教育目的,结果是使普通百姓不了解端午节全民防疫健身的内涵,逐渐失去了美好的传统文化记忆。

 

    现在应恢复端午节两千多年来的防灾祛病、祈求健康长寿的本来含义,抢救并保护其原汁原味的文化形态。 (王志东)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