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交行2亿资金挪用案疑为内外勾结作案

2006-06-15 08:34:15
华夏经纬网

    新华网讯:六月沈阳,位于沈河区的青年公园绿意盎然。临湖而立的交通银行(3328.HK)沈阳滨湖支行客流络绎不绝,门面不大的营业厅里挂满了各种荣誉牌匾——如果不是上周曝出涉案金额高达2亿元的重大银行资金挪用案件,谁也不会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支行目前正处于风口浪尖上。

 

    “初步查明的涉案金额约为2亿元,案件还在侦查阶段,最终造成的损失还有待确查,很可能不止这个数目。”案发后,当地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本报独家披露交行沈阳分行涉案当天,即610日晚,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在开展新一轮案件专项治理和客户信息管理系统升级过程中发现一起客户资金被诈骗的案件,案发后,交行立即启动了应急机制,迅速采取资产保全措施,并积极配合公安部门对此案进行调查。目前,“案件风险敞口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知情人士称,案发后,辽宁省政府高度重视,省政法部门已成立了数十人组成的专案组侦查此案。“目前,滨湖支行包括经办和复核人员在内至少有两个人落案。”613日,当地一位政府官员透露,“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内外勾结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

 

    利用汇票多次作案

 

    知情人透露,目前初步可确定银行客户资金被诈骗发生在银行对公“通存通兑”业务环节。

 

    具体手法是:该涉案存款单位在交行办理了通存通兑存款后,存款单位的经办员私自开具数张该项存款的汇款单(也即通存通兑的汇票),并私自盗用存款单位的预留印鉴在这些汇款单上盖上预留印章,然后在交行滨湖支行将资金分笔汇入该经办员自己指定的账户,并取走了银行给该存款单位出具的交易回执。

 

    据当地银行人士介绍,在办理通存通兑业务时,银行需要留存存款单位的开户印章,即预留印章,作为汇兑业务办理的凭证。而一般来说,存款单位的预留印鉴需有专人精心保管。

 

    预留印鉴有很多防伪方式,造假不太容易,而存款单位经办员经常和保管预留印鉴的同事打交道,盗用公司预留印章可能性更大。

 

    然而,盗用预留印鉴只能让银行发起一笔汇款,按照规定,汇款发出后还要经过存款单位和银行两方面的若干确认复核的手续,才能够进行最终的资金清算。

 

    在银行对公业务中,每笔汇款汇出后,系统都将自动产生一个回执单,按照规定,这个回执须返回存款单位的财务部门,此外,银行方面,每笔汇款均由经办和复核人员(一般需二人)共同验收后存档备查。也就是说,每一笔交易,银行和客户都有案可查。

 

    “一般来说,大额交易需要每完成一笔就尽快给客户回执,也有很多小额交易可能集中多笔在一起隔段时间再报送客户。回执送返的金额和频率由客户和银行具体商定。”上述银行人士介绍说。

 

    因此,在盗用预留印鉴从存款单位账户上发起汇款后,存款单位的经办员为了成功完成资金划转,可能的作案途径就是:勾结银行内部操作人员,在发起汇款交易后,向存款单位故意隐瞒显示交易状况的回执单。而银行业务人员也没有按照规定定期和储户单位的财务部门进行对帐。这样造成储户单位的存款资金被诈骗。

 

    “这种情况中,很可能是银行员工的窝案。”一位银行专业人士指出,因为一旦银行其他业务人员打开该存款单位帐户,就一定会发现操作上的不合规。因此,“勾结一两个银行员工都不足以导致2亿元如此大金额的案件,这在该支行内部应该也是串案。”

 

    “从此次涉案金额如此巨大来看,一定不是一次交易完成,而是持续多次作案。在对公业务中,银行本应和单位客户尤其是这样存款额上亿的大客户之间保持频繁的联系和沟通,而这个案件居然如此长时间才发现,也说明银行内部员工肯定脱不了干系。”

 

    当地金融界的一位官员也向本报证实,目前滨湖支行至少已经有两个以上的银行员工涉案被抓,但是该支行行长是否也被牵涉在案还不得而知。

 

    交行自查发现案件线索

 

    “目前行里除了基本的存取业务外,包括公司贷款等一些业务都已经暂时停止了。”14日,滨湖支行的上级行——交行沈阳分行的一位人士透露,目前该支行内部正在展开停业自查,接下来,一个由交行总行多个部门十多名人员组成的调查组亦将赶赴沈阳进行现场检查。

 

    事实上,此次案件的曝光也是银行风险控制能力进一步加强的结果。据交行新闻发言人宋峰透露,交行是在开展新一轮案件专项治理与客户信息管理系统升级过程中发现案件线索的,该系统系交行内部的电子化工程,与引进汇丰风险管理系统无关。

 

    自去年以来,交通银行在全行范围内开展了以强化内控检查和加强制度建设为主要内容的案件专项治理工作,启动了全行性的风险排查和内控检查。先后开展了覆盖主要业务和整个前中后台的风险点排查,覆盖所有营业网点的内控管理检查、现金库存突击检查、账户真实性检查以及员工异常行为内部排查。检查覆盖面达到100%

 

    此外,交行还加强了对基层机构负责人经济责任审计、会计人员轮岗轮调、强制休假和会计委派工作。全行共实行会计人员轮岗6885人次、轮调4936人次、委派会计主管1394人次、强制休假2652人次、经济责任审计833人次。“强制休假、轮岗轮调等措施是减少基层银行内外勾结类型案件发生的有效措施。”前述银行业人士表示。

 

    案发后,交行监事长崔雷平赴沈阳分行宣布免去原行长戴景贵职务。531日至61日,交行总行行长张建国与副行长彭纯赶到沈阳分行进行调查,在听取了沈阳分行的工作汇报后,对该分行经营发展和内控管理情况提出了具体指导意见和明确工作要求。

 

    613日,辽宁银监局有关人士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在得到交行沈阳分行关于此案的报告后,辽宁银监局在第一时间内就按照有关程序将此事上报给其上级部门中国银监会。

 

    在银监局的访客名单上,记者发现早在529日下午,交行沈阳分行原行长戴景贵的名字即赫然在列;时隔10日,交行沈阳分行新行长谭曙光也于68日与交行另一名人员再次造访当地监管部门——辽宁银监局。

 

    614日下午发稿前,记者再次去了滨湖支行。一楼营业厅中央一个指示牌显示:“公司贷款、个人贷款、承兑汇票等业务请上二楼。”但是,记者却发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几乎全被一个隔离条挡住了,仅剩半尺之余容人侧身上楼。记者走上二楼,发现这里一派冷清,只有最外面的一个写着“理财”字样的玻璃房子内亮着灯,有几个员工模样的人围坐着小声说话。而通往里面几个营业房间的门一直半掩着,透过玻璃柜台看见里面并没有灯光,大白天的营业室内一片黯淡。(高静)

  
发表感言