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各界(台胞台属)对日高法裁决强烈不满

2006-06-07 09:53:15
华夏经纬网

66日上午,抚顺市平顶山惨案对日诉讼报告会在抚顺市社科院隆重举行。抚顺社会各界,在抚顺的台胞以及去台人员亲属,对日高法裁决表示强烈不满。

 

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日本律师团团长泉泽章等5位日本律师;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杨宝山、杨玉芬,幸存者莫德胜的儿子莫林义,李佩珍的孙女王冬艳等30多位史学专家、学者参加了报告会。

 

会场笼罩在庄重严肃的气氛中。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抚顺市民声援团团长傅波,回顾了对日诉讼在坎坎坷坷中走过的10年路程。他说:“平顶山惨案对日诉讼,虽以日本最高法院的不公正判决为结局,令人倍感痛心,但我们相信,正义和公正必将取得最后胜利。我们将继续尽全力为平顶山惨案受害者讨回公道。”

 

会议开始,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日本律师团团长泉泽章,向与会者介绍了他们对日诉讼所做的工作。对日本最高法院作出“不予受理”的最终裁决深表歉意。对此,傅波说,“每一个为对日民间索赔作出贡献的人,都应该受到应有的尊重。应该记住他们,不管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

 

     1932916日,也刚好是那年的八月十五中秋夜,侵犯抚顺的日军包围平顶山村,把男女老少3000多人逼赶到平顶山脚下,架上机关枪,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村民们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为了掩盖罪行,日军又点火焚尸,崩山掩埋尸体,并放火烧毁了全村的房屋。从此平顶山村从地球上消失了。

 

64年后,199642日,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杨宝山、莫德胜等人,向日本东京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给予民事赔偿,追究日军制造平顶山惨案的战争责任。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日本律师团团长泉泽章等日本律师成为中国原告的诉讼代理人。经过22次开庭审理,2002628日,东京地方法院以“国家无答责”为由驳回原告上诉。但是,一审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平顶山惨案是当年日军大屠杀的事实。之后,诉讼团又上诉到东京高等法院。2005218日,东京高等法院就平顶山惨案诉讼案进行最终审理。今年516日,日本最高法院作出了“不予受理”的最终裁决。

 

     回忆让人如此心痛,以至于昨日85岁的杨宝山老人讲述自己家人惨死的情形时再度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平顶山惨案发生那天,杨宝山全家被日军告知去照相,他就站在第一排并在那挺蒙着黑布的机关枪前15米处。在黑布被掀开,机枪喷出火舌的瞬间,母亲牢牢地把他压在身下,他的父亲和5岁的弟弟当场中弹身亡。母亲在第一次扫射中惨死,鲜血流满杨宝山全身,从而使他躲过了日军灭尸时捅向幸存者的刺刀。但一颗流弹还是射入杨宝山的腰间,最终停留在他的右腿中。

 

惨案过去多年后,日本官方始终掩盖罪行。19964月,尾山宏等日本律师到抚顺采访了惨案幸存者,表示愿意为他们提供法律支持。于是,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3个幸存者委托日本律师团代理向日本提出赔偿战争受害损失的诉讼,自此开始了长达10年的诉讼之路。

 

数十年来,杨宝山老人一刻也没有忘记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曾5次赴日诉讼,站在法庭上,用死里逃生的经历,控诉日本法西斯的侵略暴行;他也曾多次接受台湾同胞和岛内记者的采访,向他们讲述事实真相。1994年夏,台《万里江山——大陆寻奇》摄制组到平顶山惨案遗址拍摄后采访时,老人撩起衣襟露出了臀部的伤疤。老人家动情地对台湾亲人说,“小日本欺负的是咱两岸的中国人,咱们非得打赢这场官司不可!”

 

昨日,杨宝山用颤抖的声音说:“打官司不是为钱,我可以不要赔偿,只要日本政府公开谢罪,否则惨死的冤魂能安息吗?”

 

在艰难的诉讼进行中,去年,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李佩珍、莫德胜带着一腔怨恨相继辞世。但他们的子孙仍在继续奔波着,只为讨回尊严。

 

2004年夏,记者曾采访时年95岁的李佩珍老人。记者记忆犹新的是,当时讲起那场劫难,老人撩起了衣服的后襟,露出一个大大的疤痕。老人断断续续地说,自己之所以顽强地活着,就是要为历史作证。2005121日晚,老人在沈阳辞世。临终前,她对子孙说:“我不行了,但我的心愿还没有了结,你们要替我把官司打赢!”

 

    李佩珍的孙女王冬艳,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一直为奶奶收集所有关于平顶山惨案的相关资料,准备有朝一日去日本法庭为平顶山惨案受害者讨还公道。在老人去世前,王冬艳还特意为奶奶做了公证,公证内容包括李佩珍关于惨案的自述公证和委托王冬艳代其打官司的委托公证。昨日,王冬艳说:“现在奶奶不在了,但她的生命还在子孙们的身上延续着!我、还有许许多多平顶山惨案幸存者的后代们,我们要继续完成前辈们的遗愿。”就在昨日,王冬艳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就是要组织成立“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后代联谊会”,汇集更多的力量将官司世世代代打下去!

抚顺市民声援团团长傅波认为,平顶山惨案对日诉讼虽然在日本法律层面上以败诉的结果为终结,但仍然不失为一场非常有进展的诉讼。原告一方在实际上赢得了正义与公正:其一,在日本法律层面上认定了平顶山惨案的史实。当年日军制造平顶山惨案后,千方百计封锁消息,日本政府极力否认事实真相。2002628日,在日本法庭上正式认定了受命于日本政府的日本军队制造平顶山惨案这一历史事实。这是惨案发生70年后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大突破。其二,披露了事实真相,传播了正义,扩大了影响。10年来,平顶山惨案在日诉讼成为一个热点问题,被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所关注,人们在企盼公正、呼唤正义。人们在了解日军在平顶山野蛮、残暴、无耻地屠杀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这场悲剧的同时,更加痛恨侵略战争,更加珍爱世界和平。其三,平顶山惨案跨国诉讼,促进了中日两国学者对惨案本身的研究,增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相互信任和友谊,在维护正义、反对侵略战争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昨日,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抚顺市民声援团、(日本)为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取得胜利实行委员会、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日本律师团经认真商议,发表共同声明,对日本最高法院的最终裁决表示强烈的不满,并提出严正的抗议。声明中说,日本最高法院没有进行实际审理,就驳回了平顶山诉讼案原告的正当要求。这个判决,不仅仅是失去了一次在处理由于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所造成的战后遗留问题上取得被害方谅解的历史性机会,同时,也向全世界表明了他们坚决不承认日本军国主义罪行的顽固态度。鉴于该案在日本法律层面上不公正的结局,我们三方将为实现平顶山惨案受害者和受害者遗属的正当要求,做出不懈的努力。我们坚信,正义的事业最终必将取得胜利。

 

      据了解,如果仍想在日本将这个官司打下去,只能以新的幸存者为原告起诉。根据最新统计,目前平顶山惨案幸存者除杨宝山、方素荣外,还有4位,其中最大的92岁,最小的74岁。“是否从头再来,我们正在与日本律师团商量。” 傅波说。(高玉洁)

  
发表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